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开端

大唐天宝十四年,十一月初九。

身兼范阳、平卢、河东三节度使的安禄山借口“忧国之危”、讨伐杨国忠,于范阳起兵。

十二月十三日,叛军攻占东都洛阳。

天宝十五年元月初一,安禄山于洛阳称帝。同年,玄宗逃亡入蜀、安禄山攻占长安。

山河破碎、风雨飘摇。

江湖群侠挺身而出,摒弃恩怨、联手御敌,欲力挽狂澜、救国于危难。

至德二年五月,安禄山次子安庆绪率精兵十三万挥师南下、兵临雎阳。万花谷率所有成年弟子相助守城,拒叛军于江淮之外。至十月,无人来援、粮草尽绝,所有万花弟子并守城将士尽数战死,杀敌军十二万。

宝应二年,安史之乱平。

同年,万花闭谷,不再为外人所道。

……

叶霖这个澡洗得有点久——为了手头的这个项目,他带着手下人起早贪黑了一个多月、几乎是天天加班,总算是在昨天顺利地交了项目。虽然叶氏本来就是他家的产业,但他并不是独子、还有个兄长始终在一旁虎视眈眈、让他不敢有半点掉以轻心。

不过好在刚交了项目,眼下至少是能够安安稳稳地好好休息一下了。

男人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擦干了身体,也不穿上衣、只是随手套了条长睡裤,难得没什么形象地裸—露着结实的上半身、一边擦着头发一边从浴室里出来——虽然只是初春、但这几天的气温也并不算低;公寓又反正是只有他一个人住,难免就也随意了一些。

毕竟,前阵子实在是太累了。他现在就只想倒在床上好好地睡一觉。

只是当他才刚一踏进自己的卧室,只一瞬间就猛地停下了脚步——在他那张整洁的大床上,躺着一个人。

距离离得有些远,他一时看得并不太清楚。只能大致看见那人似乎是穿着一身繁复的黑色衣服、一头长而乌黑的头发披散在浅色的床单上,显得异常显眼。

看那头长发,想必应该是个女人。

但不管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都是极不正常的——这公寓的钥匙只有他一个人有、他去洗澡前床上明明还是空无一人。

他下意识抬眼看了看窗——和他去洗澡前一样,牢牢地关着。

他愣了愣,很快又忍不住微微摇头——他住的是十五楼,哪有什么小偷能从窗外摸进来?就算是真的摸进来了,难道就为了像现在这样睡一觉?

叶霖不是个胆小的人,在原地停顿了一会儿、放下擦头发擦到一半的毛巾,绷紧了浑身的神经慢慢往自己的床边走。

走得近了,他才像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异常违和的地方——这人身上穿的衣服层层叠叠、繁复精致,根本不像是大家平时穿的。如果非要说的话,倒不如说像是……古装!

没错,就像是影视剧里的那些古装,但比起那些却又显然精致端庄了许多——叶霖的视线掠过那人衣服上考究精美的暗纹,心里古怪的念头越来越深、微微拧起了眉头。

那人似乎是睡得极沉、一直到男人都已经走到了床边也没有半点惊醒的征兆。

叶霖莫名地安心了一些,微微俯了身、低头想去看个究竟。

虽然通过那头长发已经猜到应该是个女人,但事情却仍旧有些令他意外——出乎意料地,这人居然是个年纪不大的女孩子。她看起来最多也就是十六七岁的模样,五官长得极其精致漂亮,然而脸色却不知道为什么几乎是一片惨白、嘴唇淡得像是没有半点血色,看起来几乎有些令人心惊。

虽然仍旧是来路不明,但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而且还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总是难免让人下意识地就降低了不少防备。叶霖弯了点腰、伸了手想要去叫醒她问个清楚:

“你……”

男人才刚出口一个字、刚伸到一半的手就和他的声音一起戛然而止、停滞在了半空之中——他只觉得有什么在眼前一闪而过、随即胸口一麻,下一刻,整个人就像是忽然僵住了一样怎么都动弹不了了!

不止是动不了,就连张口说话都办不到——不管他怎么尝试,半点都动作不了、一丝声音都发不出来。

向来镇定从容的男人破天荒地有一瞬间的慌乱。

然后他就看见,躺在床上的女孩子终于睁开了眼睛。

她长了一双略显狭长的凤眼,本来应该是极其柔美的眉眼——事实上,她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的时候,看起来确实安静秀美极了。然而出乎意料地,她这一睁眼,那一双凤眼里居然像是带着一股慑人的凛然杀气。

有那么一个瞬间,他简直觉得像是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尸山血海,连他都忍不住为之心惊肉跳。

幸好,很快那双眼睛里的杀气就消退了下去,回到了与她相称的平静和清明。

“足下何人?”少女终于开了口——她说得很慢、几乎是一字一顿,声音沙哑,像是连开口说话都艰难到了极点。只是说了这短短四个字的一句话,她惨白的额头上立刻就沁出了一层薄汗。

叶霖没有说话,只是定定地盯着她的眼睛、目光晦暗不明——倒不是他不想说话,实在是根本就发不出声音。

少女微微顿了顿,似乎是也意识到了些什么,有些费劲地再一次慢慢开口:

“你若答应……不高声呼救,我便……替你解开穴道。”

这一次说的话有些长,显然对她来说更加艰难和痛苦,清丽姣好的脸上早已满是汗水。但她却连眉头都没有皱过半分,脸色平静地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稍稍停顿下来歇了一会儿,很快又接着道:

“你当明白,我虽伤重,但取你性命亦不过举手之劳。”

她说完,见叶霖虽然不能动弹也不能说话,然而眼神镇定、显然并不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无知之辈,心里也不免稍稍安定了一些,但却依然不敢有半分轻忽,最后一次向他确认着:

“你若答应,就眨眼两次。”

叶霖没有犹豫,连着眨了两次眼睛——显然这少女说的并不是凭空恐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除了答应他没有第二种选择。

见他答应了,少女不着痕迹地舒了口气,然后努力屏息提气——其实她并不是刚刚才醒,在这个男人踏进这屋子的时候她就已经察觉。然而她身上的伤实在太重、万不敢轻举妄动,这才闭着眼睛佯装仍在昏迷之中、待得这人放下戒心来查看时一招将他制住。

然而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她不只看到了这个男人,更看清了这间屋子——她竟从来没有见过这周围的任何一件东西!这究竟是什么地方?她怎么会忽然到了这里?她不是……早就应该已经死了吗?

围城五月、粮草尽绝、无人驰援——她还清晰地记得狼牙军—刺进自己胸口时的那种剧痛。

但不论如何,至少这人身无内力、不通拳脚,断然不会是狼牙军的人。少女心念电转,但却明白现在并不是去思考这些的时候,很快就定住了心神。先前点住他穴道的那一次出手几乎已经耗尽了她仅剩的一丁点力气和内力,这时候不得不再一次咬着牙努力催动内力。

叶霖沉默着看她。

又等了好一会儿,这才终于见到她艰难至极地慢慢抬起了手臂、伸了手并起食指和中指。她似乎是真的伤得极重,连指尖都微有些颤抖。

叶霖垂下眼帘,看着她的指尖点上自己的胸口。

下一刻,她像是终于再也没有力气支持,才刚点上他胸口的手一下子滑落。

叶霖瞳孔骤缩、眼睛不由自主地一瞬间睁大——

他是在弯腰查看她情况的时候被“定”住的,重心本来就不稳。刚才不动的时候还勉强能维持平衡,可被她这时候手臂一带,整个人一瞬间就失去了平衡、“毫不犹豫”地就栽倒了下去。

“穴道”还没有解开,他既不能动也开不了口,只能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栽倒下去,瞬间就摔在了床上、正压在那个少女的身上。

少女似乎是真的再也没有了力气,连躲都躲不开,登时就被“砸”了个正着。叶霖当然不胖,但毕竟是个一米八五、身形匀称的男人,这么一下结结实实地摔下来,少女立时就是闷哼一声、脸上血色尽失,一时间再也支持不住、居然就这么一下子昏迷了过去。

温香软玉在怀,叶霖却半点都没有那些迤逦的心思——男人僵着身子压在少女身上,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只能努力地抬起眼去看她的脸、期盼着她能尽快醒过来给自己解开所谓的穴道。然而他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一直到他看得恨不得连眼睛都开始抽筋了,这才终于不得不强迫着自己守护视线。而后又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才像是终于认命了,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国民男友 - 第1章 开端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