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母亲遗愿

月灵现在的心情非常平静,没有人再会为她担心,也没有人会为她牵挂了。自从父亲住监狱后了,月灵伤心了很久,后来有了秋生哥的陪伴,才渐渐从悲伤里走出来。

她一个人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周围时不时的有人对她指指点点,在这个封建社会刚过去的时代,月灵这样的女孩子注定要受人嘲笑的。

谁都知道,她的父亲住监狱了,她也渐渐没有了往昔的光彩。

双脚蹬地。

像是翅膀断掉的小鸟,从高空直直坠落,又像是机翼受到袭击的飞机,从宣告着一切的终结。一切都结束了。

扑通。

一滴水,滴在河水中。虽然会掀起一片涟漪,终究会变为平静。

没有人会注意到自己吧。

月灵觉得这样很好。别让她再醒来。

秋生从河边过,无意中看到桥上站着个人,本以为是想吹吹冷风,但是越看越不对劲。

月灵注视着桥头的女孩,头发被风吹的有点飘扬,因为夜晚灯光的原因,看不清脸颊,但是应该长的很清秀。突然一瞬间,他觉得面前的人好像有点熟悉。

是月灵啊!

就在秋生反应过来月灵这是要跳河的时候,便听见扑通一声,水花四溅,也溅在了秋生的心上。

他没有停下脚步,已经没时间考虑自己还穿着母亲托人给他新做的衣服,身上还有帮母亲带的药。秋生一个纵身,跳进了水里。

夜晚的天色太黑,秋生即使睁大了眼睛,也没办法看清楚水里的东西。他看不见月灵在哪里,心里有点慌。

正在他胡乱摸索的时候,秋生摸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但凭着直觉,他知道这是胳膊,于是一个用力,将人拽上水面。

月灵已经昏迷,呼吸渐弱。

将秋生扶上岸,按着她的胸腔,给她做人工呼吸,两三分钟之后,秋生感受到月灵的心跳有了反应,突然,月灵咳出两口水,然后缓缓睁开眼睛,茫然的看着一切。

秋生悬起的心总算是落地了。

他想送月灵去医院,但是又怕在去医院的过程中出什么问题。于是打算请周围的人来帮忙,可他们一看到月灵是监狱犯的女儿,纷纷都袖手旁观。

想到月灵这么好的女孩子突然想不看要跳河自尽,不知道是谁将月灵逼成这样。秋生的双手攥紧了拳头。

“月灵,你做什么?难道忘记我们的誓言了吗?”秋生一边摇晃着月灵的肩膀,一边有些激动的说。

月灵不说话,只是紧咬着下嘴唇,不停的抽泣。

这下子秋生有点紧张了,他环视了一下周围,夜晚的河边非常安静,偶尔有一两声小鸟的叫唤,但是一个人影也没有。

秋生想找人一起帮忙把月灵送回家,于是抱着月灵,两个人浑身是水地走向了马路中央。

过了很久,月灵才慢慢回转过来。

“秋生哥,你让我死吧!我父亲入狱,我总是受到别人的嘲笑,我……我不想活了!”说完,月灵就接着哭起来,因为她知道,她的秋生哥,很可能以后就不是她的了。

“月灵你是遇到什么事了吗?伯父出了事,不是还有我吗?你跟我在一起,谁敢嘲笑你!”

路边的路灯下,两个人像落汤鸡一样坐在地上。怕怀里的人冷,秋生便将她往怀里更紧的搂了搂,他不敢把自己的衣服给她盖,他的衣服也都是湿的,盖上会有更坏的作用。

月灵始终不说话,眼睛红了一圈,让人看了很是不忍心。秋生紧紧的抱着月灵向她的家走去。

“儿啊,我的儿,我的乖月灵,你这是怎么了?”一进屋,月灵的母亲看到月灵这个样子,忍不住心疼的哭起来。

“阿姨,你别着急,月灵只是不小心跌进了河里,我正好路过,已经把她救过来了。”秋生安慰着月灵的母亲,然后跑到自己的医馆拿来了输液用的工具。“什么?”月灵的母亲瞪大了双眼,“她要跳河么?”

“不是的,妈妈,我是不小心,我以后不会这样了。”月灵看到母亲担心的眼神,瞬间恢复了正常。

她是没有人疼吗?她没有了父亲,不是还有母亲吗?难道就这样辜负母亲的期望吗?

“月灵啊,月灵!你真是太不孝了!”月灵暗暗自责。

秋生细心的帮月灵输上液体,看着挂在天花板上的点滴一点一点地滴在月灵的手背上,她的面容也渐渐从苍白转变成了红润,秋生终于松了一口气,然后起身安静的离开了。

“快去看看吧,秋生的妈妈快不行了,正在咽气呢!”秋生走在大街上,突然就听见有人大喊。

什么?母亲这么快就?想着想着,秋生就加快了脚步。

“你这个混小子,终于回来了,这么大天你都跑哪里了!不知道你的母亲病重吗?”

雪已经下了很多天了,屋檐上和地上都堆了很多很多的白雪。母亲躺在自己的床上,面容憔悴,满面泪痕。

“秋生啊,我已经是快要入土的人了,你为什么就不能同意娶范春花呢?难道你想让我到了黄土下也不安心吗?”母亲心生难过,同时泪眼婆娑。

“妈,从小到大我一直都把春花当做我的妹妹看,我对她又怎会有那种想法呢?你还是收回你的成命吧。”秋生摸了摸母亲那双布满褶子的手臂,又掖了掖母亲的衣角。

她何尝不知道感情的事强求不来,但就是想让自己的儿子娶范春花。

她就是觉得范春花才能照顾秋生一生,就是想让多年的邻里变成亲家,就是想到了黄土地下好跟春花的母亲交代。

“秋生啊,春花是一个多么好的女孩子啊,你为什么就不能和她结婚呢?你要是不和她结婚,妈死也不瞑目啊。”母亲掉下了伤心的眼泪。

母亲的话虽然不怎么严厉,却把夏秋生逼到了一个绝境上。秋生甚至觉得自己的脚下就是一个万丈深的悬崖,若是自己稍微不留神,就有可能掉下去,而且粉身碎骨。

“妈,我知道你对春花的心,可是我的心里有人了。那个人你认识,她就是月灵。而且她今天投河了,我不知道因为什么事,但是我已经想好了我要照顾她一生一世。”

“你……你……你这个不孝子,难道你是想气死妈妈吗?”

“我和她两小无猜,青梅竹马。要是我能和她走到一起,一定会很幸福的。”秋生拍了拍母亲的手背,又擦了母亲眼角的泪水。

其实她早知道,秋生不断拒绝她的真正的原因是什么。但是她不想捅破那层纸,她只想用自己的心去感化秋生,让秋生心甘情愿地娶范春花为妻。

秋生,你为什么就觉得你的月灵比春花好呢?母亲觉得月灵是一个不懂得做家务的女孩子。她的家里曾有过很多下人,秋生母亲觉得这样的女孩不适合秋生,她的儿媳就应该是春花那样的。

“要是你娶回了月灵,她不但照顾不了你,你还要照顾她。相反,春花就比较不错,女红,家务她样样都能做得很好。要是你娶了春花,一定能和她很好地生活的,那妈在天堂也就放心了。”

在母亲的眼里,春花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媳妇,最好的妻子,最好的母亲,可是在秋生的眼里,范春花根本就不及月灵的三分之一。

“妈,自从李伯坐牢后,月灵家就败落。月灵一下子就从千金小姐变成了一个很勤劳的女子了。她每天都跟着自己的母亲做家务,很贤惠,很孝顺,而且她做的饭也很可口啊。”秋生诚恳地跟母亲说,眼里满是幸福。这也许就是他的惯病,一提到月灵,他的心里就有说不出来的开心。

秋生的絮絮叨叨,让母亲很反感。

于是母亲就将脸侧到了一边去,同时又用被子盖住了自己那张苍白的脸。

“妈不同意你和月灵在一起,你这辈子只能娶春花。你要是不娶春花,我死都不能暝目。”

母亲狠狠地说了一句,同时又不断地咳嗽。母亲得的是重病,而且就快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母亲说完话后,就将被子拉开了,然后用手不停地捶打着面前的被子。还有气无力地说:“我怎么养了这样一个不孝的儿子啊,怎么一点都不听妈的话呢?他这样做,让我到那边怎样安心呢?”

夏秋生见到母亲这样,心里就有说不出的疼痛。他用手将母亲的手轻轻地拿了过来,然后握在了自己的手里。一股冰凉便从秋生的手上一直传到了秋生的心上。

妈,我让你为我担心了,但是我真的不能和春花在一起,因为我真的不喜欢她。秋生在心里坦言道。

母亲没有说话,只是缓缓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早上的时候,她便昏死过去了,只是因为心里还有未了的心愿,所以才回光反照了。

“妈,你怎么了啊,你不要吓我啊。”秋生抓起了母亲的手,又弄了弄母亲的眼睛,眼泪也在眼眶中不停地打着转。

“我都要到地下了,你快点答应我!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固执啊?你这个不孝子!”母亲苏醒后缓缓地说道。

门被推开了,父亲迈着缓缓的步伐走了进来。他穿着一身军大衣,衣服上落满了白色的雪花。远远望去,父亲就像一座雪山,任谁也推不倒,但的确已经白发苍苍。父亲的脸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皱纹,就像水里的波纹一样。

“秋生,你妈妈怎么样了啊?她让你答应她什么你就赶紧答应她!”走进后,父亲忍不住地问了一句。

“不好呢?我都快要入土了,老头子,更让我心寒的是秋生居然不答应嫁给范春花。”母亲的声音很低沉。

“秋生,当着我的面向你的妈妈保证,你一定会娶春花为妻。要是你不娶春花为妻,就就一直在你母亲坟前跪着,一辈子都不要起来。”父亲严厉地说。

秋生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母亲。母亲的两眼已经干涸了,而且两眼无神,就像快要走了一样。

秋生忽地想起了一句话,人死犹如灯灭,只是转眼间的事情。

“秋生,你为什么还不说话,难道你真的很想让你的母亲死不瞑目,眼睁睁地看着你的妈妈就这样离开这个世界啊。”父亲的声音又加大了一分。

“爸爸,我不喜欢范春花,你为什么非要我嫁给她啊?难道你就忍心看我一辈子过得不幸福吗?”秋生反问到道。

“就算安了你妈的心,好不好?”父亲严厉地说,随即用手抚摸了一下西荷的头发。

“若是你这辈子不娶范春花,你就一直在你妈妈的坟前跪着,那个月灵有什么好的。”父亲转身对着秋生说。

不知道为了什么,秋生的心里很乱。他真的很不想跟范春花结婚。月灵现在还在病床上他又能做些什么呢?难道从母亲的面前逃走吗?

过了一会,他便很无奈地说道:“既然你这样地说,那好吧,那我就发誓吧。要是我这辈子不娶范春花,我就跪死在妈妈的坟前。”

“西荷,你咋就走了呢?你咋就这样离我而去了呢?”

这是父亲的声音,难道母亲已经离开人世了吗?可是他刚刚还好好的啊,她还想听自己发誓。

他忍不住地扑到了母亲的面前,却发现母亲已经闭上了她的眼睛,而且眼角边还有一行泪,他便止不住地哭了起来。

错嫁新娘-十三月偷闲 - 第1章 母亲遗愿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