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弃后

南越,天宇四年冬,皇帝夜孤云娶了东玄的倾世公主墨雪清为后,顺应民意,举国欢庆。因着这场婚事,南越同东玄两邦边境安定,罢免战事,成为了友好邻邦。

南越皇宫,高高筑起的宫墙,挡去了人的自由之心和宽广视线,却挡不住那寒冷凌冽的北风,刺骨的寒风带着微凉的细雨,冲刷着整个皇宫内苑。

明黄色的棉帘被宫婢小心地挑起,夜孤云缓缓走入殿中,淡漠地扫了一眼这个曾经由他亲手设计筑建的凤仪殿,唇边浮起一抹冷笑:多年的承诺,终究还是……

华贵喜庆的大红色,将整个大殿装饰得极为华美祥和,暖暖的烛光伴着帝王专属的龙涎香,弥漫了整个大殿。

大殿对门的正中,一个大大的金色囍字,刺目的华光狠狠灼痛他的眼睛,极尽贵气的红色喜服将他修长的身材勾勒得恰到好处。

然而,这样到处洋溢着喜气的氛围中,他的一张脸,却是铁青一片,眸底偶尔浮起一抹自嘲之色,却被他狠狠逼回眼底深处,换上冷然淡漠之色。

寝殿内,缓缓走出一人,纤细灵巧的身形,一袭大红喜服极为合身,全身的每一处图案,都是由珍贵的金丝银线所绣,其上的凤凰图案栩栩如生,自肩上一直延续至裙摆,上面绣功超绝的金色凰鸟,随着她的每一次迈步,微微颤动,几欲震翅飞去一般,极为灵动逼真。

一头柔顺的青丝如一汪瀑布般倾泻而下,垂至腰际,取下了华美的凤冠,只简单地别了根兰花簪子,显得随性简约,很是雅致。

墨雪清微微扬起俏脸,脸上浮起一抹娇羞之色,缓步走向夜孤云,微微欠身,朝他行礼:“臣妾恭迎皇上。”

淡漠地扫了她一眼,看到她眼中柔弱的神情,他不由紧锁着眉,无情地自她身边越过,直接坐上主位,随意地扫视一番方才淡道:“平身吧。”

“谢皇上。”墨雪清一脸的欢欣,在看到他淡漠无情的神色时,一颗心立时便沉入谷底。

大婚之夜,两人相视无言,就那样相对坐至天亮。

———

整个皇宫的西北角,是关押各位犯错的妃嫔的冷宫,名唤返思殿。

几只乌鸦成年成月地在此地停留,阵阵不祥的叫声响彻整个空巷,带起阵阵回声,为这本就冷寂荒芜的地方增添上几分凄凉。

殿门外紧紧守着数名侍卫,每个人的目光在看向院子里那些女人之时,都带着一丝厌恶之色。

墨雪清一脸灰白之色地坐在院子里,感受着这里如此凄凉的环境,好看的眉心,不由微蹙。

不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是宫中嬷嬷带头的恭迎声,再接着,便是一阵熟悉的脚步声缓缓逼近。

眼底,映入一双暗紫色长靴。

不用抬头她也能猜出来人是谁,眼底浮起一抹希冀,却是不敢直视他冰寒入骨的目光,瘦小的身子向后缩了缩,贴紧身后冰冷的院墙。

夜孤云冷漠地扫了一眼她瘦小赢弱的身影,一脸厌恶地移开视线:“来这里已经第五天了,你可知罪?”

五天了!

原来她被关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已经五天了。

五天来,她的希望越来越渺茫,心也越来越冷。

她可以原谅他的不信任,毕竟之前他们从未接触过;她甚至可以原谅他将她打入冷宫;但她不能忍受他如此无情地将她的尊严踩在脚底下!

她的身份何其高贵,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苦楚?!

“我又没有犯错,何罪之有?”嫁给他以来,她第一次如此倔强地违逆他的意思,却是不敢抬起头来与他的目光相触。

“好!既然你不认错,那便继续在这儿待着,直到悔过为止!”夜孤云不想再与她多说半个字。

只要她还活着,不会影响到两国关系就好!

他被迫娶她,为的不就是图个休养生息的时间,一旦过了这三五年,他便不会再受制于人,逼自己去做一个言而无信之人。

没再出声,墨雪清的眼底,缓缓溢出两行泪水,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直到夜孤云的脚步声消失在耳边,方才失声痛哭。

她错在哪里?

错在不该孤身一人嫁进他夜家;更不该步步后退,任由那个可恶的女人骑在自己脖子上耍威风;错在不该错信那张匿名信函;错在不该对他存有任何希望;错在自己太过懦弱,连向他解释的勇气都没有……

空中,一声惊雷突然划过,天边的乌云渐渐汇聚,整片天空仿佛瞬间变得沉重起来,带给人一种几乎窒息的压迫感。

唇边,浮起一抹轻浅绝纶的笑,凄婉动人,目光灼灼地盯着那方早已失去秀美的小湖,湖面上的浮冰隐隐有消融的迹象。

突然一咬唇,她的眼中心间,尽是他冷傲绝情的俊脸……

“公主……公主不要啊!”一声尖锐的嘶叫声在她身体倾向湖面之时传了进来,紧接着,她只觉得全身上下一片冰冷。

冰凉刺骨的湖水带着逼人的寒冷和碎成小片的冰棱,悄然钻入她的衣领,全身的血液仿佛在这一刻被瞬间冰冻,整个人对外界的感知和内在的意识皆被冰冻……

“公主——”耳边最后的声音,是望月那丫头疯狂的嘶吼声,“来人,快来人啊!救命啊!落水的可是当今的皇后娘娘……你,你们……快救命啊——”

唇边,浮起一抹笑意,任由那密集的湖水涌入口中鼻间,眉宇间透着一股令人心痛的凄然:望月,多保重!

越来越多的脚步声朝着这边涌来,夹杂着扑通扑通的跳水声,而她的身体,则在不断地下沉着,没有一丝求生的欲望。

夜孤云,既然你有负于我,我便以此来让你愧疚一生!

你不是最想保持两国和平么?我倒要看看,你该如何给我父皇一个交待!

夜、孤、云——我墨雪清究竟哪里对你不住?你竟情愿相信一个毒辣女人的片面之词,也不愿相信我的以血起誓?!

透明的湖水,终于将她的意识尽数吞噬,她却笑得极为美丽,仿佛寂灭前的绚烂,倾国倾城!

帝女香 - 楔子 弃后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