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是非黑白

——即使我颠倒整个世界,也还是没能摆正你的倒影。

三月的天气还有些阴凉,天空灰沉沉的,如同一口倒扣的巨大黑锅,整个世界都笼罩起来了,偶尔几声隆隆的春雷,片刻就飘起淅淅沥沥的毛毛细雨。

墓园。

一群身穿黑衣的人哀痛地站在一方冰冷的墓碑前,静静地凝视着墓碑上方那一张黑白照片上那个意气风发的男子。

曾经活生生的人,此刻,却躺在冰冷的墓地里,留下的,不过是这一方三尺墓碑。

躺在墓地里的人从此安宁,但是,活下来的人,却要面对无尽的哀痛。再见面,再拥抱,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站在人群最前方的叶承欢脸上没有了任何的血色,一身黑衣更显得她脸色苍白得可怕。

她一头长发束了起来,脸上那大大的墨镜几乎将她一半的脸都遮住了,搁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就连指甲深深陷进了手心里都感受不到疼痛。

原来,心痛到了极致,其他的疼痛都会变得微不足道。

“承欢,承欢,我真的好爱你,等我赚够了钱,我们就结婚。”

“承欢,承欢,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陪在你身边,不离不弃。”

“承欢,承欢,以后我们要生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两个孩子一同长大,哥哥保护妹妹,你说,那样好不?”

……

曾经,那一个对她毫无保留地诉说着爱意,说着不离不弃,说着未来美好规划的人,此刻,就躺在她面前这冰冷的土地上,永远,永远都不会再睁开眼睛看她一眼,永远都不会……

喉咙好像被人死命地掐住一样,连呼吸都觉得生疼生疼的。她想要放声哭,却怎么也哭不出来。

原来,真的有“欲哭无泪”这样的感觉,哭不出来,是不是因为,她的眼泪之前已经流光了呢?

“承欢,承欢。”身边那个神色同样哀戚的女人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

叶承欢透过墨镜,凝视着眼前这个女人,女人有着与黑白照片那个男人一样漂亮的眼睛。

“思源,你的眼睛真漂亮,亮灿灿的,好像天边的星子一样。”

“因为我的母亲有一双全世界最漂亮的眼睛。”

昔日的对话,好像又在耳边响起一样,只是,那双温柔凝视她的眼眸,却已经不在了。

其实,他说错了,他的眼睛,比他母亲的还要漂亮。

人人都说,一个人,或者一些东西不在了,可以看着长相相似的人或者类似的东西来缅怀,只是,为什么没有人告诉她,看着那一双相似的眼睛,却更清晰地知道那个人已经不在自己身边的感觉,会是那么的难受?

锥心刺骨。

她闭上了眼睛,深呼吸了一下,压下心底的哀伤,眼睛火辣辣的,干得可怕,连一眨眼,都疼得厉害。她的声音有些哽咽地说道:“伯母,你不要太难过了。”

贺母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抱住了叶承欢,呜呜地哭出声来,那呜呜的声音,一声声都打在了叶承欢的心底。贺母能放声大哭,她却不能,因为,她还要去安慰痛失爱子的贺母。

一夜间好像老了十岁的贺父站在一旁,看着哭得几乎要断气的妻子,想要出声安抚,却不知道说着什么,只能任由泪水刷刷地流了下来。

远远的,一个神色同样哀戚的年轻女人静静地看向了这边,她并没有打伞,任由那毛毛细雨飘在她的身上。

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明眸皓齿,即使是一身黑衣也掩盖不住她浑身的光芒。她只是静静地站在那边,不走近,也没有离开。

突然,贺思源生前一个朋友走到了贺父的身边,低声对贺父说了什么,贺父望向了女人站的地方,眉头微微地拧了起来,然后慢慢走了过去。

叶承欢注意到了贺父走到了那个女人的面前,因为角度的原因,她并没有看清楚那个女人的脸,却注意到贺父的动作有些激动地扶住那个女人的肩膀。

时间一点点流逝,人群渐渐散去。叶承欢扶住几乎已经站不住脚的贺母,贺父走了过来,从她手里接过了贺母。

“伯父,伯母,我们都不要太难过了。”叶承欢压下心底的哀伤,有些强颜欢笑地说道。

贺父“嗯”了一声,脸上那哀痛的神色好像比刚才少了一些,视线对上叶承欢之后很快就又避开了。

贺母又抓住了叶承欢的手,哽咽地说道:“承欢,你也不要太难过,回去好好休息吧。”

叶承欢轻轻地应了一声。

只是,心被硬生生地挖掉了一块,又怎么会不难过呢?

那感觉,就好像,原本与人一同并肩走在最绚烂的风景中,忽然身边的人已经不见了,那原本绚烂的风景也变成了荒无人烟的荒野,她茫然到不知道自己要往哪里走。

这样的感觉,她却不知道怎么对贺氏夫妇说,因为,贺思源是他们唯一的孩子,也是他们后半生的依靠。都说人生最悲惨的事情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所以,她只能将自己那微不足道的哀伤藏起来。

叶承欢慢慢地离开了墓地,那一个女人还站在那里,叶承欢经过的时候,女人那原本凝视着墓地的眸子移到了她的身上。

那一道愤恨的视线让叶承欢彻底地愣住。

她很确定自己并不认识这个女人,也跟她没有什么过节,但是,这个女人为什么用这么恨之入骨的眼神看着她呢?

身后不远处,贺父在贺母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原本一脸哀伤的贺母那布满血丝的眼睛好像顿时就亮了起来一样,她有些不敢置信地望向了远处那个年轻的女人,接着在贺父的搀扶下,踉踉跄跄地走向了那个年轻的女人。

因为离得不算近,叶承欢并没有听清楚他们在说些什么,却注意到贺母的神色有些激动,甚至还一脸苦恼地回过头来看叶承欢。

如果换做是以前,或许叶承欢会上前去询问,但是,现在的她,身心俱疲,没有力气再去应付多余的人,多余的事情。离开了墓园,招了辆计程车,报了地址之后,她便闭上了眼睛……

付了车钱,进入小区门口,经过保安亭的时候,那经常跟她打招呼的保安见到她一身黑衣,一脸凝重,硬生生地将那一声招呼给忍了回去。

进了电梯,按下了“27”的键,叶承欢背靠在电梯光滑的镜墙。

“叮”的一声,电梯的门打开了,叶承欢睁开了眼睛,顺着本能走出了电梯,掏出钥匙开了门,“啪”地一声开了灯。

刚刚装修好的房子,还留着浓重的装修器材的味道。不知道是因为天气的原因还是因为这间房子还没有人住,叶承欢总觉得浑身凉飕飕的,但是,身体的凉意却抵不过心底的寒凉。

因为身边没有了他的父母,她没必要故作坚强的安慰任何人,她不再掩饰心中的哀伤,那如潮水一般的回忆好像没有了阻拦一样,全部都涌进了她的脑海中……

“承欢,喜欢这里吗?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怎么样,我说过要给你一个家的,我没有食言吧?”

她还记得他当时跟她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得意的表情,也还记得他那灿烂的笑容,以至于,到现在都不愿意相信,他已经走了。

“承欢,等房子装修好了我们就去登记,然后过段时间再摆酒,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你嫁给了我。”

闭上眼睛,不让自己再沉溺于再也回不来的过往中,两行热泪就这么从她白皙的脸上滑落了。

窗户并没有关严,风吹了进来,吹得床帘沙沙作响,那沙沙的响声,犹如情人的私语一般,她的耳边好像又响起了他们说过的话。

“床帘我喜欢浅绿色的,因为浅绿色看起来好有生命力,看到绿色的东西,心情也会好。”

“虽然我比较喜欢深蓝色的,但是,如果你肯亲我一下的话,我不介意买浅绿色的。”

“狡诈!”

她这么说了句,却还是乖乖地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惹得他哈哈大笑。

“哇,这张沙发好大哦,躺在上面睡觉一定很舒服。”

“笨蛋,沙发是用来坐的啦!”

他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地敲了一记,却还是乖乖的掏出信用卡,买下了她喜欢的大沙发。

坐在沙发上,她的手指轻轻地摸索着沙发,然后,靠在沙发上,身体如刚出生的婴儿一般,蜷缩成了一团。

“呜呜……”犹如受伤的小猫发出的声音从她的嘴里溢了出来,“思源,你为什么离开我……为什么要扔下我一个人?”伴随这那哀戚的话音是撕心裂肺的哭声……

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原本一直不想接受的事实,到了这一刻,终于不得不接受……

“承欢,我爱你,我们会一直一直都在一起的!”

已经哭累倒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睡着的叶承欢猛然坐了起来,扬声便叫“思源——思源——”,她有些焦急地环视着四周,寻找他的身影,房子里静悄悄的,她唯一听到的,就是自己的声音在房子里空寂地回荡着……

意识到他真的已经离开了,她苦笑了一下,指尖拭去了眼底的泪水。

他们曾经说好过段时间,找个良辰吉日一起搬进这个新家的,因为中国人入伙最讲究了。但是,这个愿望,这一辈子,已经落空了,再也不能实现了。

紧紧地捂住了嘴巴,叶承欢转身就要冲出了这个承载着两个人对未来的美好向往的地方……

手刚碰上了门把,还没有来得及打开门,便听到了门外传来贺父贺母的对话声。叶承欢刚想开门,他们的对话却让她那开门的动作硬生生地停住了。

“我们这么做,不是很好吧?这里,毕竟是承欢跟思源一起买下的。”这是贺父有些苦恼的声音。

“没有什么不好的,这间房子本来就是写思源的名字,他们两个也还没有结婚,没有搬进来,我们问承欢拿回钥匙也没有什么不对?”这是贺母理直气壮的声音。

门内的叶承欢苦笑了下。

大学毕业后她就租了一间小房子自己一个人住。虽然只是毕业大半年,但是她却已经工作了一年多的时间。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她赚的钱除了交房租和维持日常的开销之外,将剩余的部分跟读书时候打工赚的都存起来,在贺思源付首期的那天全部交给了他。

当时,贺思源说要在房子上加她的名字的。但是,他的父母却对此颇有怨言。为了不引起纷争,她就跟贺思源说,不用在房产证上写她的名字,反正他们会一直在一起,他的就是她的,没有必要分那么清楚……

心中不断地涌上无边的哀伤,她难过的,不是贺氏夫妇想要拿回房子的钥匙,而是,贺思源今天才下葬,尸骨未寒,他的父母却这样对她。

曾经,他们还说认定了她就是贺家的儿媳妇,如今……叶承欢不让自己再往下想,嘴角却挂着一抹冷淡的笑容……

贺母的话好像让贺父有些动摇了,他说道:“这么说是没有错,但是老婆,我们这么做真的好吗?”

“为什么不好?晚晴都已经有孩子了,我们就应该给她一点保障啊。再说了,晚晴肚子里的,可是我们贺家唯一的骨肉了!”

门内的叶承欢听到这些话,心底顿时就凉了半截,原本那已经苍白的脸色顿时间就变得惨白了,就连原本嫣红的唇瓣都好像瞬间失去了颜色一样。

她那握住了门把的手指关节都已经泛白了,“刷”地一声拉开了门,望着门外神色不自然的贺氏夫妇,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你们在说什么?”

贺氏夫妇似乎没有料到他们的对话会被叶承欢听了去,他们面面相觑,都没有回答叶承欢的问题。

“晚晴是谁?怀了谁的孩子?什么是贺家唯一的骨肉?”叶承欢活了二十多年,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这么的……咄咄逼人。

“承欢,你先不要激动。”贺父连忙安抚着叶承欢。

“告诉我,晚晴是谁?她怀了谁的孩子?”叶承欢好像一点都没有听到贺父的话一样,情绪有些失控地质问。

她的眸子中溢满了不敢置信,不会的,她听到的,一定不是那个意思,绝对不是的!贺思源那么爱她,绝对不会做出什么伤害她的事情来的。

绝对不会的!

她不停地催眠自己,想要告诉自己,一切不过是一场噩梦而已,只要梦醒了,贺思源还在她的身边,没有离开……

“我怀了思源的孩子!”一道不算高昂的女音自贺氏夫妇身后响起。

贺氏夫妇同时转过头去,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身后的向晚晴的之后,马上走到了向晚晴的身边。贺母更是小心翼翼地扶住了向晚晴,语气也变得轻柔起来,说道:“晚晴,你怎么来了,不是要你好好休息的吗?怀孕初期不能乱跑,小心动了胎气。”

看到向晚晴出现,叶承欢顿时觉得好像五雷轰顶一样!竟然是她!那个出现在墓地上,用恨之入骨的眼神看着她的女人!

这个女人,竟然说她怀了贺思源的孩子?

怎么可能!

贺思源怎么会让别的女人怀上他的孩子?他怎么可能会做出伤害她的事情来?

向晚晴好像没有听到贺母的话一样,她径直走到了叶承欢的面前,看着明显已经失了心神的叶承欢,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怀了思源的孩子。”

叶承欢回过神来,说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他不会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情来!”

向晚晴冷笑了下,“我能明白你的心情,但是,不管你接受不接受,那都是事实。如果我肚子里不是有他的孩子,我不会在这个时候跳出来说这些话。”

叶承欢愣住,有些说不出话来。

向晚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如果向晚晴不是已经怀了贺思源的孩子,她不会在这个时候冒出来,毕竟,贺思源已经不在了,向晚晴在这个时候承认自己的身份,说明了她以后要一个人将孩子抚养长大。

她本来想大声地否认说贺思源绝对不会做出伤害她的事情来,只是,现在,那些话都卡在了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来。

她望着面前的向晚晴,望着贺氏夫妇,她突然笑了,忍不住笑出声来了,像个疯子一样哈哈大笑。

可是,为什么,她明明在笑,可是,心底却难过得好像要死掉了一样?原本,她笃定贺思源是爱她的,甚至还决定为了他关上自己的心门,守着他们之间的爱,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向晚晴的出现,让她知道自己曾经的想法是多么,多么的愚蠢!

贺思源竟然让别的女人跑到了她的面前,说已经怀上了他的孩子啊!

曾经她认为那至死不渝的爱情,现在看来,竟然是笑话一场!

笑着笑着,眼眶竟然有些湿润了,咬了咬唇,她将那即将溢出眼眶的泪珠硬生生地忍回心底,她绝对绝对不会在他们的面前哭的。

看着情绪有些失控地笑了起来的叶承欢,贺氏夫妇面面相觑,最后,还是贺母出声了,她说道:“承欢,我知道,今天的事情你有些难以接受,但是,事实摆在眼前,我们都要去面对,去解决。”

叶承欢止住了笑,望着眼前的几个人,眸子中渐渐地没有了温度。

注意到叶承欢已经停止了笑之后,贺母又说道:“今天来找你,是想跟你讨论一下房子的事情。”

叶承欢冷笑,说道:“你是要我将房子给你们,对吗?”

贺母点头,却有些不敢对上叶承欢的眼眸,她说道:“你也清楚,房子写的思源的名字。现在,他已经不在了,房子也该归我们。再说了,现在晚晴怀的是我们贺家的唯一的血脉了。”

叶承欢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目光扫过面前的三个人,冷笑着说道:“凭什么要我将房子让出?”

这间房子,任何一件家具都是她亲手挑的,亲手布置的,她为了这间房子,付出了多少的心血,甚至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

贺思源走后,她也没有想过要霸占这间房子,但是,当他们走到她的面前,让她将房子让出的时候,她的心中满是不甘。也是在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心中,是有多恨贺思源……

一夕之间,她的世界,好像被整个颠覆了一样。

“承欢,你这么说就不对了。虽然说房子你也有给钱付首期,但是,比起我们贺家,你的那些钱根本就是九牛一毛,微不足道。”贺母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语气却不容置疑。

叶承欢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向晚晴就冷冷地说:“叶承欢,别摆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态!你知不知道思源出意外的那天,他是要去找我,跟我求婚的?我现在已经没有了丈夫,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了父亲,你还有什么资格霸占我们的房子?你如果还有点良心,就滚出去!”

“跟你求婚?你们的房子?”叶承欢有些愣愣地重复着向晚晴的话。

贺思源出意外的那天竟然是要去跟向晚晴求婚?那她算什么?

她霸占了他们的房子?这是哪门子的笑话啊?

向晚晴是觉得她自己是全世界最悲惨的人,所以,恨不得将她拉进地狱吗?

向晚晴难道不知道,自从她出现的那一刻,她叶承欢的心就已经被打下了地狱了吗?

而在那一刻,她脑中竟然闪过一种“起码晚晴肚子中有贺思源的孩子,而她,她却什么都没有了”的念头!

叶承欢,你真是世界上最蠢的蠢蛋!

贺思源都这么对你了,你竟然还蠢到去惋惜自己没有他的孩子!

“难道不是?”向晚晴冷笑说道,“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比你有资格拥有这间房子!”

叶承欢望着站在她面前泾渭分明的人,她觉得自己的心拼命地往下坠,像是从十几层高楼跌下来,绝望到快要无法呼吸了……

不愿意面对这让她心痛到快要窒息的一切,她说了句“若你们要,就拿去,我一点都不稀罕”然后就转身离开了这一间让她觉得呼吸都困难的房子……

叶承欢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才回到了自己租的小房子,摔坐在地上的那一瞬间,她觉得双腿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

身上的衣服已经让毛毛细雨打到湿透了,她却好像感觉不到寒冷一般。她的眼睛空洞地望着前方,接着,她双手抱住自己,好像给自己取暖一样,豆大的泪珠就这么一滴滴地掉了下来,在光洁的地面上漾开了朵朵水花。

是谁跟她说不离不弃,是谁说要给她一个家?

她从来都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只想着好好念书,毕业后找份好工作,但是,他却走进了她的人生中,搅乱了她的心。现在,抽身离开,却给了她致命的一击。

他竟然背叛了她,让别的女人怀上了他的孩子!

她原本以为,经过了刚才,她的心不会再痛了,但是,现在胸口却好像被人用千万根针狠狠地刺着一样,让她连呼吸,都能感受到锥心的痛楚。

“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她像是喃喃自语地说了这么一句,接着倒在了冰凉的地板上……

叶承欢闻到了食物的香味慢慢地转醒,有些头重脚轻的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有片刻的茫然,意识到自己躺在床上,身上的衣物也已经换过之后,她的眸子中写满了不解。

门“吱”的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了,走进来的人见到叶承欢已经醒来之后,明显地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来了?”叶承欢出声说道,一说话,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得可怕,喉咙更是火辣辣地刺痛着。

来人快步地走到了床边,将床头柜上那一杯温水递给了她,语气中不无关切地指责着说道:“我不来的话,怎么知道你将自己弄成这个鬼样子!”

叶承欢接过好友递过来的水,轻轻地喝了一口,却掩盖不住那即将溢出眼眶的泪水。

张蔚蔚坐在床边,说道:“叶小欢,你知不知道我昨天来的时候看见你昏倒在地板上还发着高烧有多吓人啊?我如果不是心脏够强的话,真被你吓到送医院了。你啊,凡事看开点,要节哀,别折磨自己!”

听着好友语气中那掩盖不住的关切,叶承欢的眼泪就这么一直往下掉。

张蔚蔚抽来床头柜上的纸巾,有些手忙脚乱地帮她拭泪,说道:“你这样,他知道的话,一定走得不安心,你难道舍得他难……”

“他才不会不安心,他才不会难过!”没让张蔚蔚将话说完,叶承欢就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

向晚晴出现的那一幕幕像电影一样在她的脑海里重播,每想到向晚晴怀着贺思源孩子的事情,她对贺思源的恨就增加了一分!

原本以为之前经历了痛彻心扉,现在回想,心就不会痛,其实不然,她的心还是会痛,呼吸,也还是带泪。

叶承欢的反应让张蔚蔚有些愣住,她想象过叶承欢会出现的反应,无一不是抱着她哭得肝肠寸断,说她有多么地想念贺思源,甚至恨不得随贺思源而去,却是做梦都没有想到叶承欢会有这样的反应,像是对贺思源恨到了极致。

她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怎么了?”

叶承欢别过头去,紧紧地咬住了下唇,没有说话。

叶承欢那不说话只是不停地流着眼泪的样子吓坏了张蔚蔚,张蔚蔚连忙伸出了手,将她抱住,说道:“叶小欢,我们两个,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叶承欢沉默,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那些事情,连她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要她怎么对好友说明,她那自以为是的爱不过是笑话一场?

“有心事别憋在心里,说出来会好过一点,别为难自己。”张蔚蔚劝说着说道,她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叶承欢也不会闹成现在这个样子。

或许是因为好友那关切的眼神让她变得脆弱,又或许是心中的苦闷已经让她承受不住了,迫切的需要一个宣泄的渠道,她哑着嗓子说道:“贺思源他,他在外面有别的女人……”

最难的那句话已经说了出口,接下来的那些已经没有什么不好说的了……

当张蔚蔚听叶承欢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出来之后,她的眸子中写满了不敢置信,反应过来之后,她有些愤愤不平地说道:“他看起来那么爱你,竟然还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如果不是贺思源已经入土了,她真想将他揪出来狠狠地揍一顿,该死的,他怎么能做出那么可恶的事情来?他的死本来就已经让叶承欢痛不欲生了,现在竟然还让别的女人跑来叶承欢的面前叫嚣,他死了是一了百了,不用面对这一团糟,但是,叶承欢却必须面对这几乎要将她凌迟的一切!

叶承欢的眼泪还是不停地往下流,她像是喃喃自语一般哑着嗓子说道:“蔚蔚,我多么想这一切都只是一场噩梦,只要噩梦醒来,他还是在我身边,还是那个爱我的贺思源,可是……我欺骗不了自己……蔚蔚,我欺骗不了自己。知道他走了的时候,我甚至还想过,一辈子守着他的爱过下去,现在想起来,才知道自己是多么多么的愚蠢。”

张蔚蔚只是抽来纸巾不停地为叶承欢拭泪,她知道叶承欢的心里很难过,只有让她将所有的苦闷都宣泄出来,她才能慢慢地走出来。

“曾经你跟我说过,要多为自己想想,我当时还不当一回事,认定了绝对会跟他白头,但是,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叶承欢继续说道。

原本,她一直坚信贺思源是爱她的,但是,现在……爱?哼,贺思源若是真心爱她的,大着肚子的向晚晴就不会出现在她的面前了。

孑然一身,说的就是她现在这样的状况吧?

原本觉得自己拥有全世界,转身,却什么都没有了。

原本以为贺思源对她的爱会是永远的,但是……永远?有谁曾经真的看见“永远”?爱情本来就是不存在的,不过是情人节的创始人瞎编的,只为了推销巧克力和心形糖果而已……

而她,却傻傻地相信,甚至对那个人掏心掏肺。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自己还真是傻到家了。

张蔚蔚虽然很想骂贺思源,但是,现在人已经不在了,骂也是于事无补的了,于是,她只好安抚叶承欢说道:“看清了也好,忘记他吧,别难过了,人都是要往前看的。”

叶承欢苦笑了一下,却没有说话。

恋慕若能用理智轻易割舍,世界上又哪来那么多的情伤?

贺思源在她心底刻下的这一道伤痕,她不知道有没有痊愈的一天……

一纸忘情歌 - 第一章 是非黑白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