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开房过夜

“前戏结束了,很快就要进入正戏了。不知道叶雨欣会不会继续看下去?”谢金朋咕的一声咽了一口口水,紧紧夹着两腿,瞪大双眼死死盯着屏幕。

“李军这个混蛋!居然骗我。哄我来看这种东西。我饶不了他。”谢金朋的念头刚落,身边响起叶雨欣愤怒的骂声,侧头一看,发现叶雨欣伸手着捂着双颊,扭头起身,大步向门口跑去。

“叶雨欣,这不能怪我啊。你真要发泄。回学校之后找李军算帐。”现在只剩谢金朋一个人了,当然没有兴趣看下去了,他幸灾乐祸的嚷了一句,跟着追了出去。

看清外面的夜色,谢金朋也想大骂李军。明明是看爽片,可一点也不爽。他中途闪了。留下他和叶雨欣俩人,想乱点鸳鸯谱,撮合他和叶雨欣,却事与愿违,适得其反。爽片没有看完,人却走光了。

金蛇闪烁,划破了夜的黑暗。雷声隆隆,打破了夜的宁静。一道闪电,一次惊雷。连绵不绝。天际乌云,越来越浓。豆大雨滴,伴着嘀哒之声由远及近,铺天盖地而来。

“瓦叉!真是六月天,说变脸就变脸,比悍妞翻脸还快。”听着嘀哒的雨点声,谢金朋嘟嚷一声,撒开两腿拼命奔跑,一边跑,一边打量四周的环境。发现没有避雨之处。只能向前继续奔跑。

雷电交加。雨大风急。夜色黑暗。谢金朋荒不择路。虽然没有摔倒。却跑错了方向。避雨之处没有找到,反而跑到了南海市临河区好吃街的街尾垃圾站旁边。

狂风疾舞。臭气冲天,扑鼻而入。谢金朋胃里一阵涌动,差点把之前吃的麻辣鱼丸吐了出来。右手轻拍胸口,干呕两声,没有真的呕吐出胃里的食物。

他受不了垃圾站发出的臭气,转身跨步,就着电闪发出的光芒,辩明方向朝左边的小巷子跑去。他只跑了两米距离。身后响起沙哑而苍老的声音,“救命……救命啊……”

“听错了或是产生了幻听?”谢金朋一怔,停止奔跑,伸手捂着鼻子,急忙转身,瞪大双眼盯着垃圾站,此时没有闪电,看不清垃圾站旁边的情况。

他闭上双眼,侧耳细听,刚才呼叫救命的声音似乎消失了。除了雷声、雨声、风声之外,再没有别的声音了。他松手转身,继续奔跑。这次只跑了一米,身后再次响起沙哑的苍老声音。

“难道这儿闹鬼?”谢金朋再次转身,迈开两腿向垃圾站冲去,临近垃圾站了,终于可以听清沙哑的声音了,却没有看到人影,“你……你是谁?”

“救命……我……我在垃圾袋里面……上面还有垃圾袋压着。”垃圾堆里发出沙哑的声音,恰在此时,黑夜之中划过一道闪电。谢金朋就着闪电光芒看清了眼前的情况。

他用左手捂着鼻子。跨步弯腰,伸出右手掀开身前的垃圾袋,一口气掀了十六个垃圾袋。天空再次划过闪电,他看清了垃圾袋下面的情况。一个白发苍苍老头蜷缩在垃圾袋内,正吃力的挣扎着。

“真可怜!”看清他剔不出二两脸的双颊,谢金朋心里涌起一丝怜悯之情,松开左手,两手齐动,赶紧掀开他身体旁边的垃圾袋。撕破瘦老头身上的垃圾袋,抓着他的胳膊扶他站起,“你怎会被人装进垃圾袋里?”

“我……我好冷……冷……”瘦老头两腿一软,浑身打颤,差点跌了下去,“能不能把你的衣服借给我穿?”

“别乱动。小心站着。”谢金朋右手下滑,摸了摸他的左手,感觉像冰块一样,而且有些僵硬,像是急冻室里存放的鸡爪一般,瘦的可怜,冻的令人怜惜。

他来不及解开纯黑色短袖衬衫的口子,像脱T恤一样,抓着衬衫下摆向上掀去,脱了之后,又像穿T恤一样穿在瘦老头的身上,“你住在什么地方?我送你回去。”

“我……我没有家……能不能去你家暂住?”一阵狂风吹过,瘦老头身子一晃,差点被狂风吹倒,吃力抓着谢金朋的胳膊。

“我是南海市商学院的学生。家不在城里。现在不可能带你回家。”谢金朋有点后悔了。后悔管了这件闲事,左手扶起瘦老头的身子,右手伸进右边裤袋里掏出钱夹。

他就着闪电的光线,数了数剩下的钱,不到五百元了。现在是六月初。钱夹里的钱是这一个月的生活费。如果带他去附近的旅馆开一个房间。至少要一百二到一百五十元左右。

救人救到。送佛送西。瘦老头浑身湿淋淋的,风吹大一点也能把他刮走。如果扔下他不管。一定会死在暴雨之中。他自己现在光着身子,又快到午夜十二点了。回到学校,也只有爬墙进去了。

为了赶时间,谢金朋只能背着瘦老头走。穿过左边的小米巷。出了巷子之后,向右走了大约一百米距离。找到一家“红达旅馆”。谢金朋看了看招牌,以及门口的装饰。估计是中档或以下消费,背着瘦老头冲了进去。

到了前台,谢金朋问清楚各种房间的价格。花了一百八十元开了一间双人房套。有独立的卫生间,有热水器,也可以在房间内洗澡。还有大屏幕的彩电。

他背着瘦老头进了218房间。弯腰蹲身,小心放下瘦老头,走到门口关门反锁,大步向卫生间走去,“坐着别乱动。我进去放热水,让你洗个热水澡,就不会这样冷了。”

谢金朋按亮了卫生间的吊灯,跨步进了卫生间,扭头打量一眼,浴巾、毛巾、香皂、一次性洗发露、沐浴露、浴花、牙膏、牙刷一应俱全。从喷架上取下了喷柄,拧开水龙头试了试水温,温度正好合适。

谢金朋回到房间,扶着瘦老头进了卫生间,帮他脱了上衣和长裤。抓过柄喷对着他的身子冲洗。淋湿他的全身之后,再淋他的头部,“感觉怎样?好点没有?”

“好……好多了。”瘦老头颤抖着举起双手,自己搓洗胸口和小腹,“我……我搓不后面,能不能帮我搓搓背?”

“别急,多淋一会儿,你的身子就暖和了。”谢金朋把喷柄放在喷架上,热水对准瘦老头的脑袋冲洗,伸出右手摸了摸他的身子,感觉身子已经暖和了,抓起一袋一次性沐浴露撕开口子,挤出里面的沐浴露浇浴花上,抓着浴花在瘦老头身上不停涂抹。

他抹到瘦老头的右手时,发现瘦老头右手无名指戴着一枚黑色戒指。黑的发亮,比浓墨更黑。可他看不出戒指是什么材料做的。不像金属,也不像玉石。

“小伙子,你救了我。我没有什么报答你的。我把这枚不值钱的戒指送给你,当一个留念吧。”瘦老头举起右手,用左手抓着无名指的黑色戒指,取下递给谢金朋。

“我不能要。但我有点好奇。想知道是枚戒指是什么材料做的?”谢金朋接过黑色戒指,掂了掂,感觉很沉,比玉石和金属的比重更大,除了纳闷之外,更多的是好奇。

他决定戴在右手无名指试试。右手无名指刚伸进戒指之内。戒指似乎有了生命一般,主动向掌心滑去。滑过两个指关节,紧紧套在无名指的第三指节上。

“怎会这样?”谢金朋咽了一口口水,用左手食指和拇指紧紧抓着黑色戒指,用力向外拉扯,戒指像生了根一样,无法取下,“瘦老头,这是怎么一回事?”

都市召唤风暴 - 第1章 开房过夜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