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心病

“小幺哥,你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走。”少女趴在少年的肩头,小声嘟哝。

“刚刚才摔了一跤,这么快就忘了么?”少年不为所动,将背上的人往上送了送,一脚一脚小心地踩在厚实的雪地里。

尽管夜已深,可是圣诞节的氛围依旧浓郁,广场里彩灯辉煌,相拥相笑的行人并不少。少年弯了腰,将少女小心地放在地上,抬手掸落在少女帽子上的雪花,慢而仔细。

“小幺哥,我一个人没关系的,你先回去吧?”少女咬着唇,有些为难地开口,她害怕,一会儿魏家许来了,看到容北,会不高兴。

少年揉眼睛的手停顿了一下,有那么片刻两人之间出现了沉默,终于还是松开手里小小的行李箱:“现金放在最里头的隔层,不算太多,应急用的话够用了。箱底还有一张银行卡,密码是你的生日,里面的钱应该足够你们生活一段时间,往后我会往这张卡上打钱,首饰没有放进去,那些东西都是有记号的,如果变卖,反而容易被他们寻到。”声音很轻,一项一项地交代,少女仰着头,面上仍旧是单纯的表情。

“我知道了,你快回去吧。”她敷衍地胡乱点头,说着还轻轻推了他一下,好像多迫不及待希望他离开。

少年没有说话,忽然伸手捧住她的脸颊:“阿忍,往后我不在,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他的拇指蹭着她的面颊,让冰冷的脸庞暖合起来。“不用担心,家许会好好照顾我的。”少女扬起笑脸,如同夸耀。

少女独自站在路灯下,等着她要等的那个人,少年踩着柔软的雪,一步一步,走得缓慢。“小幺哥!”身后清脆的女声响起。少年回头,橘色的路灯下,她笑颜如花:“小幺哥,以后不要总是睡觉,还有……要多笑一笑,你笑起来好看!”

“你怎么在这里?”容宅大门口,靠着墙壁抽烟的人,正是原本该去与娄忍汇合的魏家许。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这里是你家,也是我家。”魏家许缓缓吐出一口烟,满不在乎地开口。

“那阿忍呢?你们约好了今晚……”私奔两个字被打断在魏家许的笑声中。“容北,把自己最宝贝的娄忍让给我,感觉如何?”

“快去找阿忍,她在等你。”容北看着他,眼底的困倦推得一干二净。“你以为我真的会和她私奔?”魏家许摇头,“我不过是开个玩笑,那傻丫头就信以为真了,而你,跟她一样蠢。”

“你现在应该去英雄救美,刚刚娄忍在电话里,哭得稀里哗啦的。”三分讥诮,七分快意,魏家许将手里的烟头丢掷在地上,狠狠地碾灭,信步进了容宅。

容北转身往广场的方向飞奔,被踩得结实的积雪让他几次滑倒,可他不敢停歇。河提边围了一圈人,吵闹声让他失去理智,拼命挤进人群里。

娄忍躺在地上,连发梢也湿透了,身上盖了一层薄薄的雪。“阿忍……”蹲下身,将她拥进怀里,冰冷的体温,同之前不一样,是怎么也捂不热的凉意,“阿忍,阿忍,我听你的,以后都不睡了,你也不要睡了,好不好……”

“冯医生,小幺这么昏昏沉沉六七天了,他到底是什么毛病?”

“我们对容少爷做了全面的检查,他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这种嗜睡的情况是心病,心病需要心药。”

“娄忍溺水死了,哪里来的心药。”

“那……就只能看容少爷自己了。”

谈何容易 - 楔子——心病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