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欢欢重生

某城郊破庙。

寒冬腊月,漫天风雪,夜色深沉,人迹稀少。

俗话说,月黑风高杀人夜。这话果然一丝也不差,低沉的夜幕之下,果然出现两个鬼祟的黑影,他们合力抬着一袋东西,艰难的往山腰荒芜的山神破庙而来。

二人鬼鬼祟祟来到破庙,放下麻袋,高个黑影拔腿逃出破庙,矮个子回头咒骂几句,低头哆嗦着手解开捆绑麻袋的绳索,拽住麻袋底部,咬牙拼力一拽,袋里慢慢现身一物,赫然一个年轻的姑娘,姑娘一动不动,已经毫无生机。

逃遁之人在外颤声催促,“老婆子,一条麻袋值什么,快些离开这里,毛毛的怪渗人。”

庙内老婆子压低声音破口大骂,“你个老不死,懂什么,麻袋不值钱,那上面的字可是要人命。”

老婆子口里说着,手里却叠巴叠巴麻袋,夹在腋下,望着尸体吐口吐沫,恨恨骂道,“是你自己不识抬举,你要阻拦我儿前程,且怪不得我狠心。你现还有一口气在,算不得我杀你,你冻死乃是天煞,做鬼也别怨我。”

翌日,凌空一跳,自以为必死无疑的何欢,却在清晨的寒冷中悠悠醒来。

睁眼所见,满屋子泥塑木雕的菩萨。

自己死了吗?

难道这是酆都城?

抬眼四处张望,却见门外大雪纷飞,何欢喃喃自语:“噢,地狱原是这般景色。”

正疑惑,不防一股刺骨寒风夹裹着雪花呼啸着扑进破庙,只打得破旧的门扇啪啪作响,可怜何欢衣衫单薄浑身只打寒战,不妨牙齿咬到舌头,生疼生疼。心中疑惑顿生,怎么鬼也怕冷怕疼呢,难道我没死透?

低头拉扯自己衣衫,赫然发觉,自己只着单衣,且不是旧时衣衫,她记得清楚,自己当时穿了那套最喜爱的运动套衫。惊慌之下,何欢查看自己全身上下,一时呆住了,这不是自己。

两年病魔已经损伤了她的青春美貌,浑身骨瘦如柴,再看此刻,手脚瘦小不圆润,比之当时已是云壤之别。

何欢算得看破生死之人,不然当日也不会慨然赴死。她是个敢爱敢恨之人,她爱父母,不忍心他们再受自己拖累,临死之时,心无怨尤,只有满怀的感激与惭愧,她感激父母,荡尽家财挽救自己,感激亲朋故旧,一次次伸出援手。

她愧对父母亲朋,自己一死解脱,留下父母亲友徒自悲伤。

谁料想自己决绝赴死,竟然鬼门关里得活命,换了一具健康的身躯。何欢欣喜之余,不免彷徨,自己全身伤痕,破衣乱衫,难道穿成乞丐?

寒冬腊月,实在冷的受不住,何欢勾腰缩脖起身找寻一圈,却不见有僧人尼姑的影子。何欢暗暗思忖,看来这是一座废弃的小庙了。也是何欢命不该绝,这破庙香火未绝,竟然还有些残留的祭品,何欢不免欣欣然。

只是这破庙四面透风,寒冷异常,无奈之下,何欢只好顶着风雪,出外拾柴取暖,不料却见一小小青蛇冻僵在地。

她扯扯嘴角嘲讽一笑,这世上竟然还有比自己更惨之人。同病相怜之下,何欢弯腰拾起小蛇,将他带进庙里。快手快脚生起火堆,何欢身上暖和了,这才捧起僵硬的小蛇在手里捂着,嘴里喃喃自语:“你我都是落难人,相互做伴吧。”不期然想起农夫与蛇的典故,又觉得好玩,笑对蛇言,“我是美女,美女救蛇,你可别恩将仇报哟。”

何欢缩着手脚观察山一番势地里,但见满天风雪,天地茫茫一笼统,人踪绝迹,这般天气流落破庙存身,何欢更加笃定,自己白捡这具身躯,定是乞丐无疑。

风雪交加,暮霭沉沉,何欢也看不出这会儿是几点几时,腹中饥饿难忍,只得拿了佛前供奉祭品充饥,拿着馒头,何欢合手祷告,“小女实在是饥饿难当,不是有心冒犯,菩萨莫怪!”

何欢拿起馒头,张嘴狠咬一口,不料馒头太干,石头一般坚硬,何欢又吞得太急,一时噎住,连连咳嗽,冷硬的馒头便化为粉末,阵阵飘落。何欢吐尽馒头粉屑,四处寻找水源,却是遍寻不见水井小溪,只好盛碗落雪,聊当水喝。

虽然沦为乞丐,何欢也不觉凄惨,她原本就是乐观的性子,吃饱喝足之余,倒有了闲情与蛇扯淡闲谈:“你是小青吗?你姐姐白素贞呢?你堂堂蛇仙何以落到此等地步。”

说完何欢哑然失笑,世上哪有什么神仙,不过是世人以讹传讹尔。

外面雪下的正紧,何欢身上单薄,此刻出去,无疑寻死,何欢决定暂住破庙,等待天气放晴,再作打算。

陌生的环境,阴冷的天气,何欢躺在杂草之上,辗转反侧难眠。死而复生,固然可喜,谁知竟然苦命做了乞丐。叹息之余,何欢打定主意,无论帮工,或是其他,绝对不能再做乞丐了。可是又一想,自己只会读书,身无长物,更无技艺傍身,不做乞丐要如何生存?思来想去,头疼如裂,却是半点有用的主意也没有,何欢不免感叹,百无一用是书生。

只因何欢身心疲惫,竟然渐渐睡熟了。

谁料刚一合眼,梦寐顿生,一青衣男子翩翩而来,言称自己正是蛇仙小青,遭人暗算,法力尽失,人间遭罪五百余年,今日有幸被救,他愿满足何欢三个愿望。

何欢惊醒,原来南柯一梦,何欢一笑了之。想着今后,盘弄着手里的馒头,计算着一天只吃半个,能够度命就好,希望够支撑到有人再来供奉之时。否则,这样大雪天气,自己就算不冻死,也是饿死。

何欢不免叹气,纵捡一命也是枉然。乘着风雪略小的空隙,何欢再次冒着风寒出门,捡了些枯枝回来,以便生火取暖,临睡之时,何欢挪开火堆,把干草铺在被火烧热的地上,夜里睡起来暖和多了。

夜深入眠,刚刚睡熟,青衣男子又来,所说之话与前夜一般无二。

何欢蹙眉,世上难道真有神仙?

何欢虽然不谙世事,却也知道,防人之心不可无,天上不会掉馅饼,无事殷情,非奸即盗。

小青窥得何欢之心,眼中寒光一闪,冷绝的气场十分吓人,梦中的合欢也觉得寒毛直竖。随即,何欢眼前忽然出现一幅画面,美丽的母亲,手拉着花蕊一般女儿,依依不舍,含泪咽气。悲痛嚎啕男人,哀哀哭泣的众人,唯有女孩,满眼懵懂,让人看了心里发酸。画面翻转,花轿临门逼婚,小女儿夜奔出门。

这些画面,何欢觉得似曾相识,一时心痛莫名,几近窒息,一颗心噗通乱跳,那女儿含泪的眸子,赫然就是何欢自己,如此的噩梦,难道昭示自己将有大祸临头不成?

何欢惊慌醒来,浑身瘫软,无意间却见青蛇昂头吐信,似乎颇通人性。不免心玄一动,难道是这条青蛇搞鬼?不免心中恼怒,我变成乞丐已经够倒霉了,你还要来吓我,一把抓住小青蛇,掐在手里恶狠狠的威胁:“你果然是蛇仙小青,就变个人来看看,不然,我,我掐死你,剥你的皮,我。”

却不料,话没说完,小蛇化做一股袅袅青雾,冉冉飘落化做人型,正是梦中所见青衣男子。

何欢慌乱之间,飙身退避三尺,随手抓一根枯柴在手,颤抖着对着小青威胁:“你,你,是人是鬼?你别过来哟?我蛮厉害的哟?”话音里却带了哭腔,说威胁不如说是哭泣更确切。

青衣男人挑眉嗤笑:“刚刚还要要剥皮抽筋呢?”

听他会说人话,何欢心里稍稍停当一些。犹豫之间,竟然魔怔一般伸出手去想要捏捏小青那张妖冶的俊脸。

小青虽是异类,做人也几千年了,心中除了他姐姐谁也瞧不上,尤其瞧不起那些凡夫俗子,更别说让人碰触自己,可是眼下碍着解救之恩,却不好发作。只是不动声色间,微微偏头避开何欢轻薄的小爪,冷脸考口:“姑娘有事情,但请吩咐,小青另有要事在身,不宜拖延太久。”

他口说报恩,眼里却尽是嫌弃。这让合欢十分不爽,被一条小蛇瞧不起,何欢生出几分恼怒来:

“公子说笑了,小女如何能救仙家,小女还要补眠,公子请便,万勿再来罗嗦,扰人清梦。”

何欢忽然翻脸,小青一愣,随后挑眉,丫头翻脸比妖精还快!

何欢岂容他人藐视自己,怒气冲冲瞪回去,“这么好笑?”

蛇仙小青最终收敛笑意,叹气妥协,“小姐乃是故人之后,与小青颇有缘分,所以才能解救小青。”见何欢没弄明白,小青有些许不耐烦,眼皮闪了几闪,复又说道,“你姓许的,是我姐姐十五世孙女儿,且属小龙,所以才能破我身上魔咒。”

自己是白娘子的后代孙女?何欢不由张大嘴巴,愣愣傻傻,有些欢喜有些怕。

当初她可迷死小青白娘子了,那时还萌生许多的遐想,若跟青蛇学的一身飞檐走壁的本领,岂不快哉。不想今日竟然见到了传说里的小青,她心里又有些毛毛的不自在,蛇妖可是会吃人的,且自己迷恋的小青乃是女儿家。

何欢心里的小九九让小青十分不屑,一声嗤笑,“我为你做完三件事情,你想留我也不成了。”

何欢脸红了。

“说吧,要我如何帮你。”小青声音里透着无奈,他盛气凌人的姿态让何欢很不舒服,这哪像是报恩的,倒像是讨债的。

何欢顿生一股别扭来,你想快,我偏慢,反正是你自己送上门,赖不得我。

“心愿暂时没有,你有耐心的话,且跟着我,容我慢慢想来。若没耐心,走了就是,恩不恩的,都只有天知道。纵有恩,你爱报不报,这里荒山野岭,有谁知道呢,老天也没生眼睛”

小青闻言,眼神顿时犀利起来。

梦春风 - 第1章欢欢重生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