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

黑夜正欲隐去,破晓的晨光渐渐照亮了整片大地。

叶晓念睁开惺忪的睡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放大的俊脸。她惊地瞪大了眼睛,随即昨晚某些琐碎的记忆片段,也陆续涌入了脑海中……

两颊羞得浮上两酡红晕,她深情款款地注视着近在咫尺的睡颜,忍不住伸出手,在离它一厘米远的地方停住,缓缓描摹着这棱角分明的轮廓和俊朗的五官。

但没多久她就错愕地发现,身边的男人,眉眼的确与她魂牵梦萦的那张脸有几分相似,但是——

“你不是志成?!?!”叶晓念顿时抓住被子将自己裹得紧紧的,几乎是以光的速度滚到了床的另一头。

眼前的男人,脸上并没有学生的青涩,而且五官也更加英俊迫人。

在同时,男人也醒了过来,一双黑眸没有丝毫的混沌,而是分外的清明和幽深。

“志成?这名字听起来有些耳熟……”方陌岩慵懒地坐起了身,露出结实硬朗的胸肌。他淡淡扫了一眼满是震惊的叶晓念,扬起嘴角漫不经心道:“噢,方志成啊……他不是我堂弟嘛?!”

叶晓念有种被人一巴掌打入深渊的感觉……

他是方志成的堂哥?!她竟和方志成的堂哥?!?!

灵魂仿若被残酷的现实抽空了一般,叶晓念的大脑几乎是一片空白。她足足傻愣了一分钟,才终于回过神来,激动地抓起身边的枕头朝方陌岩狠狠砸去,怒不可遏道:“你这个混蛋!你怎么可以趁人之危?!你怎么可以趁我喝醉的时候……”

她真是欲哭无泪……

方陌岩脸色一黑,但随即就恢复如常,只是面无表情地从烟盒里掏出一根香烟,拿起打火机点燃。

他抽烟的姿态很优雅,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一股傲气。深深地呼出一口后,他盯着叶晓念沉声道:“女人,你要给我搞清楚了,昨晚是你闯进我的房间,哭着喊着说喜欢我,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怎么会知道你把我认成了我堂弟?况且当时我也正好很多天没、碰、女、人了!”

叶晓念觉得,自己的尊严,此刻正被面前这个可恶的男人踩在地上肆意践踏……

昨晚她和同学们在KTV里玩到了凌晨一点多,被灌了很多酒,有些事真的怎么也想不起来,但是依稀还有点印象,自己似乎真的向暗恋近四年的方志成表白过,也确确实实主动抱他……

可是她怎么也料不到,自己竟然认错了人,还给了这个没有一点人性的臭流氓!

承受不住打击的她,终于撕心裂肺地哭了出来。

方陌岩的脸色不怎么好,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闪烁着莫名的光芒。身边绵延不绝的哭声令他感到心烦意乱,走进了浴室。

叶晓念一双泪眼瞥见方陌岩背上布满触目惊心的抓痕时,哭得更汹了……

……

回到自己的房间,叶晓念就躲在被窝里哭了整整一个上午,直到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她才擦干眼角的泪水打开门。

站在门外的,竟然是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的男人。

“你来干什么?!”叶晓念一脸愤恨地瞪着方陌岩,几乎恨不得跳起来狠狠甩他一个耳光。

“这是药,我昨晚没有戴。”方陌岩望着叶晓念眉毛一挑,饶有兴致地说道:“还是说,你想怀上我的孩子?”

“你怎么不去死!谁要生你的孩子!”叶晓念怒发冲冠地接过他手中的药丸和开水,没有一丝犹豫就吞了进去。

她叶晓念简直倒了十八辈子的霉了,才会错给了这种男人!!

方陌岩眸光一闪,唇角的线条绷得紧紧的。

……

午后。

酒店的大厅内,一群青春洋溢的大学生们戴着同系列的帽子,脸上写满了兴奋和期待。

叶晓念望着同学们春风满面的脸庞,心里非常难受。原本,她也和他们一样,无比憧憬这一次的毕业旅行。但若能料到会发生这样荒唐的事,她肯定死也不会来的。

不远处的方志成看到叶晓念,就走到她身边笑着说道:“晓念,你怎么睡到现在才醒来啊?大家可都在等你呢,下午我们去温寒山玩儿!”

望着眼前笑得分外灿烂的大男孩,叶晓念的眼泪差一点夺眶而出。抑制住泪水,她哽咽道:“真不好意思,耽误大家的时间了。”

“没事儿,有些人也是刚来,昨晚大家都玩得太迟了!哎晓念,我刚刚还没发现,你的眼睛怎么又红又肿啊?难道是哭了?”

“哦哦,我……我昨晚喝了太多的酒,没有睡好。”叶晓念很心虚,吞吞吐吐地撒着谎。这件事,她最怕的,就是被方志成知道了……

方志成不疑有他,在看到正朝这边走来的方陌岩时,就兴高采烈地招手说道:“哥,我们下午去温寒山,你要不要一起去?”

叶晓念浑身一颤,整个人都僵得无法动弹。此时她可以清晰地感觉到,方陌岩就站在身后,高大的身躯在她的身上投下了一片巨大的阴影,让她觉得分外忐忑和不安。

“不了,我下午还有事,你们自己去吧,注意安全。”相比方志成热情亲昵的态度,方陌岩的口吻稍显冷淡。

“哦。”方志成似乎有些失望。他转过头,却不经意地瞥见,叶晓念白皙的脖颈处有一块很明显的红痕,就忍不住问道:“哎晓念,你脖子这里怎么了?有一块红红的……”

电光火石之间,叶晓念马上就意识到了什么,当即紧张地掩饰道:“被虫子咬了,被虫子咬了……”

这时,她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冷笑,那么刺耳,让她窘迫得一张小脸就像着了火一般,瞬间红到了耳根……

“哦。”没想到方志成真的被糊弄了过去。

“我走了,好好照顾自己。”扫了一眼低垂着脑袋的叶晓念,方陌岩走到酒店门口,坐进了一辆轿车里扬长而去。

叶晓念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在车上,她从方志成的口中得知,原来方陌岩是来B市出差,今天凌晨才刚刚入住这家酒店。可是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遇上方陌岩,又是怎么闯进他房间的……

不轨 - 开始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