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顾夫人,这是您让我们调查的结果,希望顾夫人一定要为我们公司保密,顾少我们不想得罪的。”

苏悠不耐的点了点头,急切的把信封打开,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当她看到这么多不堪的照片的时候,她觉得自己要控制不住要发狂了。

对面座位上的男人见顾夫人神色不对,赶紧把帽子和墨镜戴上拿好东西走人。反正钱已经拿到手了,真是大手笔,虽然会得罪顾家人,但是看在那么多钱的份上他们还是决定冒险一把,大不了拿到钱到另一个城市去。反正这种豪门贵妇的生意是做不完的。

在咖啡厅坐了很久,回过神来已经晚上了,对面给她照片的男人早已不见。她草草的收拾一下把照片和底片塞到包里。

苏悠情绪不稳的开着车往回家的路上赶,忍不住拿出手机拨打那个最熟悉的号码,“喂。”那边传来一如既往慵懒的声音。

“老公,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有事情跟你谈谈。”

“我还在应酬啊,什么时候回家不一定,不用等我了,让阿姨给你多做点好吃的,爱你,拜!”

苏悠已经记不清这是多少次顾晓不等她把话说完就挂了电话。

当初嫁给他的时候满心欣喜,以为他多少有点喜欢自己才会和自己结婚,可是那种喜欢持续了多久呢?半年都不到就她就开始找不到自己老公人了。

慢慢的晚上偶尔接到陌生的电话,里面传来男女暧昧的喘息声。

刚开始她自欺欺人的不愿相信,到后来她一个月都难得见上顾晓几面,那还是自己的老公吗?

顾晓,我过得不开心,你也别想如愿!

苏悠突然特别想看到那个不可一世的男人焦头烂额是怎样的模样!

当她拿着照片给记者、电视台、报社准备让他们来个独家爆料,谁知道没有一家敢接。苏悠不甘心雇来了一些人把那些照片丑事全部弄成传单,让人在大街上逮到人就发出去,特别是商业圈那一带,还有顾氏企业。

她豁出去了,什么面子里子都不顾了。

可最后的结果却不是她可以承受的。

一个家族的震怒。

顾晓没有事情,毁的却是她自己,还有她的家庭。

很快父亲被双规,家产被没收,妹妹被退学在家,而她更是被囚禁在公寓里不准出门。

苏悠觉得自己那时候肯定是被魔鬼附身了,所做的事情完全不顾后果,当她哭哭的凄凄惨惨终于求得电话联系上顾晓,让顾晓看着夫妻的情分上来看看她,就当是她最后的心愿。

当顾晓进来苏悠就抱着顾晓的大哭,口口声声说自己后悔,让顾晓把保镖叫出去。苏悠趁顾晓不注意拿起花瓶就把顾晓砸晕,再把准备好的打火机打着往煤气最浓郁的地方一扔。

碰的一声!她以为一起都结束了。

和顾晓一起死了,就再也没有人和自己抢他了。

苏悠绝对没有想到这只是自己噩梦的开始。

爆炸发生的那一刻,她的灵魂突然抽离身体,看着自己的肉身和顾晓毁于那场自杀式爆炸。

而她的灵魂却没有一起毁灭。

她看到了自己父母被顾氏报复,父亲在监狱了畏罪自杀。对,是自杀,报纸上社会舆论都是在说他父亲是自杀的。只有她自己看到了发生的那一切。父亲是被人活活闷的,拼命的挣扎被人按住头,最后无力的垂下手。她在只能无能为力的看着,不论她怎么喊怎么叫都发不出声音,她想冲过去都被无形的力量挡了回来。

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人死在自己眼前!

她疯狂的尖叫,无声的尖叫。

看着父亲的死去,她的灵魂又被一种力量带到了自己家。

看到母亲被人赶出家门,家里的东西全部被砸个稀巴烂,房子也不是自己家的了。

还有自己的妹妹,那个还在校园读书无忧无虑的妹妹,被强迫去拍片,在片场被人L奸。光碟各个音像店都有,最后被卖到俱乐部还债。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苏悠后悔!后悔的恨不得死千百遍,就因为自己的偏激行为害惨了全家人!顾晓是顾家最小的儿子,最受宠爱,顾氏家族肯定会为了他的死报复自己的家庭。

苏悠好后悔,她是被魔鬼蒙了心智,自己死就算了为什么要拉上他!

为什么自己有怨气不发泄出来而是积累的让自己变态了做出疯狂的事情来。

当初为什么被富贵美色迷花眼,不择手段的高攀上顾家,为什么要那么疯的爱着顾晓!为什么要嫁给他!

为什么自己那么想不通要走进死胡同!她该死!

亲人被折磨的场景,不停的浮现在在自己脑海里,痛苦的惨叫声都传进她耳朵里。就像放电影一样,这些场景在她眼前轮回播放,她的精神到了崩溃的地步,突然身体里面有着一股力量在撕扯着她,仿佛要要把她生生撕裂。

在极痛之后,她没有了任何知觉。她想,是终于解脱了吗?

过来很久很久,她才听到一个声音。

“顾夫人,顾夫人,你发什么呆啊!我们可是专业水准,可不能只顾着生气不给钱啊!”

苏悠被推了两下,一个激灵回过神来,看着眼前有点眼熟的男人。

鸭舌帽、墨镜、长相很平凡,让人过眼就忘!这不是她找来跟踪顾晓的侦探吗?

他怎么会坐在自己对面?他不是被顾家整的公司家庭都没了像过街老鼠一样露宿街头吗?在那场噩梦中,跟她有关系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顾夫人!”对面的男人不耐的加重语气喊着面前这位顾客,心想难不成看到照片受到的打击太大了吗?刚刚那一瞬间双眼发直,眼神空洞,看得他都觉得渗人!

苏悠低头看着手上顾晓和不同的女人大尺度的照片,按照欣赏角度来说,男的俊俏,女的身材火辣,特别是被顾晓用手捏的变形了的汹涌大波,啧啧,真是激烈。

“行了,钱你收着,闭好你的嘴。懂吗?”苏悠慢慢地将手里的支票递过去。她要努力控制自己的手不发抖。

“当然,顾夫人,你要相信我们的职业操守!顾夫人这么爽快下次给您绝对打折加新的服务包你满意。”男子赶紧收好钱,笑嘻嘻的说着结束语,十分期待下次合作。

虽然心里有抽人的冲动,苏悠还是忍着,面带微笑目送男子离开。作为专为豪门贵妇服务的侦探先生对于顾夫人如此淡定并且给钱还这么爽快十分的满意。

待人走后,苏悠坐着不敢动,究竟是怎么回事?哪一个才是真实?虽然她现在安好的坐在咖啡厅,但是谁能告诉她之前的经历到底是怎么回事?是梦吗?不,不太可能是梦啊,那种绝望和痛苦现在想想都让她心悸。

忽然一阵音乐响起,苏悠下意识的拿起手边的手机按下了接听。

“顾夫人,知道我是谁吗?”一个女人的声音。

“谁?”苏悠整个都还是木木的,于是顺着那人的问题回答。

“呵呵,还记得你生日那个晚上接到了那个精彩的电话吗?”电话那头的女人娇媚的笑起来。

是她!顾晓最近的新欢,好像是叫什么余雅!

提到生日,苏悠的火气冒了上来,不知廉耻的贱人!在她生日苦苦等候顾晓陪自己过的时候,顾晓却被这个女人缠住,更是让她接到那个让她恶心至极的电话。

贱人?等等,苏悠突然想到,似乎那个噩梦中她也是接到了这女人的电话,而自己何止是骂她贱人,连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如果不说梦,是即将发生的事情的话,那么可以试试。

“贱人!自甘做野鸡也值得炫耀吗?”苏悠回忆着她以前是怎么回答的。

“哼,苏悠你别得意,你以为你那个位置能做多稳呢!不知道你现在有多久没见你老公的人了呢!顾晓现在对我可好了……”

不等她把话说完,苏悠就按掉了电话。

几乎是一模一样,在那个噩梦中她是和这个女人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难不成那不是噩梦,是真实的事情?或者是说做了那个选择后,以后就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吗?不过按照自己已经要疯了的性子,很有可能。

苏悠怔住了,难不成老天给了她重来一遍的机会?让她重新做选择?

苏悠连忙拿起电话拨了家里的电话,当熟悉的声音在响起时,苏悠的泪水无法控制的流出来,“妈……”苏悠妈妈听到女儿带着哭声喊自己,着急的问:“悠悠怎么了?怎么哭了?受了委屈么?跟妈说说,顾晓欺负你了?还是婆家为难你了?别不说话啊,悠悠你怎么了?”

苏悠吸了吸鼻子,“妈,没事,就想问问你们好不好。”

“好着呢,你爸爸和倩倩都好。”

“嗯,你们好就好。我没事呢,大姨妈来了情绪不稳定,妈你别担心。”苏悠用力摸去滑落在脸上眼泪。

“青青,你要是难受别强撑着,你爸爸妈妈倩倩都站在你身边,是不是顾晓给你气受了?”

苏悠妈妈小心翼翼的问,生怕伤到女儿自尊心。

苏悠深吸一口气,让自己说话显得自然些。“没呢,我和顾晓好着,他家里对我也好,妈你就别操心这个了。”

“可是,我看到报纸上和一些娱乐新闻都说他和那个新晋的玉女掌门走的很近,都……”都让狗仔队拍到了开房的亲密照片了,后面的话苏妈妈都不忍心说出来了。

“妈,我知道你要说什么,那些乱七八糟的新闻我都看到了,男人嘛难免逢场作戏,做不了数的,现在至少顾夫人还是我不是么。所以你别操那么多的心,我没事。”

“好,好,好,我知道,放心吧!”后面苏妈妈又叨叨絮絮的说了一通,苏悠都好好的答应。

挂了电话,苏悠长吁一口气。

她的家人都平平安安的,这不是梦。

她是真的重生了!她自己亲手造成的噩梦还没有发生!

不管是什么原因让她重生了,她会好好的珍惜这一次好好活着的机会。

离开咖啡厅后,苏悠将手里的照片撕毁,随手扔进了街边的垃圾箱。

重生之渣女 - 第一章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