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言希

十一月中旬,突如其来的连续降温让S市比往年的入冬时间早了尽一个月。

木十整个人裹在厚重的灰色棉衣里,脖子上围着棕色的围巾,手上戴着手套,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粽子。

这条路上没有人,或许是天冷,或许是这里偏僻的缘故,木十走了好久也没有碰上一个人。

因为带着手套,她有些困难地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看了一眼上面的地址,她轻轻呵出一口气,又马上被风吹散。

真难找啊,这地方。

木十看了眼周围的门牌号,缩着脖子继续往前走,在饶了好几圈后,她终于停在一栋老式洋房前。

终于到了。

拉开了那扇铁门走了进去,她停在红褐色的大门前,脱下手套塞进口袋里,然后从包里拿出手机,拨通了那张纸上的电话。

“喂,您好。”温柔又干练的女声从手机里传出。

木十开口道:“您好,我现在在天琴路144号门口。”

“什么?”女人的声音猛地拔高了好几度。

木十只好又重复了一遍。

“哦,天哪,哦,天哪……”女人语气里突然充满了激动地情绪,她不断重复着这三个字,好一会儿才恢复了一开始的声音,“咳咳,不好意思,小姐,我马上为你开门,玄关那里有可以换的家居鞋,请到客厅里的沙发上坐会儿吧,我马上就下来。”

虽然听出了她话语中的怪异,但木十并没有细究,只是回了句,“谢谢。”

木十挂了电话,顺利地打开了那扇门,一股暖意随即包裹住她的身体,她舒服地轻轻叹了口气。

把身后的门重新关上,彻底隔断了外面的寒冷,镜片却也因此起了雾,她索性摘下了眼镜。

木十蹲下身子,从鞋柜里拿出了一双家居鞋,换好鞋子后,向房间里面走去。

房间里是非常欧式的装修风格,木十略微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走到沙发前面,木十才发现原本这里有人,但他现在的样子几乎和沙发融为一体,和沙发同样颜色的毯子将他完全裹住,全身只留出头部。

他闭着眼睛,呼吸平稳,显然是在睡觉,木十又走近些,看着那人的脸。

一张非常干净的脸,木十不会形容人,在她的眼里只有干净和不干净之分,所以干净就是最高评价。

她很快收回视线,这里的联系人还没有下来,为了不打扰熟睡中的人,木十索性就坐在他旁边的单人沙发上等着,她从包里拿出一块眼镜布,仔细地擦好镜片,又重新带了上去。

房间里有着淡淡的香气,不浓烈,能让人的心情平静下来,木十闭上眼睛,在如此温暖舒服的环境下,有些犯困。

眯了大概五分钟,木十突然感觉自己的右肩有些重,像是有什么东西压在了上面,她睁开眼睛,转头看去。

那张被木十形容为干净的脸就这样放大着出现在她眼前,她甚至可以感受到他平稳的呼吸,因为他的下巴抵在她的肩上,显然他把身体的重量压在了她的肩膀上。

木十眨了眨眼,面色平静,与他对视。

对方也一动不动地看着她,目光中带着一些探究审视的味道。

“阮先生。”良久她开口道。

他微微挑了挑眉。

哒哒哒

传来的脚步声让木十转回了头,肩膀上的重量也随之消失,木十轻轻动了动肩膀,有点酸。

从楼梯上走下来一个年轻女人,身材高挑,留着一头栗色卷发,身上穿着宽松的毛衣,手上拿着一件红色大衣,她的右手轻轻放在腹部。

走下最后一阶台阶,她款款走来,看到木十后,微笑道:“原来是位可爱的小姐,你好,我叫元情,是沙发上这位阮先生的助理。”她介绍了一下自己的身份。

木十马上站起身,把单人沙发让了出来,“你好,我叫木十。”

对于木十的举动,元情的脸上略显惊讶,随即又露出了笑容,比刚才的显然更加真实些,“谢谢。”

这下木十就成了这里唯一站着的人,元情瞥了一眼半躺在沙发上的阮言希,“让开点。”

阮言希不情愿地往旁边挪了挪,元情起身坐在他旁边,而后招呼木十,“木十小姐,坐吧。”

木十再次坐了下来,就看到之前把头压在她肩膀上的阮言希又再次把头压在了元情的右肩上。

木十心想,原来这是他的习惯。

而下一秒,她就看到元情伸出左手毫不留情地拍在阮言希的脸上,把他往后一推。

然后,阮言希就顺势倒在了沙发上。

至始至终,元情都是面带微笑地看着木十。

“……”

元情放下手,问道:“木十小姐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木十实话实说:“我看到了阮先生的网站,下面有地址,然后我就破解了一下。”

阮言希饶有兴致地问:“用了多久?”他的声音干净清冽,和他的长相一样。

“一天。”

“呵。”阮言希随即发出一声冷笑,虽然很轻,但木十还是听到了,她倒是不以为意,一天确实是太久了。

元情快速瞪了阮言希一眼,而后道:“木十小姐可是第二个找到这里的人,其他想要来的人都没法破解这个地址。”

木十老实补充道:“其实有些地方我也是猜的。”

“你看吧。”阮言希得意地道。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阮言希,就是因为你这种变态的密码,所以这么长时间都没接到什么大的活。”说到后来,元情都有些咬牙切齿的感觉。

阮言希摊手,无所谓地道:“我只是不想让那些没有脑子的人进到我家里来。”

木十有些好奇地问:“为什么?”

“因为会污染这里的空气。”

元情气急,“如果能破解你那个密码,人家也不用来找你帮忙了好不好?”说完就想到木十或许就是在这里寻求帮助,脸上满是歉意,“哦,木十小姐,不好意思,你来这里是为了?”

“我想让阮先生帮我找到我的哥哥。”

阮言希打了个哈欠,“你可以让警察找。”而后他想到了什么,嘴角微挑,看着木十,“哦,我知道了,他们找不到或者出了什么问题,是什么原因?”

木十开口道:“警察找到了他的尸体。”

元情一脸的惊讶,但是木十表情不变,让人看不出她的心情。

阮言希接着道:“但其实他并没有死。”

木十点头。

“我有兴趣,但是我的收费很高。”

木十面露难色,她没有多少钱。

看到木十的样子,元情有些暗暗窃喜,于是她道:“木十小姐,你也发现了,我已经怀孕了,其实从我结婚后我就想辞职不干了,但是一直没有人来这里,不如这样,你来接替我当他的助理,就当做是找你哥哥的报酬,怎么样?”

“你是不是应该先问下我的意见?”阮言希立马不满了。

元情对他道:“你不是一直都知道我打算辞职的吗,而且我行礼早就收拾好了,我都等了一年了。”

木十没有丝毫的犹豫,“我可以,我现在暂时没有工作。”然后她从包里拿出了身份证以及各种学位证书。

阮言希嘴角抽了抽,“随身带证书?”

木十:“证明身份。”

“天哪,这么多学位证书!”元情突然很想说一句,多少钱一本!

“言希,怎么样?当你助理够资格吧。”

阮言希看了木十一会儿,没有反对。

元情自然就当他默许了,元情笑开了花,赶紧掏出手机,“哦,那太好了,我要给我们家亲爱的打电话让他马上来接我。”

阮言希看着元情的表情,拧了拧眉头,“你真要跟他走?我实在看不惯他。”

元情无奈地道:“言希,这世界上就没有你看得惯的人。”

他扭过头去。

元情开玩笑道:“我知道你舍不得我,可怎么办,我肚子里怀了他的孩子,难道你能为了我接受这个孩子吗?”

他马上转回头看她,不屑道:“一个智商为零和一个那么会装的人生出来的孩子我才不要,你赶紧走。”

虽然阮言希的语气实在不好,但是元情知道他是在关心自己,脸上笑容更深,她转头对木十道:“木十小姐,请帮我好好照顾他,他撒娇的方式比较另类,就像刚才那样。”语气像极了一个姐姐在说她不懂事的弟弟。

木十点头,表示理解。

“啊,我突然发现你们的名字很有意思,阮言希,木十,以卵击石诶!”

这显然就是个冷笑话。

阮言希面无表情地道:“元情,我的姓读ruan,不读luan,随便更改别人的姓名是不礼貌的,就像你叫元情,我不会叫你元精一样。”

元情早已习惯所以根本不以为意,还接着他的话继续说:“啊呀,我今天才发现我们居然可以组成卵子、精子组合啊。”

“……”

又过了十多分钟,元情的手机响了,木十注意到她的表情变得更加温柔了些。

元情放下手机给了阮言希一个拥抱,在和他道别,“好了,我要走了,言希,好好保重,希望我下次来看你的时候你能改掉那些怪脾气。”

阮言希没有推开她,而是伸出手轻轻回抱她,“希望你生一个聪明的孩子。”

元情笑着点头放开他。

或许是知道阮言希不欢迎他,所以元情的丈夫只是在门口等着,木十拉着行礼送元情出门。

“木十小姐,真抱歉,只和你相处了这么短的时间我就要走了。还有言希这人看上去是个怪人,其实你和相处一段时间就会发现他其实很可爱。”

“嗯,发现了。”喜欢挂人身上说话又变扭。

“那太好了,如果有什么问题就打我的手机,那我先走了。”元情说着拥抱了一下木十。

“嗯,再见。”

元情打开门,外面的冷气马上窜了进来,木十看向门外,一个年轻的男人接过元情手上的行礼,揽着元情进了车里,元情回头看了一眼门的方向,朝木十挥了挥手。

木十也挥了挥手,随后关上了门,她转身就发现阮言希靠在她旁边的墙壁上。

“阮先生,能问个问题吗?”

阮言希抬眼,看着她。

“为什么同意让我做你的助理?”

阮言希微微眯起眼睛,看了她一会儿,“大概是因为刚才我在睡觉的时候,你没有侵犯我。”

侵犯他?

因为一张干净的脸吗?

推理补眠中 - 阮言希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