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奇怪梦境,洢水鬼说

“滴答……”

液体坠落在地,发出沉闷的声音,昏暗的屋子里,原本青色的石板砖早就失去了原本的色泽,乌突突的泛着一层古怪的红褐色,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腥臭气息。

砖缝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缓缓流动,越往前走地面上的液体越多,最终粘稠的汇聚在一起。

她缓缓睁开眼睛,可眼睛每颤抖一分就像有千万把刀子往里扎一样剧痛,她只能勉强透过两睫之间的缝隙环视四周。

房间里挂满了刑具,密密麻麻带刺的鞭子,骇人的烙铁近在咫尺,她努力抬手想要揉一揉眼睛,可这时肩膀突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低头的一刹那,她看到了自己空荡荡的袖子……

一整条胳膊都没了,肩膀处有一个碗口大的伤口,白森森的骨头还露在面外,哪怕只是简单的包扎过,鲜血仍不断的从伤口往外淌。

一滴一滴,不知道流了多少血才能把地面都染成深褐色。

原来这竟是我的……血吗?

她猛地睁大眼睛,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自己在哪里,努力想要站起来,两腿却没有一点知觉,身体随着木桶猛地摇晃了一下,几十只蛆虫从木桶里爬出来,顺着她的大腿疯狂的往肩膀上的新鲜伤口里钻。

“唔!”

钻心刺骨的疼痛袭来,她痛呼一声,就在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一声轻笑。

“姐姐,做人彘的滋味不错吧?没想到你还这么有精神,那我们就慢慢玩。”一道温婉的,带着点吴侬软语腔调的声音响起,百转千回。

即使还没看到脸,已经可以想象这人大概有一张俊秀的脸,可此刻,这样的声音吐出的字眼在这阴冷密闭的屋子里却显得格外刺耳扭曲。

“嗯……今天我们玩点什么好呢?”一道淡青色的人影在木桶前踱着步子,一头浓密的头发垂在腰间,随着罗裙轻轻摆动,发间还挽着一朵浅黄色玉兰花,干净清亮的样子与眼前血腥的场面格格不入。

“不如,就试试今天陛下刚赏给我的那把镶玉金匕首吧,据说是北方匈奴进贡的上品,只要这么轻轻一抹……”

刀子近在咫尺,她奋力反击却发现自己像被什么无形的东西束缚住一样,根本不能动弹。

躲开!快躲开!

这时她终于看清了挥刀女人的脸,撕心裂肺的喊叫,可是无能为力,眼睁睁看着刀子狠狠刺进眼睛,钻心剜骨的疼痛瞬间袭来,像是一只巨大的手猛地把她和身体分离。

鲜血迸发出来,她跌倒在地,阴森腥臭的房间开始摇晃,眼前的一切突然消失,一瞬间整个大殿仿佛只剩下她一个人,她捂着胸口大口喘气,这时肩膀上突然搭上一只手,她猛然回头……

一张与自己一模一样,此刻却因为被挖掉一双眼睛而鲜血淋漓的脸赫然出现在眼前!

“帮我!帮我报仇!”

嘶哑的声音带着不甘和执着,尖锐的穿过耳膜,白骨森森的手死死地抓着她的肩膀,像是要嵌进肉里。

骆心安猛地睁开眼睛,全身湿透,聚光灯和打光板举在头顶,刺眼的白光让她一阵恍惚,环视四周,摄影棚里人头攒动,不断转动的胶片发出哗哗的声响,站在对面的新人男主角,尴尬又无措的看着她,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应付接下来的事情。

“卡!卡!”

导演不耐烦的开口,把剧本往桌子上一摔,“心安,你的台词呢?所有人都在等你,你到底在发什么呆!?”

骆心安猛地回过神来,下意识的抹了把额上的汗水,顺着鬓角触碰那双带着妆的眼睛,此刻的自己完好无损,四周光明透亮,地面干净如洗,哪里有一丝血迹。

竟然只是个梦……

“抱歉导演,是我走神了,请重来一次。”

骆心安赶忙道歉,一张脸白津津的没有丝毫血色,导演看她这样子火气也消了,毕竟她平时工作认真,影坛一姐的位置在那里摆着,多少要给点面子,宣布休息十五分钟之后,他转身走了,骆心安这才长舒一口气,全身瞬间像脱力一般倚在身后的柱子上。

揉了揉发痛的额角,一时间仍然回不过神来。

她在娱乐圈里混了将近十年,演了无数次女主角,大大小小的奖也都快拿遍了,这却是头一次在拍戏的时候走神。

想到梦里那张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脸,还有那个对她痛下狠手即使化成灰她都能认出来的女人,骆心安攥紧了拳头,自嘲的笑了起来,兴许是她的脸色太糟糕,旁边的助理忍不住凑上来担忧的问:

“安心姐,你……还好吧?今天你本来就发烧,不行晚上就别拍了吧。”

骆心安回过神来,视线挪到对面的镜子上,一眼就看到了自己苍白的脸色和紧抿的嘴唇。

她嗤笑一声,努力摆出微笑的表情对助理摇了摇头说,“我没事,只是想起一些事情,休息一下就好了。”

“可是……”助理欲言又止,犹豫了一会儿才神神秘秘的说,“我听这洢水乡的村民说,这个地方好像不干净……经常闹鬼,相传几百年前这里有个女人被害惨死,每到夜深总会穿着血衣从这洢水里出来找生魂索命,所以……”

这话倒是难得让骆心安面色稍霁,打趣道,“你怎么总打听这些有的没的,这世上就算真的有鬼又跟我有什么关系?”

“人家不都说生病的人八字轻么,心安姐你想想,自从上周你来了这洢水乡就开始莫名其妙的发烧,今天又一直恍恍惚惚,晚上拍完戏还不知道几点,影视基地后面就是坟头,这荒山野岭的想想就怪吓人的。”

助理压着声音缩了缩脖子,骆心安无奈的摇了摇头,“你也说是传言,流言蜚语的东西怎么能当真。”

说着她站起来往外走,助理在后面嚷嚷,“心安姐!心安姐你别走啊!拍完戏我陪你一起走,千万别靠近洢水河啊!”

骆心安摆了摆手,此刻实在没心思关心这些,这时正好十几个来探班的影迷凑过来要签名,她温和有礼的跟他们挨个合影,淡定自若的样子与平时毫无二致,如果这时候有狗仔队偷拍,她说不定还能微笑的跟他们谈笑风生。

影后穿越:嫡女惑天下 - 第1章 奇怪梦境,洢水鬼说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