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前因

“砰”的一声,齐安心不顾秘书的阻拦,硬是闯进会议室,直接冲到正聚精会神听报告的赵江波面前,怒问道:“为什么退婚。”

正洋洋洒洒做汇报的声音戛然而止,一帮员工一副想看好戏又拼命忍着的模样。

赵江波嫌恶的皱起了眉头,淡淡扫了一眼盛怒的齐安心,看着自己的手下道:“休息十分钟,十分钟后会议继续。”

“是,总经理。”一帮员工相视一眼,利落的收拾桌上的文件鱼贯而出。

也不知道哪个有颜色的把会议大门关上后,偌大的会议室里,只剩下安心的喘气声。

“赵江波,你凭什么要退婚,你要知道你有现在的成就都是倚仗我的身份,你现在竟然要踢开我。”

赵江波注视着一脸高高在上的未婚妻,眼里满是鄙夷道:“是,起先我是借着你的身份进入高层,但是能有现在的成就也是凭我自身的实力,所以我一点都不觉得欠你什么。你带给我机会,我带给你那么多欢乐,没有你这层齐氏大小姐的身份,就凭你声名狼藉的过往,我瞎了眼也不会追求你。”

听到那声名狼藉的过往,齐安心脸瞬的白了下来,握成拳头的双手抑制不住的颤抖,费了好大的力气,齐安心才缓缓的问出:“你以前说你不在乎的,你说你在乎的是现在是未来。”

赵江波一脸不屑的嗤笑尖锐道:“你还真是天真,我赵家虽然没有你齐家这么大富大贵,但是家底殷实身家清白,怎么也不会要一个进过戒毒所的女人为媳妇。要不是看在你身后的齐氏企业,我又怎么会和你订婚,可惜你命真不好,你爸爸竟然出了意外死了,而且遗嘱上除了那两幢房子和可以每年固定领取一千万分红外,连一点股份都没留给你。你说就你现在的身家,还有什么理由,让我这个大好的青年搭一生进去。”

齐安心耳边听着赵江波完全不留情面的话,双眼发黑,心脏狂跳,全身发冷。她猛的扬齐手想给对方一把掌。

赵江波冷笑一声,抓住齐安心挥过来的手,猛的一把推开。

齐安心猝不及防下被他推到在地,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怒的,表情极度扭曲。

“姓赵的,你无耻,你卑鄙,你不要脸……”

赵江波面色难堪的瞪着齐安心,用力的握了握拳头压下心中的怒火,沉着声音道:“齐安心,我和你之间不过是各取所需,你想要一个男人来摆脱你无人问津的局面,我想要一个女人来助我一臂之力。我们谁也不欠谁。现在你对我来说已经没有利益了,我选择退出是再正常不过的,你何必这样一副受害者面孔指责我。”

赵江波迎视着齐安心的愤恨的眼神,用手指牢牢的捻住她的下巴,迫使她仰起头,残忍道:“说到不要脸,有谁比的过你,当年满城风云的艳照事件主角可是你这个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啧啧……”赵江波鄙夷的眼里露出一抹淫意,手从齐安心的脖子慢慢的滑到她的领口,好似无比怀念般道:“不过你的滋味确实不错。你要是不介意,除了婚姻,我们还是可以保持联系的。”

“啪”的一声,赵江波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

齐安心只觉得心像是被人用刀活活的剖开,惨白着脸慢慢的离开了这间让她痛的喘不过气的房间。

……

客厅里,苏丹萍穿着GUCCI的新款套装,画着精致妆容的脸上挂着一抹得意的笑:“妈,你没看到今天她离开公司时的脸色,真是大快人心。”

何腕洁脸上覆着面膜,慵懒的靠着沙发,抬眼看了眼女儿道:“你也别太急了,你继父刚过世,若齐安心接二连三的出状况,难保有心人不拿这个做文章。”

苏丹萍一脸不在乎,用牙签叉起一小块西瓜放在嘴里嚼了嚼道:“我才不怕。齐安心的名声外人又不是不知道,出再多的事情也没人会觉得意外,当年的艳照事件就足以让她一辈子抬不起头了,何况还有吸毒的历史。”

何腕洁瞪了眼有些得意忘形的女儿,小声呵斥道:“不是说过不许再说这件事。”

苏丹萍憋憋嘴,抬眼看了下楼梯口不满道:“现在她人又不在家,怕什么,再说了我就是提了又怎么了,谁会知道那照片是我们找人给拍的给传出去的。”

何腕洁没好气的看了眼女儿,也知道女儿说的是实情,遂不再理她闭上眼睛:“就算是你说的事实,但是有些东西能放肚子里就放肚子里。”

苏丹萍讪讪的应了声,只没一会又一脸兴奋的说起今天暂代总裁一职的事情。

何腕洁耳边听着女儿兴奋的声音,思绪慢慢的想起意外死亡的丈夫,轻轻的叹了口气。

“妈你不开心我拥有齐氏的股权吗?”

何腕洁按了按脸上的面膜,伸手揭开后轻轻拍打:“妈妈怎么会不高兴,为了让你超过齐安心成为真正齐家小姐,妈妈可花了不少心思,不然你以为你齐伯伯凭什么把股份留百分之五给你却一点都不给他的亲生女儿。”

苏丹萍听完撒娇的腻道何腕洁身边,一脸好奇道:“妈,我一直好奇,继父出车祸死之前,你到底跟他说了什么,让他一点份子都不留给齐安心。”

说到这个,何腕洁就禁不住得意的看了眼女儿道:“还有什么,齐安心品性不好除了吃喝就是玩乐,万一手上的股份被有心人弄走了,麻烦的还不是我们齐家,所以我就提议干脆每年给她多少钱,让她有足够的花销就行,股份这些东西,还是多多握在自己儿子手中比较保险。”

苏丹萍听完吃吃的笑,一脸佩服的看着何腕洁:“还是妈妈厉害,不过也亏得齐安心一直离经叛道让人不放心,不然怕这招也不怎么有用。”

何腕洁忽然高深莫测的看了眼自己的女儿,慢慢的抚摸着指尖道:“齐东海要是知道,她的女儿会变成这样都是我设计的,不知道会是什么感受。”

手握在门把上,齐安心只觉得天旋地转,听着客厅里母女俩的笑声,就像一把刀一下一下的捅着她的身体。

齐安心猛的拉开大门,不顾一切的向何腕洁冲过去,大叫道:“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屋里的何腕洁见忽然扑过来的安心,来不及思考就被按倒在地,疼痛使她大声的尖叫起来。

一边的苏丹萍在妈妈的尖声中清醒过来,忙上前去拉扯扭打在一起的两个人:“齐安心,你疯了,你快住手,你竟然敢打妈妈,我看你是嫌你名声不够臭。”

被苏丹萍死死拽住胳膊的齐安心,吃了几下何腕洁的拳头后,一发狠用力往地上一带,把穿着高跟鞋的苏丹萍给拖到地上,随即拿起桌上的水果盘使劲的朝着她的身体打去:“你去死,去死,你们竟敢害我,竟然害我。”

“啊……妈妈……妈妈……救救我……”被玻璃水果盘砸了好几下的苏丹萍吃痛的连连尖叫。

何腕洁从地上挣扎的爬起来,扑向正压着女儿猛打的齐安心,气愤的喊:“放开我女儿,你个贱人,你个杂种,放开我女儿,来人快把他们分开。”

没一会听到声音赶来的仆人迅速的把扭打一起的两人给分开,齐安心双目眦裂的瞪着对面正泪眼婆娑的苏丹萍她们。

“你们给我记住,今天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这样罢休的。”

何腕洁散走了仆人,苏丹萍满上收起委屈的表情,一脸恨意道:“妈妈,齐安心本来就看我们不顺眼,现在又知道了我们陷害她的事情,该怎么?”

何腕洁也是眉头紧锁:“别慌,她只是听到了又没有证据,再说齐东海死了,她什么倚仗都没,顶多也是多闹上一闹。”

苏丹萍想着齐安心离去时那个充满恨意的眼神,心里打了个冷颤道:“妈妈,你说她会不会起了歹意,她在国外那几年不就认识了个黑道上的,要是……”

何腕洁听到这,心里也有些打鼓,虽然齐安心现在看着没和那边接触,可谁知道会不会因这事又联系起来,毕竟齐安心现在账户里的钱也足够。

“与其担心防范,还不如我们先下手。”

苏丹萍有些恐惧的看了眼母亲,最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三天后一条‘富家小姐因情生变,醉酒开车走上不归路’赫然树立在社会新闻头条。

重生渣男靠边站-空白A123 - 第1章 前因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