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一片痴心付流水

乌云层层遮住明亮的月,黯淡的星夜下,一名身披黑色兜风将脸遮得严实的坡脚女子,在阴森的树林中疾步快行,时不时的向后张望,静寂的林中,除了虫鸣,只能听见她粗重的喘气声。

随着夜风乌云漂移,露出了一点月色,一间从立在山间的精美院落,在月下显出了它的形貌。女子吁了口气,加快步伐,冲到院落后门,拍打木质大门的声音打破了夜的宁静:“有人吗?我是眉容,我……”

吱嘎,门开了露出了个眼带警惕的高壮男子,陈眉容紧忙将兜风的帽檐拉下,露出了一张美貌不足狠戾过重的脸:“青松是我。”

青松淡淡看了眼陈眉容身后,侧身请陈眉容入院中:“陈姑娘……没人跟着?怎么来的这么晚?主子都等急了。”边说边领着陈眉容向院内深处走去。

陈眉容听闻“主子”二字神色一缓,眼波内竟是有无限柔情涌出,将其充满狠戾的冷艳面容柔化得半分不剩:“让慕容大哥等急了,欧阳将军生性多疑,即便是对着我这个未婚妻……也是诸多警惕。”似是想到了厌恶的事情没有紧锁嘴角下撇还有些惴惴不安:“青松你说,慕容大哥但真不会嫌弃我吗?”

青松的面色蓦然变得有些诡异,似是同情似是嘲讽:“陈姑娘你为主子背反师门、手染无数鲜血、更是以身犯险取得欧阳狗贼叛国铁证……付出良多,今日天下已定,主子自然会好好待你的。”

陈眉容心下安定了一下,眉宇间也有得意之色:“不错,我自慕容大哥落魄时便跟着他,十多年了……终于能安安心心在一起了。”

“陈姑娘请。”青松将陈眉容引到一间二层小阁楼前,站立门旁只说了个请字。

陈眉容此时被即将来到的幸福生活蒙蔽了五官,没有注意到因她一手医术毒术天下无敌,进而对她敬重爱慕有加的慕容大哥的仆人,为何没有向她弯腰行礼。

陈眉容望着自纸窗透出的蓉蓉烛光,心里一片柔软:“慕容大哥。”伴着小女儿怀着羞涩的叫声推开了房门。

“眉容东西可带出来了?”房中一身水蓝衣装的五官英气温润的男子,稳稳的坐在八仙桌旁,深邃的目光落在陈眉容的身上,缓缓的问道。

房门在陈眉容身后被青松关了上,陈眉容脸带红晕,几步冲到慕容宇的身边:“慕容大哥……”

慕容宇却只盯着陈眉容问道:“东西可拿来了?”

陈眉容隐隐觉得慕容大哥今夜的态度有些不同,有些冷漠,有些厌恶,但她只以为慕容宇太过担忧自己晚来才会如此,立刻将怀中被捂暖的一包书信递给对方:“慕容大哥,这信我都看过来,只是欧阳将军与岚国公主的情书而已。”

慕容宇眼中冷光一闪,手随着她的话瞬间握紧将书信捏皱:“这边足够了。对了……”神色变回了陈眉容习惯的温润柔和:“眉容忙了这许久应口渴了吧?”说着拿起桌上茶壶为陈眉容斟了一壶茶:“解解渴吧?”

陈眉容被心上人关切心里暖暖的,心砰砰的跳着不疑有他接过水杯一饮而尽,心里闪过“这茶有一股我最喜欢的杏仁味,定是慕容大哥花了心思为我备下的。”。

陈眉容红着脸刚要向慕容宇道谢,忽觉腹中一阵绞痛,她伸手扶住一旁八仙桌,一脸关切焦急的看着慕容宇:“慕容大哥这茶有毒,你可有喝?”自十岁起便开始学习医术怎么会对自己此时的清醒不明白:“无妨我这上有一颗从师父那偷来的解毒灵丹,慕容大哥你快吃下。”说着从腰间取出一个小瓷瓶。

慕容宇面上没有丝毫的惊慌,只是接过瓷瓶,退了几步,默默地看着陈眉容,幽深的眼眸更沉淀了几分。

陈眉容抽出银针止住了周身穴位,额头冷汗直流,为今之计只有暂时压制毒性,再让慕容大哥召集药材配置解药了,见慕容宇不吃解药有些疑惑:“慕容大哥……你怎么不吃解药?”

慕容宇低头看着她,唇边勾起一抹嘲笑:“本王没有饮茶。”

陈眉容顿时松了口气:“这就好,这就好。”目光看向慕容宇手中瓷瓶,似是等待慕容宇蹲下为她服药。

慕容宇便摆弄着手中瓷瓶边问:“听说岚国的公主中毒了,不知这药可否有效。”

陈眉容皱眉看着慕容宇唇边的弧度,不知为何往日觉得温暖的笑容,此时给了她一些毛骨悚然的寒意:“岚国公主所中之毒虽说是我亲自所配,不过……我的医术比起家师是比不得的。”

“如此说你可解了。”慕容宇说着将解药纳入袖中,而后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眉容本王知道你对本王用情颇深,所以你饮下的茶是本王亲手沏的,也算还了你一片痴心。”

陈眉容皱眉,心里打了结一般,想不明白慕容大哥在说什么……

慕容宇看了眼窗户,似是透过窗纸,看到了外面,几个时辰后才徐徐升起的朝阳:“陈眉容你十年前背叛师门,八年前制造瘟疫荼害百姓,五年前几国对敌之事私自在兵器上淬毒以下作的行为赢得战役,如今更是与欧阳奇密谋叛国,你认不认罪?”说着俯身拔下陈眉容周身截住毒素蔓延的银针。

“慕、慕容大、大……”银针拔去毒素瞬间涌向陈眉容的奇经八脉,竟是比先前来势更猛,一阵阵顿挫疼痛引得她在地上抽搐不止,竟是让她大口喘息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慕容宇看也不看她:“你还想问本王什么?问本王为何害你?问本王为何不娶你?”眸光散开零碎的情:“本王的王妃自然是温柔多情的她,而非你这个天下皆知的毒妇,师门尚且能背叛的人本王怎敢娶回伴于床榻?”

汗水打湿了陈眉容额头的发,顺着睫毛滴滴下,她努力大张着眼睛也看不清眼前的景物,满心满眼只看着慕容宇眼中闪烁而过的感情。

身上重重的痛楚,让人恨不得立刻死去的痛楚,比不上心中的痛,十年前的初见,温情款款上如昨日。陈眉容不明白,也不想明白,十年来温情依依的慕容大哥为什么要这么对她?!慕容大哥口口的罪状,明明都是慕容大哥求着她、求着她做的……他现在却说,正因为这如此种种,才对他虚与委蛇,他心里爱着别人,他甚至为除后患杀了她……她不甘心……她好恨!恨他为何不爱自己却骗自己,她恨她为他做了诸多错事他却不爱她?她恨她自己愚蠢无知为了他的虚情假意掏心挖肺……

哐当!房门被人大力踹开,一个一身黑衣的模糊人影闯入了陈眉容的眼帘,抱起了全身抽搐口吐白沫的陈眉容,耳边有一沙哑难听的男声说着喊着什么……宽广的怀抱很温暖,有一股熟悉的药味混杂着难闻的血腥味,她真的觉得她认识这人,却想不起来是谁,这人……是谁?

翌日,赤国的振国大将军欧阳奇因通敌卖国罪入狱,毒妇陈眉容被赐死。早年,因赤国暴虐手段而被迫归附的其余三国国民众无不拍手称赞,心中怨恨随之平息。

同年三月,岚国送上美貌天下第一的公主篮皓雪,以及诸多财宝俯首称臣,至此五国混战结束,天下大统,再无战祸。

同年五月,以战功及仁德称赞的怀恩王慕容宇与篮皓雪大婚,当时红绸布满街道,鞭炮声响遍全城,流水宴席连续了百日百夜,好不热闹。

重生之弃渣 - 引子:一片痴心付流水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