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丞相好苦逼

眼一闭,一睁,穿越了……孟颜躺在床上慢慢的消化着这个事实。

一觉醒来头痛欲裂,眼前的所有景物都完全陌生,HelloKitty墙纸变成了红木床柱和青色的帷幔……看向四周,房间的陈设简单而又不失庄重,几把古香古色的椅子,一台茶几,一个书架,上面几本书,几个青瓷花瓶。

确定了没有哪个朋友家里有这种老古董装修之后,孟颜又迅速排除了做梦和拍电影等一系列可能,而让她最终确定是穿越无疑的则是听见了房门外的对话声:

“鸳鸯,大人情况如何?”说话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声。

“还没有醒来,太医方才又来看过了,说大人这次头撞的着实厉害,如果过了今夜还没醒来,那么性命就难保了。”回话的是个清丽的女音,语气中透漏着焦急和黯淡。

“照顾好大人,有情况马上向我汇报,皇上和老爷那边都等着消息呢。”

“奴婢知道。”

随后一阵脚步声渐渐远去……

孟颜吸了口气,揉了揉额角,开始撸撸思绪:昨夜死党小米生日,一群人在KTV玩得正HIGH,貌似喝了很多酒,貌似中间小米的男友突然携新欢冒出来提出分手,貌似后面就打了起来,隐约记得是自己义愤填膺的冲了上去给了那渣男一酒瓶子……然后就觉的脑后一疼,貌似是被渣男的新欢敲了一下。

记得自己倒下前还回头给了那女人一个中指,心里念叨着等明儿个一定要给她敲回来,谁知道顺着这一瓶子就穿到这里了。想到此,孟颜有些沮丧,看来这次为朋友两肋插刀付出的代价可不小,冲动是魔鬼,赶明个儿穿回去一定狠宰小米一顿补偿自己穿越时空消耗的体力……

孟颜是绝对的乐天派,闺蜜们常说她是典型的二萌白,偶尔加点暴力黄。于是确定了自己目前的处境之后,孟颜的二白模式迅速启动,诅咒那敲自己的女人几秒,为自己的不幸遭遇悲春伤秋了几秒……随后就立刻开始了适应新身份新环境的一系列行动。

孟颜四下打量着屋子,看着房间里青灰为主的色调,孟颜觉得这环境不像是小说里常写的大家小姐的阁楼或者是待嫁新娘的闺房,这屋子的陈设,怎么像个男人的房间……

想到此,孟颜一惊,赶紧掀开被子揉了下自己的胸口,随即松了口气,还好,虽然没有汹涌的事业线,却也还不是飞机场,胸前的两个小山丘明显昭著了这宿主的性别特征。虽然自己平时偶尔有些霸气侧漏的爷们举动,不过对女变男那种混搭型穿越还是有些接受无能。

可是,刚才门口两人的对话,似乎称呼自己为“大人”,这大人不是对当官男子的称呼吗?孟颜想了想,伸到胸部的手向下移动,直至胯下……

空空如也,孟颜这才彻底放了心。

掀开被子,看着自己身上的男式亵衣,还有地上的方头小靴,孟颜可以断定,这宿主虽然是个女人,却不知什么原因扮演着男人的角色。正当她准备下床去找个镜子看看自己的模样时候,房门咯吱一响,随后“咣当”一声响,一个十五六岁的绿衣女孩惊恐地看着床上醒过来的孟颜,手里盛着药汤的碗应声落地。

孟颜也吓了一跳,愣愣地看着这女孩,看着女孩的一身装扮,孟颜心底一凉,额滴个神啊,这是穿到了哪个朝代啊?看这鲜艳的绣花绿袄,看这高耸的两球发髻,难道是唐朝?孟颜想到自己这幅清瘦的小身板,要是穿到以肥为美的朝代,自己岂不是一过来就输在了起跑线上……

正当她满脑子天花乱坠的胡思乱想时,那女孩已经扑了上来:

“大人,大人您醒了?大人您终于醒了……”

女孩的双手紧紧握住孟颜的双臂,孟颜感觉到她激动的浑身发抖,不由得心里一暖:想必这丫头和这身体的原主人十分熟悉,在男女授受不亲的古代,能对自己做出如此举动,看来她一定知道自己本是女儿身。

看着孟颜愣愣地看着自己,那女孩开口说道:“大人,大人,你怎么了?”

孟颜想着刚才听到的对话,迟疑的开口道:“鸳……鸯?”

女孩眼圈一红,说道:“大人,大人您可醒了,以后可不能再做这寻短见的事啊,您要是去了,鸳鸯可怎么办啊?”说罢,竟扯着孟颜的袖子呜呜的哭了起来。

寻短见?孟颜一怔,感情这宿主是自杀的?看着丫头哭的伤心,孟颜转了转脑筋说道:

“鸳鸯,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头好疼,有些记不清之前的事情了,你给我讲讲我这是怎么了。”

鸳鸯抬起头擦了擦泪水说道:“大人,太医说您撞到了头,脑子里有淤血,要是今儿醒不来,恐怕就危险了,就算醒来可能也会有些症状。大人,您都忘记什么了?鸳鸯给您讲。”

孟颜有些尴尬的微微一笑,说道:“鸳鸯,我只记得你了,其他事情都想不起来了。”

鸳鸯听一愣,目光中闪过一丝感动,随后惊讶的问道:“大人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吗?”

孟颜点了点头,说道:“我只记得我是个官,对吧?是啥官来着?”

鸳鸯说道:“大人,您是当朝仁德左丞相啊,官居一品。”

孟颜心中顿时锣鼓欢天暗道:谁说女子不如男啊,谁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啊,谁说女子穿越一定到后宫啊,事实证明,前朝也是好穿穿的……

孟颜佯装镇定,点了点头,继续问道:“那我这是为什么受伤啊?”

鸳鸯闻言,眼泪又掉了下来:“大人,您这已经是第三次寻死了,做奴婢的知道您心里苦,可是,可是您这样是糟蹋自己啊。您别忘了,他是皇上啊,就算他真的对你有意,老爷那边也没法交代啊。”

孟颜闻言一头的雾水,自己不是丞相吗?怎么和皇上有一腿?老爷又是哪个?

看着孟颜一脸的茫然,鸳鸯叹了口气,知道这大人的头撞的着实不轻,于是,她从头到尾把事情的经过和孟颜仔细的说了一遍,孟颜听罢,之前的欢心鼓舞烟消云散,心中万马奔腾道:怎么穿到了一个这么苦逼的主儿身上……

通过鸳鸯的讲述,孟颜知道了这个朝代国号大齐,并不是中国古代的任何一个,也就是说,不知道自己穿到个什么空间,依照鸳鸯口中提到的民间风俗习惯,官员吏制等一系列细节,孟颜觉得大齐国和古代的唐朝有些类似,文字和语言也都和中文一样,孟颜心里略感欣慰,如果穿到个语言不通的国度,真能把人活活憋死……

宏观大环境不错,不过这个宿主的背景身世可就没那么讨喜了,这身体原主人名为孟酌言,是个年方十九的大家闺秀,父亲孟怀山是大齐国的护北都护,手握重兵,盘踞京都北侧要地,人称北平王;而孟酌言的大兄长孟慎之则是大齐国的怀化大将军,拥兵十万,据守大齐和邻国北戎的边境要塞。

原本孟酌言虽说是庶出,可也是个名门之女,放做别人家这样的闺女也都能许个门当户对的好人家荣华一生,可是孟酌言的父亲孟怀山在朝中势力极大,加之儿子屡立战功,朝中不少官员对孟家不满,皇帝屡收奏折都是弹劾孟家父子好大喜功,目中无人。久而久之,皇帝也担心孟怀山功高震主,有意制约孟家的势力。

孟怀山是个精明的老狐狸,自然会想到此,但是令他无奈的是,除了长子孟慎之之外,其余的儿子最大的只有十岁,为了巩固自己在朝中的地位,他将年方十八的庶出的二女儿孟酌言扮成男装,对外宣称是失散几年的儿子,一年前,向皇帝举荐了孟酌言,希望皇上赐其官位。

孟怀山的目的皇帝自然了然于胸,一方面碍于孟家的势力不好反驳,一方面又考虑不希望再扩张其势力,于是就想了个法子,赐孟酌言左丞相之位,赐号仁德相,官拜一品,表面上看是风光无限,实际却没有任何的实权,朝中之事依然由右丞相洛青侯负责。这样既给足了孟怀山面子,又不会给自己增加威胁,只不过是每月多支出一份俸禄养着这个挂名丞相而已。

如果孟酌言能每天就这么做做样子,领领俸禄啥都不管,也不失是美差一件,但是孟颜从鸳鸯的口中听出,似乎孟怀山方面给她安排了什么任务,具体是什么鸳鸯似乎也不清楚,反正孟酌言自从当了这丞相之后,每日愁眉不展,哀声叹气。

而更加苦逼的事情还在后面:孟酌言十三岁在家中第一次见到了父亲宴请的太子——就是如今的皇上,之后就陷入了一见钟情的泥潭,随即展开了长达六年的单相思。

十三岁,啧啧,古代的女子真早熟,想当初自己十三那会还光脚丫子和一堆男孩子下河摸鱼呢。孟颜心里感叹道。

暗恋这玩意是件劳心伤神的技术活,恋得好了一朝甜蜜,恋不好玻璃心碎一地,从鸳鸯口中得知,这孟酌言绝对是属于后者,当丞相一年,寻了三次短见。第一次跳河被救起,第二次上吊被发现,这是第三次,直接从五米高的空中回廊上跳了下来,头撞到假山上的石头……孟颜打了个冷战,摸摸后脑,余伤犹在。

孟颜沉思了一会继续问道:“我是在这宅子里摔的吗?能带我去看看吗?”

鸳鸯摇头道:“大人,您是前天半夜里在皇帝寝宫前的回廊摔的,而且……”鸳鸯犹豫的喏嚅着。

“怎么?”看见鸳鸯欲言又止的模样,孟颜心中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而且,您摔下来的时候衣衫不整,只穿了亵衣……恐怕,恐怕是您半夜里去了皇帝的寝宫……”

我了个去,孟颜心中再次咆哮,穿成个半男不女的苦逼窝囊丞相也就罢了,怎么还是这么个没节操没下限的爬床女……

丞相乖,碗里来 - 这个丞相好苦逼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