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太后有喜了

大夏皇宫鸳瓦鳞翠,白玉砌成台阶,清澈的洛水绕殿宇,清渠萦回依依,又有环林葱葱,美轮美奂,叫人叹服何等巧夺天工。

那九曲回廊下,清风徐徐,吹得夏帝两肩绣日月描龙龙袍衣摆随风一扬一扬如翻浪,他黑如古潭的眸子平静无波,讳莫如深,嘴角勾一抹浅笑。

这个最近吧,大夏的皇帝老儿有一喜一忧,因为林青妍怀孕了。

这一喜,显然是林青妍有孕了,子嗣凋零的大夏皇室再添丁本实是难得,只是她这身孕委实怀的晚了四年。

因为林青妍不是皇帝老儿的老婆,更不是他的小老婆,天杀的,竟然连他暗地里的小情人都不是!而是他老娘,也就是太后她老人家。太后老人家怀了身孕,自然是万万不能再垂帘听政了,故而诊出身孕的当日就归政于皇帝了,对皇帝老儿来说能不是天大的喜事吗?

从皇帝最忌恨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林相得知消息的时候,差点把舌头给咬断了,就可想而知,这委实是一件大喜事啊!

这一忧也很明显,咳咳,大抵是有人架了把梯子在先帝晤陵墙上,把太后她老人家扶出墙了,是以,此刻先帝晤陵上空正飘着一片绿油油闪亮闪亮的大云朵。

话说那日正值端午佳节,孝顺的皇帝老儿自然要来陪太后老人家过端午。不过皇帝老儿也不是很老,将将二十岁,他老娘太后老人家也不是很老,将将十九岁。

四年前先帝驾崩,十六岁的小皇帝登位,林相爱女林青妍入宫为后不过三月,在群臣的跪请下,御座后玉帘袅袅一垂,身为太后的林青妍就开始了她无聊的四载垂帘听政岁月。

再说这日端午夏帝陪林青妍泛舟游湖,清风推洛水惹起涟漪泛泛逐光,四层高雕镂奇丽的龙船烟销凤盖,具饰以丹粉,装以金碧珠翠,十分奢华无度。

这会夏帝长身挺立站在船头,嘴角含一抹若有若无的笑瞧着林青妍,“朕按着往年的习惯,特地让林府准备了粽子,刚刚送进宫的,母后不尝尝吗?”

他身后是一波碧水笼白雾,两岸花树霏红灿似霞驳,但万千旖旎皆淡去,只因夏帝着实长得一副好皮囊,端的又是风华绝代,英姿勃勃的男子扬起嘴角一笑,刹那日月失华,旖旎化灰。

那一笑让林青妍只听到耳边有樱花源源不断绽放的声音,赶忙心底连连默念色字头上一把刀,色字头上一把刀,这才勉强把持得住。

但夏帝绝不是温润的男子,他浑身带着锋利迫人的帝王气势,如横空出世见血封喉的利刃,如荒漠上桀骜危险的狼王,充满了侵略性和压迫性。

“皇上费心了,”林青妍嫣然笑道,虽然说皇帝老儿才是她儿子,可夏帝一向桀骜迫人,林青妍天不怕地不怕,每每到了他面前就变成孙子了,“哀家自然是要尝一尝的。”

宫娥已经将剥好黄澄澄诱人的粽子放在玉碗里,乖巧地呈给林青妍,只是这粽子林青妍将将咬了一口,忽然就作呕,还呕得厉害,吐得脸色都苍白了也没吐出什么来。

“太后!”

“太后!”

一群小宫娥吓得花容失色,紧忙围着林青妍转。

当下夏帝脸色就变了,眼看就要砸下雷霆之怒,一群随侍的青衣素帛宫娥,扑通扑通哗啦啦跪了一地,跟掉进江里乌压压一片的粽子一样壮观,可也挡不住龙颜大怒,“你们是怎么伺候太后的?”

林青妍不是菩萨,自然也不慈悲为怀,但好歹是端午节你说是不,往江里投两粽子就好了,若是投几个人头就对不起屈大夫了,故而笑着道:“皇上,哀家没事,回头找太医瞧瞧就好。”

夏帝冷俊的面容跟冰山一样能冻死人,冷声道:“宣太医!”

于是立即摆驾回去,当下召来太医一诊,夏帝一脸阴霾,阴沉地道:“你快看看太后这是怎么了。”

吓得老太医赶忙搭线诊脉,一诊完白花花的胡子抖得跟羊癫疯发作似的,白眼一翻,口吐白沫,话都没说一句就给惊晕过去了。

林青妍抚着小心脏强作镇定,莫不是她得了不治之症太医不敢明言?

遂再召来一个年轻的太医,可又晕,如此再而三,林青妍大怒,眼看又一个太医要晕过去了,林青妍十分镇定地看着太医,“深呼吸,深呼吸……不要慌,莫再晕了,再晕哀家就命人给扔河里陪屈大夫去!哀家概不怪罪就是,你且说吧。”

那太医跪着直哆嗦,微微颤颤地道:“太后,太后,这是有喜了!”

晴天那个霹雳啊!

林青妍当时只觉得一群屈原大夫扑通扑通都跳江了,她这些年身居深宫,连个公蚊子都没碰过竟然身怀六甲了!这叫夜夜耕耘的皇帝儿子和他那一打一打的美人们情何以堪啊!

“呵呵,”林青妍干笑了两声,余光瞥见夏帝正阴晴不定地瞧着自己,眼一闭就准备晕过去补个回笼觉,她一定是没睡醒。她这边将将闭上眼,夏帝就一把抱住了她,“太后?”

她鼻息间都是龙诞香的芳冽香气,还有灼人的体温隔着衣料传来,夏帝紧紧的抱着她,力气大得捏得她的肩膀生疼。

为了防止装死演变成被捏死这样的悲剧,林青妍只好假装幽幽醒转过来,缓缓睁开眼,努力颤曳地道:“皇上,皇上……”

她那皇帝儿子到底是一国之君,什么场面没见过啊,当下也只是眉头皱了皱,然后就扯出一个好看的笑,他长得皮相本就好,加上此刻眼神温柔的都能漾出水来,简直要人命,“母后放心,朕定然会保母后安然无恙的。只是母后保重身子要紧,只怕就不宜上朝了。”

每次夏帝说“母后”两个字的时候,总是给林青妍他有特意压重这两个词的错觉,可仔细听又似乎没有,他说的时候总是嘴角上挑有轻挑的笑意,让林青妍总是忍不住心要抖上两抖。

这次他连说了三个,叫林青妍小心肝好生直颤,她挺起身子坐好,当下赶忙抚了抚皇帝儿子的鬓角,做慈爱状,“皇儿,哀家和哀家的孩子就全靠你了!”

母慈子孝,好不令人感动。

倾世鸾歌 - 第一章 太后有喜了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