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女王守则一:活命要紧(一)

在一间略显破旧的屋子里,床上躺着一个头裹着白色破布的女孩子。那女孩子似乎刚睡醒,看着正头顶上的青色蚊帐,上面隐隐还露出几道图纹,却因为年代久远,而看不清楚。

“哎。”凌仪蓉第五次地叹气,她把眼睛闭了又睁,睁了又闭,终于回想起自己不幸身死,天妒红颜,让她从一个拥有大胸器的现代化美女,变成现如今这副干瘪穷酸的模样。

“咚咚!”没待她继续悲秋伤春,屋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姑娘,快开门,是老奴!”一道略显苍老而沙哑的声音传来,在下着雨的夜晚显得异常诡异。

凌仪蓉摸着黑从床上爬起,头上却传来撕裂般的疼痛。外面电闪雷鸣,借着偶尔打闪时的亮光,她哆哆嗦嗦地找到了鞋子,摸到了小桌旁慢慢地点亮了蜡烛。烛光照射着她那张惨白的脸,她拿着烛台磨蹭到了门栓处,轻轻打开门。一个全身湿透的老妇人便走了进来,正是凌仪蓉的奶娘,也是她唯一的仆人。

“哎哟,姑娘,吓死老奴了!”薛奶娘怀里抱着什么东西,脸上还带着几分惶恐的神色,猛然对上凌仪蓉那张毫无血色的脸,不由得吓了一大跳,拍着胸脯心有余悸地说道。

凌仪蓉轻轻抿了抿苍白的嘴唇,她头上裹着的破白布,已经有些泛黄,上面隐隐露出几道血迹。从薛奶娘那里得知,这是半月前凌仪蓉被十三姑娘推得磕到墙角上导致的,在只有几副药渣的调理下,竟然奇迹地活了下来。

得益于这猛力一磕,凌仪蓉才能借尸还魂,原主人连个名字都没有,只知道排行十四。

“东西拿到了么?”凌仪蓉的声音极其嘶哑,想来是受了头痛的影响。

“拿来了,老奴已经许久没做这种事儿了!”薛奶娘经她这么一问,脸上露出几分欢天喜地的神色,从衣服里抱出一个包袱,显然被包裹得完好,没有一点湿气。

包袱细细打开,竟是十几个白花花的大馒头。凌仪蓉只是轻轻地瞥了一眼,便点了点头让薛奶娘将包袱收好后。她把烛台朝桌上一放,再次躺回了床上。

硬硬的床上已经没有了热气,凌仪蓉被冻得吸着冷气。薛奶娘抱着一大包袱馒头微微发愣,这些馒头全部都是凌仪蓉掏出了所有的积蓄,从厨房买来的,现在还冒着热乎气,却是一口都不吃。她猜不出凌仪蓉为何要买这些馒头。

“快点查,每一间都不要放过,二十、二十一房里的女人全部都拖走!”一道冷厉的女声传来,紧接着就是一串串凌乱的脚步声,显然来了不少人。

薛奶娘一下子有些焦躁不安,她整个人都在发抖,察觉到怀里还抱着馒头,连忙站起身找地方藏。

凌仪蓉的眉头轻轻皱起,身上仅有一床补了无数破布棉絮乱飞的被子,似乎更冷了,她整个人都蜷缩到了一起。

四处都响起了砸门声,这里自然也不例外。薛奶娘匆忙间藏好了馒头,刚站起来门已经被砸开了。一个丫鬟带着几个护卫冲了进来,身上都是湿淋淋的。

“十四姑娘,娘亲早死,一出生就抱过来了。今年八岁半,只有一个奶娘服侍。”那丫头冷着声音对护卫说话,这些话凌仪蓉都能背出来了,每晚都要重复。

这几人也不着急出去,虽然这屋子破了些,但是总比在外头淋雨强。

“今儿是最后一晚了吧,明日终于可以离开这鬼地方了!”其中一个护卫咋咋呼呼地说着,不时传来跺脚声,看样子真的很冷。

“就是,说实话要让人知道这里住着的都是凌王府不得宠的庶姑娘,谁信呐!”另一道声音也跟着传了过来,声音稍微压低了些,似乎知道自己说的话不大好听。

房门虚掩着,风雨不时地吹了进来,凌仪蓉冻得直哆嗦,整个人都躲到了被子里。那几个搜查的人还没有走,依然站在那里说话。正说得兴高采烈时,院子里响起了婴儿的啼哭声。

“哇——”“哇——”还不止一个婴儿哭,偶尔夹杂着几道女童的声音。虽然每晚都能听到,但是凌仪蓉还是止不住颤了一下,今晚似乎哭得特别厉害。

“二十、二十一估计是活不了了,才出生几个月,娘亲又不能跟着去京城。”不知是谁先开了口,声音里虽有些遗憾,却也十分平静。

“哼,怕什么,大不了到了地底下再母女团聚呗,估摸着娘亲先走吧!”那个一直没开口的丫头冷着声音说道,脸上的表情带着几分阴冷。

“于嬷嬷,求您了,我愿意做牛做马也不会碍到王妃的,您就让我跟姑娘一起去京城吧。到了京城,我立马就去投河,不会活在世上碍眼的!”屋外有女人凄厉的哭求声传来,带着十足的哀戚。

又有不少女人被拖了出来,无一不是开口求饶。

“娘,你别带走我娘!”清脆而惶恐的女声响亮地传了过来,显然离得很近。

薛奶娘微微缩了缩脖子,正是住在隔壁破屋的十三姑娘。十三是个有娘的孩子,所以在这个近乎于贫民窟的地方,她就敢把十四给推了,还推死了。

只是今晚,她娘将被带走,并且永远地从她的生命里消失。

女孩子的哭喊声,女人的哀求声,丫鬟的辱骂声,护卫的推搡声。所有的声音,在这个屋子都听得清清楚楚,站在门边的几个冷眼旁观的人,甚至都能瞧见外面混乱不堪的景象。却无人上前,因为他们只负责十四姑娘。

“还不赶紧拖走,打扰了其他姑娘休息,若让王妃知道了,看治不死你们!”先前那道冰冷的女声再次传来,凌仪蓉知道是这次带领他们过来的头儿,王妃身边的得力人儿——于嬷嬷。

女人的哀求声渐渐减弱,直到消散了。今晚,在这间破旧却占地甚广的大院子里,所有有娘的孩子都成了孤儿。凌仪蓉在心底叹了一口气,她穿越过来后,就没出过这屋子,整日头疼。但她却知道,这里所有被排行的女子,都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她们都姓凌,她们的爹都是四王之一的凌王爷。她们的母亲都不是凌王妃!

当她第一回知道的时候,也在感叹这凌王爷种猪的能力。啧啧,一夜七次郎都赶不上他这造人的速度!

“哇——”“哇——”似乎感应到母亲的离开,婴儿的啼哭声越发响亮,带动得其他丢了娘的女孩子也跟着嘤嘤地哭起来。十三那哭天抢地的声音再次传来,似乎还在委屈地抽噎着。

“咚!”地一声闷响,一道婴儿的啼哭声忽而变得异常凄厉,转而猛地停了。

所有的人似乎被方才那不似人类发出的声音所吓到了,哭喊的声音在这一刻静止。

“血!”十三喊了一个字之后,便晕倒在门外。

凌仪蓉的身子再次打了个颤,她闭了闭眼,似乎看到了血流到了地上,被稀里哗啦的雨水所冲散。

“二十一姑娘年岁太小,身子娇弱,不慎暴毙。仔细记下来,回了京还得呈给王妃看呢!”于嬷嬷冷漠的声音隐约传来,像一把冷箭一般刺进了凌仪蓉的心脏,她不由得痉挛起来。

在这里,身为下贱,命比纸薄。

外面传来拖东西的声音,凌仪蓉的脑海里一下子就想起了尸体。紧接着隔壁屋子的门被关了起来,想来十三已经被送进屋了。

“行了,我们也走吧,不打扰十四姑娘休息了!”那个丫鬟的声音再次传来,一阵悉悉索索之后,门也被关了起来。

安静,死一般的安静。只有屋外电闪雷鸣和倾盆大雨的声音,洗刷着今晚一切的罪恶和血腥,却还是带着让人胆寒的肮脏和阴霾。

“娘呀。”过了半晌,薛奶娘的声音才传来,她近乎瘫倒般滑坐到了地上,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凌王府的这些庶女被丢在这里许多年,就这么粗茶淡饭地自生自灭。直到几日前于嬷嬷的到来,打破了这里所谓的平静,有如丢了无数颗定时炸弹一般,每到晚上必定轮番轰炸。

“姑娘,你睡了没?”薛奶娘颤巍巍的声音传来,凌仪蓉头嗡嗡作响,哪里能睡得着,却不想开口说话,索性保持沉默。

“可怜的姑娘哎,本以为投了个金银窝的好胎,原来是转身罗刹世家!”薛奶娘絮絮叨叨地说念了几句,见无人理会,索性就闭了嘴。

她早被吓得腿发软,也不洗脚,直接脱了鞋袜湿衣服钻进了被窝。冰冷的身体靠过来,凌仪蓉微微抖了一下,身子朝里面挪了挪,便又安静了下来。

今晚她没有听到薛奶娘的呼噜声,似乎失眠的不止她一个人。

穿越宅斗女王 - 001 女王守则一:活命要紧(一)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