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华灯初上,夜阑星稀,让人迷醉。似在点缀这个城市的繁华,又似在温暖一些受伤的心灵。

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中,没有开灯,没有洗澡,仰面躺倒在床上,想快点入眠。

但是,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出现了一个数字:四十九。

和他分手的第四十九天。

这四十九天当中,我已经对自己说了无数遍,要把他忘了,不能再想他。可我一直没做到。他那英俊的脸庞就是中了魔咒一般,只要我一松懈,就会出现在我的脑海。和他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就像化成了一幕幕的电影场景,在我心头放了一遍又一遍,已伴我渡过了四十八个不眠之夜。

而今天即将是第四十九个。

我想买醉,却又怕醉后不受自己控制作出有损尊严之事。

我想找个人倾诉,却又不想让人知道他们眼中的天作之合已是如此收场。我是一个只愿分享快乐,不愿分享痛苦的人。所以我一个人默默地承受这一切。谁又能想到,在去强颜欢笑的背后已是一颗支离破碎的心。

躺在床上,望着头顶雪白的天花板,白的让人有点羡慕,如果此时我的脑海中也能如此空白,那最少,在今夜我将少受一份煎熬,可以睡个好觉。而明天醒来又将是新的一天,我不在迷茫,可以重新去寻找我的人生目标。

可这一切不过是我的臆想,根本就不可能。

如果此时有一碗孟婆汤,我将毫不犹豫的一口喝光,我宁愿他从来没有出现在我的生活中,我宁愿以前二十九年的生活如白开水一样淡然无味,也不愿过着现在这心肠寸断,倍受煎熬,时时刻刻游走的崩溃边缘的生活。

虽然他曾经对我说过:如果我们老去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在忘川河畔,谁也不要喝那碗孟婆汤,下辈子我们还做爱人。

这无疑已成了这个世纪最大的笑话,一个这辈子都不能保证的男人还有什么资格去谈下辈子。还是说这个辈子还嫌折磨的我还不够,下辈子还要来折磨我?好狠的心。

此时,一幕幕犹如电影场景的片段放佛被设置好自动播放一样,又在我脑海里开始放映……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高一第一节班会课上,一个穿着朴素,身材偏瘦带着一些稚气的小男生走上讲台,低着头,羞涩的做着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川理,荷花乡谷冲村人,今天十五岁。声音小到坐在后排的同学几乎已听不到。而且其中带着难以掩饰的紧张,说完他又低着头走了下去。给我留下唯一的印象就是他那古怪的姓。

第一次他和我说话的时候,“吴淑彤,你可以教我做下这道题吗?”他站在我面前小说的对我说到。见他一副小心翼翼和紧张的模样,我发现这个小男生有些可爱。

第一次他牵我手的时候,他一脸紧张的看着我,眼神中充满真诚,还有一丝害怕和期待,甚至还有一丝的祈求。感受到他手心的汗,我会心一笑,手用力的握了握他的手,他脸上立即阴转多云,开心的笑了起来,露出两个小酒窝和洁白的牙齿,眼中尽是兴奋,我发现原来这个男生长的很好看。

第一次他吻我的时候,他紧紧的拥着我,蜻蜓点水般在我唇上轻轻一吻,然后含情脉脉的看着我,一脸坚定的说:彤,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吗?我情不自禁的倒在了他怀里,心中尽是甜蜜。

第一次他进入我身体的时候,他一脸亢奋,满眼溺爱,柔声的对我说:彤,我爱你,我会一辈子对你好!感到幸福的我已为他沉沦。

……

太多太多彼此的第一次带给我们无尽的欢乐,甜蜜和幸福。曾经我以为我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女人,曾经我以为这场属于我们两个的电影才刚刚拉开序幕,它永远不会有帷幕。

我不曾想过,这个最世上最幸福的女人如今会变成最痛苦的女人,那场原以为没有帷幕的电影也早早的挂上了剧终两字。所有的一切已如昨日黄花,一场以幸福为主题的电影拉下帷幕而紧接着一场以痛苦为主题的电影拉开序幕。

这犹如天方夜谈一般的变化摧残着我脆弱的神经,已整整四十九天,我想逃,那撕心裂肺的痛却让我无所遁形,我想哭,可哭到最后还是一切如旧,唯一留下的是那臃肿的眼睛。

我只希望这场以痛苦为主题的电影早点结束,因为我已心力憔悴,已无法承受再多,我已经闻到我的心支离破碎是发出的血腥味。

我很大想大声对他说: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受不了了。可是我不能。

夜已深,屋内一片漆黑,仿佛是一个黑色的囚牢,而我是被囚禁其中的一个囚犯,我有种快窒息的感觉,我想喊,却发现怎么都出不了声,我想反抗却发现我已浑身无力。所以我只能选择妥协,与这黑色为伍,这黑暗中的一切唯有我能懂。

熟悉的房间,熟悉的黑暗,枕边却再没有那熟悉的身影。

此时,眼泪已将枕头染湿,这四十九天中我对自己说过无数次,这是最后一次,以后绝不再为他流泪。每次流泪过后,我都以为我的眼泪已流干,以后再无眼泪可流,可每次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寂寞,孤独,失落和心痛一起涌上心头,眼泪又不知从哪个角落里跑了出来,放佛怎么也流不完。

在这黑夜里,我只能选择眼泪为伴,心痛相依。夜夜如是。

东方露白,丝丝亮光从窗外透进,原本黑暗的房间变得朦胧起来,外面偶尔传来一两声鸟啼声,放佛在雀跃黎明的到来。

我带着一份对黎明的渴望,意识开始渐渐模糊,最终沉睡过去。

八点,依旧在熟悉的闹钟声中醒来,醒来的第一件事,已不在是寻找那原本一直躺在我边上的身躯。但沉重的失落感依旧。脑海里不可遏止的浮现出他搂着我在怀里,吻着我的额头对我说早安的情景。心很酸,很痛,眼泪似乎又要冲破那层禁锢开始泛滥,他就是一个恶魔,虽然人已离去,却给我施下重重恶毒的魔咒,让我无时无刻不生活在他留给我的阴影中。

长吸一口气,让眼泪倒流,拖着疲惫的身体从床上爬了起来,不管怎么样,生活没有停止,我不是为了他一个人而活,我还有我的父母和亲人,工作还的继续。

卫生间的镜子中看着那一脸憔悴,双眼浮肿的样子,我第五十次对镜中的自己说:放下吧,你可以的!

从现在起不再想你,我要把对你的爱全部埋葬,连同我所有的忧伤一起。

原来我依然会为你心痛 - 楔子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