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端午

永安天佑二十年,端午,在家家户户都忙着包粽子饮雄黄酒,戴荷包,系长命缕的节气里,京郊红山镇的云园却没有一丝过节的欢乐气氛。

云家老太太胡氏住的松寿堂外,仆妇们都龟缩在廊檐下如夹着嘴的河蚌不敢发出一息声响,彼此间连眼神交换都没有一个,今天府里发生了大事,谁也不会傻的这个时候往枪头上撞,去做正堂里几位主子泄火的短命货。

“祖母,妹妹一定是被人所害,咱们家的女儿您还不知道么?”一个鹅蛋脸,柳叶眉泪流满面的绯衣少女正端正的跪在正堂的青石地上,“祖母您就饶过妹妹吧~”

上座老妇人正是云家当家老太太胡氏,说是老太太,年过五旬的胡氏白皙圆润脸庞和依然浓密的乌发看上去比许多同龄老太太要年轻许多,见大孙女哭的可怜,她刚要开口安慰,就听旁边一个姜黄褙子的妇人恨恨道,“有你这么傻的丫头么?到现在了还给二丫头求情,我怎么生了那么个下流胚子来!云家的人都让她给丢尽了!”小女儿做了那样的事,可怜的大女儿还再为她求情,做为母亲的黄氏真真是死的心都有了。

“大嫂说的对,今儿的事可是关系着咱们整个云家女儿的名声,若是不狠狠惩治了她,以后云家的女儿还怎么出门?就是我们这些人,也无颜见人了,”接话的是云家的二太太的蒋氏,想到自己女儿会被云浓那小蹄子毁了前程,蒋氏撕了她的心都有,话说出来也不客气。

“好啦,现在哭有什么用?”胡氏嗔了一眼儿媳妇,这个时候就知道哭,还有二媳妇蒋氏,一个庶子媳妇妄想在松寿堂指手画脚,“今儿事出突然,咱们去的时候两个人都晕迷着,谁知道终究发生了什么事?浓儿是你的亲女儿,事情没弄清楚你就忍心要她的命?”

胡氏人老成精,最初看到亲孙女云浓跟过来送节礼的大孙女云裳未来的夫婿躺在凝碧轩时,也是气得差点背过气去,可冷静下来,这其中的关节哪里会看不明白?胡氏第一时间就让贴身婆子刘妈妈给孙女验了身,尚是完璧,她看着一直堂下的大孙女,“你是个好的,快起来吧,浓儿不止是你的亲妹妹,也是我的亲孙女,我怎么会让她平白被人冤枉?”

“母亲,”蒋氏要再开口,却被胡氏冷冷打断,“折腾了一天,大家都累了,老大家的,就像老二家的说的,这事儿关系着整个云家的名声,你给我将府里上下给看好喽,一丝风声都不能透出去!”胡氏眼中闪过一丝狠厉,云家走到今天不容易,她不允许自己苦心经营的名声有一点瑕疵。

“那云浓,母亲要怎么处置?”黄氏对这个二女儿并不亲近,加上今天她居然要坏自己深爱的大女儿的亲事,“媳妇将她送到乡下庄子上?”这种心高又歹毒的丫头,留着简直就是自己的耻辱,自认为出身山东大族诗礼之家的黄氏,都没有勇气面对各房妯娌和府里的下人们了。

想到自己一直看好又最知道讨自己欢心的二孙女,胡氏也是一阵心疼,但今天的事不止是云园的人知道,“也只有先将浓儿送出去避避风头了,你去备上几份礼给东边老二媳妇送去,她是个聪明的,又明事理~”

今天到云园陪胡氏一起过节的,还有云氏长房老二的妻子和女儿,只要堵了她的嘴,二孙女才十三,待明年大孙女及笄嫁进隆平侯府,这一张就算翻过了,到时候依然能给二孙女挑一个不错的人家,左右以浓儿那过人的美色,王子皇孙也能嫁得。

见胡氏扶了彩霞回了内室,云裳失望的起身,听祖母的话音,她是铁定要护着云浓那个丫头了,真真可惜了自己一番布置,云裳心里咬牙,面上却丝毫不露,颤微微的由着大丫鬟霜印将她扶起,抽泣着出了松寿堂。

“大姑娘,您慢些,再这样,您的身子可受不得,”霜印一眼看见前面蒋氏拉了大太太黄氏在口沫横飞的说着什么,扬声道。

正在说话的蒋氏看到云裳,满目都是怜惜,她前面为侄女儿掸了掸裙上几不可见的灰迹,“可怜见儿的,大侄女儿你可千万要想开些,秦世子定然不是那种人,”管他是不是那种人,为了自己女儿将来嫁的好,云家也不能丢了隆平侯秦家这门姻亲。

一向最重仪表的云裳完全顾不上自己裙边上的浅灰和红肿的眼皮,也没有理会蒋氏的殷勤,她哀哀的看着脸色铁青的黄氏,“母亲,浓儿一定是被那无耻之徒害的,您若是这么将她送走,她这辈子就完了,与其追究浓儿,咱们应该要秦翰给个说法才是!”

什么无耻之徒?那可是自己千挑万选的好女婿,依着云家现在的家世,能将女儿订给在京城颇有美名的隆平侯世子,那可是前世修来的福气,何况全京城谁不知道,隆平侯世子秦翰秦应淳少年及第,被皇上钦点入东宫做了太子侍读,前程不可限量,也是因为这个,才让那个心高气傲的丫头生了不该有的心思。

“应淳是什么样的人?谁不夸他人品方正?今天的事儿分明是那丫头摆明了欺负你好说话又一向疼她!好啦,你别管了,若不处置她,以后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呢,”黄氏恨恨道,想当初自己冒着生命危险生出这个二女儿,不但害的自己五六年没有身孕不说,还跟自己这个亲娘一点儿都不亲近,就知道去抱松寿堂老太太的大腿,黄氏决定磨磨云浓的性子,当然,这也全怪自己的婆婆,说什么二女儿生的好,命又好,将来必配贵人,将这个女儿惯的不知道高低轻重,做出这种没脸没皮的事来。

“那,母亲,左右今天也晚了,大家也都累了,”见黄氏不听她的意见,云裳强笑道,“不如明天再送妹妹走吧,这大过节的,若是这个时候送妹妹出府,被外人知道,还不知道怎么猜想呢~”

还是女儿想的周全,黄氏赞许的点点头,“你说的对,好啦,你也累一天了,不要多想,快回去歇着吧,秦世子那里有你爹呢~”千万不能因为今天的事让隆平侯世子对云家对云裳产生坏印象,以后云家要依仗秦家的地方多着呢,若不是当初早早的给女儿订了这门好亲事,自家老爷哪里能从河南府调进京城做礼部郎中?

“嗯,那女儿一会儿去帮妹妹收拾一下行装,她遇到这样的事,”云裳再一次泪盈于眶,“过些日子,咱们就将她接回来吧~”

她这个大女儿就是心太善了,黄氏叹息一声,大女儿太懂事,二女儿又太不懂事,不过到底一场姐妹,“你去吧,将道理跟她讲清楚,若是她知错,老实在庄子里呆上几年,娘就原谅她。”

云家大太太黄氏所住的西侧,座落着一个小小院子,坐南朝北三间正房,青瓦粉墙黑漆落地柱,红漆窗上糊了白色的桑皮纸。院中一个大大的水缸,漂着几片绿幽幽的莲叶,屋后简单的几丛修竹,清静雅致绿意盎然。

此刻云家二姑娘云浓并不知道松寿堂里对她的处置,她静静的躺在床上,死命盯着浅紫烟罗帐上那细细的水草纹,被人发现跟未来姐夫躺在一起后,云浓便被人送了回来,或许是药劲儿一直示下的缘故,云浓昏昏沉沉到现在才算真正清醒过来,而让她真正清醒的是刚才睡梦中的那个噩梦!

在梦里,她一母同胞的姐姐竟然亲手烧死了她!这个认知让她无法相信,可那个梦和现实衔接的太过天衣无缝,自己被人从凝碧轩送回,之后姐姐端了她最爱吃的燕窝粥过来,之后她再次人事不知,可是却又清醒的看到夜黑无人之时,姐姐亲手在自己的屋外将浸了油的衣物点燃。

云浓也想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个梦,是因为自己被凝碧轩的事刺激到了,才会有这样的延伸想法,可想到自己的来历和梦境的真实程度,她心里又有些拿不定主意,自己可以带着前生的记忆成了这永安朝五品郎中家的二姑娘,还有什么事情不会发生?

见自家姑娘自惨叫着醒来后再无声息,守在一旁的蓝羽心里有些害怕,今天的事儿别人不清楚,做为将云浓骗到凝碧轩的主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蓝羽心里有数,从自之后,云家怕是再无云二姑娘这个人了,想到这里,蓝羽一阵黯然,云浓是个难得的主子,平时对她们极为和气,打怕的事更不会有,可是自己却……

有什么办法呢?蓝羽抹了把眼角的泪水,自己一家子都捏在大姑娘手里,怨只能怨自己服侍的这位姑娘,从来不知道讨好当家太太,成天只知道吃喝享受,乐呵着混日子,完全不像大姑娘,借着帮太太管家的便利,不但将太太哄得言听计从,还将云家牢牢捏在自己手里,“姑娘,您回回神儿,这事儿早晚都会过去的,您只要跟老爷说,都是那个姓秦的使的坏~”蓝羽按云裳之前教她的话劝云浓。

发了半天呆,云浓已经想清楚了,如今的情势,她已经是站在悬崖边儿上了,左右是被人设计,她就宁可信其有了,“扶我起来,再去给我倒杯茶过来~”

二姑娘的生存之道 - 一、端午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