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生日大礼

随着一声痛苦的哼声,欧阳雪揉着晕沉沉的脑袋坐了起来,意识渐渐的恢复,在晕厥之前的情形,浮上了脑海。

难得大方的母亲居然首次为自己庆贺生日,在这明月市有名的‘海上皇宫’订下了酒席。欧阳雪还清楚的记得,母亲对自己说的‘生日快乐’,还有酒杯中那殷红似血的红酒。

难道是那酒的问题?母亲会害自己?

欧阳雪打量着所处的环境,身下是一个圆形的水床,随着她身体一动,就不断翻涌。房间里边挂着一些丝带,墙壁上装饰着一些古典风格的壁画,只是,整体的色彩是暖红,还有着,一丝奢华的气息。屋内的灯光也幽暗不明,一切,都透着朦胧感。

这是哪里?‘海上皇宫’的客房?这房间的摆设,让她记起在包间看到的宣传册,同时,心中更是震惊,自己怎么会在这里?母亲呢?

欧阳雪翻身下床,刚走两步,她一个踉跄,险些摔倒,身体里涌动着阵阵热息,脸颊上有着发烫的感觉。心慌意乱之下,她连忙挣扎着朝着门边走去。几步的距离,似乎耗去了她全部的力气,不得不靠在门上,大口喘息。

奋力拉开房门,外面是走廊,但壁灯的亮光比萤火好不了多少,根本就看不清楚。欧阳雪深呼吸着,却压抑不住狂乱的心跳,两颊越来越热,似乎都快要燃烧起来一般,身体里的力气在一点点流逝,连抬脚都相当困难,脑袋晕沉沉的感觉更加浓,身体里的本能,让她羞惊之极。

欧阳雪咬了咬唇,克制着不好的感觉,迈步就想要离开这里。这时候,一双大手伸过,将她揽入了一个宽大的怀抱里,一阵阵热息,喷到了她的脸颊上。

“女人,哪里去?”一个男人低沉而沙哑的声音传进了欧阳雪的耳朵里,男人的气息,诱导着欧阳雪身体里边的不稳定因素,让她身体颤抖起来。

莫名的感觉,让欧阳雪想要靠进那个温暖的怀抱,那里,似乎是她所要寻求的安全港湾。

“放开我!”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颤声喝斥,双手伸出,想要将男人给推开。

“到这‘海上皇宫’的女人,还怕这事?说吧,多少?”男人的声音带着沙哑和急切,一只手抓住欧阳雪的手,另一只手揽住欧阳雪,半抱半推,两人进了房间。

“救命!”欧阳雪呼救着,可是颤抖的声音,微弱得似绵羊的低哼,力气的尽失,让她瘫在男人的怀里。

“给我!”男人低喝,热腾气息直袭欧阳雪的脸颊,肆意的情愫在她身体里边奔腾,难耐之极。努力挣扎,却摆脱不了男人那只大手,似钢铁般将她禁锢。男人双手一挥,砰的一声,欧阳雪跌落到了水床上。

身体随着水床的摇晃而摆动,欧阳雪紧张间,拼命挣扎。男人由身上掏出一扎钱来,扔到了欧阳雪的身上。

“无耻,混蛋!我不是那样的人!”声音颤抖,身体无力,欧阳雪惊恐而屈辱。

“女人,不都是图这个?”男人一声低哼,扯下衣衫,轻轻一跃,扑上了水床。

“不!”

痛呼声中,欧阳雪无法挣脱男人的霸道,身体里边的翻腾,更是让她又羞又急。

“给我!”

男人一声低哮不顾一切,撕开了欧阳雪的衣襟。

久久之后,男人起床穿衣离去,欧阳雪睁开眼睛望着男人的背影,屈辱的泪水滚滚而下。挣扎着坐起,她费力的穿起衣衫。

夏候杰冷着一张脸,靠在门板上整理着衣衫的时候,黑三正哼着歌,摇摇晃晃朝着这边走来。

“喂,你是谁?你怎么在这里?”黑三看到了夏候杰,喝斥声中,他看清楚了夏候杰的脸颊,“杰,杰少?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我这就走,我这就走!”

黑三声音中满是惶恐,躬身施了个礼,转身就匆匆离去。心里边,黑三已经是将欧阳雪的母亲骂了个半死,那个老女人,说好将她的女儿第一次给自己,抵消她欠款的利息。可是,居然又找来了夏候杰,这一个明月市的霸主,这不是害自己吗?

看到夏候杰此时衣冠不整的模样,以及散发出来的气息,黑三又怎么会不明白刚才夏候杰做了些什么呢?

“杨烈!”黑三离去,夏候杰一声低喝,一身黑衣,一脸冰冷的杨烈出现在了夏候杰的身后。

“刚才那个人,我不希望有人知道我进过这间屋子。”夏候杰说完话语,转身推开房门,又走进了房间。夏候杰打开了屋内的大灯,屋里边明亮起来。

只是,房间里没有刚才女子的身影。夏候杰迅速跨前几步,冲到了打开的窗户前。窗外就是明月河,哪里有人影?

回过头来,夏候杰望着床上,那些钞票一张未动,而最吸引夏候杰目光的,是床单上一朵鲜艳的‘梅花’,以及一只表带断裂的旧式金表。

欧阳雪游到了河岸边,爬上岸后躺在冰冷的沙滩上,大口喘息着,半晌,这才坐了起来。夜已深,凉风袭来,欧阳雪身子颤抖着。看了看前方停靠在对面河边的‘海上皇宫’,欧阳雪抱着脑袋痛哭起来。

欧阳雪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她推开房门,一大股烟酒的味道扑面而来。她皱了皱眉头,沙发上,母亲欧阳明芳正端着酒瓶喝着酒,脸上满是笑意。

“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欧阳雪冲到了欧阳明芳的身前,大声质问着。屈辱和身体的痛楚,让她眼眶红红的。

“黑三这么早就放你回来了?”欧阳明芳望着突然出现的欧阳雪,一脸的惊讶,捏着酒瓶,下意识说着话。

“什么黑三?”欧阳雪皱了皱眉头,疑惑的问着话。

“没,没有什么。小雪啊,你怎么才回来啊?你喝了酒怎么出去了就不见了?我可到处找你呢,可怎么都找到你。你没见到,我正在借酒浇愁吗?我都发动公司所有的员工去找你了,对了,我还等着天亮了就去报案的。”欧阳明芳眼神闪烁,欧阳雪不认识黑三,看来黑三也没有说自己与他之间的交易,这样再好不过了。

“真的是这样吗?”欧阳雪紧拧眉头,盯着眼前的母亲。

专属暖夫别想逃 - 第一章 生日大礼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