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黄巢反了

历史上的农民起义领袖很多,为大家所熟知的也不少,其中最著名的恐怕就是刘邦、张角、黄巢、朱元璋、李自成了吧。前面的咱们已经说过了,后面的还得继续排队,今天咱们就讲一讲黄巢先生吧。

一切都要从一次,哦,应该是N次失败的高考说起。咱们的黄先生出生在一个很不单纯的家庭里,说复杂并不是他家的家庭成员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而是家庭背景有问题,他家是贩卖私盐的。

稍微考证一下不难看出,老黄家祖祖辈辈大约就是干这一行的,在盐帮里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没准黄先生的老爹还是个堂主啥级别的干部。不过黄老爹是真不想让儿子子承父业了,这一行虽说是高收入可也是高风险,罪名跟造反一样,抓住了就要杀头。

按理说,从司法角度来讲,不管怎么说贩卖私盐也只不过是经济犯罪,涉嫌挖皇上老子的墙角,跟造反不沾边,不至于扣上这么大的一顶帽子。可实际情况是,唐朝的很大一部分的税收都来源于这方面,就算是在贞观和开元盛世的时期也离不开它,更何况黄巢生活的那个动荡的年代了,简直就是皇上的命根子。

另一方面,黄老爹这位名副其实的黑土豪不像再黑下去了,他想让自己的子孙后代都白起来,正巧他在黄巢身上也看到了转型的契机,这小子年纪轻轻的居然会作诗,还做的有模有样挺有点创意和才气。

小黄先生在孔融那个年纪的时候就已经有大作问世了,咱们选一首脍炙人口的举个例子,“飒飒西风满院载,蕊寒香冷蝶难来,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听见了吧,那时候就已经有了称帝的理想了。

黄老爹一听,有料啊,这两首诗,难道是轮到我们老黄家要华丽丽地转身,跻身上流社会了?有了这种想法之后,黄老爹可就真不淡定了,请来了十里八乡最资深的家庭教师教导小黄先生。小黄先生也争气,当真做到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黄老爹看在眼里喜在心头,暗想,家里可能要出个状元啥的了吧,光宗耀祖啊。嘿,后来黄巢果然是光宗耀祖了,不过比黄老爹预期中的大了一点,他当了皇上了,除了时间短点,地盘小点,敌人多点,欠缺历史界的一张执照之外!

时光荏苒,小黄先生终于长大了,看样子黄老爹的愿望就要实现了。老黄家马上就要走上一条光明无限的康庄大道,可是当时的谁也想不到,后来的事情居然把黄巢引向了一条无比诡异的道路。

高大威猛的黄巢驾驶着他的豪华Q7战马来到了大唐朝的首都长安,这是他第一次参加高考,由于对自己的学问信心十足所以表情有点夸张拽拽的,试卷答完了之后更加不可一世,胸有成竹地就回宾馆里。让黄巢完全没有想到的是,最后发榜让他大失所望大跌眼镜,他居然没中,名落孙山了。

经过一番思考之后,黄巢淡定了下来,其实这也没什么,大唐朝的高考录取分数线本来就很高,录取率也非常低,一百个人顶多有一个能入围,自己反正还年轻,有的是机会怕什么,失败是成功的妈妈嘛!

可让他恼火的是,这个妈妈居然就这么像是沾染了魔咒一样黏上他了,从第一次落榜之后,他连续参加了N次高考,可每一次的结果都和第一次一样,录取通知书上永远都没有他黄巢的名字。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原先他总是觉得或许是自己的学问还不行,书读的好不够多。可是后来他渐渐的知道了,原来这里面有很多的黑幕,有很多的暗箱操作,黄巢气得要命,但是他并没有死心,他觉得即便是存在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但金子总会发光的,不可能所有的进士全都是科场舞弊的受益者吧,总有那么几个例外。

抱着这种心态,某年,他再次来到了长安。黄巢也许不知道,这次是他最后一次参加高考了,这并不是因为他老人家如愿以偿地高中了,恰恰是因为他再一次落榜,已经经不起折腾了,他决定回家卖盐。

话说黄巢最后一次参加科举考试应该说准备得还是非常充分的,他吸取了前几次名落孙山的教训,该恶补的恶补,该迎合的迎合,该端正态度的地方也端正了态度,除了他没有送礼,能做的全都做了……

落榜那一天,黄巢的心情非常低落,像霜打的茄子一样,他仔细地回想了自己的试卷,觉得答题没有问题,那么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呢?这时候,他听到了几个高中的家伙正在窃窃私语,这个说送了多少多少银子,那个说朝廷里有谁有谁给当靠山,黄巢顿时恍然大悟,原来这才是自己屡考不中真正死穴,当时他就想把那几个家伙给劈死,可是后来一想,那又有什么用呢,罪魁祸首是朝廷的贪官污吏,杀这些家伙又有什么用,难道他们死了自己可以直接替补上去吗?很显然是不能的。

所以最后黄巢还是忍了,可是他的心里却已经开始有了仇恨社会的种子,并且这颗种子迅速的萌芽,破土而出,壮大了起来。

当黄巢骑着高头大马离开这个让他梦碎的地方的时候,就再也按捺不住心头的义愤,面对着城头,喊出了自己的心声:“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啥意思?

没啥意思,那意思就是向全世界宣布,老子不服!早晚有一天我小黄先生要杀回来,我的威风会横扫整个长安,等着吧!

撂下了这样的狠话之后,黄巢赶紧快马加鞭地回家了,为啥呢?因为这首诗有点太那个了,冲动过后,魔鬼走了,他冷静下来之后,开始担心自己的脑袋了,他想让这玩意在自己的肩膀上多呆两天。

好性格,是个造反的好苗子!

淮盐是很有名的,淮河两岸是历朝历代产盐的圣地,在唐朝的时候更为兴盛,黄巢的事业就在这里展开。

黄巢回家之后,把自己在长安的遭遇跟老爹说了一番,自然免不了浓墨重彩的渲染那是个多么多么黑暗的世界,不是咱老百姓应该去的地方。所以黄老爹也就原谅了他的落榜,勉励他下一届接着考,一定要把这个公务员拿下来。

可是黄巢说什么也不愿意了,脑袋晃起来,不了不了,我不考了,没啥意思,朝廷这么黑再考下去也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还不如趁着年轻干点有意义的事儿呢!

黄老爹傻了,苦笑道:“我的儿咱家没什么有意义的事情给你做,你如果真的不考了,那你以后也别想过低碳环保的绿色生活了,跟我一起走黑道,贩卖私盐,继承祖宗的家业,你愿意吗?!”

黄巢心想,这事儿似乎也轮不上我说愿意还是不愿意,我不愿意又能怎么样,给皇帝老子打工既然没戏,也只能自己单干了!

“那就这样吧!”

从此之后,黄巢就开始了他的走私生涯。你别说,黄巢的确不是省油的灯,放在哪里都能发光发热,也难得他居然能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不但写得一手好文章,还练就了一身登峰造极的武功,按照当时的说法,足可跻身一流高手之列,再过几年完全够资格参加个华山论剑大会啥的。

事实证明黑道的潜规则比白道要少得多,有些表面很白的东西,其实比黑的东西更黑。黄先生的一身本事终于没有被埋没,他在走私的事业上干出了不平凡的业绩。有多么不平凡呢?

不但钱赚到了,还得到了大领导的赏识!

那么这个大领导是谁呢?

他就是王仙芝!唐末起义军打响了第二枪的人,第一枪是庞勋打的,咱们前文书也说过了,一会儿还说!不说不行,因为这位老兄实在是太重要了,虽然他的起义搞得马马虎虎,挨了一顿暴揍之后就销声匿迹了,可是他至少点亮了北方那片硝烟弥漫的天空!

现在我们来说王仙芝!

王仙芝为什么要打响第二枪呢?他那个盐帮帮主不是当得好好的嘛,为什么就不能踏踏实实地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呢?

原因有两个其中之一就是生意越来越难做,混不下去了,眼看盐帮就要变丐帮,作为董事会主席他必须带领大家走一条全新的大路。第二呢,就是考虑到目前大唐王朝给老百姓提供的造反环境比较符合整个大时代的需要,这玩意有前途,即便不能成功,也可以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打打酱油,无伤大雅,路毕竟是人走出来的。

为啥说,生意越来越大难做呢!这里边有个名堂,以前叫闹饥荒,现在的说法就是经济危机。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开头是天灾(水灾、旱灾、蝗灾等各种灾),到后来就变成了人祸,而且人祸远大于天灾,比如说在王仙芝造反的这一年就发生了一件听起来有趣,但仔细一想就气不打一处来的事情。

当时也不知道打哪飞来一群蝗虫,铺天盖地地席卷了大半个中国,它们遮天蔽日地吃掉了所有可以吃的东西,连树皮草根都没跟老百姓留下,粮食是别想收了,黄河南北饿死的人计算器都数不过来,政府本来是打算要救济的,可是这时候一个刺史级别的高官向皇帝报告说:这些蝗虫飞到长安附近,拒绝吃地里的粮食,自发地抱着树枝全部饿死了。

面对“素质”如此之高,敢于舍己为人的一匹“以死报国”的蝗虫,皇上还有啥好说的呢,除了给它们点赞,就是发表文章标榜大唐盛世。

不错,皇上的年纪是有点小,十几岁,脑洞还没完全愈合,可是下面那些当官的可都活了一大把年纪了,这样的鬼话居然也能相信?

这比安禄山还过分呢!安禄山最多也就是说,上天被自己的忠心感动,派出一群神鸟把蝗虫给吃了,这次简直就是安禄山的升级加强版,大臣中提出异议的一个没有,上表祝贺的倒是一个不差,这些人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我不下地狱谁爱下谁下的心态,就这样瞒报了这次浩劫!

皇上没事了,他们也没事儿了,可是老百姓有事儿了,王仙芝和黄巢也有事儿了。老百姓都死了,没死的也变成赤贫,饭都吃不上还吃盐干吗呀,那不也太天方夜谭了嘛!所以经济危机影响到了盐帮的产业链。

但对于王仙芝和黄巢来说这还不是最最致命的,最致命的在后面呢!朝廷的一些有头脑的大臣不久就从这次蝗灾之中看到了商机,他们瞒着皇帝向全国下达了命令,要严厉打击走私犯罪活动,因为现在国家正在闹灾荒,可不能让他们再挖墙脚了,把他们全都抓起来,收上来的罚款,咱们救灾吧。

当然这都是糊弄鬼的,王仙芝知道,这些钱不可能有一分用在老百姓的身上。

国家的政策变了,在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盐帮脆弱了,很快就遭到了致命的打击,密探和明探的鼻子比猎犬还要灵,眼睛都好像能透视,几十匹货物全都搞砸了,没收了,弟兄们也死了,王仙芝实在是挺不住了。

再这样下去,弟兄们没活路了。

王仙芝急忙找来自己的领导班子来看会,研究如何才能阻止盐帮蜕变成丐帮,会上很多人表示,去他娘的,干脆反了算了。

王仙芝一听也是这个理儿,反正饿死也是死,造反死了也是死,还不如干脆拼一把,兴许还这能混成刘邦呢!最不济了做刘备也行啊!

基调定下来了,接下来就是具体的实施方案了,事实证明王仙芝这些年的黑社会头子也不是白干的,还是有点当领导的水平的,他总结了历史经验,大凡是农民起义都要有一句自己的口号,还要搞点封建迷信出来才行。

比如陈胜吴广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张角提出的: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所以王仙芝也提出了自己的口号:“天补平均。”不过说实话,一看他所模仿的两位前辈就知道他蹦跶不了几天,陈胜、张角,貌似都是扑街货!

王仙芝很高调地定位了自己,给自己搞了一个很大很大的噱头:“天补平均大将军兼海内诸豪都统!”

简而言之,就是“大唐朝最牛逼的人”。

终于从盐帮走向世界了!

王仙芝反了,不久之后队伍就发展壮大起来了,一部分庞勋的旧部精锐投靠了他,大约三千左右人马,成了他军队的核心组成部分。他开始攻城掠地,不久就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虽然一块地盘没有,但银子着实抢了不少。

黄巢不淡定了。

我掉书袋这么多年,得到了什么好处啊,整天想着给皇帝老子打工,结果人家还不要,现在王老大跟皇帝老子面对面,真刀真枪地干上了,还干得有声有色,我能不能也跟着他开个加盟店,也试试身手啥的!

事实证明,干造反这个行业,盐帮兄弟有着异乎寻常的天分!

掰着手指头算一算,历史上从盐帮起家造反并且小有成就的有那么几位,程咬金、王仙芝、黄巢、张士诚!王仙芝绝对不是个例!

黄巢一夜没睡,反复地思量自己和王仙芝比起来优势有哪些劣势有哪些,最后他得出结论就是,优势没多少,劣势一大堆,首先王仙芝造反的号召力比他大,江湖地位比他高,人家振臂一呼,无数人都拜倒在战袍之下,他,恐怕没这个魅力。可也不能说一点优势也没有,他的优势就是——文化底蕴!

黄巢是个有文化的人!

有一句话怎么说:有文化的流氓最可怕!也就是说,黄巢有点瞧不起王仙芝,他觉得王仙芝在那瞎打,瞎胡闹,就像个没头苍蝇一样,如果让他指挥那十几万人马,他绝对不会像王仙芝一样四处乱窜,一点章法也没有,从一开始就应该有自己整盘的计划才行。所以他觉得自己如果反了,肯定混得比王仙芝要强。

于是黄巢也反了。

历史就是这么任性五代十国上 - 第一章黄巢反了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