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吉日兮辰良

“我要封你个帝君当当。”东皇太一说起这句话的时候,脑子已经不太清醒了。

“那就多谢陛下了。”坐在他身旁的青央随口答了一句,连眼睛都没往他身上斜一斜。

这是一句玩笑话,青央听得出来,在场的三百六十五位妖神还有诸多神将也都听得出来。但是大家却都当了真,因为这位东皇陛下一向是言出必行的,无论他说了多么荒唐的话也不例外。

幸好,陛下他还不算是被佳酿彻底冲昏了头脑,见所有族人都望向了自己,便又及时补上了一句,“不过,要等这场大战赢了再说。”

没有谁会怀疑这场巫妖大战的赢家不是妖族。得了这个许诺,青央座下的三千神将皆是像模像样的提前冲着自己的主子唤了一声,“君上。”

青央好命。

她身为天狐,知千里外事,与天相通。但她又实在算不上什么神兽。龙汉初劫时,神兽一族族内斗得元气大伤,不关她的事。现在巫妖大战,妖族与巫族打得你死我活,仍是不关她的事。若不是为了报答东皇太一当年对她的搭救之恩,她本也不必参与这一战。如今参了战,功劳先不说,竟还捞得个帝君之位。

一句玩笑般的许诺,旁人清醒后也许会反悔,但是这位东皇陛下清醒了之后,反倒也跟着众人认真的唤了她一句,“君上。”

“君上,你在看谁?”他笑呵呵的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然后看到了两个人。

妖族本来也没有那么多规矩,如今又赢了初战,这场宴会上,众位妖神和神将皆是不论身份地位的纵情玩乐,肆意的很。惟独有两个人一直缩在角落里,不言不语一动不动,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被谁施了什么术。不过真的有人伸手去他们面前晃得时候,就得到了毫不留情的一拳。

当然,打人的是其中脾气不好的那个。白发胜雪,一双金眸,纵使极力想要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那天生微微上挑的眼角却让他无论怎样都做不到这一点,笑,或是不笑,那双眼睛都像是在嘲笑别人。因为他是个狐妖,比任何传说都要符合人们对狐妖的幻想,天生一副媚态。

但是旁边那个就不同了,他不打人,他只是慢慢抬起头看着你,面无表情。不吓人,不凶狠,而这种压迫式的眼神往往比拳头还要有威慑力一些。神将大多俊美,没有一个丑的。他也好看,就是说不出哪里好看。用东皇陛下的话来讲,不过三个字,没特色。再加上沉默不语的样子,更显冷清寡欲。

“扶笙,师师,过来。”而此时,东皇陛下就一时兴起的招呼着他们二人上前。

扶笙走了没两步便化作了狐狸的原形缩进青央怀里,青央抚了抚它雪白的毛皮,眼睛却仍是盯着另一个人。

“师诏。”只不过刚刚走近,那位被形容为“没特色”的神将就冷冷的吐出了两个字。师诏,这才是他的名字。

“师诏这个名字着实是拗口。”东皇倒是满不在乎的挥了挥手,“除了你的君上,谁还会那么认真的喊你师诏。”

听了这无心说出的一句话,青央和师诏倒是默契的不语了。

东皇很识相,瞥了一眼他们的表情便心知青央一直注视着的人是谁。于是招呼着无辜的扶笙离开,留了他们二人在此,还不忘丢下一句,“就剩你们两个了,想叫什么尽管叫。”

扶笙恋恋不舍的从青央膝上跳下,不情愿的走了。而师诏脸色未变,像是什么都没听见。青央不难看出他眼底那一丝尴尬,便也状似无意的说起了别的,“师诏,你觉得这一战我们会输吗?”

“不会。”站在她身前三步之遥的师诏毫不犹豫的回答。

“为什么?”她难得勾了勾唇角,却没有抬眸去看自己那忠实的下属。

“因为君上您觉得不会。只要您觉得不会,末将就觉得不会。而且,恕末将直言,无论此战输赢如何,末将守的只是君上您一人。哪怕与巫妖二族为敌,毁天灭地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明明很是“感人肺腑”的话语,由师诏那冰冷冷的语气说出来,却完全失去了应有的激动人心。

正因如此,青央唇边笑意未敛,只是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轻声道,“莫叫我君上了。就算是真的赢了,也莫要这么叫。”

就叫青央吧,如果有机会的话……

她本是想这样说的,却再也没有机会说出口了。

——

“那后来呢?”正在摆弄面前红线的小仙娥放下了手里的东西,好奇的追问道,“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啊……”梵音故作神秘的咳了咳,待到围在她身边的几个仙娥仙童都被吊足了胃口,才总算慢悠悠的开了口,“后来就是巫妖大战的最终一战了。妖皇身死,东皇与十二祖巫同归于尽。而那天狐青央殉主而亡,她座下神将师诏一怒之下叛出妖族,转投魔族,后来还成了魔族三君之一。只可惜……”

“只可惜什么,您倒是说呀!”几个听的正是入迷的人皆是急了,也顾不得眼前的少女算是个比她们地位高的下仙,在她面前连声嚷了起来。

“好好好,我这就说。”梵音捂着耳朵,用最简明的一句话说了这个故事的结局,“只可惜七万年前,魔君师诏携东皇钟葬身幽冥血海,他死了。”

不得不说,这是个很令人叹息扼腕的故事。梵音讲完之后也长叹了一口气,“初听那魔君师诏的名声时,我总想着有朝一日升了上仙能见一见他,可惜他竟然死了。”说到这儿,少女突然露出了一个略显狡黠的笑容,低声道,“你们说,他会不会是爱慕青央上神啊?”

因当日东皇许诺一事最终没有兑现,如今四海八荒对那天狐青央的称呼也便还是中规中矩叫了上神而非帝君。几个小仙娥还未及回答她,管着这神殿的合古上仙便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边跑边指着这边大喊,“你们几个又聚在这里偷懒。”

被他这么一吼,几个仙娥仙童都跑了个干净,只剩了梵音一个人懒洋洋的站起身冲着他行了个不伦不类的礼,“上仙您怎么有空过来?”

合古的脾气好,这一点整个天界都知道。如果说二太子社水的脾气能被称作四海八荒第一好,那合古怎么也能称得上第二。仙娥们都不怕他,所以才敢放心大胆的跑。梵音一向与他交好,说话时更是随意了些。

“成日不干正事,我倒要看看你什么时候才能升上上仙?”合古对她向来发不出脾气来,看着她这副懒散的样子,也只是这样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句。

“先不说这个。”梵音神神秘秘的往他身旁一凑,低声道,“刚刚我可是在给她们讲洪荒时候的事情。你说,那青央上神是不是跟东皇殉情了啊?不然的话,东皇死了,她无缘无故的为什么也要跟着自杀?”

合古被她问得一愣,刚想回答的时候,那个身影却早就不知跑到哪里去了。空留他一个人憋了一肚子的话,一句都没能说出来。

梵音闲不住。她本是管着人间姻缘的小神,与其他几个跟她做着相同事情的下仙抢着给凡人配姻缘,几千年来最大的盼头就是凑成五万对有情人然后晋升上仙。但是给人家拉姻缘这种事情做久了也有坏处。几千年来,别的没学会,她倒习惯了对任何跟男女之情有关的事情刨根问底,即使对方是轮不到她管的神仙也一样。而上古洪荒留给后世的传说虽多,她却因为过度崇拜那个神将师诏而对有关他的传闻兴趣最浓。

她还记得天界一位经历过那场巫妖大战的老仙君,捋着长长的胡须,既似赞叹又似哀叹的回忆着,“当年啊,妖族谁不知道师诏能打,但谁也没想到他真的那么能打。”

青央死后,师诏跟妖族剩下的妖神和神将们打了足足七天七夜才罢休。说是为了叛出妖族也不尽然,倒更像是为了君上青央的死而泄愤。后来成了魔族三君之一之后,更是性格大变,一身戾气杀伐不断。

“这要是放到凡间啊,一定会被写进戏本里,千古传诵。”每当谈起这段传说的时候,梵音总是难掩激动之情。用她那专业的眼光来看,这师诏一定是对青央上神有情才会如此。虽然她也是想不通,为什么天界的所有人都对这段往事三缄其口。

“有空想这些,还不如想想眼前的事情。”听她说了半天,好不容易逮到她的合古只能用眼下更重要的事情转移她的注意力,“你成日想着念着的那位云中君,要与涂山的管梨上神成婚了。”

“咳……咳……”梵音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若说她这几千年来唯一的烦恼是无缘见一见师诏,那现在云中君要和别人成婚这件事无疑可以算得上第二个烦恼了。

她爱慕云中君已久。

灵连蜷兮既留,烂昭昭兮未央。謇将憺兮寿宫,与日月兮齐光。——这是凡人为了那可与日月争光芒的云中君所写下的诗句。

她爱慕着的云中君是这九重天上最博雅清冷的神君,站在云端俯视着芸芸众生,无悲无喜。偶尔微微勾起了嘴角,还没弯出一个能被称作笑容的表情,便已叫日月都失了光彩。

人人都说神仙皆是超凡脱俗翩然出尘,但在梵音眼里,也唯有云中君一人做到了一点。

这样的云中君,竟要迎娶另外一个女子为妻了。

“管梨上神……”梵音茫然的念叨着这个名字,“管梨上神是谁啊?”

“不是对你说了吗?”合古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涂山扶笙帝君的女儿,管梨上神。就算没听到我说的,你也总该听过吧?”

哪怕是再无知的神,听到涂山这两个字也总该反应过来了。涂山的扶笙帝君可是经历了洪荒时代的人物,虽说如今偏居涂山甚少在天界露面了,但是他的威名犹在。何况这四海八荒已经把他的相貌传得神乎其神,说他是现在三界最为美貌的男子。他的女儿,既有地位,长相也绝对差不到哪里去。

岂是她这个小小下仙能比的?

“怎么办啊合古?”突然遭受这等打击,一时想不出办法的梵音只能将目光投向了自己的救星。

“想要阻止这场婚事算是没戏了。”合古的缺点就是太诚实。但他的优点是在打击别人之后,还会给出希望,“不过你要是想见见那位管梨上神,我倒是能帮帮你。”

九歌-社那 - 第1章吉日兮辰良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