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软但很温柔

十月份,虽然已经立了秋,但天气还是较为闷热的,坐在走廊长椅里的元果果把捏在手里的简历表当成扇子,不断地在自己圆圆的脸旁扇着风,企图给自己带来一点凉意,然而就在这时,她身边却忽然传来了一个女孩子有点埋怨的声音:“这位同学,你压到我的裙子了。”

扇扇子的动作立刻停了下来,元果果低下头一看,果然发现自己的大腿不小心将坐在她隔壁女孩子的裙子给压住了,而且还压住了不少。

不,其实也……不能算作不小心吧?元果果低头瞄了一眼自己微微有点圆润的腿,尽管自己坐下的时候已经尽力地收紧小腹、绷紧肌肉,可是两只腿还是在长椅上占用了一片面积。

她赶忙抬起自己的左腿,把对方被压迫的裙子解放出来,还抬起头对那位女同学满含歉意地一笑:“对不起啊!我刚刚没注意到,真不好意思。”

但女生却没有因为她的道歉就原谅她,反而提起自己裙子的一角,继续小声埋怨道:“出那么多的汗,我的裙子都被你弄湿了,真是的……”

坐在她另一侧的一位女同学见状,不由伸手拉了她一下,低声说道:“好了好了,小柔,别说了。”

谁想到女生被朋友这么一劝,不由更生气了,声音听起来傲慢跋扈:“我怎么就不能说了?难道是我做错了吗?明明是她把我裙子弄湿了好吧?真是的……一个人占了那么大的位置就不说了,还出这么多汗!”

面对女孩子的咄咄逼人,果果只是再次大度地一笑:“我真不是故意的,要不,我帮你洗干净?”

尽管她有足够的理由和愤怒,对这个鄙视自己身材的女孩子破口大骂,但元果果不想成为和这个女生一样尖酸刻薄的人。

胖就是胖呗,人家也没说错啊。

那女生立刻用鼻子哼了一声:“用不着你假好心。”

“好了好了,小柔,你别说了,你不是说安玉树是今天的面试官吗?万一让他听见你这么说话,对你的印象多不好啊。”女同学继续劝道。

那个名叫小柔的女孩脸上虽然还带着怨愤,但听到朋友这么一说,却还是乖乖把嘴闭上了。

而站在一旁的元果果在听到“安玉树”这个名字后,整个人却不由愣住了,她微微张大了嘴,过了好久才能发出声音来,不由走上前一步,看向那个女生:“那个……不、不好意思,我想请问一下,你刚刚是不是说……安玉树是今天广播中心招新的面试官?”

文气的女孩子点了点头:“是啊,他是广播中心新的负责人,你不知道——”

话还没说完就被那个小柔给硬生生打断了:“喂,你跟她将那么多做什么啊?”说着又扭头用防备而不屑的目光看向元果果,“你问这么多做什么?难道你也是来参加广播中心的招新的?”

元果果忽略掉她不屑的眼神,点了下头:“是的没错。”

“哈?”苗条的女生立刻惊讶地叫了一声,又将果果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遭,这才捂着嘴笑着说,“你也想进广播中心?拜托哦……先去减减肥再来好不好。”

“小柔,别这么说!”

“我没说错啊!就算广播中心不是模特队,但是也得看长相吧?”女孩却一点都不肯低头,反而防备地问果果,“喂,你为什么想要参加广播中心?该不会是你也看上安玉树了吧?人家可是大户人家,他爸爸安毅龙坐拥十几亿的产业呢,像你这种人就还是不要痴心妄想了吧?安玉树要是走到你身边,只怕第一眼都没办法把你看全了!”

果果不再理会她的尖酸言语,一个人走到旁边的角落里等待面试官叫她去面试,可是脑海中却时不时就会闪现过安玉树这三个字……

虽然她今天并不是冲着安玉树来的,可是说起来,自己和安玉树……好像还真的算得上……认识呢。

她一个人靠在走廊的墙上,思绪不由得飘到了一年前那个夜晚,自己第一次和安玉树相遇的情景。

元果果从小时候开始就特别爱吃好吃的,但却非常悲催地一吃就胖,这个状况直到她上大学之后都没有改善,她虽然放弃不了美食,但是对减肥也非常热衷,她的口号就是那句非常流行的:“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

于是,一年前的那个夜晚,果果在吃掉了一盘酱香牛肉和两碗米饭之后,带着满足的饱腹感来到了学校的运动场开始跑步。

不过那晚天气不太好,漆黑的天空上星星都被乌云遮住了,看起来像是马上要下雨的样子,因此运动场上并没有什么人,除了果果之外,就只有另外一个男生在她的前面徐徐地跑着步。

虽然她跟在男生的后面并不能看见他的脸,可是从他那颀长的背影和跑步时矫健的步伐来看,果果还是不由花痴了一下:“背影是个帅哥,转过来之后肯定也是个帅哥!要是能转过来让我看一眼就好啦!”

谁知道她刚刚说完这句话,跑在前面的帅哥就忽然停下了脚步,接着趔趔趄趄地向前挣扎着走了几步,似乎是想稳住身体,但最后还是“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伴随着他摔倒的动作,天空当中也忽然传来“噼啪”的一声巨响,紧接着豆大的雨点就忽然凌厉地落了下来!

果果顿时倒抽了一口气,妈呀!她只是想让他转过来而已,没想让他昏倒啊!她赶忙加快脚步朝那个男生跑了过去,绕到他面前用手戳了戳他的肩膀:“同学、同学?你要不要紧啊同学?你能睁开眼睛吗?”

可是男生却只是张了张嘴,眉头紧紧地蹙在一起,表情看上去似乎很痛苦。

虽然他确实如同果果预想当中那般长得很帅,但现在她根本没有心思欣赏!周围黑漆漆一片,而这个男生却昏迷倒在一片大雨当中,倘若再这么下去,他万一出什么大事儿可怎么办?

想到这里,果果不再犹豫,她拉起男生的一只手,将它搭在自己肩膀上,然后如法炮制将另一只手也搭在肩上,费了好大力气,才勉强把男生驼在了自己背上。

果果顶着发抖的两条腿,就这么背着他朝前走,一边走一边回头对他说:“你别担心,我现在就送你去校医室!你抓紧我一些好吗?”

男生虽然没有回答,但果果却能明显地感觉到他将自己的脖子圈得更紧了一些,看来还是有意识的,应该不算太糟!

果果一路将男生送到了校医室,值夜班的女医生赶忙和果果一起将男生放在了床上,但是检查了一阵儿却摇了摇头:“不行,发高烧,身体也抖得厉害,只怕不是小病,我这里治不了,得送他去附近的大医院!”女医生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在男生的口袋里找寻着,却没能找到可用于联络的工具,不由皱眉道,“他身上什么也没带,姑娘,你是他什么人?是他女朋友吗?”

一听这个词,果果赶忙后退了一步:“不不不,我怎么可能是他女朋友——啊!”

可是话还没说完,手腕就忽然被躺在床上的男生给抓住了,果果低头看去,愕然地发现他竟然从半昏迷中睁开了眼睛,用一种很脆弱的眼神看着自己,低声沙哑道:“拜托……别……走……”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就又闭上了眼睛陷入昏迷。

旁边的女医生顿时有点生气:“还说你不是他男朋友?人家都这么开口挽留你了!我看他生病也是因为你吧?”

果果欲哭无泪:“医生我真的不是他女朋友啊……”

她在心底悲叹:您也不想想,这么一个一米八多的大帅哥,会找她这么一个平凡的姑娘做女朋友吗?

“你们小两口闹别扭我不想听,我现在就去打120,一会儿去了医院,你可得好好照顾人家啊。”女医生说完话之后就自顾自地转身去打电话了。

果果没有办法,知道自己现在解释什么对方都不会相信,因此只好不说话了,这个时候才发现男生竟然还是用手紧紧捏着她的手腕,她不由使了点劲儿,想把手抽出来,谁知道自己刚刚动了一下,男生的眼睛就再度睁开了。

那双细长的丹凤眼里闪过一抹水光,果果不由被这双美丽的眼睛给震慑住了,恍惚之间,她又听见他说:“你的声音……很好听……拜托……请……不要走……好吗?我有点怕……”

她知道这是人的本能反应,在最脆弱的时候,人们都会希望有人能陪在自己身边。于是她鬼使神差地就点了点头:“好好好,你放心同学,我肯定不走,我就在旁边看着你。”

男生闻言,脸上闪过一丝淡淡的微笑:“你……你叫什么名字?”

“呃?我?我叫元果果!”她赶忙凑到他面前回答道。

男生闻言眨了眨眼:“元果果……我记住了……”

话刚说完,他的头就猛地朝旁边扭了过去,抓着果果的手也松开了,这让她顿时吓了一跳,想起电视剧里的角色撒手人寰的情景,她不由惊慌地大喊起来:“同学!同学你不要死啊同学!”

吃心一片 - 很软但很温柔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