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退学

酷寒隆冬,一场暴雪使得整座北陵城披上一身银装素裹的外衣。

虽然清晨起来,各家各户就按照衙役委派,清理自家门前积雪,但纷纷扬扬的雪花仍然在街面上覆盖了足以没过脚踝的雪毯。

入目所见,到处都是一派刺眼的白芒,就连素来宁静的北陵学府,也在这样一个清晨,被皑皑白雪搅扰的颇为热闹。学府院落,门前官道,随处可见挥舞着雪铲,嘻嘻哈哈清扫积雪的童生。

与世上的凡夫俗子相比,有资格进入北陵学府的童生,无疑是最幸福的人。从进入学府的那一刻起,他们的人生就被规划好,只要他们按部就班的忍受十几年寒窗苦读的寂寞,未来都会有一份令人羡慕的前程。

北陵学府的显赫声名,决定了进入学府的童生,都会拼着性命去珍惜来之不易的一切。可是,就是在这样一个大雪纷飞,天寒地冻的早晨,此地,北陵学府,发生了一件让所有童生乃至学府师长都为之震惊不已的事件——学府著名童生,素有北陵鬼才之名的李信,主动申请退学。

李信,年十五,有着三年资历的老牌童生,师从府主秦隐,乃是学府内被所有师长极为看重的优秀弟子。

几乎所有人都认定,至多八年,李信年满二十三岁时,即会被大德皇朝等级最高的学府机构威德学宫选中。一入威德学宫,代表着平步青云,封侯拜相指日可待。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在所有人看来前程似锦,无比辉煌的天之骄子,此刻却主动找到府主秦隐,申请永久退学。

北陵学府府主秦隐,是一名刚正不阿,浑身散发着浩然正气,在童生看来尤为严厉的长者。

此际,他坐在靠窗的书桌前,望着桌面上那封字迹龙飞凤舞,遒劲有力的退学申请,眼中满是难以掩饰的失望之色。

“你真的决定了?”秦隐并未去拿退学申请,而是抬着头,目光迥然的望着李信。

垂手站在桌案前方,唇红齿白,面容俊逸中透着几分坚毅的李信,愧疚的低下头。

猛然,他伸手掀起长袍一角,身躯直挺挺跪下,额头着地,重重磕了三个响头。

“师尊在上,请受学生一拜。学生心意已决,辜负师尊厚爱,还请师尊原谅。”李信果决说道。

“就是为了一些家事,你要放弃令所有人为之羡慕的锦绣前程?”向来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秦隐,话语中隐现怒意。

没等李信开口,他再次怒声说道:“你知不知道,再有八年,你就可以进入威德学宫,一入学宫,你将是翱翔天际的巨龙,广袤天域界,你皆可去得,而那时再无人能约束于你。”

“信知道!”李信没有起身,埋首回应道。

忽然,他昂起头直视着秦隐,不卑不亢的说道:“师尊,可信还知道,用不上八年,我那早已身有顽疾的母亲,将会一病不起,甚或撒手人寰,而那时,无论我得到何种殊荣,无人分享,也都与锦衣夜行无异。”

“师尊,这些年您对信的教诲,信没齿难忘。可信更是时刻记得,孝悌忠信礼义廉耻,这八项乃是人之根本。信若是为了前程,舍弃母亲,是为不孝;为了将来,放弃支撑整个破败之家的田园,是为不耻。如此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天地当可诛之,更何况做国之栋梁。”李信慨然说道。

面对心意已决的门生,秦隐忍不住深深的吸了口气。他默默站起身,背负着双手,眺望向窗外,整个人有如入定一般,僵立在原地。

“你走吧,从今以后你与北陵学府再无半分瓜葛,你我师徒情分,就此终止。”说及此处,饶是以秦隐深沉的性格,身躯也不禁微微抖动数下。

他没有回头,而是手掌轻轻一挥,释放出一股尤为澎湃的气息,直接将身后桌面上那一份与李信有关的卷宗,全部摧毁成斎粉。

“谢师尊!”李信神色微微一动。他知道,恩师最终还是放不下他,若是这份卷宗封存在北陵学府,被盖上退学印章,那他此生在大德皇朝,将再无录用之日。不仅如此,被迫退学的名声一旦散播开来,日后不只是在大德皇朝,即便是整个天域界三十六皇朝内,他也都将永无出头之日。

李信对着秦隐的背影,再次重重叩首,转身向学府院落走去。

步入院落,望着眼前陪伴了他三年,仿若家一般熟悉的楼宇,他忍不住再次驻足,眉宇间显露出一丝淡淡的哀伤。

“北陵学府,注定此生与己无缘。”李信自嘲般的说道。说过这话,他不再迟疑,步伐坚定的向学府前门走去。

府主书房内,秦隐的目光一直追随李信到学府门口,直至背影彻底消失于视线之中,这才收回。

回过身,望着已然化成斎粉的卷宗,秦隐深深的叹了口气,褶皱老脸上满是凄凉之色。

“李信,你绝不是一个甘于平庸的人。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你觉得离开学府,以你的天赋还可以弃文从武,可是你却忘记了,自古以来都是穷文富武,以你即将垮塌的家业,又该如何换取界师修炼需要的玄晶,又该怎样去换取一份,非万千金难以购买到的界师法决。从今以后,你想要出人头地,将注定要踏上一条异常坎坷,甚或不归之路。”

北陵学府位于北陵城郊区,距离北陵城足有十几里之遥。

平素,学府有专职车夫接送城内学子,可眼下李信不再是学府童生,是以他并没有惊动学府门前的车驾,而是默默的向北陵城方向走去。

天空仍旧阴沉沉的,不断的有鹅毛状雪花洒落。虽然下雪的天气,气温要比往日稍高,但身穿一袭薄薄长衫的李信,在走出数里地后,仍然冻得嘴唇青紫,身躯瑟瑟颤抖。

紧了紧袍袖,李信没有急于前行,而是缓慢的调动呼吸,让其逐渐恢复平稳。

随着呼吸与步伐频率完全达到一致,他的口鼻间喷出一缕缕小手指粗的气息,头顶发丝间,也缓慢蒸腾起一小片婴儿拳头大小的蘑菇状气云。

北陵学府童生除去研习四书五经外,还兼修一份名为《养神经》的锻体法决。这种法决并不是儒门的炼气法决,也不是界师修炼的玄气法决,而是一份能够增强童生气息感应,令身体强健,一年四季百病不侵的基础法决。

作为最基础的锻体法决,《养神经》一共只有四层。而身为北陵学府童生中佼佼者的李信,早在今年秋天的时候,即将《养神经》修炼到第二层气息交感的程度。

这种气息交感,远没有听起来那般奇异,仅是能够令修炼的童生,勉强抵抗酷寒对身体的侵袭罢了。不过,令李信乃至秦隐都没有料到的是,正是今日退学这番变故,加之外界寒冷气候的刺激,他竟然奇异的跨过《养神经》第二层气息交感境界,达到第三层气息聚顶的新层次。

纵观北陵学府,能将《养神经》修炼到气息聚顶境界的童生,莫不是有着六七年资历的老牌童生。而像是李信这样,机缘巧合下得到突破,以十五岁年纪进阶养神经第三层,却是罕有人能够做到。

气息交感仅能令修炼童生勉力御寒,可气息聚顶之后,好处却变得更为明显。李信身上最为显著的变化,就是头顶那团婴儿拳头大小的蘑菇状气云,已经能够释放出一丝微弱的自身热量,驱使着漫天飞雪不得靠近。

养神经的突破,令李信因为离开学府,满是阴霾的心情好了许多,也使得他的信心大大增强。

就像是秦隐断定的那样,李信绝不是一个甘于平庸的人,他毅然决然的离开北陵学府,是受到家世与母亲病情的牵累,可是这并不代表着他会就此认输,甘愿默默无闻的过一辈子。

在天域界,除去加入儒门有大前途外,能够成为与儒门师者有着平起平坐地位的界师,也是一条不错的出头之路。李信很清楚,不管他加入儒门,还是成为界师,都必须将《养神经》继续修炼下去。就像是万丈高楼必须有坚实的地基一样,只有将养神经修炼至大成,打下牢固的基础,他才能在机遇降临的时候,牢牢的将其把握住。

养神经的效能使得李信的身躯逐渐恢复温热,一边前行,他一边默默盘算着回到家中后,该怎样对母亲讲述退学的事情。

一门心思系在瞒谎事情上的他,并没有注意到,就在身上热量散发出来后,他胸前衣兜内里,一块古朴的罗盘,表面忽然绽放出一层黑蒙蒙的亮光。

这片黑色的光影,就像是恶魔的大口,飞快蚕食着他使用养神经激发的热能。随着越来越多的热量涌入罗盘内里,罗盘表面坑坑洼洼的斑点,同时闪烁起一丝丝并不算绚丽的七色光芒。

冥动九天 - 第一章 退学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