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梦魇

“轰隆”一声,一个震耳欲聋的雷声打了下来,紧跟着就是一声婴儿的啼哭,在乱葬岗这个地方,竟然能听到婴儿的啼哭,我的心脏跳动的很快,几乎真的快要吓尿了。

“格老子的,想要吓死人啊?也不知道是哪个无良父母把孩子扔在这里,被狼叼去了可咋办?”

为了表示自己的愤怒,我毫不留情的就叫骂了出来,虽然心里打着战鼓,但还是小心翼翼的走进了乱葬岗。

可是就在我把那个婴儿从地上抱起来的时候,忽然感觉四周空气都变得寒冷了起来,婴儿见我抱起了自己,立马也不啼哭了,反而对着我咯咯笑了两声,看到婴儿阴森的笑容,我吓得直接就把婴儿给扔了出去。

但是却始终都没有听到婴儿的啼哭声,反而听到了他的冷笑声,吓得我打了一个哆嗦,大叫了一声就坐起了身子,擦了擦额头上面的冷汗,原来这只是一场恶梦……

“娘希匹的,竟然只是一个梦。”

大口喘息了几下,我也迅速的冷静了下来,虽然心脏还是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但是比刚才好多了。起身抽了一根烟后,走到侧室供奉亡故先人牌位的地方,然后点燃了香就跪拜了几下。

我叫陈二宝,今年刚过20,至于为什么叫这么俗气的名字,那就得问我爸妈了,反正我是没有主动权的。

“咣当”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摆放在桌子上的先人牌位摔落在了地上,而且牌位也变成了两段,看到这么不吉利的现象,我惊的蹲坐在了地上。

“要出事了……”

嘴里嘀咕完这句话后,我直接就昏倒了过去,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温暖的阳光照射在我的身上,我舒服的伸展了一下四肢,忽然脚下碰到了一个东西。

“奇怪?这是哪里来的?”

我脚边放的是一个陶瓷娃娃,全身都是通红色的,看起来有些吓人,尤其是那一双阴冷的眼睛,怎么看都觉得熟悉。

“好熟悉,好像是在哪里看到过……”

我拿着娃娃思索了起来,忽然想起我昨晚半夜做的那个恶梦来,我记得那个娃娃也长得跟这个陶瓷娃娃很像,尤其是那一双阴冷的眼睛,还有那似笑非笑的嘴角……

“我的妈呀……”

我吓得立马把陶瓷娃娃丢了出去,不过并没有听到陶瓷娃娃碎裂的声音,而是听到了从陶瓷娃娃身上传来的嬉笑声,这一惊吓可不比昨晚的那个梦可怕,我头也不回的从家里逃命似的奔了出去。

外面的空气是那么的清新,阳光也是那么的温暖和舒适,突然间,我有些贪恋眼前的美景了,只是我还没有享受太多时,忽然一片乌云飘过,紧接着就是豆大的雨点落了下来。

南方的天气就是这个样子,前一刻还是大太阳,下一刻就是漂泊大雨了,虽然外面的雨下得很大,但是我就是不想回屋里去,因为里面有更可怕的事情在等着我,所以我宁肯在外面淋着雨,也不愿意回家里去。

“不行,我总不能一直都呆在外面啊!得想想办法才是。”

蹲在地上思考了一番,最终还是决定去我表哥家借宿几天,我表哥是公安局的一名刑警,名字叫武门,说起来还是吃公家饭的,当然了,我也觉得我表哥属于能辟邪的那种人,其实说白了,就是长相能辟邪,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打定好主意后,我直接坐车就到了市公安局,然后不由分说的就蹭到了表哥家里,虽然表哥不怎么喜欢我这个表弟,但是因为我一直死皮赖脸的请求,最后他还是没有办法的答应了。

自从住进表哥家里以后,表哥家里天天都是乌烟瘴气的,今天不是漏了煤气,就是卧室里跑进了一窝老鼠,要不就是客厅全部都是蟑螂。

“我说二宝,你这是什么衰命啊?怎么一来我家,我家里就天天都会不太平,这些事情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就马上给我离开,以后永远都不要到我家来了。”

表哥刚收拾完房间的死蟑螂后,就气急败坏的坐在沙发上数落起我来,我见表哥真的生气了,也是一头雾水,按道理说,我根本就没有得罪谁啊!难道是……

一想起那件事情,我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恰巧这一幕被无良的表哥给看到了,他看到我眼里的惊恐,似乎像是在怀疑我在外面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因此才会被仇家给报复。

看到表哥那种怀疑的眼神,我连忙摆手推卸责任,“表……表哥,我……我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你妹,今天不给老子解释清楚,你立马打铺盖滚蛋。”

表哥此时来了脾气,他没有想到我到这个时候还在撒谎,他平生最讨厌的就是谎言和欺骗,这也是他为什么选择做刑警的原因。

“表哥,我想这应该是跟我家里发生的那件事情有关,可是我真的没有得罪什么人啊!”

我见表哥生气了,也只得硬着头皮把家里的那件事情说了出来,当我说完那件事情后,表哥也皱起了眉头。

虽然说现在是21世纪,已经是科学的年代了,但是表哥也知道,其实还有很多事情都是科学无法解释的,而且他也始终都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那种东西,这不是他迷信,而是他也清楚很多事情是不能靠科学就能解释的清楚的。

其实表哥跟我以前的关系是很好的,怎么说也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只是因为大家年纪的增长,而所处的环境不同,所以我们的关系才到了如今的地步。

就在我想着表哥会不会继续留我在家里时,表哥的嘴角不自主的抽搐了几下,见他表情有些怪异,我忙关切的询问了一声。

“表哥,你怎么了?”

虽然表哥对我态度很差,但是我知道他心里其实也是关心我的,所以对于他恶略的言语,我几乎都是忽略掉的,毕竟哥哥几乎都是欺负弟弟的,这个规律我还是懂的。

“算了,你家里的事情,我们先放放,今晚我同事过来,晚上我们去K歌,刚好差一个人,你就来凑数吧!”

“凑数?缺一人?好吧!那我们一起去玩玩。”虽然感觉这些词怪怪的,但是总比他说让我滚蛋这几个字好的多吧!

表哥住的地方在黄江星光村一带,今天请的都是他最要好的朋友,属于死党类型的,只是表哥忘记了今天是清明节,当表哥带着我去外面吃饭的时候,却没想到刚出门,我一不小心就踩到了一个死人。

“啊……该死的,也不知道谁把死人放在这里?真是晦气。”

表哥有些抓狂了,他一脸的怒容瞪着那个死人,当时我吓得半死,好在表哥是刑警,所以也快速做出了正确的反应,打了报警电话后,我和表哥就静静的等着警察的到来,半个钟头后,我们两人也做完了笔录离开了现场。

晚上唱歌的气氛很不错,表哥的那几个朋友也跟我迅速的打了个火热,因此我也暂时忘记了这几天所遇到的烦心事,我们唱到了晚上十一点多才离开,本来天气很好的,结果在回来的时候却下了暴雨。

表哥的那几个朋友都是住在大冚村,唱歌的地方叫星光村,沿着公路走有20分钟路程,当时因为天太晚了,所以也没有车,因此我们都是走路回去的,路上有一条岔路口,因为对那地方不熟又是晚上,所以我们便按着路标走了。

但半个小时后,我就发现我们几个人到了一个不认识的地方,难道是那路标指错方向了?我脑子里胡思乱想着,不过当时很晚了,而他们几个又不想往回走,所以我也只能跟着他们依旧朝前冲。

大家走着走着就感觉路况越来越陌生了,而且似乎也像是走到了郊外一样,前面的路灯也越来越少,幸好在路上遇到了个女的,虽然奇怪那么晚了还有人来这种地方,但是我们也没想那么多,表哥想也不想就直接上去问了路。

那逗比脸上因为有一条在作战时留下的刀疤,结果那个女人刚看到他,就吓的逃跑了,我们几个见人跑了,也不死心,想着接着走应该就能找到公路,所以又继续往前走去。

当我们走到了一个转角时,看到前面有一个废品回收站,几人立马就走了过去,那里面有个老头还没睡,当时表哥一位朋友身上还有三根烟,就点燃了一根给那个老头,让他给指个路。

老头说只要转弯沿着路一直走,然后会有一个拐角,过了拐角就上了公路,我们想着终于能出去了,跟老头道了谢就拐弯走上了这条路,此时已经是十一点五十左右了。

这条路有点暗,也不是水泥路,下了雨后很难走,说实话,在清明节跑到这荒山野外,我和我表哥以及他的那些朋友都很害怕,所以大家就一边走,一边聊着天,却不知不觉的走到了死路,前面都是山林,没有一条路,但好在旁边还有一家工厂。

工厂里面很黑,看不清楚,但是外面的保安室里灯亮着,我表哥武门胆子比较大,就走过去敲了敲玻璃窗,但是里面的人死活就是不肯开窗,看我们的眼神感觉跟看贼一样。

我和表哥的朋友见此也就没心情问路了,而是转过身往回走,这时候雨已经停了,所以我们也不再避雨什么的。

几个人往回走了大概一百米,我们又看到了那条岔路口,原本那条泥路旁还有很散的一些暗路灯,但那条岔路完全是黑的。

师傅带我去捉鬼 - 第一章 梦魇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