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

京都很少下这样大的雨,像有人在天上拿瓢往下泼似的,加上是夜里,雨幕几乎织成了漆黑的绸缎,阻绝了大部分的视线。

孟鱼薇淡淡地把视线从侧窗移开,转而专注地盯着距离她的车不远的酒店,车窗上的雨刷不停地在她的视线里扫来扫去,孟鱼薇不禁觉得有些头晕。

已经有好几天没有休息了,加上在这里已经等了两个小时了,孟鱼薇觉得满满的倦意涌上心头,她忍不住往窗户上靠了靠,窗户冰冷的触感让她瑟缩了一下,纤瘦的身材微微蜷缩,显得孤独又可怜。

突然,酒店门口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孟鱼薇顿时精神一振,目光紧紧地锁住那个女人。

过了几分钟,女人从酒店门口的阶梯上走了下来,孟鱼薇启动车子,目光褪去了刚刚的温和,是从未有过的狠戾。

启动车子,孟鱼薇径直把车子往那个女人身上撞了过去,但没想到的是,就在车子快要接近的时候,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车前,孟鱼薇猛地把方向盘往旁边打去,但已经来不及了,她绝望地看着车子撞向两人……

但她刚把目光放到那个男人身上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陆安封!居然是陆安封!

就在孟鱼薇的车要撞向那个女人的时候,奋不顾身挡在她面前的人居然是陆安封!

那个她认为最值得依赖,最温柔体贴的男人,那个她可以交付所有真心的男人,在她决定用死亡来复仇的时候,居然挡在了另一个女人面前。

在这一瞬间,孟鱼薇突然懂了,为什么她眼中的男神会接近她,关心她;为什么每次她提起她继姐的时候,他的眼神会变得怪异;为什么每次看到她和陆安封在一起,孟皎都会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

看着刺目的车灯照在两人惊恐万分的脸上,孟鱼薇却露出一丝苦笑,她的这一生都活在欺骗和痛苦中,如果有来生,她能不能走另外的一条人生路呢?

再次睁开眼睛,孟鱼薇眼里看到的还是满眼的惨白,她又猛地把眼睛闭上。简直就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一旁给孟鱼薇输完液的护士看见了她的这个小动作,忍不住笑了笑,爱怜地摸了摸女孩的头,感觉到她不经意的回蹭,护士脸上的笑容加深了些,又帮女孩掖了下被角,才端着托盘出了病房。

孟鱼薇听到房间“咔嚓”一声被关上了,才又茫然地睁开眼,观察着这间房间。愣愣着看着雪白的天花板,无数记忆片段淹没了她凌乱的思绪。

虽然父亲只是卖鱼的,孟鱼薇家境却算不上贫苦,父亲也算是卖鱼大户,每天在菜市场卖鱼也能卖几百块钱,家里又有房子,没什么还贷压力。在四岁之前,孟鱼薇还是一个很幸福的小女孩,父母虽然说不上恩爱非凡,但对家中的独女都是关爱有加。

但四岁那年,孟妈妈因为难产,生下了一个儿子,就撒手人寰。孟爸爸每天生意很忙,孟鱼薇每天放学之后就帮忙照顾弟弟,成绩也有些影响。直到孟鱼薇十三岁那年,有一天,孟爸爸突然问女儿,要不要一个妈妈来帮忙照顾他们。

当时的孟鱼薇已经被街上卖菜的大妈拉着“教育”过了,后妈都是坏人,不会对继女好的,所以,孟鱼薇听到爸爸这样说,内心还是很不情愿的,但她性格柔软,看到爸爸期盼的眼神,还是点头同意了。

于是,继母董玲玲进门了,带着她那个已经十六岁的女儿。孟鱼薇那个时候还不懂,这两个人将会给她的人生带来多大的改变。

这两个女人来到孟家的第一年,她从宽敞的卧室搬到了窄小小的储藏室——因为继姐身体不好;第二年,她开始负责家里繁琐的家务——因为继母厨艺不好;第三年,她被抢走了母亲留给她的遗物——因为很合继姐眼缘。

一步一步的退让,她变成了两个女人眼中的肉包子,每个人都可以咬上一口,直到继姐孟皎成功以豪门名媛的身份跻身上流社会。

孟鱼薇以为,这一切的苦难,都会随着这两个女人的离开孟家而结束,但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让弟弟终身瘫痪。

肇事者正是孟皎同父异母的弟弟,此时躺在床上,孟鱼薇回想起那个一脸冷漠的女人以“姐姐”的身份“原谅”了那个酒驾的纨绔的场景,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她怎么会不恨!弟弟一辈子只能躺在床上,生活都不能自理,他才20岁!风华正茂的年岁却只能在床上感受着这种虚弱无力的感觉。

弟弟的一辈子被那个女人用来做人情送给了她急于讨好的世家,她第一次感受到了彻骨的恨意。

她想报复,想以牙还牙,但对方势力太强大,弟弟只有她了,她不想弟弟的余生没有人照顾。

直到弟弟在三年后莫名死亡,孟鱼薇才骤然醒悟,对于孟皎那样的女人,不是你退让,就一定能收获善意的,她就像是一条毒蛇,一直在窥伺着,只待能一口咬死猎物,而孟家,就是她的猎物!

孟鱼薇想尽办法查到了孟皎经常出行的路线,抱着必死的想法开着车撞上了孟皎的车,却没想到看到了自己倾心喜欢的人居然对孟皎舍命去救。两车相撞的一瞬间,她只感觉自己的灵魂飘了起来,就看着救护车将两人一起带到了医院。

孟鱼薇看着自己被急救,最后被盖上了白布,而孟皎居然没有死,只是轻伤!

孟鱼薇刚想靠近孟皎,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力把她拉进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后来孟鱼薇才知道那个地方是个独立的空间,这个空间里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内功武学、奇花异草、灵壶巧玉各种她以为这是虚构的东西在这里出现。她这才明白,孟皎是怎么突然有那么多的变化的。

之后的十几年,孟鱼薇就在这个空间里看着孟皎每个月在空间里取走一件东西,她受困在这个空间,根本感受不到外面的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她知道,孟皎根本就不能控制每次拿走的东西的准确性,只能拿走最边缘的东西。

所以孟鱼薇干脆把所有她看起来鸡肋无比的东西放在边缘,比如筷子、玉杯甚至男式的袜子。

她在空间里待了十几年,这里虽然有很多奇妙的只存在于仙侠小说里的东西,但她却感受不到任何的情绪,她活着的三十年,失败透顶,母亲早逝,父亲软弱,最疼爱她的外祖母被继母折磨致死,她唯一的弟弟被人害死她却只能在这里看着仇人在外逍遥。

每天在空间里看着这些东西,内功心法,剑法秘籍让她这个纯粹的灵魂体来修行就像是作弊一样,但学到的东西越多,孟鱼薇心里的不甘就越盛,她宁愿自己什么都没有,也不希望每天在空间里感受着那个女人的气息。

但这个念头刚刚一升起,孟鱼薇就感觉自己的意识一恍惚,就昏睡了过去。

似乎只过了一瞬间,又似乎过去了很久,孟鱼薇再一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病房雪白的天花板。

孟鱼薇进医院的次数屈指可数,不是因为她身体多健康,而是因为继母总是在她耳边说家里没什么钱,她生了病都是从外祖父那里拿一点中药喝,抗一下就过去了,如果不是大病,根本不会进医院。

外祖父是个中医,开了个小诊所,虽然年纪大了每天诊治的病人不多,但诊金也够两个老人生活了。但孟鱼薇十三岁那年,外祖父突然心脏病发作,一夜之间就去了,只留下了孤苦无依的外祖母。

十八年前进医院……孟鱼薇微微一转念就想起来了。因为继母把孟妈妈留给孟鱼薇的玉珠偷偷拿了,家里就几个人,能随便进孟鱼薇房间的更不用猜,孟鱼薇找继母要回东西的时候,被继母一推,头撞到了电视柜的边角上,当场昏过去,被送进了医院。

一瞬间,孟鱼薇脑海里闪过了很多念头,最后想到了前世外婆在弥留之际抓住她的手殷殷的劝诫——“薇薇,我们钟家的传家宝绝对不能落在一个外人手里啊!”只是那个时候她却已经无力守护属于她的东西了。

钟家的传家宝,空间,孟皎!孟鱼薇猛地睁大眼睛,感觉着后脑隐隐的刺痛感,她却希望希望这种疼痛能剧烈一点,让她清楚地知道,自己还站在一切还没发生的时间点。

重生之养花日常 - Chapter1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