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殊沐到达约定地点的时候,已经比预定的时间迟了半小钟。

没办法,在下班前几分钟,突然有新的病人住院,她身为住院医师,自然要去处理一些琐事的,医生么,忙的时候三餐都顾不上,哪里还有空去计较能不能准时下班的问题。

等她到了约定地点的时候,发现她的相亲对象,还是颇有耐性地等着,只是脸色不是很好看,黑的就和他点的那一杯黑咖啡一样。

相亲,对于她这种已经是二十四岁离二十五岁只有一步之遥的人来说,头顶上已经顶了一个光辉的“剩斗士”之名了,虽然挂着医学院硕士毕业的学历,但刚刚踏上医生这个职业岗位的她,其实根本比福布斯穷人排行榜第二的大学生好不了多少。

没有经济基础,就需要集团融资,这是她母亲一贯的说辞。

在殊妈的观念里面,所谓的爱情是一场投资,婚姻就是一次梭哈,一切需要谨慎。所以在殊沐硕士毕业的那一天开始,殊妈便是积极进取,普遍撒网,致力于给她找到一个愿意入股的股东,管他是投资还是合并。

货比三家。

这也是殊妈的一贯生活态度,很符合她经济学教授的身份。

而殊沐所负责的,就是在婚姻这个市场里头,被人称斤论两,评估着是否有从财产私有制转变成为共同财产的可能性。

今天来的这个融资集团,算得上是她见过的所有投资方之中比较出色的——有着耐看的外表,穿着价格不菲的西装。看来她老妈是真用心给她找投资方了。

那男人肤色略有些白净,带着一副金边眼镜,那模样看上去,让殊沐脑海之中立刻浮现出了四个字——衣冠禽兽。

Orz……

“抱歉,林先生,我……”殊沐坐了下来,正打算要解释上一番,但是那男人却开口打断了她的话。

“殊小姐,不如还是先点菜吧。”

这男人虽然是黑着脸,但是基于礼貌,还是招来了服务员,点了几道这餐厅的招牌菜。

殊沐点吧点吧脑袋,对于他的要求并不反对,因为她也确实饿坏了。

正巧赶上用餐高峰期,菜上得有些慢,等了近五分钟之后,才上了一道半凉菜——菠萝油条虾。

那沾着沙拉酱的菠萝还有塞着虾肉的油条看上去很是馋人,严重地“残害”着殊沐的视觉、嗅觉,无奈那“投资方”还没有动手,所以殊沐也没有机会让对方“残害”她的味觉。

“殊小姐……”

“投资方”开了口,脸上带着笑容,但是因为等的时间太过于长久,所以这笑容看上去有些僵硬,像是三叉神经突然之间紊乱了一样。

“听说,你是一个外科医生?”

“恩。”殊沐应了一声,“现在还只是住院医师,处于一年的轮转期之中。”

刚刚进入医院的医生都是住院医师,都有着一年的轮转期,就和毕业前一年的实习一样,不过要比当实习生的时候学习到的东西要多得多,动手的机会多于动眼的机会。

说句直白的,实习医生那会,根本就是一个打杂的,很少会正面接触到病人。

“听说是在翔北医科大附属医院?”“投资方”笑的像是一朵波斯大丽菊一样,“殊小姐很了不起。”

“哪里哪里。”

殊沐一脸谦虚,那微微低下的脸上,一双眸子却是死命地盯着桌上那唯一的一盘菜,其实,她真的饿了。

“殊小姐一定是饿了吧,吃菜,吃菜,”“投资方”忙不迭地招待着,然后按着桌子上的按铃催促服务员赶紧上菜,态度立马转变成为亲切热络,“对了,殊小姐是哪一个科室的?”

“恩,我是泌尿外科的。”

殊沐脱口而出。

“投资方”的手一顿,面色一变,殊沐便知道,这次投资又要黄了。看这人的反应,殊沐不用猜就知道她家老娘肯定是没有把她的专业告诉人家。

“哪个泌尿外科?”“投资方”小心求证。

“就是那个泌尿外科。”

殊沐的态度十分的坦然。

“就是专门看XX和OO的科室?!”“投资方”涨红了一张脸,声音拔高了些,惹来了餐厅里面其他客人的瞩目。

“看XX比较多一点,泌尿科也包括肾,泌尿系统,这OO的话,像是肛肠外科什么的,也是有涉及的。”殊沐认真地纠正着,“当然,我们科室还包括那前列腺问题和X皮问题。”

这“投资方”显然是对泌尿外科所包含的深刻含义,以及这XX和OO具体科室区别的问题并不关注,重点是他想要要投资的这个女人,是经常接触这XX和OO的。

他的脸色从红色转成了青色。

这种神情,殊沐并不陌生,在之前的几次相亲之中,当对方问到她的专业问题,听到她的回答之后,他们的神情,就是一如现在眼前这个男人一样,丝毫不差。

当然,这种神情,也在殊妈的脸上出现过。在他们的观念里,这泌尿科,就是看XX和OO的。

这实在是太肤浅了……殊沐不禁腹诽。

对于相亲,殊沐一直都是在殊妈的强迫下进行的,每次瞧见对方那种神色,她就是一阵郁闷,相亲相亲,这相的是人,还是她的职业?!而且她的职业多半主顾还是男人,要是没有他们,哪有她的存在空间。

说不定哪天,眼前这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就成了她病患中的一员。

殊沐有些怏怏的,即便眼前这个“投资方”家室再好,条件再优,她也提不起兴趣了。

作为她的另一半,就算不能接受她的职业,至少也应该要尊重她的职业,这是最基本的。

“殊小姐当初为什么会选择这个专业?”

“投资方”似乎在做最后的评估。

“哦。”殊小沐应了一声,觉得自己和这个男人是铁定黄了,所以干脆也就直接掰得利索点算了,“我大四那一年,和我男朋友分手了,这也就算了,可他偏偏背着我找了个女人先,我当时就想,丫最好不要落到我的手里,不然我一定将其阉之!”

“你想,有什么科室是可以正大光明地对男人那里下手的……”

殊沐笑着,看着对方脸色一下子从青色转变到了最初的黑色上,接着满意地看着他端着咖啡杯的手开始微微颤抖。

好吧,她又扭曲了。

殊沐心底无比欢乐,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这一点在她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这谎言信手拈来,完全都不带结巴的。

对方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

“……殊小姐,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事情要忙,我先走了,再见。”

他额头上有薄汗溢出,神情有些慌乱,也顾不得什么礼仪不礼仪的事情,猛地站起身来,匆匆走掉了。

餐厅里,以她这张桌子为圆心,周围的男性生物均把自己的位子往着远离她的方向稍稍移动了一下。

殊沐觉得很囧,这种心情在看到接二连三端上来的菜盘的时候,更加严重了一些。

看来今天的晚餐,似乎是要她来买单了。

思索片刻,殊沐从包里摸出她的手机,镇定地打了一个电话。

“邵海师兄,快到玲珑小镇来吃晚饭……菜刚上来,我等你。”

“请客?AA制啦,你好意思坑你还在轮转期没有任何油水的师妹么……”

“为什么叫你?你不觉得你这妇产科的男医生和我这泌尿科的女医生一样很悲催么……”

挂上电话,殊沐觉得自己的心里还是挺平衡的,至少在杯具的时候,有人陪着她一起杯具。

她拿起筷子,决定不等师兄到,率先开始朝着食物大举进攻。

在AA制的时候,吃得多的人,是最符合经济效益。

临窗边的男人嘴角带着笑意,坐在他对面的男人见状颇感兴趣,已经有多少年没有瞧见这个男人笑容了?这场景,简直是和见到昙花盛开似的。

“蓝泽,你在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挺有趣的。”

被称为蓝泽的男人抬眼看向窗外,夜幕深沉,整个B市里已经处在一片璀璨灯火的之中。

“那我们接着说说关于我妈手术的事情……”

对方忙不迭地说着,渐渐地把蓝泽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

那个女医生 - 第1章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