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盛夏的夜晚,嘶心裂肺叫了一个白天的知了终于渐渐停止鸣叫,微风中带着未散的燥热扑面而来,凭添一身大汗淋漓。这种时候,应该空调吹着,二郎腿翘着,冰淇淋吃着,剧集渣着,而不是提着一大布袋的拖鞋出来摆地摊。

平凡今年研究生毕业,考上了本市党史委的公务员,只等着录用通知,报到上班。因为即将工作的缘故,她这些日子以来都不想出去兼职,在家好吃好睡,养精蓄锐。结果,一休息就出事了。

她大姨成天琢磨着给她相亲的事,每天都弄一大堆照片给她挑,听说还把她的照片和个人资料挂到周末相亲角,只差没敲锣打鼓,沿街叫卖。

想她平凡今年才二十五岁,正是花一样的年华,却被弄得跟残花败柳似的,想起来心就好累。所以,吃完晚饭,她就自告奋勇帮表妹吕真摆地摊,以此摆脱大姨的碎碎念。

“平凡,你给我快点,不要像只乌龟似的。”吕真在前面停下脚步,回头看见自家表姐如同太空漫步般的脚程,白眼直翻。

平凡气喘如牛,抹一把额上的汗,“我已经尽力了好吗?”

平凡自小什么都好,长相清秀,学习成绩好,凡考必过,羡煞多少人。可是再完美的人也有缺陷,平凡天生小脑不发达,平衡感差,运动神经更是弱到极点。她的逢考必过在体育成绩上,永远都是擦边而过,而且是体育老师看她可怜,给的同情分。不然的话,有她受的。

姐妹二人磨磨蹭蹭到了街心公园后门,发现原本吕真常占的那个位置已经被人霸占了,其他的位置也都没有空余,就剩几个犄角旮旯的地方,一看就是没人光顾的黑暗角落。

“那,那,那……”平凡眼尖,看到一个一米来宽的地方,赶紧见缝插针,拧着麻袋飞奔而去,冲吕真兴奋地挥手。

吕真向她投去赞许的微笑,“今天表现不错嘛,脚步挪动挺快的!”

“那是必须的!”平凡拍拍胸脯,“平凡一出马,就知有没有!”

吕真敛了笑瞪她,“你那是因为怕回家被我妈念叨,杀出一条血路都要赖死在这。”

“错了。”平凡打死都不会承认,她是怕大姨的碎碎念,温润地笑开,淡淡地说:“因为今天是七夕,有钱不赚是傻瓜。”

“我倒是觉得今天比较适合相亲。”吕真鼻孔朝天,故意说。

平凡平日温和,遇事也是不急不燥,但相亲却是让她当即垮了脸,“饶了我吧,我这几个月相了太多的亲,都要疯了!”

吕真边摆摊边扭过头问她:“我说姐姐,你为什么非要相亲结婚呢?你要是不开这个口,我妈何至于张罗成这样吗?”

“省事啊!”平凡答得理所当然,语气软软地,“想要什么样的人,把条件一摆,满足条件就可以了。”

吕真认真地看着她,又问:“那感情呢?”

平凡搭起小马扎往地上一坐,“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物质决定意识。所谓的感情,在条条框框的条件面前,都会败下阵来。所以,先把条件谈好了,再来谈感情。”

谈话陷入僵局,吕真完全接不下去,她不知道平凡的歪理从何而来,但是她竟然找不到可以反驳她的话。

在吕真摊点的旁边是个卖瓷器的,餐盘、碟子、马克杯,应有尽有,但主打的还是情侣马克杯,估计是为了应景,全都是成双成对卖的。他的马克杯别具特色,釉色圆润,即使在昏暗的路灯下都散发着诱人的色泽,就像是一件艺术品,随处一放都无法掩盖其华丽的本质。

平凡不禁多看了两眼,看完之后,又偷偷瞄了摊主两眼,心塞不止一点点。要是她大姨给她相亲的男人有这样的素质,她又何苦大热天地出门练摊避难。

昏黄的路灯下他如雕刻般深邃的五官就像是一幅素描剪影,每一道线条都诠释着他与生俱来的张扬与美好。他懒散地靠在路灯下,一条白T恤,一件及膝的休闲裤,宽肩窄臀,胸肌轮廓隐约可见,在这样一个充满市井气息的地方,显得格外的奢靡华丽,就像他的瓷器。

摆摊的小贩都长这样了,为什么那些所谓的精英就不能去整个容呢。

那人摆着摊子却不热忱,只在摊边摆了个价码牌,平凡和他一样在摊子后面,看不到价格。她伸长脑袋,看着那人拿了只杨柳木炭条坐在路灯下画素描,认真的程度若是用在练摊上,想必客似云来。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的态度。有情侣从边上过去,询问他素描的价格,竟被他挥手骂走,理由是:老子的画是非卖品。

平凡恍惚间想起,幼时父亲也是这样怒吼咆哮,然后把关在画室里继续埋首作画,和那人一样视周遭如无物,眼中只有他的笔、他的画。

平凡偷偷地凑过去,小马扎贴着臀挪动,瓮声瓮气地问:“老板,杯子怎么卖啊?”

“姐,你小心着点,别摔了。”吕真对她的行动力持怀疑的态度,那小马扎四脚她只坐了两脚,东倒西歪,一不留神怕是要摔了。

可平凡的眼里只有美好的东西,无论是杯子还是人。

“一对199元。”男人垂眸回答,继续作画,笔法娴熟,画的是昏暗路灯下的小小街市,行人双双对对,无一不是洋溢幸福的模样。

她飞速瞥了一眼,挠了挠头,孩子气地问:“一个卖吗?”

男人不耐烦地把广告牌往她面前一放,“情侣杯,只卖一对,绝不单卖。”

平凡把嘴一瘪,不乐意了,“你这是歧视单身人士!”

男人往她跟前的地摊睨了一眼,“你的拖鞋拆开卖吗?”

“当然不能够啊!人本来就有两只脚!”

“那不就是了,世间的男女本来就是成双成对生活在一起,拆开了还能叫情侣杯吗?”

“两只鞋能凑成一对,你的杯子能凑一起吗?”

男人放下画板,蹲下去拿了一对杯子,如同变魔术般将两只杯子严丝合缝地拼在一起,杯身凹凸不平的地方竟然完全贴合,就好像生来就是一体的。

平凡惊叹之余,还是存了疑问,再度挪动小马扎,直接来到别人的摊子后面,随意挑了两只杯子,学着他的样子贴合起来。

“怎么会?”平凡不信邪,重新拿起原本摆在一处的那只,和其中一只相贴。奇迹发生了,真的重合了!

“恩哼!”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起来,抱胸倚在路灯下,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想拆散它们吗?”

从这个角度看,平凡发现他长的真的很好看,就是微博上发的美男图片,让人很想舔屏的那种男神,削尖的下颌像是从棒子国的整容医院刚出来,线条硬朗,眼眸深邃,眼尾微微上扬,也不知道有没有做过开眼角的手术,英挺的鼻梁就更不用说了,给人鬼斧神功的精致美感。特别是他那对眉毛,像武侠小说里描写的所谓剑眉入鬓,大抵就是这样的一种飞扬跋扈。

平凡醉了!

歪着头一动不动地看着他,完全没有意识到她的身体正在向一侧倾斜,只坐了两脚的小马扎渐渐支持不了她的身体,以一个华丽的转身,将平凡摔在地上。

“唉哟!”平凡本来平衡就差,突然这么一摔就更是六神无主,双手撑地想要寻找支撑,却不知道越急越乱,只听哗啦一声脆响掩盖了她屁股着落的闷响。

原来今天晚上天上没有星星,月亮钻进云层,只露出一抹华光,似乎是怕在银河相会的牛郎织女找不到彼此。

突然,一道黑影挡住了平凡的视线,他的轮廓很深,因为蹙起的眉,而让两道浓重的眉更加地上扬,不怒已威,怒时更甚。

“你……你……”那人气得说不出话来。

“姐,你没事吧?”吕真连忙把她扶了起来,“没摔着吧?”

平凡摇摇头,不经意地瞥见一地的残骸,釉色圆润,华光异彩。

她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气,不敢再抬头。原来她刚才摔倒的时候,扯着人家铺在地上的垫子,垫子上的瓷器如同多米诺骨牌,付之一炬,支离破碎。

俞浩扬手捂胸口,气愤难当。他熬了三天三夜才烧出这一百对的情侣杯,等着情人节把这批杯子卖出去交房租的,可是一对都没等卖出去就全碎了。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倒霉到了极点。

“我又不是故意的!”平凡小声道歉,可终究还是理亏,“多少钱我赔给你!”

“赔!你赔得起吗?”俞浩扬一想到自己的一番心血再度白费,怎么也控制不住怒气,“你知道做这些设计老子做了多久吗?你知道烧制这些杯子老子有多久没合眼吗?你知道这是老子最后的希望吗?全被你毁了,一句不是故意的就能化解一切吗?”

吕真挡在平凡跟前,鄙视地看着他:“我说兄弟,你想狮子大开口尽管说,不用找这些冠冕堂皇的借口,横竖不就是杯子吗?批发市场一个三块钱,姐给你五块,一对十块,这总共多少对,姐就赔你多少钱!”

“一对十块?”俞浩扬冷笑,美目渐黯,如同被乌云蔽月的夜空,不见光亮,满是悲凉,“你觉得只值十块吗?”

平凡被那抹消失的微芒触动,忙拉开表妹,一脸愧疚,“我照原价赔给你。”

“姐,你傻啊!这人摆明敲竹杠,你不要上当。”

“真真,是我的错,我认了!”

“对不起,你们赔不起!”俞浩扬把包身上一背,利落地转身离开,路灯将他的身影拉得很长,和路上双双对对的行人擦身而过,形单影只,格外地孤独落寞。

吕真松了一口气,“还好不用赔钱。”

平凡过意不去,起身要追,刚站起来迈开步,左脚火辣辣地疼,低头一看,一片色泽剔透的白瓷已然插在她的脚踝处,鲜血直流。

考本结婚证 - 第一章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