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新婚之夜

夜幕降临,新月高挂,华灯初上。

位于海岸边的住宅区内的一栋别墅里,收敛了尖锐光芒的水晶吊灯柔柔地将整个卧室照耀得温馨无比。原木地板上铺着巴洛克式的厚羊毛地毯,花纹繁复,高贵典雅。占据了一整面墙的大落地窗前垂挂的暗紫色窗帘将夜色和海浪拍打声一道隔绝在外。

穿着婚纱的申羽静静地坐在温馨的婚床上,想到即将成为席烽的妻子,嘴角的笑意再也掩藏不住拉扯开来。

婚礼进行了整整一天,席烽的亲朋好友众多,又有许多生意上的伙伴,一整天应酬下来,申羽觉得自己累得浑身都要散架了一般。不过想到那个玉树临风般的男人终于成了自己的丈夫,她暗自笑了笑,觉得再累也是值得的。

她被送回房间的时候,席烽还在外面被人缠着喝酒。申羽一个人坐在他们的婚床上,床单被套都是纯洁的雪白色,墙壁上挂着大幅的结婚照,法式的台灯玻璃罩上面是精致的油画彩绘,公主和王子拥吻的画面。

想到婚礼上席烽吻着自己额头的画面,申羽的脸色都红了。

申羽回到卧室里,换上了一套丝绸睡衣。伸手抚摸着精致的床单花纹,脑子里想的却是白天在婚礼上,席烽和她交换戒指,他修长有力的手指和她的交缠在一起,而他低沉好听的嗓音说出了那句“我愿意”。那是一个女人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嫁给自己喜欢的男人,从此一起生老病死,患难与共。

想到席烽应酬了一天肯定喝的不少,申羽叫来管家,吩咐说:“去给你们席少准备一点醒酒药吧,也许他回来要喝的。”

老管家服侍席烽多年,看一眼刚刚嫁过来的少奶奶,眼眸中却有些申羽读不懂的哀伤。见管家不动,申羽又催:“快去呀,阿锋也许很快就要回来了。”

时间已经不早了,宾客们再热情也该散了。

可是老管家叹息了一声,说:“少奶奶您先休息吧。席少如果回来的话,我会照顾好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

“哦,没什么。”大概是意识到自己管的有些多,管家又说,“我这就去准备醒酒汤。”

老管家走了之后,申羽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她和席烽恋爱了两年,席烽虽然很多地位,性格也有些冷漠,但是对她一直都是不错的。可是今天,明明是他们结婚的好日子,这男人脸上却没有几分喜色。每当他和她并肩去给人敬酒,他脸上便露出礼貌的微笑,可一旦转身不在人前,他的笑容立刻褪去,仿佛不厌其烦似的。

当时人多,申羽不好多问,此时一个人守在空荡荡的新房里,想到他当时的目光,却总有两分冷意似的。

“也许是我多想了吧,阿烽他应该只是累了。”申羽这样安慰自己。

门外响起了上楼的脚步声,申羽心里既兴奋又紧张,连忙伸手抓了两下头发,又摸摸自己的脸颊,握了握拳头给自己打气。疾步走过去打开门,却是老管家端着一杯水站在门外,“少奶奶,您要的醒酒药来了。”

申羽“哦”了一声,瞬间垂下来的目光里难掩失望,接过水杯和药片来,说:“好的,麻烦你了。”

重新关上门,又是一室冷清。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申羽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时间已经到了午夜十二点。灰姑娘的魔法消失的时刻,而她,也还没有等来她今天的王子。

终于忍不住给席烽打了电话,那边倒是很快就接通了,他一开口就是很不耐烦的语气:“谁?”

申羽小心听着那边的动静,似乎仍旧是闹哄哄的,好像还隐约听到有人在劝酒。她小声问:“阿烽,你在哪里呢?”

席烽这才冷笑了一声,问道:“是你?”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的手机里没有她的号码,要听到了声音才知道是她?

申羽想他大概是喝多了不够清醒,仍旧好声好气地说:“是我呀。”

“什么事?”

“嗯……没有什么……”新婚之夜,让她一个女孩子催他快点回家,总是有些难为情。

“没事你打什么电话?”

这次不好意思也要说了:“我……我是问问你什么时候回来?”抬头看了一眼挂钟,“已经快凌晨了呢。”

她的话还没说完,席烽那边已经冷哼了出来,讽然笑着问:“怎么?申羽,你这是迫不及待了?这么着急要叫我回去,等着和我上床?”

席烽的面容棱角分明,冷笑的时候嘴角微微扯向一边,申羽几乎可以想象,他说出这话的时候是怎样的表情。

今天之前他还总是对她温言软语,怎么在新婚之夜反而……

她皱了皱眉头,耐着性子问:“阿烽,你是不是喝多了,你到底是怎么了?”

“怎么了?”席烽的声音越来越冷,隔着电话也仿佛能把人冻住一般,“申羽,你是不是觉得嫁给我就万事大吉,可以养尊处优做你的少奶奶了?你别做梦了,从今天开始,我要你慢慢知道地狱是什么样子的!”

“阿烽……”

“别叫我阿烽!”

“你到底怎么了?你把话说清楚……喂?”

“嘟嘟嘟……”

申羽还想问个明白,可是那边的断线音隔开了她和他的对话,好像也隔开了她这一生的幸福。

席烽之前对她算不上百依百顺,可是也算温柔体贴。

申羽一直记得,第一次遇上席烽的时候,是在他们公司的电梯里。当时她和他同乘一台电梯,侧目看到这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手工西装,衬得他身姿英挺不凡,虽然只是站在一起,可是也让她感觉到强大的气场。

心脏突然跳的砰砰快得吓人,怀着小女生的好奇心理,她想抬头看看这男人的脸。可是刚刚悄悄转了转眼珠,就听他醇厚的嗓音问:“小姐来这里应聘的?”

她其实是来找一位同学,当时知道他是这公司里的人,为了和他拉近关系,马上就说:“是啊,来这里应聘的!”

席烽扬了扬眉毛,仿佛看出了她故意说谎,继续陪着她演戏,“那小姐想应聘什么部门呢?”

“啊?”申羽瞪大了眼睛,“这个……”

她抬头窘迫地看着席烽,这才发现这男人还长着一副精致的五官。狭长深邃的眼睛尤其迷人,那深若寒潭的目光好像能把人吸进去一般。

申羽后来总是回忆他当时的目光,她暗自想着,也许那就是传说中的一眼万年。

当时席烽笑了笑,并没有拆穿她。她还想搭讪着说点别的,可是电梯突然一震,在半道停了下来。她吓得“啊”的大叫了一声,抬眼去看旁边的男人,发现他虽然表面没什么反应,但是脸色铁青,手掌也紧紧地捏成了拳头,好像比她更紧张似的。

申羽咬紧了嘴唇,担忧地看着他,“你……你怎么了?”

席烽摇了摇头,“我没事。”他说着没事,声音却紧绷着,好像极力在忍耐着什么。

申羽不放心,自己怕得要命,还来安慰他,“你、你别担心啊,应该只是停电了,等下就会好的!”电梯里的应急电话打不出去,而她自己的手机根本连一点信号都没有。

好在他们只是等了一小会,就来了电。工作人员打开电梯,看到亮光的那一刻,申羽顿时松了一口气,而站在她旁边的高大男人脸色灰白,身体好像也有点发抖。她看到他僵硬地迈着长腿往外走,忍不住想要伸手扶他一把。

“不用。”他抬手挡住了她的动作。

她顿时有点尴尬。

好在他马上敛眸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笑意,“谢谢你了,我真的没事。”

当时他们就这样分开,申羽并没有多想,以为不过是一场萍水相逢。回家之后上网,正巧看到了那家公司的新闻,她这才知道自己遇上的就是他们的总裁席烽。这样高不可攀的男人,和自己更不可能有什么交集了。

可是第二天,竟然接到了那男人的电话。

明明只是偶遇,可是他不知怎么神通广大地弄到了她的号码,还客气地对她说:“申小姐对吧?真是不好意思,昨天被你看到那么狼狈的一面。”

“没有没有。”申羽唯有比他更客气,“出了意外,都会紧张的嘛!”

“我……有幽闭恐惧症。”

席烽的话有些迟疑,申羽想想也知道,他这样高傲的男人,是肯定不愿意把自己的弱点暴露在人前的。他既然肯对她说出这些,那是不是意味着,她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很特别呢?

果然,席烽下一句就有追求她的意思:“申小姐,如果赏脸的话,今天一起吃个饭?”

当初就是那样自然而然开始的,两年的时间,说不上很长,但是也绝对不短。席烽对外人如何冷酷,申羽也都是有所耳闻的。身边的朋友也有的提醒过,让她小心一些,不要一头扎进他的温柔陷阱里出不来。但是她始终觉得席烽对她不错,宁肯相信他是真的对自己好。

本来他提出结婚,让她微微悬着的一颗心落了地。毕竟婚姻是一个男人对女人最好的承诺。

可是万万没想到,他们的新婚之夜,竟然……

申羽想到刚刚打电话时,席烽百般不耐烦的态度,还有他话里话外的厌弃嘲讽,想破了脑袋也不明白,当初温文尔雅的男人,为什么会突然变了一个人?

房间的屋顶上是一盏意大利水晶吊灯,灯光不刺眼,有一种月光似的青白,照在人的皮肤上,映得整个人都苍白了。申羽心里烦躁,打来了落地窗。外面有风灌进来,落地窗帘下面缀着精致的流苏,随风微微地晃,像她摇摆不定的一颗心。

申羽环视一下房间四周,莫名打了个寒战。

逃离狼性总裁 - 第一章 新婚之夜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