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对象是笔下的男主

几米说:人生总有许多巧合,两条平行线也可能会有交汇的一天;人生总有许多意外,握在手里面的风筝也会突然断了线。

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惊人的巧合或惊险的意外会何时到来。但请记住,当它们光临的时候,无论你心里有多震惊,面上却一定要淡定,不然前方等待的也许就只剩下破财免灾。比如说,此时此刻喝着可乐敲着键盘的我。

“什么,你说那个男的叫什么……咳咳……啊!”由于太过激动,我刚喝下去的一口可乐全喷到了我亲爱的笔记本上,赶紧抽了几张纸巾猛擦一通,庆幸自己的键盘上还贴了一层键盘膜的同时,小心地检查检查别的地方有没有问题。

郭女士嫌弃地看了我一眼:“都这么大人了,还咋咋呼呼的,看看你的德性,有哪个男的敢要你?难怪这么大人了也从来没个男朋友!”

“我这德性怎么了?还不是你生你养的?”下意识地反驳了一句,每每提到“男朋友”三个字,我的头就会犯晕,可是在第N次犯晕之前,我还是想起了刚才的罪魁祸首,赶紧抓住老妈的胳膊:“你说那个男的,叫什么名字?”

“这么激动干什么?难不成你认识?”郭女士狐疑地瞄了我一眼,还是想了想,老实地回答我,“应该是叫……许默山。”

“家里搞房地产的?”我咽了一口口水。

“是啊。”

“还是个……总经理?”

“是啊。”郭女士一顿,发飙,“死丫头,我说你刚才是不是没在听我说话啊……”

“等等!最后一个问题!”我深吸一口气,把桑心眼儿提了起来,“老妈,他的名字!许默山那三个字到底是怎么写的?”

郭女士似乎很无语,翻了翻白眼:“许是许仙的许,默……是沉默的默,山嘛,就是那个最简单的大山的山呗。死丁然,平日里也没见你这么激动啊,真认识?”

就在她说出最后一个山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傻了。我这辈子都从来都没有中过彩票,可是我能想象那个场景,某一天紧张地拿着彩票提心吊胆地憧憬着,核对中奖号码的时候,发现前几个号码惊人一致,呼吸屏住的时刻,结果发现最后的那个数字竟然也……中了。

许默山。房地产。总经理。三个巧合串成一条线。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奇妙。

“吶,我问你话呢,你发什么愣?”郭女士将我游离的深思拉回来,有些不耐烦,“你到底认识不认识?”

“认……不认识!我怎么可能会认识这种高富帅?”

郭女士的脸上大大地写着“不信”两字,扯了扯嗓子,威吓说:“不管你认不认识,这次相亲宴你一定得给我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去了!你要是再敢推了,看我不……”

“不推了,不推了!”我举手发誓,“告诉我时间地点,我到时候一定去,一定去!”

我倒要看看这个许默山到底是何方神圣!

郭女士很满意我的反应,就递给我一张小纸条,上面是用郭体写的几行小子,有一行电话号码,还有餐厅的地址。“后天晚上七点半,不许迟到,给别人留一个好印象,晓得不?”

“晓得晓得!”我点头,将女士从我的房间推了出去,“都相亲这么多次了,我已经有经验了好么?”

“经验你个头!你要是有经验,我怎么会连个女婿的影子都没看见?”

“啊呀,快了快了,怎么说也是你生的女儿,有点信心好不好?”

……

郭女士一走,我在房间里茫然地站了一会儿,从书架里抽出一本书来。

哦,忘了自我介绍,我叫丁然,是个网络写手。因为一向不擅长取名,当初填写笔名的时候就大笔一挥,填写了真实姓名。在一个文学城里跌打滚爬了两三年,总算有幸还出版了两本书。其中一本,就是现在我手里的这本——《许你天长地久》。

我之所以会有开头的那个不淑女的喷可乐的举动,只不过是因为,我亲手写的这本小说的男主,也叫做……许默山。房地产商,总经理。

真巧,不是么?

难道是老天实在是无法忍受我的腐败单身生活,在我无数次梦里的呼唤之后,终于赐给了我一个我梦寐以求的许默山?

开玩笑!生活又不是小说!

两日后,在郭女士的夺命连环call之下,我下班后打车火速回家,换上了前一天郭女士死命拉着我出门买的裙子。补了补妆,出门。

进了一家放着英文歌的意大利餐厅,我跟在服务员的身后,尽量让自己目视前方,表现得大方得体,但还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视线到处乱飘。但是很快,视线就定在了一个方向。

远远地就看到了一个清瘦的男人,低着头似乎在看着什么文件,他穿的很整洁,一件白色的衬衫,却不是一本正经的,领口处微微敞开,带着几分随性,很符合我心中对许默山形象的定义。听到自己心跳如鼓的声音。

似乎察觉到了脚步声,他抬起头来。那一刻,我觉得呼吸都要停止。心里飞快地冒出一个声音,到处叫嚣着:许默山!他就是许默山!

他的皮肤白皙,五官深刻,棱角分明,但英俊的脸整体给人的感觉却是温和的,并不盛气凌人,也不拒人于千里之外。眼神初次相触,他的眼中微微带着几分讶然,却不是冒犯的,而是初见陌生人的几分迷糊。讶然之后,他便放下手头的工作,站了起来,对我露出一个友好的微笑,语调微微上扬:“丁小姐?”他的声音也是极有磁性,让我再次失神发怔。

“是,我是丁然。”我点点头,舌头有些结巴,伸出手去,“见到我你很高兴。”

他的手一顿,有些吃惊地看着我。

我大窘!“我、我……口误!我的意思是……”

许默山善意地一笑,笑容如沐春风:“我明白,丁小姐不必紧张。我是许默山。”

我想,完了,这个男人简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点了餐,服务员下去后,许默山才又将视线落在了我身上,用他微微扬起的富有磁性的声音问:“丁小姐不喜欢吃西餐?”

这个男人真会察言观色,光从单点就看了我的喜好,看样子是个厉害人物。我想了想,说:“嗯,也不是。只是更喜欢吃中餐而已。”

“是我考虑不周了。”他笑了笑,脸上有几分歉然。我对他的好感又上升了几分。

“没事。这里挺、挺好的。”

“丁小姐平时都在哪里吃饭?”他似乎有些好奇。

“额,我不经常出门,都是在家里吃饭。我妈说外面的菜会放太多的味精,不卫生。”

许默山微笑,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是啊,我妈以前也经常这样说。”

“……”我不知道接什么,气氛又冷了冷。

到了最后,这顿相亲晚餐是怎么结束的我也是浑浑噩噩,总感觉中间不停地在冷场。其实我彻头彻尾是个宅女,再加上一个典型的“和亲人说话口无遮拦,对外人说话一言不发”特质,对着前面的这个陌生男人实在是说不出话来,又怕多说多错。从来都是他问一句,我答一句。我也知道这场面实在是太过尴尬,却也没办法,生性如此。

我一直在懊恼中,心想这次相亲肯定又是黄了,回去又得挨一顿猛批。直到许默山的车子的时候停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才恍然回神,却在那个瞬间仿佛五雷轰顶,仿佛心脏都停止了跳动!

纯白色的轿车十分引人注目,然而最引人注目的却不是车子的颜色本身——而是那个牌子。三角形的标志,两个交错的M字母——那是迈巴赫的标志!

白色的迈巴赫!重点不是这个车牌有多名贵。

而是这也是我笔下的许默山的宝座!

第四个巧合!这、这概率!这个许默山……到底是从哪里跑出来的?

许默山见到我如同见鬼的神色,放下了车窗,询问地看着我:“怎么了?”

“没、没什么……”不知为什么,我有点不敢上他的车,后退了一步,“要不你先回去吧。我、我自己打车回家就好。”

许默山又笑了,眉毛一挑,英气逼人:“我难道看上去不像个绅士?”

“什么?”

“如果是绅士,吃完了饭,难道不应该送女友回家么?”

我大吃一惊:“女友?”我什么时候成了他女友了?

他对我的反应反而有些迷惑:“今天我们难道不是相亲么?”

“是啊,可是……”难道相亲了就是男女朋友吗?而且,刚才的相亲宴上明明N次冷场了好么?这是气场不合吧……

许默山微笑反问:“你难道对我没有好感?”

“没……”

他一愣,皱了皱眉,竟然露出了满脸受伤的神情:“你对我没有好感么?”

天!一个大男人竟然对我卖萌?我的心脏都要超出负荷了!“没、没有。你、你很好……”太过完美,以至于如此不真实。

他松了一口气,好像如释重负,又对我微笑起来:“你对我有好感,我对你也有好感。难道我们不应该交往着试试看么?”

我哑口无言,被他的神逻辑给震惊了。

遇见男主 - 相亲对象是笔下的男主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