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头痛,他晃了晃沉重的脑袋,却仍然能感觉到后脑勺传来的疼痛感,一阵眩晕,意识渐渐恢复。用手撑着头,他睁开眼睛,终于看清了自己所处的地方,一个黑漆漆的山洞里,手边是潮湿的石头,不再是黏腻的血浆和那些让人作呕的东西。

终于逃出来了,回想起两天一夜经历的事情,他仍觉得心里发憷,喘了口气,他伸手去拿口袋里的手机,按了一下最上面的开关,屏幕依旧没有亮,这让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难道?他不敢细想。

下一秒,黑色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起来,甜美而又熟悉的铃声再度响起……

“噔噔噔噔……”电脑旁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起来,非常应景地响起了铃声,正在快速敲打键盘的修长手指停了下来,拿起了手机一并接了电话。

“鸭蛋啊啊啊!”

刚把耳机塞进左朵里的沐零被这一声大吼震得又把耳机拉离耳朵,把音量调低了两格后才塞了回去,就听到闺蜜接着大吼:“我被人睡了啊!”

“……”沐零有点懵了,敲打键盘的手又是一顿,脑子里开始想她那句话是不是字面上的意思。

可就是这一想,没有听到她说话的闺蜜苏西风又喊了起来:“鸭蛋啊鸭蛋,好歹给我点回应啊!我都这么苦逼了,不要连你也抛弃我啊!”

听对方不像是开玩笑的语气,沐零忙问:“怎么回事啊?”

那头传来气愤的声音,“你知道的嘛,我昨天下班之后去了酒吧,呵,结果你知道让我碰到谁了?孔雨婷!”那三个字苏西风是用喊出来的。

沐零听到这个名字心里了然,孔雨婷是苏西风曾经的朋友,最后却抢了苏西风的男朋友,所以苏西风每次提到这个名字都是咬牙切齿,恨自己当年眼瞎了,苏西风这人最重情谊,所以沐零知道,她气的不是男朋友背叛自己,而是孔雨婷欺骗自己。

那头继续愤愤地讲:“结果就和她吵起来了,你知道的,谁吵得过我啊,直接让她脚一蹬走人了,之后我心情就不好,多喝了几杯酒嘛,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丫的,我被人下迷药了!反正之后我就没什么印象了,醒过来直接第二天早上了,结果怎么着?我发现我睡在酒店的床上,旁边还有一个裸男!”

沐零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了,她开口想安慰几句,也不知道如何安慰了,正斟酌着,苏西风又接着道:“还是一个有八块腹肌的男人啊!”

“……”安慰的话通通咽了下去,这种时候还能研究这种的估计也就苏西风干得出。

“偏偏我对昨天晚上一点印象都没有,而且我衣服好好的穿在我的身上。”

沐零居然从她的语气里听出了些许惋惜,这难道就是她悲愤的重点?

苏西风继续哀嚎:“鸭蛋啊,你能明白我这种一觉醒来看到旁边睡着一裸男的感受嘛!”

“能明白。”却没想沐零语气淡淡地回道:“我每天早上醒来旁边就睡着一……”原本想接裸男的沐零顿了顿,改口为:“男人。”

“……”苏西风被噎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已婚妇女不要说出这种话来拉仇恨好嘛!”

沐零又把音量调低了一格,“那之后呢?”

苏西风特豪放地道:“八块腹肌男没醒,我就特慷慨地在床头留下一叠大红钞,简单洗漱了一下就走了啊!”

确实是苏西凤会干的事情,“哦,那你怎么到现在才给我打电话?”苏西风向来一遇到什么大事都会马上打电话给她的,可现在都已经快下班,从事发到现在已经过了这么久了。

“哎,我真是从昨天晚上就开始背了,手机没电,赶到公司还迟到,被我们女魔头狠批一顿,活干到现在我才能抽空给你打电话啊。”

沐零刚想说你别让你们组长听见,结果从耳机里就传来一个严厉的女声,“苏西风,上班时间不好好工作,打什么电话!”

沐零就听到苏西风马上声音一变,声音也变得有些遥远,“组长,我这是在和客户联络感情呢。”接着又只听她清咳了一声,“沐小姐,你在听吗?是这样的,贵公司是我们的优质客户,我们公司呢最近准备搞一个……呼,女魔头走了,丫的,我躲在这里居然还被她发现了,鸭蛋啊我们继续说。”短短几句话,苏西风愣是转了三个语调。

“……”

苏西风隐约从手机里听到敲键盘的声音,“你在玩游戏?”

“没,在写小说。”

“又在写恐怖小说啊,你真是长了一张有欺骗性的脸,就看你这张脸,谁能想到你喜欢这种东西啊。啧啧,你们家那位也想不到吧,知道的时候肯定也吓一跳吧,诶哟,真想看看那张面瘫脸出现这种吃惊的表情,哈哈。”

“他不知道的。”沐零温和的声音打断了苏西风的所有幻想。

“什么?!他不知道?你这都没说?”

“我觉得,没必要告诉他吧。”两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爱好,她觉得没必要所有的都要告诉对方。

苏西风真是服了他们了,“我说你们是夫妻吧,你们对对方也太不了解了,我之前就觉得你们不像新婚,完全就是银婚金婚相濡以沫的老夫妻了,现在看来简直就是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嘛,鸭蛋啊,跟我说实话。”苏西风突然压低了声音,似乎是要说什么禁忌话题,果然,“你们有性生活吗?”

沐零看着屏幕上被刚被自己打上去的性生活这三个字,脸微微一红,囧囧地按了三下Backspace,本不好意思回答,但奈不住对方强烈的八卦精神,轻声答道:“有……”

“哈哈哈,好想接下去问幸不幸福啊。”苏西风在电话那头猥琐地笑着。

沐零无语地想本来是在说她的事,怎么又聊到自己身上了。

“对了,零儿啊~”苏西风的语调一转,甜腻腻的声音让沐零头皮麻了一下。

每次苏西风叫她零儿的时候,肯定是有什么事要求她了,“又有什么事?”

苏西风笑了笑,“嘿嘿,是这样的啦,我昨天不是没回家嘛,所以,你懂的。”

虽然没有明说,但沐零知道苏西风必定和她父母说昨天是在她家睡了一晚,她无奈地道:“你怎么每次都拿我当挡箭牌?”从她们认识那年开始每次苏西风晚回家都会说是和沐零在外面玩,偏偏苏阿姨对她的印象很好,每次只要是沐零说的话,她都相信,弄得沐零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因为我妈喜欢你啊,你说的话她都信。”

沐零心里念着苏阿姨对不起啊,一边答应着,“我知道了。”

那头又恢复了正常的声音,“哈哈,鸭蛋么么哒,明天请你出来吃饭,早上我去接你。”

“嗯,好。”沐零答应着,突然听到门口开门的声音,她看了眼时间有些惊讶,忙对苏西风道:“西西,我先挂了,他回家了。”

临挂电话前,就听到苏西风调侃的声音,“哈哈,小娇妻再见啊。”

沐零挂了电话,把文档保存了,就走出了书房,走到客厅就看到在玄关处换鞋的高霖,黑色的西装显得俊朗挺拔,她走过去接过他的公文包,“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我饭还没烧。”

“嗯,我买了饭回来。”他神色淡淡地看向她,提了提手里的袋子。

“哦。”

沐零拿着袋子去了厨房,等到把所有的菜都装在盘子里端出去的时候,高霖已经换好了家居服,简单的黑色针织衫穿在他的身上倒是减弱了他穿正装时那种不易接近的气息,却别有味道,沐零欣赏了一会儿继续低头摆弄。

因为是附近的饭店买的,饭菜都还是热的,沐零摆好碗筷就招呼他,“吃饭吧。”

两人相对着坐在饭桌前,拿起筷子都慢条斯理地吃着饭,和往常一样没有交流,房间里瞬时就安静下来,几乎没什么声响。

苏西风经常调侃她说他们像一对结婚了几十年的老夫妻,但沐零本来就性子淡,高霖性子冷,她反倒是喜欢这样的感觉,在家里做着自己喜欢做的工作,然后等着高霖回家,一起吃饭,遇到什么问题和他一起解决,高霖在外人眼里冷淡不易接近,但是对她却很照顾,所以总体来说她对现在的生活挺满意。

吃完饭,高霖起身去洗碗,他们家务的分工就是沐零买菜烧菜,而高霖负责洗碗,于是擦完饭桌后,沐零就到客厅坐在沙发上看新闻,等到高霖洗好碗,到他自己的书房里工作后,她就关了电视回到她自己的书房看恐怖片找灵感。

黑暗的房间里,沐零一脸淡定地看着发光的电脑屏幕,看着里面惊悚的画面然后脑子里想着自己小说的剧情,这部新出的恐怖片足足时长2个多小时,但却没让人感到无聊,剧情很新颖,画面一点都不血腥,明明画面并不黑暗,没有鬼,却能让人从心里感到恐惧,这才是真正出色的恐怖片。

沐零看得津津有味,因为太过入神,连房门被敲了几下都没听到,直到听到有人叫她:“沐零。”

她猛地回头看向门口,嘴里还有一块刚放进去的苹果,就看到穿着睡衣的高霖背光站在门口,修长的身体几乎挡住了外面所有的光,清冷的声音响起,“很晚了,早点睡觉吧。”

从电脑的光高霖还是能看到她现在的模样,沐零赶紧嚼了嚼苹果咽了下去,颔首道:“好,我马上去。”

等高霖走后,沐零再回头看向屏幕,黑漆漆的屏幕只剩下向上滚动的演员表了,最后一幕的大反转居然错过了……

她赶紧倒退回去,把最后一点看完才心满意足地关了电脑。

回到卧室,高霖坐在床上正在看杂志,沐零拿了衣服就去了卧室洗漱,洗完澡出来,却发现高霖似乎已经睡了。她赶紧抹了面霜就关了房灯,轻手轻脚地钻进了被窝里。

床头的灯泛着温馨的黄光,沐零撑着头看着睡在她身边的高霖,俊朗的面容如同雕塑一般让人移不开眼,她只有这个时候才敢这样肆无忌惮地看他,她笑笑,突然觉得自己的行为有点傻。

身体探过去伸手去关床头灯,手伸到一半却被一双指骨分明的手抓住,她一愣,视线向下,那双闭着的双眼不知何时睁了开来,深邃的眼神看着她,而后开口:“怎么了?”

“啊!”沐零想着她刚才偷看的行为,结巴道:“我,我关,关灯。”

“嗯。”高霖轻应了一声,但是抓住她的手却仍没有放开,反而继续看着她因为窘迫而发红的脸。

沐零紧张地眨了眨眼,身体维持着这个动作,不知道下一步应该干嘛,“那个……”她轻声开口,下一秒手被一拽,整个身体被带着靠在了高霖的身上,她还一下子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紧接着高霖一个翻身,就把她压在了身下。

沐零整个人都有些酥酥麻麻的,这个时候脑子却鬼使神差地想到了之前苏西风有一天和她说的话。

“鸭蛋啊,生活要有情趣,懂不?没有情趣你要主动制造情趣,比如说,他想要那个的时候,你稍微反抗一下,可不是真拒绝啊,这叫欲迎还拒,嘿嘿,绝对提高生活情趣啊!”

这么想着,她突然想这一次试试看,于是轻声喊他:“高霖。”

“嗯?”这一声带着一些情欲的鼻音,这么诱人的声音让沐零的脸都烧了起来。

“那个,我……”沐零想着要怎么欲迎还拒,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僵了几秒后,弱弱地开口:“我累了。”刚说出口沐零就后悔了,自己一整天都呆在家里,哪里会累啊,她咬着嘴唇羞愧死了。

“嗯。”高霖的声音渐渐平复下来,她感觉到他的手从她睡衣里伸了出来,帮她理好了衣服,而她闭着眼睛都不敢看他。

“睡吧。”高霖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然后翻身关了灯。

没……了?

房间里暗了下来,沐零睁开眼睛,偏头看着已经准备入睡的高霖,傻了。

论高冷的倒塌 - 第一章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