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正值炎炎夏日,落地扇呼呼地出着风,吹在身上也变成热风,色丫热的趴在地上吐着舌头,呼哧呼哧的出气,叶宋从冰箱里捧来冰好的西瓜,一勺子下去,搁在茶几上的手机震个不停。

色丫被声音震得不悦的抬头呜咽两声,接着又趴下去,在地板上滚了一圈,她按下接听键,听着她絮絮叨叨了将近一分多钟。

电话里许沐的声音太过聒噪,她想了想还是直接掐断,唔,男神,直接上了百度,360百科里面是这样解释道:男性的神明或至尊,在姑娘眼里,可望而不可及的男人或者自己心目中类似于“白马王子”一般存在感的同学、朋友或者认识的人,统称为男神。

既然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男人了,为何还要肖想呢,叶宋觉得许沐肯定是被色相迷得神志不清,才会如此。

估摸着刚才挂了她的电话,很快那头发了条短信过来:“我今天在电梯里看见他了,他在里,我在外,一瞬间心动。”

男女间的感情,一瞬间心动的可能性小之又小,她归结为是许沐今天出门没吃药,这么想着,手下啪啪打了几个字回过去。

那头估摸着被她打击到了,短时间内没回过来,她喜滋滋的搁下手机,准备踢色丫一脚,叫它去睡觉,门铃忽然想了,莫非是许沐杀到这里来了,她顿了片刻,踩着拖鞋去开门。

门外亮着一盏暗淡的灯,黄色的灯晕照在男人的脸上,恍若是铎了一层油彩,而他身影颀长,镶嵌在门框里,倒是像幅色彩浓重的油画,叶宋没见过此人,脑子里迅速排除,绝对不是申通快递。

在她思考瞬间,男人已经率先开口:“你是叶宋?”

她皱着眉头点点头,不是因为其他,而是他的语气,就像是欠了他几百万一样,还有脸色,听闻她就是叶宋,脸色沉的更厉害,她下意识的后退一步,紧贴着门,想着他要是在进一步,她就立马关门。

“很好,我也不兜圈子了,你看吧。”

男人直接当着她的面撸裤脚,露出健壮的小腿,让她看。

“你神经病啊。”

之前小区也有过这种人,见到年轻姑凉,直接露下体,没想到她竟然也遇到变态了,真是人不可貌相。

她气得面色发白,拽着门就要关上,被他用胳膊挡住,半个身子已经进来,叶宋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人模狗样的流氓,对着里面喊了声色丫,色丫立马撒开了蹄子奔过来,欢快的蹲在她脚边。

“你要是来硬的,信不信我就放狗咬你。”

资景炎一手挡着门,一边不紧不慢的掏出手机,按了号码,伸到她面前:“需要我替你报警吗?”

叶宋气噎,这只货哪来的。

“你到底要做什么。”

“呵呵,叶小姐,你想多了,我也还不至于到这地步。”

很好,达成共识,叶宋手松了下,他成功的挤了进来,站在玄关处,色丫见到他,高兴的刨了两下蹄子要扑过去,被她硬生生拦住,不高兴的呜咽两声,在原地转了圈,眼巴巴的瞅着来人。

资景炎的目光从萨摩耶身上移开,冷冷的开口:“叶宋,养狗要看好,别放出来到处咬人。”

她心里“咯噔”一声,面上带着笑:“我家狗从来不咬人,很乖的。”

“哦,是吗,那这是什么?”

资景炎指着自己的小腿,叶宋这会才看清,上面的牙印子,有两个小孔,小时候左邻右舍就说她聪明,鬼精灵一个,此刻,她脑子稍微转了下,看向色丫。

色丫低垂着脑袋,爪子一直慢吞吞的刨着地板,这个姿态,无疑是在承认它的过错。

“哈哈,我家色丫现在正处于发qing期,一定是看见你太兴奋,才不小心咬了你一口。”

“……”

又觉得这样说不太好:“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

叶宋当初起了养狗的念头是在网上看了爱狗一族晒得照片,要多萌有多萌,除了不会说话,它们什么都听得懂,而且在紧急关头还会救主人的命,为此,她发誓一定要养只狗,还要萌萌哒,当初是准备养泰迪来着,但是去买狗时,色丫那会还小,一个劲地咬着她的裤脚不松口,弄得最后没办法,只好买了它带回家。

此刻,叶宋坐在医院走廊的塑料椅子上,拨弄着手机上的链子,时不时瞅瞅前面紧闭着的门,进去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出来,难道打一针需要这么久。

想着后面还有二三四五针,难道每次都要陪他来打针,她就觉得头大了,这男人清清冷冷,看起来不是好相处的主子,正想着如何摆脱,紧闭着的门开了,出来的除了资景炎,还有穿着白大褂子的医生,笑嘻嘻的瞅着她。

“叶宋同志是吧,听说了你的事迹。”

“……”这个医生笑的太花枝招展了,叶宋不大能接受得了,还有那句同志,默默的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对于她此刻的乌龟状,资景炎也见怪不怪,走之前,那个白大褂子医生又交代他要忌嘴,按时来打针。

“叶宋,欢迎你下次来玩啊。”

“好,谢谢。”出于礼貌,她面对如此缺德之人,裂开了今天晚上的第一抹笑容,察觉到自己笑的太阴险,又立马敛了嘴角,装作若无其事的跟在他后面出了医院。

资景炎的车就停在附近,他走在前面,身姿笔挺,一手浅插在口袋里,一手垂在身侧,叶宋走在后面,顾着和许沐发信息,讨论男神的扑倒之路,没发现前面的人忽然停下来,一下子撞了上去,手机摔的四分五裂。

这个牌子的手机就是这点好,每次摔完都是四分五裂,不裂都不行,叶宋蹲在地上捡起来,还缺一个盖子,在资景炎脚下,欲伸手过去,被他先一步弯腰捡起。

她站起来:“谢谢,给我吧。”

才发现,他的个子真的很高,应该差不多有185吧,她165的身高在他面前矮了一个头,这种被俯视的感觉真不好。

资景炎瞥了眼她手机后面贴着的壳子,香蕉5,笑了笑还给她,叶宋抿着嘴角,一口气憋在心口,不吐不快:“苹果我也是有的。”

“我有说你没有吗?”他站在路灯下不紧不慢的反问,慵懒的翘着嘴角,眉峰微微上扬,黄色的灯光罩在他略显消瘦的肩膀上,她终于明白为何色丫会咬他了,长成这样,简直就是令人发指啊。

叶宋决定不在跟他说话,这人嘴巴忒毒了,自顾的装好手机,走在前面,不到几步,他便跟上来,与她走一排,她回头,路灯将他们的影子拉得老长的映在人行道上,她从没想过除了那个人之外,她会与另一个男人大晚上并肩走在路灯下,身体只隔着一拳的距离,走路晃动的时候,肩膀偶尔会擦到一起。

不禁想到一句话,人生最大的乐趣在于,你永远想不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从医院回来的路上,叶宋没在说话,而是低头捣鼓着被摔得四分五裂的手机,当她第二十四次开机之后,屏幕依旧是一片漆黑,她终于死心的没在继续,相信国产机也是跟苹果一样经不起摔的,资景炎撇了她一眼,在她看不见得地方扯了下嘴角,打着方向盘,车子进了小区的停车场。

“谢谢你送我回来,医药费我会全部负责。”

临下车前,叶宋觉得自己说的还是很诚恳的,从黑色的高级车上下来,站在空无一人的停车场,顿时打了个寒颤,明明这个季节温度不低。

她揣着摔坏的手机,摸到口袋里的钥匙往电梯口走去,回头,资景炎也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手里还拎了一袋东西。

既然都是坐电梯上去,叶宋本着慈悲为怀的心情特意在原地等了他几秒,谁料到他直接视而不见的擦肩而过。

一时间气愤于心口,郁结难平,狠狠踩了一脚他的影子。

“你几楼?”

“16。”

叶宋惊讶的看了他几秒,不算淡定的别开了视线。

“你想太多了。”

在她惊疑不定的时候,资景炎不冷不淡的开了口,然后在电梯“叮——”的一声开了之后,率先走了出去。

16楼一共四户,其他三户鲜少有人住,从她住进来之后,很少看见人,估计也就是买来做投资,毕竟这几年C城的房地产前景还是不错的。

“把手机号给我。”

叶宋走到门口,闻声回头,资景炎拎着东西朝她走来,她想了想,一顺溜的报出自己的手机号码,他记在手机里,临走之前冷冷的告诉她纽扣开了。

她大惊失色,忙背过身子去,等她再次回头,走廊里已没有他的身影。

我想咬你 - 第一章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