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离婚出走

忙完婚礼,送走最后一批客人,已经是晚上过了零点。秦浩拖着沉重的步子走进新房,疲惫不堪地瘫坐在了沙发上,摸摸自己因为喝酒过多而疼痛的头,忍不住爆了句粗口:“结婚真他吗累人啊。”

不过,一想到他那个长得跟仙女似的娇滴滴的老婆,他觉得这累也值得了。

想到老婆,秦浩看向了那张新人大床,想着等下将实现醉卧美人膝的伟大梦想,他便激动得兽血沸腾,可是竟然没看见老婆的影子。

“她不是早进来了吗,去哪了?”秦浩正要大叫两声,听到了浴室里有了响动,门打开,一个裹着浴巾的极品美女走了出来,这就是他的老婆,叶丝雨。

柔和的灯光下,那张娇美的脸显得更加妩媚动人,浴巾包裹着她玲珑曼妙的身材,前面的隆起顶起睡衣形成一个完美的圆弧,看得秦浩使劲吞了吞口水,体内的兽血沸腾得不能再沸腾,刚才的疲惫立即一扫而光。

“呵呵,老婆,你真美!”秦浩站起来,双眼死死地盯着叶丝雨,哈巴着狗腿一般的笑脸搓着手朝着叶丝雨凑了过去。

叶丝雨瞅了他一眼,立即皱起眉头,气恼地道:“臭死了,还不快去洗洗。”

“哦哦哦,我这就去洗,老婆,你等着我。”秦浩跟打了鸡血似的快速地冲进了浴室,然后以打破记录的速度洗好了澡,连衣服都没穿,套了条裤衩光着脚丫就冲了出来,可见他猴急迫切的心情。

一出来,发现叶丝雨已经躺在了床上,那姿势让他的血压“噌”地一下狂飙到达了顶点。

也不知道叶丝雨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此时的她躺在床上,脑袋枕着个枕头拿着手机不知在跟谁短信聊天,乌黑的长发一半散落在枕头上,另外一半从雪白的脖子上一直垂落到丰满的胸前……

看到这里,秦浩已烈火烧身,立即化神禽兽,一声大吼:“老婆,我来了。”他大叫着就要扑到床上,抱住娇滴滴的叶丝雨。可是,一只枕头向他砸了过来,伴着的还有一句冰冷的声音。

“你睡沙发!”

“什么?”秦浩接住枕头愣了下,脸上的笑僵住,不过很快又笑嘻嘻地道:“老婆,别闹了,今晚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人家都说春宵一刻值千金……”

“少废话,睡沙发。”叶丝雨的口吻是斩钉截铁,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秦浩这个时候哪管叶丝雨这话啊,再说本来嘛,结婚后夫妻就要睡在一起,行夫妻之事,这天经地义,要不然结个屁的婚啊。

“哎呀,老婆。别闹了,我要你。”说着,秦浩扔掉枕头,不顾一切地扑了上去,嘴巴朝着那张鲜嫩的小嘴强吻了下去。

“啪”一声脆响,接着是“啊”一声惨叫,秦浩滚到了床下。

叶丝雨从床上坐了起来,脸色冷得可怕,好像她刚才是遭到了强奸犯非礼似的,完全无视了非礼她的那个人其实已经是跟她举办了婚礼的丈夫。

秦浩感觉自己整张脸都麻木了,他站起来的时候一擦嘴,竟然有血迹,可见这一巴掌之歹毒。

是人都有三分火气,何况秦浩还喝了酒,酒壮人胆,当即他火冒三丈地怒吼:“叶丝雨,你什么意思?别忘了,你现在是我老婆。”

“你也别忘了,我们还没领结婚证。”叶丝雨冷冰冰地道:“从法律角度上来讲,我还不是你老婆。”

“你——”秦浩气结,结婚证还没来得及办呢。

“我不管这些,反正我们举办了婚礼,请了客人,你就是我老婆。今天晚上老子吃定你了。”秦浩的表情变得凶狠起来,双眼恶狠狠地盯着叶丝雨。一个女人都搞不定,还是男人吗。

“哼。”叶丝雨冷笑,“想吃我,你还不够资格。像你这种一无所长的废材,根本不配做我的男人。”

“既然我不配,你他妈还跟老子结什么婚?”秦浩更是恼火,青筋都暴了起来,他的感觉自己的尊严正在被眼前这个女人践踏。

“这原因你自己不是知道吗,还用问我?”说到这时,叶丝雨美丽的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别人也许不知道她嘲讽什么,但秦浩知道她在嘲讽什么。

“叶—丝—雨!”秦浩是真的怒了,咬着牙一字一句地叫出叶丝雨的名字,“不管怎样,你今天是老子的!吼!”

一招“饿虎扑食”,秦浩跳起老高朝着叶丝雨扑了上去,叶丝雨一条修长的美腿“腾”地飞了出来,长腿掀开浴巾,那只如莲藕一般的小脚“砰”地一下踹在了秦浩的肚子上。

秦浩被这一重击,身子立即跟一出膛的炮弹狠狠地朝后飞了出去。严重失算,竟然忘记了,叶丝雨可是一个武功高手。

叶丝雨十几岁的时候就被他父亲送去了一个神秘地方学武,这次学成归来,第一件事就是被他父亲强迫着跟秦浩结婚,她自然是很不愿意。

“砰”“啪”

两声响,分别是秦浩撞在墙壁上,然后从墙壁上掉落到地上的声音。

掉到地上的秦浩半天没有起来,只是跟一死蛤蟆似的趴在地上。

叶丝雨看到秦浩这个样子,更是不屑,冷哼一声:“废物,连这点力道都承受不了。”哼完,她拉过被子蒙头就睡,根本看都懒得再看秦浩一眼,心肠之硬可见一般,也彻底让秦浩伤透了心。

其实,此时不是秦浩不想爬起来,他倒也没娇嫩到那种不堪一击的地步,这会他正在跟另一个灵魂争夺对这具身体的控制权。

“你真是个废物啊,连一个女人都无法征服。那就别反抗了,屈服我吧,我会让你变强。”一个声音在他脑海里响起。

秦浩咬着牙,似在坚持着什么,头上大滴大滴的汗珠在滑落,同样,他在脑子里吼道:“你妄想,那样的话我就不是我了,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你最好从我身体里滚出去,否则,我让你魂飞魄散。”

“哈哈哈,一个废物没想到竟然有如此强的意志力。哼,想让我魂飞魄散你还没那本事,我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总有一天,你这具身体是属于我的。哈哈哈。”笑声狂妄而霸道,让秦浩恨不得将那混蛋揪出来狠狠蹂躏。

他不知道这具灵魂是怎样跑进他身体来的,又为什么会选择他。他只知道这些日子跟这具灵魂斗了不下十几次,死死地坚守住了自己的灵魂没有被吞噬,使他没有变成另外一个人。

这一次,他又一次守住了灵魂,可是已累得浑身虚脱,大汗淋漓。

他躺在地上这么久,这期间他多么希望叶丝雨能够有那么一点对自己的关心,起码过来看一下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可是她没有,睡在床上是那么的安稳。可以肯定,自己就算是被她那一脚踹死了,恐怕她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秦浩失望透顶地冷笑了一声,天下何处无芳草,这样狠心的女人不要也罢。

接着,他也懒得起来,就这样趴在地上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叶丝雨倒是安稳地睡了一觉后醒来。起床看了下昨晚秦浩躺着的地方,人不见了。

“起得倒是很早。”叶丝雨嘴角抽动了一下,准备走进卫生间去洗漱,却发现一边的桌子上放着一封信,信纸的封面写着两颗醒目的大字:休书。

叶丝雨顿了下,随即不屑地冷笑,“竟然还学起古人来了,写休书,他也配?”

走过去拿起休书,她本想一撕了之,但是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将那封休书收了起来,有了这封休书,这段本来就不该有的婚姻以失败告终,就怪不到她头上了。

正好,她将这封休书拿给那个固执的老头子看,到时她便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是秦浩负了她,是秦浩毁了这段婚姻。

而此时的秦浩可管不了留下这封休书的后果了,他已经愤然离家出走,其实他本没有家,这刚要有一个家很快就没了,幸福来得太快去得也快。

他现在心里唯有恨,他恨这段被人操控的婚姻,更恨叶丝雨,从头到尾,自己都不过是那个狠心女人利用的一颗棋子而已。他讨厌被当棋子用,更讨厌别人践踏他的尊严。

他承认,他现在的确是一无所有,一无所长,但是他有一颗坚定的心,他坚信自己未来有一天会成为这世上强人中的一员。

当然,这是未来的事情了,现在他只想尽快离开长海市,这个让他伤心的地方。

秦浩自己也不知道要去哪里,他只是在路边随手拦到了一辆长途汽车,然后买了终点票,至于终点是什么地方,他问都不问,就这样交了钱后坐上了车。

这辆车的终点站很远,车子一直开,从早上一直开到了晚上,途中上上下下了好几拨人。

此刻,已经是晚上十一点过,车子开着强烈的灯光在一条盘山公路上攀爬着,这里叫十八盘山,总共要攀爬十八道弯。车上还坐有七八个人,坐了这么久的车,人人都显得很疲劳,一个个都靠在座椅上,昏昏欲睡,包括秦浩在内,也靠在座位上闭上了眼睛。

乘客睡自然没什么问题,要命的是开车的司机也在昏昏欲睡,开这种长途车本来是要换班的,可是今天没有,这个司机一个人顶着开,开了这么久他已经严重驾驶疲劳,更要命的是这时候没有一个人发现这种状况。

就在这时,前面有一个弯道,司机强打起精神几乎是半睁半闭着眼睛扭动方向盘拐进弯道。

“嘟嘟——”

“轰轰——”

刚一进弯道口,一辆大货车突然按着刺耳的喇叭,轰鸣着从对面冲了过来,速度飞快,而且还把车前灯光开得雪亮直接照射在了汽车司机的眼睛上。汽车司机本来就昏昏欲睡,这会被强光照得目不视物,慌乱中他急忙握着方向盘一阵乱扭。

“砰”一声巨响,这是汽车撞到路边护栏的声音,接着车子猛烈地一阵摇晃。昏睡中的旅客们都被惊醒,大叫着:“出什么事了?”

没有人回答他们,回答他们的是车子冲跨护栏,翻滚下山坡的轰鸣声。

花都强少 - 第一章 离婚出走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