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海的声音就在离此很近的地方。

这栋小楼原就靠海而建,离沙滩步行不过几分钟的距离。

“等一等。”

明蓝把手里的一个遥控器放到一张矮几上,随后走近一张直立的金属床畔。“不舒服?”

“不是。”他说,尼龙束缚带下的胸膛随着叹息微微起伏了一下,“只是想多站一会。”

“哦。”明蓝的视线随着江淮的目光投向窗外。最近已是当地雨季的末尾,晴朗的天气变得明显多了起来。海水在阳光下湛蓝明亮,远处的黛色山体轮廓清晰优美;不时有海鸟掠过天空,擦着白云的衣袖飞向远方。

为了防止体位性低血压,江淮每天都会使用站立床“被动站立”上半小时。从二十一岁开始,这种康复锻炼已经坚持整整十二年了。

十二年前,明蓝从孤儿院搬进了江家。江家承担了她的生活开销,给了她遮风挡雨的屋顶,供她去护理系念书。虽然从很早开始,她便清楚这并不是天降的恩赐,而是注定的债务。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她从未想过逃离。她让自己欠江家更多,与其说是贪图安逸,不如说是自我惩罚。这十二年里的每一天,在和江淮接触的每一分钟,她必须亲眼看着一个无辜而优秀的人受苦,而造成他终生不幸的人,正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她的父亲让江淮失去的,是一生的健康啊!她有什么资格视而不见?她又有什么资格选择自己的人生?她早就把自己的手和江淮的绑在了一起。他走不了,她便死命拖着他走;如果他身陷泥淖,她也须陪他万劫不复,绝无脱逃的道理。

“可以了。”江淮闭上眼睛,汗珠从额头上滚落,滴到了地板上,嘴唇也有些干裂发白。

看得出来他很疲惫。对于江淮来说,站立久了——即便是浑身上下用三根宽宽的束缚带绑在站立床上被动地升降,也是件辛苦的事。

明蓝按下遥控器的“平身键”。站立床的角缓慢地调至平卧位。解开江淮身上的束缚带,她没有急着将他转移到轮椅上,而是用毛巾为他擦了擦脸上的汗。“要不要再躺一会?”

“不用了,”他说,“叫黎叔进来。我想洗个澡。”

明蓝还没来得及走到大门口,便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时薇。

“明蓝,你也在这儿?江淮还好么?”时薇不等她回答,径自朝二楼的房间里走。江淮虽然行动不便,但因为二楼的视野好,又安静,因此他的房间从卧房、到复健室都设在二楼。至于轮椅上下的问题,装一部电梯便解决了。

明蓝低头说:“他刚做完复健,这里有你照顾他,我就先走了。”

时薇是她在孤儿院时候的室友。失去双亲的时候,她已经十二岁,而时薇却是从襁褓时期便被遗弃的弃婴。时薇比她大三岁,平时很照顾她。虽然明蓝统共在孤儿院里待了不大一年,与时薇的感情却一直维系着。即便后来搬进了江家,她也时常抽空与时薇碰面,时薇高中毕业后,虽然考上了大学,却险些因为经济原因考虑辍学,明蓝为了她,腆着脸皮问江淮,有没有可能让时薇利用课余时间在江家的酒店打工。尽管“月河酒店”本身并不太欢迎学生打零工,江淮还是替她安排了岗位,并且预支了一年的薪水,让她支付大学的学费。

大学毕业后,时薇作为正式员工,进入江家的“月河酒店”工作。从一个普通文员到如今的总经理助理,升迁速度让人称奇。更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是,向来“不近女色”的江淮,在一年前宣布订婚,对象正是时薇。这次“月河”到越南岘港来经营新酒店,江淮也带上了时薇。时薇,不止是他工作中的伙伴,更是他生活中的爱侣,带上她是理所当然的。可是,明蓝不懂,他为什么又指名带上了自己。她算什么?江家并不缺少佣人,护理师也不是非她不可。她的角色不过是个生活秘书,决不是不可替代的人物。她虽有心照顾他一生一世,然而江淮明确地表达过他并不领情。曾经,她以为她触摸到了他的心意,直到七年前,她才恍然惊觉:他永远不会接受她。

六年前的一个晚上,她正准备进江淮的卧室替他擦身,却在门口听见他们母子的谈话。

“妈,你凭什么以为我愿意娶她?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可以不去恨她,你怎么能让我爱她?又或者你觉得,我不配谈什么感觉,只要有个人愿意伺候你残废的儿子一辈子就可以了是不是?”

“阿淮,求你别说这种话来刺我的心!我以为你喜欢简明蓝才提那档事的,你以为我乐意让一个仇人的女儿做我儿媳妇么?阿淮,你要是不喜欢,我……”

“我不喜欢!我不喜欢!我不喜欢!……”

那段话,她永远忘不了,她更忘不了江淮说话时决绝的眼神。

自此,每当江淮冷漠疏离的眼神中偶尔透出一丝温柔的光时,她就会提醒自己:那是错觉。他对她即便有温柔的片刻,也不过是出于他善良的本质和优秀的教养。

可是江淮,你可知道?在我到江家第二年的夏天,有一晚我钻进你的蚊帐替熟睡中的你赶蚊子,结果蚊子没抓着,倒把你弄醒了。我以为你会骂我,可你却用你唯一可以活动的右手握住了我的手腕。你的眼睛看着我,瞳仁很亮、很亮。你说:“别折腾了,陪我安安静静说会儿话。”——那个时候,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

记忆美好而又遥远沉重。明蓝颓然地在楼梯的转角处坐下来,脑袋轻轻靠到扶手上,抱着膝盖,忍住想痛哭一场的欲望。深呼吸又深呼吸之后,她站起身,缓步走下了台阶。

“我帮你。”时薇的双手从江淮的腋窝下穿过,试图帮他转移到电动轮椅上。

“你一个人不行的,让黎叔来帮忙。”

“我看明蓝也做过,没理由我不行。”

江淮说:“算了,你把提升机移过来。”

时薇把床边的一张提升机推到站立床边。将一张布网兜住江淮的身体,扣好搭扣,随后开启电源,将他移至轮椅上。

时薇解开提升机的搭扣,把江淮的脚放上踏板,用带子固定好。就这一会儿工夫,腰部失去固定的江淮便有些撑不住,身子慢慢从座椅上往下滑。时薇见状,忙把散在他轮椅两侧的腰部尼龙带扣好。

“瞧你满身大汗,我推你去洗个澡。”

“时薇!”他驾驭着电动轮椅的操控杆,后退了一步,“这房间里没有其他人,你不需要这样。”

时薇问:“不需怎样?”

“不需要做得像我的未婚妻。”

时薇眉头微微一挑,却又很快面色如常,微微一笑道:“江淮,我差点忘了自己并不需要‘真正’做你的未婚妻。”

江淮道:“时薇,这几年,生意上你帮我很多,生活上,我也给你添了很多麻烦。我感激你为我做的一切。”

“不用客套,”时薇笑了笑,在他的轮椅前蹲下身,“你是老板,我是雇员。我可是拿报酬的。无论公事私事,你也没欠我一分一毫啊。”她起身,大步走向门口,“我去叫黎叔来。”

“时薇,”他唤住她,“你把我床头柜第一个抽屉打开,里面的帖子交给明蓝,让她按信封上的地址亲自交到那个人手上。还有,今晚不必急着回来,就说……晚上有你陪我。”

时薇看了一眼信封的样子,疑惑道:“是酒店开幕的请柬?你特地让明蓝送去,可见不是一般的客人,要不要我备一份礼物,让她连同请柬一同带去?”

“这倒不必,我和他不讲究这些。”

时薇没有再多问,从床头柜里拿了信封便走。

在卧房门口,她忽然停下,轻轻说了一句:“江淮,你能把明蓝推多远?”

“有多远就多远。”

檐前雨 - 楔子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