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逼入绝境

燕孤山,兴坪道,峡幽风紧,谷深如渊,崎岖陡峭的山道上,一辆急奔的青篷马车在一块挡在道中间的巨大的落石前仓促刹止,堪堪停下,前方,似乎已无去路。

驾车的人十五、六的模样,一袭泛白青布衫,用黑布腰束了,隐约衬出身段的婀娜,唯乌发间的白花和她那纤柔苍白的脸相映衬,在渐暗的天色中显得异样怵目。

她满是余悸未消的惶恐,呆呆地盯着眼前的巨石,喃喃道,“小姐,没路了,怎么办?”

坐在篷车里的人,虽将身形隐于暗处,却也能依稀看出是个和驾车者年纪大小,穿着打扮差不多的清秀女子。

只不过,她清秀且精致的侧脸轮廓,由于带着几分和她的年龄并不相符的冷沉,看上去与其说是个活生生的豆蔻佳人,倒不如说更像冰冷的玉雕,含幽倚窗,绝决寂黯。

“调头,去仙空台,我们弃车过索桥!”车内的人果断地吩咐道,几乎没有一丝犹豫,更听不出任何的慌乱。

狭窄的山道再次响起马蹄声和车轮的颠簸声,但很快,马车便又一次停住。

仙空台,顾名思义,是一块悬于山崖边的岩台,呈扁鱼形,中间宽阔两侧窄薄,和山道间有长约二十米宽约三、四米的石径相连,也是这条山道唯一的分路,仅有供樵夫和猎人行走的藤索桥连接到对面山岩上。

赶车的少女停车目测了一下石径宽窄,终于咬咬牙狠抽一鞭,将马车险险地赶上了仙空台。

两条青色的人影弃车而行,走到了修筑在岩台边的供人休憩歇脚的小石亭前,然而出乎她们意料的是,石亭的另一端空空如也,原本和石亭连缀的藤索桥早不见了踪影。

“在那儿!”赶车的少女在亭阑边四下环顾后轻呼一声,指向对面山壁,“有人将索桥砍断了,小姐!”

“你的剑呢,当心,恐有埋伏!”被称作小姐的少女话音刚落,遂听得一道清啸,有人朗声高笑道:

“竺紫琴,朝廷已发下海捕文书,天罗地网你能逃到哪里,还不快快束手就擒,乖乖跟我回去归案!”

随着笑声,有白练似的身形从石径方向飞身跃上了马车的篷顶,整个人都显得轻飘飘的,在本不堪负重的篷顶稳稳地站定。

“你认错人了,我家小姐不叫什么竺紫琴!”赶车的少女面色微变,急忙抽出护身剑步出小石亭,本能地挡在前面,“识相的,就赶紧走你的路,别来找麻烦!”

“哈哈!”来人双手抱臂,饶有兴致地盯着随后步出石亭的青衣少女,白皙清俊的脸上秀眉黑眸,眼中的笑容跟欣赏困于陷阱内的猎物一般无二,他的白衫似织有银丝,即使是在昏暗的光线中,亦随着他的身形转动,闪烁着若有若无的光。

“认错人?我可是一路循迹而来!”他说的轻描淡写,笑容偏慢慢在瞳仁里凝缩。

“行了抚月,不用跟他争辩!”竺紫琴轻轻叹了口气,从丫鬟身后走上前来,一步步移近马车,“瞧他一身雪衣银丝罗袍,一双银丝手套,连脚上穿的也是银丝履,想必就是近年来名声鹊起的赏金猎人凤墨了,被他盯上的人,听说哪怕上天入地都难逃其手,我说的对么,凤墨?”

“咦?”凤墨的脸上浮出狐疑之色,“小小年纪,没想到你藏在深山里倒还有几分见识,废话少说,我不想伤害你,只要你乖乖跟我走,至少在按律问斩前,我可以保证你不会伤到一根毫毛。”

“按律问斩?”竺紫琴在距离马车约莫丈余远的地方停步,冷笑地望定凤墨,“别跟我说什么律法,如今窃国者侯,窃钩者诛才是活命的铁律,你不过就是想得些赏银罢了,何苦装腔作势?”

“看来你挺了解我的嘛!”凤墨微微一笑,从马车上飘身而下欺近竺紫琴,“我最喜欢的就是抓你这样不必浪费唇舌,有话直来直去的命犯!”

说着,他便伸手,顺势想扣住竺紫琴,伸手的同时,他的袖管中还飞出一条银蛇一样的东西,眼见即将缠上竺紫琴的胳膊。

“休想!”随着厉喝,剑光倏忽而至,斜刺刺地挑向银蛇和凤墨的手腕,“你休想带走我家小姐!”

银蛇急缩,但剑尖却被凤墨以快的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弹开,抚月震退数步,讶然地瞪大了双眸。

她的功夫固然算不上高,可刚才的偷袭她用足了全力,凤墨竟毫发无伤不说,那姿势那神态,不过宛如弹飞了一片落叶,一瓣飞花。

“你不是他的对手,抚月!”电光火石间的惊险,竺紫琴仿佛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察觉,她动也未动,平静自若,除了发挽间的白花被凤墨的袖风拂离,跌落在肩头,似翩翩白蝴蝶。

“抓我,可以,但,我有孝在身……”竺紫琴黑眸幽深,冷然盯紧凤墨一字一顿道,“可否容我……”

旋即,她目光移转,扫向自己肩头,口吻略带叹息道,“何况对付我这么一个弱女子,你实在不必用到绞臂索的。”

凤墨的眼神亦停留在竺紫琴的肩头,那一朵幽怨的白花,代表生命的消散,是生者的伤神欲碎,他不免心头一动。

点点头,凤墨退开两步,看向抚月道,“好吧,她不出手我亦不会出手,你把花戴好跟我走便是。”

竺紫琴伸指拈住白花,慢慢地重新插回发间,然后深吸一口气,转身对抚月道,“朝廷要抓的,仅我一人而已,你实不必再跟在我身边,你我主仆缘分,今日就算尽了!”

“不,小姐!”抚月抛下剑扑上来,“你说过的,要生我们一起生,要死我们一起死,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抛下小姐一个人!”

“别傻了,你想跟我一起赴死,人家还嫌多带个包袱累赘呢,又没有额外的赏银,不是赔本的买卖吗?”

凤墨听得出竺紫琴的讥讽,只是将头扭向一边,心中暗暗冷哼,并不愿插言多置一词。

锦绣凰途 - 第一章 逼入绝境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