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接连突破!

五年时间,一晃而过。

今年,陈枫十六岁。

五年前死掉的那个废物燕清羽和他的废物徒弟,几乎已经被乾元宗的众人遗忘。

夜色如水,陈枫忽然睁开眼睛,眼中有精光爆射。

他站起身来,冲着墓碑弯腰行礼,低声道:“师父,五年时间已到,我要遵从您的命令,将您的坟墓掘开了,还望您莫要见怪。”

说完,他开始挖土掘坟。

当他把坟墓挖开,棺材撬开,顿时眼中露出震惊之色。

燕清羽的尸体,竟然消失不见了。

他不敢置信,当初可是他亲自把师父的尸体给埋葬的。

他跳下去,发现棺材底部,放着一个小小盒子。打开木盒,里面铺着的黄绸上,赫然陈放着一个拳头大小的小鼎。

青铜小鼎,布满铜锈,三足圆耳,造型奇古,充满了上古蛮荒的神秘气息。

小鼎之中,则是悬浮着一滴类似于血液一样的东西。

他只看了那滴神秘龙血一眼,就觉得脑海中轰的一声,像是有惊雷炸响,整个人一下子失去了意识。

他觉得,整个人似乎被扔在一片无边无尽的墨色天地里面一样,天是墨色的,墨色漩涡遍布天际,不停选装。

脚下是无边无尽的黑色原野,荒芜凄凉。

在荒野的尽头,有一条黑色的山脉,比乾元宗所在的青森山脉还要高大,高何止万丈?长何止千里?

当他走进了山脉,忽然,那山脉动了!

山脉昂起了头,那竟然是一颗巨大无比的巨龙头颅!只一颗脑袋,就比大秦国最高达山峰都要巨大。

而那绵延数千里的黑色山脉,竟然是这巨龙的身躯。

巨龙仰天长吟,就有磅礴大雨洒下,瞬间地面就变成了海洋,陈枫被淹没其中。

陈枫喘不上气来,几乎要窒息,难受的要命。

多了好久,脑袋才嗡的一声,从那个深海幻境中挣扎出来,陈枫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额头冷汗直冒。

他不敢再看那滴鲜血了,这究竟是什么生物的鲜血,怎么这么可怖?一滴鲜血都如此,那这种生物又是何等强大?

难道,这是龙血?

但就在这时候,忽然,青铜小鼎像是活物一样,直接飞到了他的手上,然后迅速消失在他的手心。

陈枫一惊,他感觉到小鼎在顺着自己右手的经脉一路向上游走,接着,剧烈的痛苦传来,让他浑身就像是被撕裂一样。

疼得他在地上来回打滚,大声惨叫。他体表的皮肤肌肉绽裂,鲜血奔涌而出来,就像被凌迟了一样。

半个时辰之后,小鼎顺着经脉一路往上,到达了丹田位置。

陈枫只觉得脑海中轰的一声,人事不知,直接晕了过去。

当他醒来的时候,已是深夜。陈枫一看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变得破破烂烂了,身体表面除了血之外,则是糊了一层黑糊糊黑油一样的东西,散发着一阵恶臭,黏黏糊糊的,难受的要命。

但他浑身暖洋洋,轻飘飘的,舒服的要命,这是他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感觉。

陈枫内视自己的身体,顿时发出一声又惊又喜的欢呼。

他发现,他那坚硬如铁,没有一点儿空间的丹田,竟然被开辟出来了。

当然,丹田只是被开辟出来很小很小的一部分,大约只有拳头大小,而此时,青铜小鼎正悬浮其中。那一滴神秘龙血在里面翻翻滚滚,晶莹剔透。

忽然,龙血上分出来千分之一根头发丝那么细的一缕,从丹田中游走出来,沿着他的经脉开始游走。这一缕神秘龙血中蕴含着磅礴的力量,浩瀚的真气,陈枫经脉中堵塞的那些,在这一缕龙血面前,毫无还手之力,直接被冲击的烟消云散。

剧痛又一次传来,但陈枫这次忍住了,他咬着牙,昂着头,心中一个声音在大声嘶吼:“这点儿痛苦都人受不了,你还怎么踏上巅峰?”

他咬紧牙关,口中有鲜血迸裂而出,浑身都在颤抖,但他终于还是忍住了。

剧烈的疼痛一波波袭来,半个时辰以后,陈枫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

神秘龙血以极快的速度在他的身体内穿行了一遍的,他那堵塞的经脉,竟然完全被疏通了。

如果说他以前的经脉是淤塞的小河沟的话,那么现在他的经脉就已经完全畅通,虽然很细,很窄,但是却是畅通的,真气在其中奔涌,甚至陈枫都能听到哗哗流水之声!

陈枫心中激动无比,此时他的身体中真气充盈无比。

感受到如潮般的痛苦迅速消失,他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心中有狂喜涌出。

他仰天大吼:“我能修炼了,我经脉通畅,丹田开辟了!我不再是废物了!”

泪水磅礴而下,若不是亲身经历,谁能理解他的痛苦?

从小资质极差,十年修炼,毫无寸进,被人羞辱鄙夷,没人看得起,除了师父。这样的痛苦,多么巨大?

而现在,他终于能够修炼了。

真气在经脉中游荡了一圈,重新回到丹田,但是在丹田中蓬勃汹涌,跃跃欲动,根本就不安静下来。

陈枫心中一动,丹田中的真气顿时涌动起来,从丹田中窜出去,在各处经脉之中游动,随着丹田真气的游动,各处经脉之中也有真气从角落里出现,汇聚到这道真气之中。这道真气不断壮大,很快就从头发丝粗细变成手指粗细。

这些角落里出现的真气,是陈枫日常修炼时候积攒下来的。

虽然他由于经脉阻塞,导致无法修炼,境界毫无寸进,照理来说,他是一丝真气都不能修炼出来的。但是他修炼的贝多罗叶金经神奇无比,不但使得他的基础夯实无比,竟然让他硬生生的练出来许多真气,藏匿在身体各处。

之前一直没有发现,是因为他的经脉堵塞,真气无法流通。而现在真气流通了,自然就跟着出现。

真气流动,陈枫浑身一震,感觉到自己体内充满了蓬勃涌动的力量。

他心中露出一抹喜色。

“好神奇的小鼎,好神奇的龙血,龙血只是分出来一缕,竟然让我直接突破!当然,也有贝多罗叶金经的功劳,我之前一直以为这金经没用,但现在看来,我想错了,金经真的很神异,能让我这个废物练出真气来!”

“而且现在看来,余势未消,还能冲击!”

陈枫心念一动,体内真气如泉奔涌。

达到了后天境界第二重,他还不满足,要冲击第三重!

冲击后天境第三重,需要的真气数量相当之巨,陈枫将体内所有的真气都抽调出来,体内的真气进一步变粗,变成了有小拇指粗细,终于又一次浑身剧烈颤抖,全身的经脉都发出痛苦的呻吟,真气奔涌如潮水。

他赫然已经晋级后天境第三重。

陈枫握紧了拳头,感受着体内澎湃的力量!

他忽然一拳打出,空气中炸出一声爆响,空气震荡。

陈枫能感觉得到,自己这一拳,足有八百斤的力道,达到了一虎半之力!

后天境,第一重有百斤之力,第二重二百斤,第三重五百斤,第四重一千斤……以此类推。五百斤为一虎之力,而陈枫虽然刚刚达到第三重,但达到了八百斤之力,比一般的后天境三重强者多出一大半!

他一拳打在墓旁一颗树上,碗口粗细的大树顿时被从中打断。

陈枫仰天长笑,心情爽快无比。

从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变成后天三重强者,他怎么能不高兴?

而且,没有看到师父的尸体,也让他有了一个好的猜想。

“师父,你到底去了哪里?坟墓中没有你的尸体,看来你是没死,还给我留下了这个至宝。既然你们死,这我就放心了,你放心,我会好好练功,总要找到你!”

可以修炼了,又得知师父没死,他自然很开心。

陈枫把盒子翻了一遍,确定里头没有其他的东西,就又把盒子放了回去,将坟墓重新埋好。

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泥垢,闻到自己身上恶臭,苦笑一声,自语道:“陈枫,你可也是够脏的。”

说完转身,找到附近一条河流,跳进去清洗一番。

浑身洗得干干净净的,又换上一身简单但干净的衣服,陈枫才回到坟墓旁边睡下。

绝世武魂 - 第二章 接连突破! 购买本书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