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上飞过帅哥

“唐儿,九星连珠就要消失了,快随我回去!”。

“唐儿,你本不属于这里,不要犹豫,待到九星连珠消失,你再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向青,记得我爱你,无论是北疆,还是北城!”。

如墨的苍穹上九颗星连成一线,一扇大门正缓慢闭合,门内门外分别立着一男一女,男子一身长袍,背上斜背着长剑,女子却是现代打扮。

伴随着“咣当”一声大门闭合,一片此起彼伏的叹息声响起……

北城最高建筑物思念之塔外墙,LED大屏幕正放映着红极一时的仙侠奇幻大片《女魔头日记》,不时有行人驻足,唏嘘不止。

一群魔粉手里拿着荧光棒、大幅海报,急匆匆的从大屏幕前经过,一个身穿复古长裙的小MM不由停下来,尖叫道:“就是这段,当时我看书被虐到,用了一包面巾纸擦眼泪”。

“切,你有我看的遍数多?你有我忠实?我可是蹙楚的忠实铁粉,你知道蹙楚最喜欢什么颜色?最爱吃什么?最怕什么?上厕所用几张厕纸?”。一个胖乎乎的小丫头手里拿着冰激凌,边吃边含混不清的搭茬。

“上厕所用几张厕纸?这你都知道?!”,复古长裙MM一脸崇拜地看向胖丫。

胖丫耸肩,小声说:“用几张厕纸……呵呵,是我猜的”。

北城大街小巷、商家店铺,只要有电视,必然开着,只要开着,必是放着《女魔头日记》,毫无疑问,蹙楚红了。

大红。

新华书店外买《女魔头日记》的队伍排成长龙,收银员阿姨手里拿着扩音喇叭,边挥汗边扯着脖子喊:“排队排队排队!就说你呢!你插什么队?插什么队?!要有秩序有纪律,有点素质好不好!”。

人群中也不知是谁在抱怨:“都排了一整天了,蹙楚怎么还没到?”,立刻引来一片附和声:“是啊是啊,不是签名售书么?这迟到是故意的吧?!”。

“人家现在是大作家了,有资本迟到”。

“听说那本书里写的都是她真实经历呢!哎呀,我刚看到一群踩着飞剑的帅哥过去了,快追快追,别让帅哥跑了!”。

书店对面的咖啡厅里,一个略显瘦弱的女子临窗而坐,目光透过落地窗,似乎在遥望远方。

“要死了要死了,蹙楚,你怎么躲在这里?那边都乱成一锅粥了,你还有心情喝咖啡”,梅子踩着十厘米高的鱼嘴鞋,急匆匆进来,一把抢了那女子手里的咖啡杯,极赋穿透力的嗓子,嚷嚷得咖啡厅里仅有的几个散客齐刷刷看向这边。

“梅子,这咖啡要花钱的,别浪费”,蹙楚紧蹙着小眉头,指尖微动,撒了一桌子的咖啡居然自动倒流回去。

梅子重重的叹口气,说道:“你还是老样子,吝啬又龟毛,可惜……”,她闭上嘴,将后半截话留肚子里。一个小男孩在此时怯生生走过来,小手触一下蹙楚胳膊,小小声说道:“姐姐,有个哥哥找你”。

“在哪?”,蹙楚歪头看他,温柔地问道。

小男孩小手指指窗外,说道:“他说了,在北城最高的地方等着你”。

透过茶色的落地窗,可以将北城最繁华的这条街上,最热闹的地段尽收眼底,蹙楚忙着站起身来,米白的长裙拖曳到足踝。思念之塔塔尖尖上,一个男子迎风而立,淡青色长袍,衣袂随风飞舞。

蹙楚忽然觉得腿软,缓缓推开咖啡厅大门,街上的人正向思念之塔蜂拥而去:“快看,那塔顶上有个男人!”。

“我的天!太帅太有气势了!”。

人潮汹涌,将蹙楚推向他,耳边的喧嚣突然变成了一曲美妙的歌,无论何时、无论何处,只要有他的地方,一定就是暖春。

北城桃林的第一株桃树,一朵花苞正悄悄的,在傍晚的落霞中盛开。

十里云涌,万丈霞光,凭空一声炸雷响起,一道闪电直奔思念之塔上的男子而去……

三年前。

“肉团子,我饿了”,白泽随随便便裹条浴巾,晃荡到正低头码字的蹙楚面前。

“我都说了,我叫蹙楚,是cu chu,不是肉团子”,蹙楚不得不放弃继续码字,顺手抄起桌子上的烟灰缸丢向他脸。

当然,这次依然是毫无悬念的没有击中目标。

他眼皮都没有眨一下,那烟灰缸在离他那张英气逼人的脸还有一英寸距离的时候凭空消失。此时电视里正放着周星驰的《大话西游》,里面传出那句经典台词来: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摆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

他并不在意方才的突然袭击,反正三天来,这种没有实质性伤害的打击时时上演。索性挡在电脑前,他再次说道:“肉团子,我说了我很饿”。

“自己找吃的好不好?”,蹙楚在心底哀叹一声,推推鼻梁上架着的眼镜,抬起眼来一本正经地说道:“白泽,我想写一个故事”。

“第十五遍”,白泽耸肩,一脸玩味的笑。

“我是认真的”,蹙楚叹气,白泽已伸出手来,修长的手指突然捏住她下巴,一张妖孽十足的脸逼近她,却在她倒抽一口凉气的时候,擦着她脸颊而过。他的唇诱惑般微微张开,在她耳边呼气,用一种极度令人沉沦的声音说道:“可是,我想吃的,是你”。

眼镜已经滑下来,露出蹙楚一双惊吓过度的眼,他似乎很欣赏她此刻的一脸囧相,得寸进尺的又靠近她一点,只裹了条浴巾的身子贴合着她略显瘦弱的身子骨,轻笑道:“你好像很紧张?方才你不是还很凶?可是烟灰缸是砸不死我的,就算你抛过来的是石头,依然砸不死我,你为什么还不死心?”。

“我没有”,蹙楚支吾着,不敢看他那双万分妖孽的眼。

他叹气,低声问道:“为什么我们一旦有肢体接触,你就很紧张?你有没有过男人?”。

“我听不懂……你在胡说八道什么!”,蹙楚垂下头来,眼神开始闪躲,嗫嚅道:“你说的每一个字我都不相信,我是无神论者,我是五好青年,我是……”。

“我只知道,你是蹙家人,也是唯一可以解开我封印的人”,白泽放开手,蹙楚立刻腿一软出溜到桌子底下,再度推推眼镜,她慌乱的揪着裙角,白泽已俯下身子来,盯着她的眼睛,悠然道:“你需要一个男人”。

他大大方方的解开浴巾,露出无懈可击的裸体。蹙楚不由惨叫一声,死命捂住眼睛。她发誓自己真的一点都不紧张,可该死的腿却控制不住的抖个不停,就连捂着眼睛的手,也像是拴上了两块大石头。

这种距离下,她可以清晰感觉到他温热的气息拂在脸上,蹙楚心中哀叹一万遍,甚至还抽空想了一下,自己到底该拿什么东西砸他?

也不知过了多久,方才那些温热的气息却已不见了,莫名的安静下,蹙楚忍不住透过指缝看出去,那个人却已到了穿衣镜前,只给了她一个完美的背影。毫无疑问,他是个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的男人。可蹙楚觉得他更像个疯子,至少她不愿相信,他说的疯话。

他只是随随便便手一拂,身上已多了一套长衫,剪裁得体的长衫,比电视剧里那些男演员们穿的戏服要好看得多,及腰的长发随意披散,令他更像个从仙侠剧里跑出来的古人。蹙楚深信他只是为了再度证实给她看,他不是个骗子,他说的每一句话可能都是真的。

他正对着镜子左瞄右看,似乎很满意自己眼下的样子,自言自语般说道:“我穿不惯你们这里的袍子,而且我对你们住在这种小格子里很不满意,为什么要挤在这里?空气很差,看不到星光,尤其是夜里的时候,太嘈杂。不过幸好我不挑剔,而且很随遇而安。要是青鸾来了,一定会摆臭脸,我常想,他那张脸一定是假的,否则怎么没有喜怒”。

他转过头来,冲蹙楚挑眉,道:“你每天求神拜佛,保佑自己不要遇到他吧”。

他掸掸本就非常平整的衣角,接着说道:“我很想吃第一次见到你时,你给我的肉团子。可你不要乱跑哦,否则被妖怪吃了,我不负责”。

“妖怪?!”,蹙离激灵灵打个冷战,手不由摸向脖子上挂着的玉坠子,北城最近经常有灵异事件发生,她虽然嘴硬说自己是无神论者,其实胆子小得要命。

窗子大开,这里是十八楼,他走平地般直直向窗外走去,很拽的立在半空中,还不忘摆个造型。

直到他的身影融进夜色深处,蹙离方敢从地上爬起来,先是迎风四十五度角流泪,然后再叹一次自己悲催的命运,她就想不通了,为嘛书里电视剧里都只是讲现代人穿越回古代,怎么就没人普及一下如果捡回一只古代妖孽,该怎么办?!

开着的窗外吹来阵阵冷风,蹙楚忙关上窗子,却见浓郁的夜色深处一团火红影子滚过来,到了窗前“嗵”的一声撞上去,一张尖脸撞得扁扁的,贴在玻璃窗上,它呲牙裂嘴一番后,还不忘用毛爪子捋捋头上张扬的杂色毛,然后揉揉脸。

蹙楚瞪大了眼睛看着窗外的不明物体,它冲蹙楚呲牙,用毛爪子礼貌的敲了敲窗子,问道:“请问,这里是蹙公馆么?”。

仙侠时代来客-弱水三千_ - 第一章 天上飞过帅哥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