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康

咸和三年二月正好是孟春,每年此时的建康已经从冬日的湿冷中微微清醒过来,城中的士族贵女也会趁着难得的暖意,出去观赏一下这与中原迥然不同的吴地风景。而这一切,在咸和三年苏峻的乱军进城中化作了虚无,台城不远处的覆舟山上烧枯了的树木漫山遍野,乱军当时是趁着东风放火,而在覆舟山上便能望见台城,大火随风蔓延到覆舟山下,将台城下的衙门官署烧毁。

乱兵们冲进台城,庾亮弃还在幼龄的小皇帝与妹妹皇太后庾文君出逃,乱军冲进后宫肆意争抢宫中物品,甚至还有凌辱宫人的事情发生。乱军皆是流民出身,见到台城宫殿少不得要糟蹋几把。

司空王导听闻乱军入台城,抱着幼帝司马衍坐于御座之上,因为百官奔散,只有侍中褚翜、钟雅及右卫将军刘超等站立左右。众人皆面容肃然,乱军见多了那些原本高高在上的大臣如同丧家之犬四处奔散的样子,但是见到王导如此,竟然畏惧不敢上殿作乱。

饶是如此,台城还是被乱军翻的完全不成样子,宫人黄门奔走哀嚎,其中被乱军趁机淫乱的宫人甚至嫔御也不是没有。在这年头甚至世家出身的王妃都被掠卖,几个宫人嫔御遭遇不幸实在是算不上什么了。

台城里哀嚎震天,建康城中更是惨不忍睹,大火随风而来,居住离台城较近的大多是权贵之家,火烧过来,许多豪园化作灰烬。

那些士女被乱军揪出来扒去衣裳,有些甚至连遮羞的裲裆都没有留,被扒的赤身裸体的在孟春的寒风中瑟瑟发抖。

琅琊王氏居住的乌衣巷临近淮水,台城处火光冲天,乌衣巷里也是空气凝到了极点。度支尚书王彬的府里,现在也是如此,府中前门后门都有手持刀棒的奴仆守着,女眷们居住的后院,更是壮婢手持棍棒守着。壮婢们五大十粗,比起男人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哪个贼人要是闯进来少不得要吃上几棍。

而此时的内院,却是半点都闲不下来,原因无他,王彬继室夫人夏氏胎动生产了,继室夫人名金虎,比王彬小了三十岁,在原配所出的四子一女中,只有小儿子王兴之比这位后母小了两岁,其他的嫡子女年纪都比她大。

夏氏这次不是第一次生产,前面她已经生了一个女儿,取名叫做翁爱。所以她腹痛之后,立即叫人扶入早已经准备好的产房,外头乱兵作乱,这会又要生产,侍女们还是尽然有序的手捧热水巾帕等物来回走动。

一个梳着冲天辫着普通布袄的小女孩站在正房门口,看着来来去去的侍女。她生的皮肤白皙,双眼大而有神,鼻子和嘴唇都小小的。

“呀,女郎!”芳娘方才在后头找的昏天暗地,这时候乱军在外头作乱,就是郎君们都绷着,女郎才三四岁大,跑的不见踪影怎么能不叫人胆战心惊。

芳娘见到女孩在那里,赶紧走上前去,将她抱开。

“女郎怎么会在这里?”芳娘将女娃抱起问道。怀中的女娃便是夏氏所出的王翁爱,她不太喜欢自己被抱着,眉头微微蹙起来。

“这里有好多人。”她开口说道。王翁爱学习这会的洛阳音不容易,毕竟古音汉语发音相差很大,和学门外语也没大区别了。她说话的速度很慢,音调还是稍微有些模糊不清。

“女君生产呢。”芳娘说道,她抱着王翁爱快步走开,“女郎乖哦。”

王翁爱趴在芳娘肩头上,在芳娘看不到的地方脸皮抽搐一下。她自从在襁褓里能睁眼开始,三观就被轮了一番又一番,例如原本以为是祖父的那个大叔竟然是这幅身子的亲身父亲,那个看起来和高中生并无区别的少女竟然是当家主母,更刷三观的是前头的四个哥哥一个姐姐除去最小的以外,统统都比她的生母夏金虎要大。

这放到别人家里说不定就是一场狗血大戏,但是在王家,一切井然有序。王彬诸子也对夏氏颇为尊敬,口称母亲。看起来实在是和睦的不能再和睦了。孝在当年王祥留下的家训中就有的,所以王氏子弟虽然也有互相杀戮的事,但是对父母还是要有孝道。

王翁爱觉得自己这运气说不定就全用在穿越上面了,但是她后来从其他人口里提到前魏,胡人,过江等一系列的关键词,再装模作样卖傻的提几个隋唐时候有名人物的名字,发现夏氏都不知道。夏氏虽然是继室,但是绝对不是庶族,要知道这会可是士庶不通婚。都城在建康,国号为晋,那只有东晋了。

她知道的时候脸色都坏的吓人。

她读书的时候,历史不好,关于东晋的历史她就知道历史教科书上面的谢安和苻坚,这两货干了一架留下个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成语,外加拖了YY的福知道一个双飞入紫宫的小凤皇,其他的……不知道了……

这可怜的关于东晋历史的知识还是来自十多年前的中二时代,后来考试不考直接丢到垃圾堆给收废品的了。

这会可没有度娘给她来个科普,例如她这会的亲生父亲度支尚书王彬,司空王导的族弟,她就是半点印象都没有。这位族弟当年也是个能人,太宁元年王敦作乱,直接想要取司马氏而代之,王彬苦劝未果,王敦示意左右捕捉他,王彬半点害怕都没有,大声斥责王敦杀掉堂兄又欲杀堂弟。

对于这一切,王翁爱是不知道的,因为她这会年纪小,而父兄们各有自己的事要做,不会闲下来给她多少机会去问。未成年的孩子除非是天赋异禀,不然一般是被忽视的对象。外头的事情她想知道,只能从一些旁枝末节的东西上去推。

这会的士族讲究泰山崩于前而不动色,就是外头乱兵作乱,里头的人也是淡定的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主人如此,近身服侍的奴仆们若是着惶恐之态,那也要不得。

所以王翁爱还是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面前的人一个比一个淡定,问也问不出,能知道什么呢。

王翁爱抬起头,芳娘抱着她站在廊下,忽而起了一阵风,二月的风还是带着一股凉意,芳娘怕冻着她,抱着王翁爱就要走入室内。室内窗棂上的麻布还未去,比室外要暖和。

吹来的风里隐隐的混着股臭味,似是皮肉烧焦了的味道。

王翁爱伸手将鼻子稍稍捂住,“阿芳,这风里有焦味呢,真臭,有人在外面烧什么吗?”

芳娘几不可察的晃了晃,勉强笑道,“女郎,婢子没有闻到呢。进去吧,外头冷。”说着抱着王翁爱向室内走去。

王彬习性节俭,室内也不见多少金银器,外头的竹帘放下来,糊着布的拉门一推,室内点着灯,足够了。

王翁爱跪坐了一会,还是不太习惯这会的正坐,时间就了两腿发麻,她故作天真的抬头看着身后坐着的芳娘,“阿芳,你说阿母生的会是个阿弟吗?”

芳娘乐得王翁爱的注意力不在这里,压低了声音和她说,“多个阿弟阿妹,女郎欢喜不?”

建康城里的豪宅除去乌衣巷里居住的琅琊王氏,还有在朝上能说得上话有几分实力的世家,其他的都遭了乱兵的灾,只是看谁比谁更惨,没有谁比谁更好的。苏峻气焰嚣张,就是台城里的皇太后也被他逼迫,皇太后是世家女,被这么一个流民帅所迫,当即被气的一病不起。

夜幕降临,往昔建康城中的莺歌燕舞被点滴的幽火所取代。烧毁的屋舍旁或有几具焦尸,已经露出了森森白骨,有几群野狗窜行其间,撕咬争食从路旁尸体上咬下来的尸块。

从台城到乌衣巷内的居所,很有一段距离,当夜王导就没有回到乌衣巷,同样没有回来的也有王彬。

外头太乱了,乱兵已经杀红了眼,见着衣着不凡的二话不说拖过来就扒光,再给补上一刀。要打探消息也有几分艰难。

当晚,夏氏的产房内传来一声婴儿的啼哭。

夏氏躺在榻上额头上一层汗水,榻周围放下的是厚厚的帐子。

“恭喜女君,是小郎君。”

夏氏才十九岁,听着仆妇欣喜的声音,一下子睡过去。

王翁爱过了好几天才能进夏氏的屋子,因为在坐月子,产妇身上下恶露什么的,又不能洗浴,难免有些血腥味道。因此夏氏命人点上香,两只博山炉放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

王翁爱今日还是梳着冲天辫着小袄,跪在仆妇摆好的茵席上给帐子里头的夏氏行礼。夏氏年轻恢复的很快,生了孩子第二日就能扶着仆妇的手下榻行走了,不过此时她还是在榻上躺着。

小女孩长得圆润趴在茵席上颇有些圆滚滚,看着就觉着有些娇憨可爱。在这密不透风的室内,看见这么一个小孩子,也是有助于心情的。

“岷岷。”夏氏在仆妇的搀扶下从榻上起来。

岷岷是王翁爱的小名,她立即就应了一声,“阿母。”她看着榻上十九岁的少女,心里连呼造孽,低着头装小孩。其实也根本不用装,因为她现在就是个小孩,哪怕她和同龄人有些不一样,那也是个怪小孩。

王谢堂前燕 - 建康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