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不共戴天之仇

“吱呀”一声拖长的闷响,牢门缓缓被人推开,微风倒灌进来,却吹不开那股腐败的气味。

慕云歌挪了挪僵硬的腿,抬手挡了挡发酸的眼睛。

来人是个四十多岁的嬷嬷,穿着黯淡的织金宫装,一脸谄媚地对身后跟着的二十来岁年轻女人陪着笑脸:“蓉昭仪,没皇上的吩咐,老奴可没敢让她起身,一直跪着呢!”

她说着转过头看向慕云歌,长满皱纹的脸带上了一股浓烈戾气:“看什么看,还不快给蓉昭仪请安,还当自己是那个高高在上的云妃么!”

慕云歌跪了一晚上,浑身一阵冷一阵热,摇摇欲坠。

听了宫嬷嬷的话,丹凤眼中陡然迸发出一股恨意,可很快被压了下去。她勉强伸出手去,卑微地想抓住最后一点希望:“蓉昭……娘娘,皇上肯见我了吗?”

眼前的女子身穿绛紫色长裙,外罩月牙白素纱,一头水亮的黑发梳着高贵典雅的流云髻,脸上浅淡妆容难以掩盖她的得意和鄙夷。见慕云歌伸出手来,她嫌恶地往旁边避开,侧头对嬷嬷说道:“是皇后娘娘命本宫前来带废妃慕氏去景仁宫。”

“废妃慕氏”,这四个字狠狠砸在慕云歌的心头。

她几乎是立即抬头:“臣妾是清白的!”

三天滴水未进,她的嗓子干哑难听,这辩解也是无力。

“哼!”蓉昭仪的嘴角挂出一丝冷笑:“这话,你还是自己去跟皇上说吧,皇上若信了你,就能堵住整个天下的悠悠之口了!带走!”

不等慕云歌再说什么,两个嬷嬷已经用力将她从地上拖起来,拽着她往前走。背着蓉昭仪,手还恶狠狠地在她腰间死命地掐捏。可她早已经忘了疼是什么,满心满眼地是刚刚蓉昭仪的话:你还是自己跟皇上去说吧……

整整三天,三十六个时辰,他终于肯听自己辩解了吗?

想到这里,暮云歌勉强撑着自己往前走。

她不能倒下,绝对不能倒下,她的儿子,还有慕氏一族上下三百二十七口人的性命,还等着她去救!

皇后……对,皇后沈静玉是她的亲表姐,只要她求一求皇上,肯定会有一线生机的!

到了景仁宫,慕云歌被勒令在殿前跪着。蓉昭仪进殿回话,不一会儿,从正殿里走出来盛装的沈静玉。

她穿了一身大红色苏绣云水裙,长长的裙摆拖曳在身后,显得身姿十分窈窕。堆云髻上的凤冠,更衬得她贵气非凡。她右手挽着的男人身穿龙袍,俊朗面容上一丝隽然浅笑,在面对慕云歌的时候,又变成了冻死人的冷漠。

沈静玉一走出来,便慵懒地开口:“慕氏,你可知罪?”

慕云歌看着携手的一对人儿,心中又一次揪痛起来。

她想起两个月前刚回国的时候,苦熬三年,等来的不是属于自己的后位,沈静玉站在他身边,含笑着对已经是皇上的魏善至说:“妹妹在楚国多年,功高劳苦,不如就封为云妃吧?”

一句话,轻描淡写,掩藏了她三年所受的屈辱,定了她“妾”的地位。

三天前,也是在这里,她被自己的丫鬟方蓉,也就是如今的蓉昭仪指控,在楚国为质的三年红杏出墙,儿子魏如风就是那个男人的野种。幸好沈静玉还愿意相信自己,求皇上给她三天时间查明真相。

慕氏一族因此事获罪,如果这件事真相大白,父母和弟弟以及全族的人,都会平安了吧?

想到这里,慕云歌用力将头磕向地面,一遍又一遍地哭诉:“皇上,臣妾是清白的,此心可昭日月!”

她的额头鲜血满布,她感觉不到痛,只是不顾一切地、祈求地看向魏善至。

魏善至厌恶地看着她血泪纵横的脸,似乎连多忍受一刻都是酷刑,转头对身边的沈静玉说:“这个贱人你看着处置,不必禀报朕了,前朝还有要事,朕先走了,晚上再来看你。”

他的话一字一句,都狠狠地砸在慕云歌的心上。

她不敢置信地仰起头,想看清他的面容。蓉昭仪却走上前来,用力一耳光扇在她的脸上:“大胆慕氏,谁准你这低贱商女这样看着皇上的?”

白皙的脸上立即浮现出一个臃肿的手掌印,慕云歌心中痛恨,忍不住出声:“我若是低贱商女,你这个低贱商女的丫头,又算什么东西?”

“你!”方蓉被她一气,抬手又要扇她耳光。

这时,一直在旁边看戏的沈静玉开口了:“蓉昭仪,本宫面前,还轮不到你放肆!”她怜悯地看了一眼慕云歌,吩咐宫女将孩子带来,才对慕云歌笑着说:“表妹几天没见到如风,一定想他了吧?”

慕云歌心口一喜,连沈静玉那古怪的笑容都忽略了:“如风在哪里?”

“别急,你很快就见到他了。”沈静玉低笑:“说什么,我也得让你见一见他,才不辜负了你们母子一场!”

旁边的宫女抖着手,将小被子包着的孩子递到了她的怀里,她刚一接过,立即惶恐地退后了好几步。

慕云歌一点都没觉察到异样,欣喜地接过孩子,小心翼翼地掀开了被子。

嘴角的笑容,猛地定格在脸上。

小被子里包裹的小小躯体,已经被烈火烧得焦黑,小手紧紧握拳,微仰的头颅好像在痛苦的呐喊。细细的手腕上,挂着一个小镯子,刻着“福禄无双”四个字。这是如风一周岁生辰的时候,弟弟亲手做了送给孩子的礼物!

这是……她的如风?

她缓缓抬头,凝视沈静玉,目光中有惊痛,有绝望,有茫然,有厌恨,更多是不解。

时间好像静止了。

沈静玉静静地欣赏她的狼狈,漂亮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慕云歌不愧是魏国第一美女,就算额头上的伤口红肿,面容苍白如鬼,也掩盖不了那令人妒忌的五官的精致。

可是,再美丽的人,如今不是也跪在她的脚下,苦苦求着她吗?

欣赏够了眼前人的狼狈,沈静玉才不急不缓开口,“皇上下旨将这个孽种挫骨扬灰,本宫念着咱们姐妹一场,为他留了个全尸。表妹,你该感谢我,而不是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她顿了一顿,状似哀伤地叹了口气:“听说,你还想本宫为你替慕氏一族求情?可是,不是本宫不帮你,只是……慕氏一族三日前就已经在午门外满门抄斩,这死了的人,本宫也不是神仙,如何从阎罗手中帮你要回来?”

前日,午门外,满门抄斩!

慕云歌一下子瘫坐在地,浑身的力气都被人抽走了,连呼吸都不能!

她的儿子死了,现在,爹娘、弟弟也都死了,连族人都全部赴了黄泉!

忽然,她猛地抬起了头来,一双眸子黑得似乎透着幽光,红肿中带了一丝血气:“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空气仿佛凝滞了,只剩下那双眼睛,冷冽得如同寒冬的霜雪。

沈静玉嘴角含笑,轻弹衣角,似笑非笑地瞧着地上的慕云歌:“为什么?因为本宫想看看,你这个从小锦衣玉食、享尽父慈母爱的千金小姐,你这个得先皇赞一句‘至孝’的富家千金,如今父母双绝的落魄!”

她靠近慕云歌,目光里的狠戾终于再也不用伪装:“对了,本宫忘了告诉你,你的父母兄弟在大牢之中,可是苦苦等着你去救他们,而他们至死都见不着你一面,你说,临去前,我那亲亲姨妈姨父心中是何滋味?”

慕云歌心口一滞,仿佛被谁狠狠地敲了一锤子。

她望着记忆中那总是带着温柔跟她说话的表姐,迟钝地脑子终于慢慢清醒过来。

她一字一句地说:“是你勾结方蓉陷害的我,陷害的慕家?”

沈静玉浅淡一笑:“不然呢?我的亲亲好表妹,你在楚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怎么会有流氓三番五次找上门?至于慕家,不必我动手,皇上早就想抄了慕家,我不过是给他一个理由罢了。毕竟,财富只要掌握在自己手里,皇上的心才会安稳哪!”

“那些地痞流氓,都是你的人?”慕云歌眸子猛地一缩,深处已经是一片死灰:“你做这些,就不怕皇上知道?”

记忆中,沈静玉是深深爱着皇上的。

如果不是深爱,沈静玉这般心高气傲,又如何肯做妾,甘居人下,也要陪着她一起嫁给当时还是皇子的皇上?

沈静玉直起腰来,居高临下,仿佛看一个可怜虫一样的看她:“我的好妹妹,你真是单纯可爱得让我都心生怜惜呢!你也不想想,你是如何遇到的皇上,一个商贾之女,完璧之身尚且不入流,更何况你还失了贞,被人退了婚,而皇上人中龙凤,却肯屈尊迁就,在你慕府前跪门求亲?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

“还有,如果皇上真的那么在乎你,又如何舍得将你和你的儿子送去楚国为质,三年不闻不问,一问就是求财?”

“别的不说,为何皇上登基大半年,才肯将你迎回魏国?”

“那是因为在皇上心里,你不过是敲开慕氏巨大财富之门的钥匙,得到天下之后,可有可无!我这个地位低下的‘妾’,才是他的心头肉,所以你被顺理成章的送走,而我顺理成章的成了皇后!”

“其实,哪有什么楚国为质?这一切不过是我与皇上说与你慕氏一族的谎言而已!”

“慕云歌,你不知道我多恨你,从我十五岁开始,我就一直深深地痛恨你了!”

“我可以告诉你,别说你保不住你的儿子,你更保不住的父母兄弟,你们不过是我沈静玉手下的玩物,死不足惜。”

这些话仿佛一把把无形的刀,将慕云歌的心脏捅得千疮百孔,鲜血淋漓。喉头仿佛被人扼住,她渐渐感觉到呼吸困难,脸色青紫,不多时就冷汗淋漓。

晨光正好,辉煌地宫檐投下浓烈阴影在她身上,瘦弱地人儿凭空染上苍凉悲怆,她低着头,双手紧紧抱着怀中儿子小小的尸体,才勉强控制住身体不再颤抖。

嘴角有鲜血流出,是牙齿咬裂了唇。

慕云歌缓缓抬头,瞧着沈静玉这张脸,她想笑,竟然真的笑了出来。

姐妹一场,不过是做戏;

跪门求娶,不过是图利!

他们一个狼心一个狗肺,是她慕云歌有眼无珠,才信了这一对狗男女的鬼话,将慕氏一族推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压下心头那不断汹涌起来的仇恨,她缓缓笑着说:“你恨我,我竟然一直都不知道。”

“你当然不会知道。整个金陵谁人不知,慕家有女初长成,就曾指天发誓,宁愿嫁与匹夫草莽了此一生,也断不入王府宫门半步;而我,当年随着娘亲前来投靠你慕家,你等心心念念的不过是将我嫁与人做那低贱商户,又何曾肯为我真心打算?”沈静玉高贵地笑着,眼底的恨意收敛,又换上了那似笑非笑的轻蔑:“我本想多瞧瞧你如今这落魄模样,不过皇上今儿早上御笔亲判你剔骨之刑,时辰到了。”

慕云歌静静地看着她,不发一言。

当年沈静玉初来投靠慕家,娘亲也曾为了她的亲事费心费力,没想到……

慕云歌笑着,绝美的笑容透出一点渗人,一双眼眸沉得如同幽暗洞穴里的深潭,死寂中透出绝望。

他们不会放过她的,不会!斩草要除根,这个道理她懂!

剔骨之刑!

这就是她朝夕相对的爱人给予她的归宿!他要将她的骨头一寸寸从脚趾开始剔除,要她活生生痛死!

行刑的刽子手将魏如风的尸体从慕云歌怀中抢过来,胡乱地丢在一边。被烈火焚烧的小身躯经不住这样的摔打,从腰部断裂开来。慕云歌睚眦欲裂地扑过来要抱起孩子,被敌不过左右侍卫,被蛮横地拖到大殿外的空地上,将她的手脚用绢帛绑在特制地十字架上,钢刀闪耀着锐利光芒,一寸寸划开了她的脚趾。

心痛到了极点,肉体的痛又算得了什么?

慕云歌脸庞扭曲着,瞪着沈静玉,脸上绽开可怖的笑容。

她们都等着看她慕云歌的惨状,她却不会让她们再称心如意。想看她慕云歌哭?不,她偏不哭,偏要笑!

“不准笑!本宫让你不准笑!”沈静玉眯着眼睛,盯着她的脸颊,声音有些尖锐。

这个贱人,这种时候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忽然,她怒意一敛,蓦然又开心起来。

她靠近慕云歌,欣赏她的惨状一般,却含着痛快地笑意:“对了,想来有件事你还不知道。听说你的父母将你弟弟藏了起来,你那弟弟逃到了金陵姑奶奶家。周家为了讨好我,将他打包送回了京城。如今,他就在我的宫里,你想看吗?我猜,你一定想看的。”

沈静玉说着,轻轻拍了拍手。

两个侍卫抬着一个大缸子,缓缓搁在了慕云歌跟前。

殿中有宫女惊呼,跌退了几步。

在那口不算巨大的缸子里,有一个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的“人”,他眼角流出暗红色的鲜血,脸庞平坦,是被人生生挖去了鼻梁;嘴巴鲜血淋漓,发出痛苦的呜呜声,已没了舌头;耳朵也不见了踪影。最可怖的是,他以一种极其诡异的姿态出现在水缸中,只露出了脑袋——他的手脚已被斩断,被人做成了人彘!

尽管如此,慕云歌还是从这张凄惨的脸上,看出了自己的亲弟弟慕瑾然的影子!

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她几乎是睚眦欲裂地从十字架上跳了起来,猛地抓住行刑的细薄钢刀,一下子划开了绑着她的绢帛,疯一般地扑到了水缸前。

水缸里的人呜呜咽咽,连完整的哭声也发不出来,只眼窝子里,又流出了潺潺的鲜血。

慕云歌的眼神透出一股疯狂,她靠近弟弟,在他耳边低声说:“瑾然不哭,爹娘已经先走了一步,你也去吧,姐姐随后就来!”她说着,手中的钢刀干脆利落地刺进了慕瑾然的心窝子!

周围的人一身惊呼,谁都没想到,平日里看起来格外温婉的云妃,居然也有这般嗜血疯狂的一面!

慕云歌猛地回了头,紧紧盯着沈静玉。沈静玉被她的目光威慑,也被她这一身是血的模样吓倒了,往后退了一步,不料踩到了身后的嬷嬷……

“啊!”还沉浸在眼前惊恐一幕的嬷嬷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向前一推,沈静玉收势不住,直直往慕云歌的刀上扑来……

慕云歌松开手,她刺得很准,正中心脏。

眼前是沈静玉捂着胸口不敢置信的模样,慕云歌哈哈大笑,笑声在这个早晨的高墙内回荡,透出无尽的凄凉和痛楚。

长歌当哭,原来是这样!

她狂笑不止,眼角含泪,余光中却见魏善至从远处奔来,径直跑到了沈静玉跟前。他紧紧将倒地的沈静玉拥在怀中,那疼惜的模样小心翼翼呵护地姿态,都狠狠刺痛了慕云歌的心脏,本就绝望的心,瞬间又挑起了无尽仇恨的怨毒!

沈静玉呼吸微弱,已经没救了。

魏善至血红着眼睛抬起头,恨不能将她生吞活剥。

只听见他斩钉截铁地下令:“贱人,万箭穿心!”

从四面八方飞来无数的箭矢,流星一般地穿过空气,狠狠地扎进慕云歌的身体里。

流得更急、更快的鲜血,在她的脚下汇聚成河,缓缓流进地板里。

慕云歌愤恨地扬着头,直视着眼前这个男人,这个罪魁祸首!只可惜,今生已去,她已经没有可能再血刃仇人,报这一身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为慕氏一族上下三百七十二口人讨回公道!

轰隆——

一声巨响,本来晴朗的天空不知从何处飘来一片阴霾,不到片刻,倾盆大雨立即落了下来……

来生!

若有来生,若有来生!

慕云歌咬着牙发誓,扶着水缸笔直地站着:若有来生,就算要她慕云歌永坠阿鼻地狱,万劫不复,她也不会轻易就放过了这些欺辱她慕氏一族的人!

重生之商女为后 - 第001章 不共戴天之仇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