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微星动

五月的月夜,窗户上头有着花影闪动,一种淡淡的清香从外边飘了进来,仿佛浮在人的鼻子下边一般,点点的沁入心脾。

内室里边坐着慕夫人,肌肤如玉一般温润光泽,眉眼生得十分精致,只是那圆滚滚隆起的肚子显得有些破坏她的美貌。她的面前跪着长女慕瑛,约莫六岁的年纪,梳着一个双鬟,上边各自簪了一支琉璃滴露簪子,那簪子上垂下了长长的流苏,一直垂到了耳朵边上,被灯光映着,闪闪儿发亮。

“母亲,瑛儿不想离开慕府,不想离开母亲。”慕瑛的手紧紧的抓着慕夫人的衣裳,一双大眼睛里头流露出乞求的神色:“母亲,瑛儿才六岁,怎么就将我送进皇宫里头去了?”

慕夫人闭了闭眼睛,没有回答她的话,慕瑛见着母亲那模样,不由得有几分惶恐,将头伏在慕夫人的膝盖间,开始嘤嘤的哭泣起来:“母亲,父亲这般狠心,你也这般狠心不成?瑛儿才六岁,母亲就舍得再也见不着瑛儿不成?”

“瑛儿,你别这般说你父亲。”慕夫人伸出手摩挲着慕瑛的头顶:“他也有他的难处,现儿你年纪小,还体会不到,等着你年纪大了便知道了。作为慕家的女儿,你该为咱们家族来做些事情,送你进宫,这也是为了咱们慕氏的安稳着想,你便别再想多了,明儿一早便安安心心的进宫去罢。”

慕瑛抬起头来,绝望的看着慕夫人那张平静的脸孔,将手伸长了几分往她圆滚滚的肚子上探:“母亲,是不是因着有了他便不疼爱我了?”她的脸孔变得有几分扭曲,本来是粉妆玉琢的雪花团子,现儿已经不成形状:“我知道,你喜欢哥哥,喜欢弟弟,唯独便不喜欢我,现在有了他,你更是不会管我的生死了。都说宫里是虎狼之地,你却坐在这里眼睁睁的望着我要往那虎狼之地里去,没有半分想要替我开口求情,只是劝着我去!”

站在慕瑛身后的贴身妈妈唬了一跳,赶紧上前一步拉住她:“大小姐,进宫可是大喜事,怎么能说宫里是虎狼之地?你赶紧起来罢,别吵着夫人了。”

慕瑛抬头望了自己贴身妈妈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丝与她这个年纪完全不相配的一种冷笑来:“进宫是大喜事,这话也只能骗骗那些糊涂人罢了,我心里还不明白?”她猛然朝慕夫人身上扑了过去:“母亲,你抱抱瑛儿,以后瑛儿……”慕夫人身后那明当瓦灯映着慕瑛莹莹的脸孔,眼角处似乎有泪光闪闪,可嘴角却有一丝诡异的笑容。

慕夫人伸手搂住了慕瑛,脸上也有几分动容:“瑛儿,母亲何曾想让你进宫?只是形势之下不得已而为之……”话音未落,她眉头皱了皱,怒喝了一声:“瑛儿,你这又是为何?”

慕瑛的膝盖正顶着慕夫人圆滚滚的肚子,用力往上撞了撞,慕夫人吃痛,伸手推开了她:“瑛儿,不可胡来!”

慕瑛被慕夫人一把推了出去,倒退了几步,瞧着慕夫人痛苦的弯下身子,一双手抱住肚子,额头上瞬间便是汗津津的一片,不由得也有几分惊吓,站在那里白了一张脸:“母亲,瑛儿不是故意的,瑛儿只是想欺负肚子里头那个宝宝一下,以后瑛儿进宫便欺负不到他了。”

慕夫人没有回答她,只是咬着牙对身边的丫鬟道:“快去喊稳婆过来瞧瞧。”她的两只手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只觉得肚子那处有什么东西在往外边流动,热乎乎的,如温热的泉水冲过山间,淅淅沥沥的从石头上边滴落。

两个稳婆被带了进来,伸出手一探,两人皆变了颜色:“快些扶夫人去那边房间,夫人马上就要生了!”

屋子里顷刻间便是闹哄哄的一片,慕夫人被抬着出去了,她坐的那把椅子上,湿漉漉的一个印子。慕瑛咬着牙齿站在角落,脸上有着惊慌失措的神色,自己只是想发泄一下怒气,没想到却引发了如此严重的后果。仰脸望了望贴身妈妈,慕瑛瘪了瘪嘴:“妈妈,我闯祸了是不是?”

那贴身妈妈叹了一口气,低下头用帕子擦了擦慕瑛的眼睛:“大小姐,咱们回去罢,夫人是有福之人,不会有事的。”

牵了慕瑛的手出去,两人慢慢的走在抄手游廊里边,朱红的廊柱,浅碧色的窗纱,此时在夜色深深时已经看得不是很分明。贴身妈妈望了望那天空中一轮明月,朦胧如水一般,旁边几颗星子却是亮堂得格外耀眼。

猛然,天空里那几颗星子动了起来,摇摇欲坠,中间那颗极大极明亮的星星更是似乎要砸到人的头顶上来一般,贴身妈妈带着慕瑛站在走廊的拐角处,惊得一动也不能动,呆呆的望着一线微紫的星光笼住了慕家的院子。

“老爷,老爷!”急促的声音从屋子外边传了过来,一个小厮急急忙忙的奔到了门口,扶着门槛喘着气道:“夫人快要生了,已经进了产房!”

“不是说要这个月底?”慕华寅将手中的案牍放下站了起来:“我这就去瞧瞧!”

刚刚赶及走到内院的月亮门,还没有跨过那道门槛,就见屋顶上升起了一道氤氲的紫色,愈来愈浓一般,他抬头望天空一看,便见着了那摇摇欲坠的星子。

“紫微星!”慕华寅心中一惊,瞧着紫微星动,正是对着自家夫人生产的房间,这腹中胎儿竟有此异象?紫微乃是帝王之星,若是男子命宿紫微,便能称王称帝,若是女子,则命里能因夫得贵。

他站在月亮门上,心情颇有几分激动,这伴紫微而生的孩子,究竟是男是女?

“哇哇哇……”产房里传来婴儿的啼哭之声,慕华寅快步走了过去,门口围了一群人,见着他过来,纷纷行礼:“老爷来了。”

“父亲。”八岁的慕乾拉住了慕华寅的手:“母亲生了!我希望是个妹妹。”

慕华寅笑了笑,伸手摸了摸慕乾的脑袋:“弟弟难道不更好?”

“我们慕家已经有两个男孩了,却还只有一个女孩,自然要再添个妹妹,这样刚刚好就可以是两男两女两支花了。”慕坤在一旁细声细气道:“父亲,一女一子,不刚刚凑成了个好字?两个好字,那可是好上加好!”

慕华寅哈哈一笑:“你们俩可真会想!”虽然口中没有说想要儿子还是女儿,可他此刻心里头却隐隐的在盼望,这一胎要是个男孩。紫微,那是有帝王之征,若真是老天有意,自己便做那曹孟德便是,让他去做那魏文帝便是。

“老爷,大喜。”过了片刻,后院那扇门终于被打开,里边走出来一个抱着襁褓的稳婆:“老爷,恭喜添了个千金。”

慕华寅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伸手将那襁褓接了过来,那小小的婴儿有着雪白的肌肤,一双眼睛乌溜溜的望着他,十分可爱。

女命紫破,日后容颜定然甚美,且命宫紫微坐守,夫君非富则贵,瞧着这架势,分明是有来历的,指不定到时候能入主中宫,母仪天下。慕华寅哈哈一笑:“她就叫做慕微罢。”

女子称帝,机会微乎其微,女子为后,机会本也是微小,可慕家的女儿要想成为皇后,那还不是易如反掌?只怕是自己还舍不得让她去进宫受苦。明日慕瑛便要进宫了,有她去便行了,慕家没必要将所有的鸡蛋装到一个篮子里。

紫微星动只持续了短暂的一阵子,不多时天空便恢复了宁静,依旧是皓月当空,群星拱璧,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那明亮的月色照在后宫的琉璃瓦上,闪着淡淡的清冷光芒,桌子上两樽金瓯,里边清冽的美酒正在微微晃动。

“母后,皇祖母。”坐在一侧的赫连铖望着相对而坐,愁眉苦脸的两位华服妇人,连声喊了几句:“你们开口说句话,朕害怕。”

太皇太后望了望年方六岁的赫连铖,叹了一口气:“皇上,别怕,有哀家在呢,你只管放心便是了。”

赫连铖怯怯的走到太皇太后身边,靠着她那金丝银线织就的衣裳,一脸惊慌:“皇祖母,我以后一定要娶那慕家的小姐为妻?我讨厌慕家,我讨厌那个慕华寅,他就会在我面前趾高气扬,可我却还得要听他说话!”

皇太后吃了一惊,爬了过来捂住了赫连铖的嘴:“皇上,你可别乱说,小心被人听见了去告诉大司马,那咱们可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赫连铖被捂着嘴说不出话来,一双脚不住的乱踢,太皇太后伸出手将皇太后的手给掰开,将赫连铖搂在怀里,轻轻的拍打着他的背道:“皇上,你不愿意也没办法,方才紫微星动,那星光照着东南方向,可不正好是慕府的宅子?紫微主帝星之征,看来明日进宫的那位慕大小姐,以后定然会要做皇后了。”

赫连铖呼的一声站了起来,眼中有着狠毒的光芒:“慕华寅敢将他女儿送进宫来,朕便要让他女儿替他还债!”他的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恶狠狠的朝空中挥舞了两下,仿佛慕华寅便站在眼前一般:“你等着瞧,等着瞧!”

没有人回答他,只有屋子外边清风渐起,吹得树叶沙沙作响,仿佛有人在不住叹息。

浣春归 - 紫微星动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