楔子

一匹骏马由远而近。

马上骑士身形娇小,着一袭素雅的月白色丝绢道袍,她像是在赶路,皓腕如雪,轻抖缰绳,宽绰的袍袖鼓足了风,烈烈地飞扬起伏,如一片时而灵动时而舒缓的流云。

马儿飞驰过官道,于右手边拐弯,骑士才放慢了马速,回头看了一眼,原来在她身后马背上,竟驮着一人,随着马儿颠簸却毫无动静,不知生死。

马儿顺着山路又行了三五里,渐渐看到于青山隐隐之前,有间的屋宇,屋前一团不大不小湖泊,湖水碧绿,微微地泛着涟漪,湖中还有几只水鸭,正悠闲地游弋。

骑士端量了会儿,见并无人迹,这才翻身下马,动作十分伶俐敏捷。

此刻马背上的那物体仍是动也不动,骑士走过去,伸出手指戳了戳:“你不会死了吧?”那人无知无觉地趴伏着,凌乱的头发把脸遮的严严密密。

这骑士眨眼看了会儿,有些担忧地歪头,终于叹了口气,伸手于那人腰带上抓住,试着往下扯。

如此一来,那人的身体便顺着马背往下滑落,骑士见势不妙,叫道:“喂喂!”那人身形长大,如此滑下来势必要把她压倒,她生怕如此,忙后退一步,这瞬间,那人果真就从马背上摔了下来,虽然是双腿先落地,但那腿也是软绵绵地丝毫也撑不住,顿时在地上跌坐一团。

骑士惊魂未定,又扑过来,生怕把人摔坏了,但仔细看,见那乱发之中的脸仍旧双眸紧闭,她伸出手指,在那人鼻端轻轻探了探,呼吸虽然微弱,好歹一息尚存。

“还好……”骑士松了口气,喃喃道:“我这是第一次救人,可不要就死了呀。”虽然穿着男装,但声音动听悦耳,竟是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子。

少女认命地叹了口气,双手抓住那人破烂的衣衫,用力扯住,一步一步倒退,想把这人拖到身后的屋子里去。

但是地上之人十分沉重,加上这少女力气极小,如小猫拖动巨兽,直费了近一刻钟的功夫,才勉强把人拖到屋后的门口处,少女脸上已经见了汗,脸颊也红扑扑地,如上了一层胭脂,更见容光焕发,秀丽非凡。

“你怎么这样沉……”少女气喘吁吁,小心拨开这人脸上的乱发,虽然有所准备,细看仍是吓了一跳,在她面前的这张脸上,带血沾泥,十分狼狈,还有种种伤处,嘴唇破损眼皮青肿,已经看不出本来面目。

因为方才被少女拖曳,他的手脚都舒展起来,可见手长腿长,若是站起来必然十分高大,只不过整个人形销骨立,瘦得仿佛脱了形,如一只垂死的老虎。

少女看了会儿,心里一酸,不由叹了句:“唉,真是可怜。”

当下又鼓足勇气,手脚并用,横拉竖拽,终于又勉强把人从门外拖进门内。

好不容易扶着人坐起来,少女从怀中掏出丝帕,轻轻在男子脸上擦了擦,看看那泛着青黑的脸色,不由道:“脸色这样不好,总不会是中毒了吧……”

“不知这个有没有用……”少女喃喃两句,又从怀中掏了掏,摸出一个锦囊,从中倒出一颗红色药丸:“张口张口!”

男子毫无意识,自不会主动张嘴,他的唇干裂渗血,少女几乎难以下手,终于咬牙掰开他唇齿,竭力把那药丸塞了进去。

男子仍是毫无动作,只是垂着的眼皮底下依稀动了动:他虽然不能言语,可却能感知周围发生的事情,那颗药丸压在舌上的一刻,他已经知道,这是辟邪丹,是陈国皇宫才有的袪毒圣药。

少女又用帕子擦了擦他脸上的血迹,很快那帕子便污糟的不能用,少女便随手将其丢在旁边。

她蹲在地上,抱起双臂,面对面看了会儿,又道:“唉唉,我这样辛苦……你可千万不要死啊。”

此刻,外头马蹄声如雷逼近,少女听见了,脸色一变,从地上跳起来:“啊……一定是神光哥哥来了。”她脸上流露喜悦之色,拔腿要跑出去,忽然又停下来,回头看着那人:“你可千万不要出声,如果让神光哥哥发现,就糟啦……”但看着男子闭眸沉默之态,倒也不怕这个可能,当下转身飞跑出去,临去却也不忘把门带上。

男子倚壁而坐,仍是合眸闭嘴。耳中却听到少女的尖叫声从外传来,带着喜悦地唤:“神光哥哥!”

然后,是个浑厚动听的男子声音,道:“你怎么又偷跑出来?太子担心的很,叫我赶紧找你回去。”

少女笑吟吟道:“你这么容易就找到我啦,那下次我要换个地方躲!”

“不要胡闹,跟我回去吧。”

“好不容易跑出来,我才不回去……你最近也不去找我玩了。”少女埋怨着,仿佛又有些撒娇之意。

“我不能总是进宫,会给人说闲话。”

少女哼了声:“什么闲话?比那什么雪菊夫人跟相府公子过从甚密的闲话还要紧么?”

“你……”男子一顿,而后轻笑数声:“原来是有人吃醋了。”

“谁吃醋了?”少女恼羞成怒。

两人在外拌嘴,却不知室内有人听个正着。那人静静听着,听出少女这话底下藏着的一丝嗔怒,他心思敏捷,明白这位“神光哥哥”自然就是“相府公子”,想必他跟这少女关系匪浅,但却跟一个叫“雪菊夫人”的牵扯不清,因此这少女不悦。

室外复又沉默,过了会儿,男子的声音才又响起:“你这次匆匆出来,莫不就是为了此事着恼了?”

少女矢口否认:“才不是,我就是宫里呆的闷了,出来透透气。”

但这种口是心非,连室内的男子都听得出来,那相府的神光哥哥又怎会听不出来,只听他温声唤道:“兰桡……”

室内的男子不知不觉竭力倾听,想知道外头如何了,但却听不见两人说话,但是此刻,他鼻端嗅到一股淡淡地甜香,不知从何处穿进来的微风都温柔了几分。

猛然间,室内的男子知道了外头发生了什么事,毫无预兆地,垂落在地上的宽大手掌猛地缩紧,于地面上抓了一抓,却竟握住了一块绵软之物,原来正是少女扔落的丝帕。

只不过是刹那的功夫,对室内之人而言,却如过了数年之久,才听外头男子的声音又道:“这下……你可放心了么?”声音温柔之极,令人无法拒绝。

少女含羞带怯,断断续续说:“神光哥哥……你、你什么时候学的……这样坏……”

就在此刻,屋内忽地传来一声响动。男子惊问:“什么声音,里头有人?”

少女吃了一惊,忙道:“没有没有……神光哥哥……”

室内之人听到这里,知道这少女并非擅长说谎之人,而如果这名叫“神光”的男子正是传说中那人的话,就更加瞒不过了。

“神光哥哥,你听我说……真的、真的没有……”少女焦急地,试图拦阻。

但脚步声仍是逐渐逼近,最后,屋舍的门被霍然推开,明亮的天光乍涌进来,映的双眼发烫。

心跳停止,空气凝滞,脑中一片空白,却于那白茫茫地光影中,出现一张清丽无双的脸庞,青嫩稚气的容颜,双眼圆而清澈,分明是个美貌少女,却偏做男子打扮,头戴冠带,身着道袍,她翩然而来,像是踩在他心上,滴溜溜地就走了数圈。

男子蓦地睁开双眼,看到的却是垂落的帐上有淡淡灯影摇曳,原来是南柯一梦。

“吱呀”一声,有人推门而入,男子已翻身坐起,戒备而不悦地看着贸然闯入之人。

那人却上前一步,屈膝跪地,急促而激动地叫道:“主上!陛下决定起兵了!”

独步风流 - 楔子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