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重生后

“小四……小四……”急促的女声一声声响在耳边,令她眉毛搐动,紧闭的眼珠贴着眼皮转动,浑身冰冷的感觉使得她瑟瑟发抖,犹如置身寒冬一般,鼻喉的刺痛感剧烈。

迷蒙了会儿,一丝丝光线由双眼射入,只见人影闪动,却迟迟看不清那人的脸庞,最后唯能依稀看到一抹高大雄厚的背影转身离去,随之而来的是耳边嘈杂而刺耳的声音。

过了许久慢慢张开双眸,她看到一张熟悉而又陌生面孔悬在上方,女孩泪眼迷离,见她睁开眼后惊喜的抓着她的手臂,眼角挂着泪珠绽放着笑容:“小四,你吓死姐了,醒来就好,醒来就好……”

她愣了愣,小四!多么熟悉而又遥远的称呼,她有多少年没听到了?百年吧!若不是眼前的女孩唤她,她早已忘记这个名字了,恍然想起,这个拉着她手臂的女孩正是她前世的三姐——李善云。

渐渐的,前世的记忆如潮水般袭来……

“小四,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跟三姐说,三姐带你去李医生那儿看看。”李善云见小妹醒来后就傻傻的愣着,以为她出了什么问题,眼眶悬着泪急忙问,原本放下的心又吊了起来。

李初九回过神后瞄了李善云一眼,后发现周围站满了看热闹的人,只听其中有几个好心的大嫂说:“善云,赶紧带你妹妹回去换身衣裳,这天凉,穿着湿衣裳一个给浸病了。”

“是啊,快,你给搭把手,我们帮你扶她回去。”有个大嫂直接过来将手由李初九胳肢窝穿过,将她半拉起来。

李善云也是急昏了头,见大嫂们说着,她也赶紧扶起李初九。李初九知道这个三姐虽然胆子小,却很关心家人,便开口让她不要担心,出声时却是沙哑一片:“三姐,没事儿,别担心。”喉咙的刺痛令她说不出太多的话。

见妹妹回了话,李善云当即激动的笑了笑:“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三姐扶你回家,回家就好了。”

李初九纵然有诸多疑问,却知道这个时候她不能问,也无法静心去想,只能由着左右两边的人扶着行走,心里一团乱麻,耳边听到的那些小声议论,更让她心里异常毛躁。

断断续续的听了边上的那些七嘴八舌的话后,李初九心里没由来的一阵糟心,这种三姑六婆似的说嘴虽然百年没听过,但她一点不怀念,只是觉得厌烦得紧。唯一勾起她兴趣的便是‘杨景田’这个名字,是救她的人吗?

一路上,李初九净想着这杨景田是谁,却也总是想不清。

跟着李善云回家后,李善云将她扶进了她单独的小房间,这也是爷爷为了给她营造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特意让爸爸隔开的。李善云将她扶好坐下后,又麻利的给她找出一身干净的衣裳,然后就去送那两个帮忙的嫂子了。

看着这熟悉的而陌生的一切,她有良多感慨,唯一的一丝欣喜就是她是人了,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非飘荡着住在一幅画里,人人看不见的魂魄。

很快,李善云就回来了,敲了敲门:“小四,换好衣裳了吗?要不要三姐帮你?”

李初九晃了下神,喉咙略显不舒服的道了句:“等一下,马上好。”说完便快速的褪下湿衣裳,又在门后拉了条布巾开始擦身子。

李善云在门外道:“你换好衣裳后把脏衣服放在板凳上,我去给你弄点生姜水驱寒,你自己先躺会。”

慢慢的擦着身体,李初九缓缓的应了一声,慢条斯理的穿上衣服。弄完后她就躺在屋内的小床上,望着房顶的横梁与瓦片开始发呆。什么都不想,就这么静静的躺着。

大约过了一刻钟,房门上又想起了‘叩叩’的声音,李初九望了房门一眼:“进来吧。”人也随之从床上坐了起来,盘腿坐着。

李善云推开房门后,便张罗着她:“快,趁热把这生姜水给喝了,不舒服一定要跟姐说,姐带你去看医生。”

李初九一言不发的将热腾腾的生姜水慢慢喝完,这是她醒过来第一个入口的东西,浓浓的生姜味,热辣辣的感觉,顿时让她脑子清醒了不少。

“李大嫂说喝了这个发发汗就不会生病了,你再躺躺?”李善云将空碗捏在手里,给她理了理湿漉漉的发丝:“你躺下,把脑袋朝外边,我给你把头发擦一擦,湿哒哒的睡着不舒服,也容易犯头疼。”

在李初九的记忆里,这个三姐对家人很是关心,胆子却是奇小,也十分脆弱,内里非常固执,所以她也没有拒绝,直接躺下后,将头发散落在床边荡漾着。

李善云放好碗后,搬来一个小板凳,手里拿着一条干布巾,先是理顺了李初九的头发丝后,才细细慢慢的擦着,动作轻柔而又令人舒服。

李初九不喜说话,所以李善云完全没有看出她的异常,而今又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安静点是很正常的,所以李善云边给她擦头发,边轻轻柔柔的说些安抚的话语。

“爸,妈他们呢?”李初九轻声问,她的声音挺不出一丝情绪起伏,她心里没有期待,自然不会有所盼。从她出事开始,只见到李善云,父母和姐姐且不说了,就连始作俑者的弟弟都没看到一丝的人影,问清他们的去处,也好给自己做好见他们的心理准备。

李善云手下一顿,脸上挤出笑容:“爸上班没回来,妈去田里了,二姐今天有班。”

“小宝呢?”自己落水,父母不在身边,她说不出是什么感觉,麻木了,或者是没感觉吧。上一世经历的太多,失望的太多,伤心的太多,又过了一百年,她现在已经不抱希望,对父母本来就没多少的感情因为时间的推移已经很淡了,现在唯有的大概只有那生育之恩,别无其他。

父母于她有生养之恩,不管他们怎么对她,她都无法在以后的日子里冷眼旁观。至于这个弟弟就不同了,以前就没多少感情,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她对他更是没什么好感,一个能将自己亲姐姐推下水后,不知求救消失得无影无踪的人,她只能是无奈。若是他还有担当,现在出现给她道个歉,或许她还能将那个十三岁的男孩当成自己的弟弟。

提到李宝,李善云皱了皱眉,声音略小了絮絮叨叨的问:“小四,你跟姐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听人说是小宝把你给推下水的,我赶到的时候没看到小宝,只看到你被人已经给救了起来,你说,到底是不是小宝推你的?”

李初九想了想,她是怎么和李宝发生争执的?好像是为了一张十块钱。她外出时无意中撞上李宝跟村里的人炫耀他手里的钱,虽然弟弟在家里十分受宠,但她绝对不相信妈妈会大方的给十块钱他,只不过她只是这样想着,没想过上前质问。只是另一个心虚的人就不同了,他当下就将她拉到很远、僻静的塘子边上。

李宝如同他的名字一样是家里的宝,对几个姐姐只有吆五喝六,压根不会好言相向。李初九也不是个好脾气的人,两个人便争执了起来,她本来就不善言词,不想多说的忍了许久,李宝又被爸爸妈妈给宠坏了,脾气冲得很,最后两个人直接吵了起来。是人都有脾气,她当时被李宝说急了,就指责李宝偷东西,并告知他她会将这件事告诉妈妈,李宝慌了当下就狠狠的推了她一把。被一个小自己一岁并人高马大的男孩一推,她脚下不稳,落水了。

发觉四妹又在发愣,李善云轻轻推了推她:“小四,你真的没事吗?要是不舒服,可千万别瞒着三姐。”看了看身后敞开的房门,李善云附在李初九耳边轻声道:“我偷偷攒了些钱,你不舒服,咱们就去看医生,不会让妈知道的。”

蓦然,李初九眼眶一酸,晶莹模糊了视线,若说爷爷是这个家里最喜欢她的,那么三姐就是第二个了,只不过三姐的爱是博爱,对的是所有的家人,以前是她被表象蒙蔽,十分不屑三姐看似假惺惺的好。可游荡了那么多年,见多了世人的嘴脸,如今再经历一遍,她却十分珍惜三姐的好。

“你,你别哭啊,是不是哪里疼?”李善云慌了心,扯着袖口给四妹拭泪,柔声安抚着:“真疼千万别忍着,你起来,咱们这就去医院去。”

李善云虽然比李初九大,但个子却不如李初九,若真想将人从床上拉起来,还得费几分功夫。

李初九只是觉得重新回来,再次看到这样的李善云很温暖,扑到李善云怀里,哑声道:“我真的没事儿,只是觉得三姐对我真好!”

听了她小孩子似的话,又见她除了落泪还真没别的什么异样,李善云‘噗’的笑了下:“我是你姐,不对你好对谁好。”

静静的,李善云用手指梳理着李初九中长的黑发,李初九则窝在李善云怀里,享受着重生来的温暖。她很庆幸重生后睁眼看到的是李善云,而不是别人。

重生好孕妻 - 001重生后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