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之妻(1)

纪行远回国这天恰好是霍恩施的生日。

他下了飞机的时候是早上八点,距离霍恩施晚上六点才开始的生日聚会还有十几个小时呢。这十几个小时里,他先是拖着行李回了家把行李一扔倒头摔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上午,下午三点钟开始洗澡换衣服,而后去商场给霍恩施买生日礼物。

六点钟,准时到达包间。

霍恩施在皇宫时代订的包间。

皇宫时代不是夜总会,也不是酒店,就是个地道的不能再地道的餐馆,但是是个很烧钱的餐馆。烧钱的原因,一是饭菜味道真的很好,二来这里的服务员小姐个个胸大腿长皮肤白皙漂漂亮亮的,看着就有食欲。

霍恩施订的包间在二楼,203,行远阁。

到了包间门口,看一眼跟自己名字相撞的包间名,纪行远下意识笑了笑,推门而入。他就踩着点来的,推门进去,包间里已经有很多人了。

“哟呵,听说行远今天要过来,终于见到你小子了。”

“行远,好久不见,怎么变得这么帅了。”

“找到老婆没?”

霍恩施跟他算是一块长大的哥们了,霍恩施的朋友,大多也是他的朋友。

他在国外呆了得有小三年了,这好久未见,大家对他自然是热情的不得了。

大伙很热情,纪行远被热络的话语包围着,倒有点抢了霍恩施这个主人的风头了。

不过,他知道霍恩施肯定不在意,霍恩施这人性子平淡的如一湖死的不能再死的水,什么时候都波澜不惊无欲无求的。很少能看到让他上心在意的事儿。当然,除了叶青琳,他的女朋友。

想到叶青琳,纪行远看一眼包间,没发现叶青琳的身影,倒是霍恩施身旁空着一个座位。

“我说霍三儿,叶美人干嘛去了?怎么还没过来?”纪行远看着空位问。

叶青琳是他们圈子里一帮大老爷们公认的大美人。出身于书香世家,爷爷奶奶那辈儿是教书的,她爸她妈也是教书育人的,而叶青琳,也是个教书的,不过是个教音乐的。他们东城一重点高中的音乐老师。

身为音乐老师的叶青琳,是要模样有模样,要气质有气质,要修养有修养的。

反正整个人就是又仙儿又高贵又温婉的。在纪行远看来,配无欲无求可能有点性冷淡的霍恩施绰绰有余。

包间里明明是乱哄哄,咿咿呀呀的说话声的,在纪行远问了叶青琳后,包间里好像突然一下子就沉寂了下来。个个的都闭上了嘴不说,还脸色都不是很自然。

“这都怎么了?”纪行远摸不着头脑,有点懵。

一旁的顾北淮轻推一把纪行远:“老七,我说你小子一回来怎么开始没大没小起来了,那是咱三哥,你刚才喊的什么?待会喝酒一定得罚你。”缓和了下气氛,顾北淮笑,“你要是早三个月回国,兴许就赶上咱三哥跟三嫂的婚礼了。”

顾北淮说完,纪行远愣了下,看霍恩施的无名指上,果真带着婚戒。

婚戒在昏暗的灯光下流光溢彩的。

看众人刚才尴尬的样儿,纪行远知道三嫂一定不是叶青琳。

有人起身给纪行远让座,纪行远坐过去,开始笑哈哈的转移话题聊别的。

包间的气氛又开始活络起来。

“行远,你啥时候结婚啊?”有人问他。

纪行远旁边一人递给纪行远一支烟,紧接着又递了火,纪行远低头点火,吸一口后,眯眯眼,若有所思的:“我也不知道呢。我老婆丢了。”

“老婆丢了?”

“对啊,我把她弄丢了,这次回国就是来找老婆来了,找到她,马上结婚。”

“我去,行啊行远,几年不见,变痴情种了?记得上学那会儿,你可是哥几个里把妹最牛逼的,身边的姑娘隔三差五的换。”

包间里的灯光有点暗淡,纪行远轻笑了下,吐个烟云没说话。

“这浪子回头金不换,行远变痴情是好事。行远,有照片吗?给哥几个瞅瞅,哥几个也好帮你找找。”有人又发话了。

人多力量大,兄弟们帮忙找挺好,纪行远应声行,叼着烟从口袋掏出手机准备找照片,这手机刚拿出,却听有人喊了声,“三嫂来了。”

人就是好奇心旺盛的生物,听说三嫂来了,纪行远掏出手机翻照片的手顿时停住,扭头看向门口。

包间里一群的大老爷们,弄的屋子里乌烟瘴气烟云缭绕的,为了看清三嫂什么样,是不是会比叶青琳好看,纪行远下意识的把叼在嘴里的烟拿在了手里,顺便挥挥手驱散着身边的烟雾。

驱散完,就看到三嫂进了屋。

看到三嫂的样子时,纪行远只觉得自己心里的心弦好像趴一下就断了。

而后,他好像一下子就失去了灵魂,木头人一样的盯着顾篱一动不动了。

“我去,行远,三嫂再好看,也不用看的目瞪口呆,烟蒂烧到手指了啊。”发呆中,他听到有人调侃他一番后,拿下他手里夹着的烟,扔进倒了水的烟灰缸。

“三嫂今天真的是漂亮。”还有人在夸顾篱。

霍恩施抬头看顾篱,她今天的确是挺漂亮的。

精致的淡妆,嘴角噙着淡淡的笑。

一身旗袍,把身材凸显的玲珑有致的。

看起来温婉大方极了。

“嫂子太漂亮,刚刚差点闪了行远的眼,来来来,行远,见见嫂子了。”说话间,有人拉纪行远起身。

纪行远继续木头人一样被人拉起,继续目不转睛看着顾篱,说了句嫂子好。

他说完,看顾篱对他特自然的笑了笑,回了句您好。

真的,特自然的笑,自然的如同初次见面,没有任何局促跟不安。

自然的让纪行远青筋暴起,很想踢翻椅子骂脏话。

“我来晚了,真是对不起大家了。有点事耽误了。”笑着抱个歉,顾篱款款走到霍恩施身边空着的座位上坐下,手很自然的在霍恩施胳膊上搭了一下,“恩施,对不起了。”语气温温柔柔的。

霍恩施目光复杂的看了看顾篱,笑笑:“没事。”

人到齐了,开始点菜。

在座的都是熟络的朋友,没那么多讲究,菜单传阅着,一人点了一个菜。

皇宫时代是家鲁菜馆,很地道的鲁菜。顾篱最爱的一菜系。

餐馆上菜速度很快,这上了菜,就开始吃饭喝酒了。

在座的虽都是熟络的朋友,但该敬酒的还是得敬酒。

饭吃了有一会,坐在顾篱身边不远的一姑娘覃瑶站起来向霍恩施敬了酒,说了一堆好听的漂亮话后语锋一转说还忘了送他一点东西。

覃瑶忘了送的是一条项链,Cartier的trinity heart项链,心形镶钻,特别漂亮。

“三哥,这是青琳姐不久前让我转交给你的,但我最近记忆力不知怎么的,差的要命,给忘了,真是抱歉。”

覃瑶说话的口气听着真的好像满满的歉意,给霍恩施道完歉,覃瑶视线落在了霍恩施身边的顾篱身上,扯扯嘴角,笑了笑,“三嫂,这是三哥之前送给青琳姐的,青琳姐一直没舍得带,所以您看,这条项链现在还都是光彩夺目的呢,您现在嫁给我三哥了,我三哥的东西自然也就是您的东西了,我琢磨着,这条项链您收下也算是合情合理的呢。”

覃瑶说着,突然起身拿着项链离了座,朝顾篱的方向走去,边走边说着什么:“三嫂啊,说句不中听的,反正男人抢都抢了,要条项链也不掉您的面子,您说是吧?来,三嫂,我现在就给您戴上。”

满脸堆笑干脆利落的说着话的功夫,覃瑶已经走到了顾篱身边。

覃瑶离座去了顾篱身边,在座的都愣了下。

纪行远下意识的去看顾篱,看顾篱的脸色当场一变。

霍恩施表情倒是没啥变化,看着挺云淡风轻的。

不过,下一秒,纪行远看霍恩施直接站起身从覃瑶手里夺过项链,轻放在了桌子上,语气不冷不淡的:“别闹。”

霍恩施说完,纪行远如梦初醒一样,视线从顾篱脸上移开,口气不悦:“覃瑶,乖乖回去坐下,三哥生日,你逞什么能呢你。”

有人训斥,当然也得有人抽科打诨:“三嫂啊,您可别跟覃瑶这姑娘一般见识,您是没接触过她,这姑娘平日里就一缺心眼。”那人说着,还煞有介事的叹了口气。

覃瑶瞪那人一眼,用鼻子哼一声,回自己位子上坐下。

顾篱淡淡笑笑,不置可否。

因为覃瑶送项链的小插曲,一顿饭吃的尴尴尬尬,不是很不愉快。

大约八点十五左右,就结束了饭局,各自散去了。

顾篱挽着霍恩施的胳膊站在餐馆门口送走霍恩施的那些朋友时,八点三十分。

等所有朋友都散去,霍恩施低头看了看顾篱还在挽着他胳膊的手后,很自然的轻轻覆上掰开。

顾篱敏感的后退一步,抱歉僵笑:“对不起。”

霍恩施淡淡看她一眼:“怎么回事,刚刚为什么来这么晚?”

“妈妈说她头有点晕,我陪她去了趟医院。”

“怎么不早说?”霍恩施蹙了下眉,有点紧张。

“妈妈不想让你担心,所以……不过,妈妈没事的,医生说她这段时间太劳累导致的。”

“嗯。”霍恩施语气平缓好多,再看她一眼,“走吧,回家。”

他们的车就停在了菜馆前面的地上停车场,走到车前,霍恩施刚想钻进驾驶位,却突然想起他刚才喝过酒了。

作为好公民,他一向遵纪守法的。

转身看看一直跟在他身后慢慢低头走着的顾篱,霍恩施想了想,说:“改天去考个驾照吧。”

顾篱身子一僵,全身一哆嗦。

覆水难收 - 朋友之妻(1)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