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许长安,你赢不了

初升的朝阳,透过薄云散发着柔和光芒,潜逃进来的一缕光线,恰好斜照在面容姣好的女子脸庞上。

兴许是被光线刺激到,蓦地,张开惺忪眸光,朦胧间感觉哪里不对劲。

想要用力动弹,亦发现一切皆徒劳。

整个人被人用一种十分别扭的姿势捆绑着,嘴上堵着一块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破布,散发着让人作呕的霉味。手腕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她捏了捏手心,黏糊糊的,娇嫩的皮肤根本受不了这粗粝的麻绳,应该是磨破皮了,看来捆绑的很是结实。

尖锐的开门声响起,强烈的光芒从外面射进来。她微微眯上眼睛,领头的那个额前挑染着一撮黄毛,尖嘴猴腮,让人乍一眼看去就觉得不舒服。

看到许长安醒了,他眯起眼睛笑了笑:“呦呵,醒的还挺快,把那个女人也带上来。”

下意识往那些人走的地方看去,没一会儿,瞳孔却剧烈地紧缩。被面目可憎的小喽喽强硬拉拽着的女人,披头散发的样子有些狼狈,可是即便是她化成灰,许长安也能一眼认出来——沈菁秋,她丈夫的情妇。

这个场景实在是有些戏剧性,上次见面是在家里的卧室,她和秦逸在床上翻云覆雨,而她许长安,却只是站在一边冷眼看着两个人的活春宫。没想到第二次见面,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沈菁秋看到许长安也是一愣,几乎是电光火石之间,她就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她就是秦逸的老婆,你们绑错人了。”沈菁秋及时把自己的关系撇清,免得被祸及。

许长安冷笑了一声:“沈小姐不是一直很想要秦夫人这个位置,怎么这个时候就不要了?”

沈菁秋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她和许长安就见过一次面,当时只觉得这个女人软弱。可是现在的许长安,更像是一只磨亮了爪子的猫,时时刻刻准备着上来挠她一下。

小黄毛分别踢了两人一脚,有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女人就是麻烦。”

铁皮棚被逐渐爬高的太阳,火辣辣烧烤着,屋内的人儿快要透不过气来。就在这时,一记刹车声在门外响起,屋里的人不约而同地看向门口。许长安觉得自己的心脏不受控制地跳动着,门前先出现了一道拉长的影子。

穿着深灰色的大衣,一张俊朗的脸似乎镀上了一层冰霜。左手提着一个硕大的箱子,大手泛着狰狞的白。

至始至终,他都没有瞧自己一眼,心头涌起的暖意,瞬间被冷却,足以把身心都凝固住。

“放人!”秦逸一把打开手中的保险箱,里面的钱撒了一地。

小黄毛踹了边上一个小平头一脚:“还不快点去捡起来。”说完,眼睛滴溜一转,笑吟吟地看着秦逸,“秦家果然有钱,两个人五百万还真是要少了。”

“你想怎么样?”秦逸几乎是咬牙切齿。没想到这些人竟然会得寸进尺,要是被自己抓到,肯定让他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这样吧。”小黄毛看着那个小平头把钱给捡回来了,转身坐到了一张破旧的椅子上,一双脚晃啊晃的,“这两个人,你选一个。”

秦逸脸刷的就白了。

沈菁秋听到小黄毛这么说,就连忙转头看向秦逸,声音柔绵绵,梨花带雨,“逸,救我!”

许长安神情黯然,微咬干涸唇瓣。看着小三当着自己的面,跟深爱的丈夫温存,许长安把眸光抽回来,不再看秦逸一眼。

明显的,没有因为他的到来而有半分喜悦。

偏偏沈菁秋还带着哭腔,叫着他的名字。

无名的肝火烧灼得他心肺都疼了,“我选她。”

秦逸伸手指着沈菁秋。

许长安眼中的光芒已经完全熄灭了,心痛得几乎丧失了意识。

沈菁秋生怕秦逸反悔,咬着嘴唇柔柔地叫了一声:“逸。”

秦逸回头,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遍:“放人。”说话时,目光却始终看向许长安,那两个字,也不知道是说给他自己听,还是说给许长安听的。

获救的沈菁秋冷眸轻瞥,落在许长安身上,眼中带着胜利者对失败者的不屑。娇小的身躯窝在秦逸怀中,小手轻捶男人胸膛。

许长安茫然无神的目光对上涟漪着得意兴味的视线,沈菁秋向来刻薄的红唇一启,她看见沈菁秋用嘴型说了三个字:“我赢了。”

看着那两个人相携出了门,身为正室的自己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皲裂唇瓣勾起一丝苦涩弧度,双眸无神地看着天花板。那里有一只蜘蛛正在结网,来来去去,穿梭不停。

她觉得自己就是那一只蜘蛛,被困在经年织就的一张网里,做着爱情的美梦。现在梦碎了,自己也应该醒了。

再婚娇妻很迷人 - 第一章 许长安,你赢不了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