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惨死幽魂

幻境之中,一缕游魂飘来飘去,时不时散一下,那是我。当我的魂魄散成碎片,会有人挥挥手招来风,将我的魂魄重新凝结起来,那是他。

现下我蹲在一个池子边,努力攒紧了手不让自己飞到池子里围着莲花打圈圈。要命了,盲人看世界只能用手,我不仅是个魂魄,还是个瞎了的魂魄,一点感知世界的法子都没有。我着急地问:“那个谁,到底好了没有啊?”

他语调平平:“哪个谁?”

傲娇!我内心吐槽,又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马上换了好脸色,好声好气地说:“乌先生,敢问莲花何时绽放?”

他方才满意了:“时辰未到,再等半刻钟。”

我便只好继续守在池子边等着。

这池子叫做浴魂池,里头种着魂生白莲,白莲的莲心里,养着我的孩子。

孩子啊……我飘在池子上方,往事一幕幕又浮现在我的眼前。

我这个娘亲做得不合格。当时年轻爱闯祸,不慎被梦魇困住了,迷迷糊糊里只知道有人来救我。我以为他是我等了千秋万岁的人,便缠上了他,孩子便是那一晚有的。但等我脱离了梦魇,周围却谁都没有,我连自己等的是谁都忘记了,只知道那人情动时眉心会出现红莲标记。

我曾以为他是矩飞光……矩飞光……算是我师弟吧。

我曾以为矩飞光就是我孩子的父亲,因矩飞光得知我怀孕后立刻开心地说要娶我。但那一晚我撞见矩飞光与客醉羽欢好,矩飞光眉心什么都没出现,我便知他不是我孩子的爹爹。

想到那一晚的情景,纵然过了一百年,清修了一百年,我仍是身心俱痛,恨意难平。

心痛心恨,一恨因为矩飞光骗我他是我孩子的父亲,诱我叛离师门,成为六界笑柄,害师尊伤心。二恨我对矩飞光全心全意,他却在我怀孕之时与我的好姐妹浓情欢好。三恨我与客醉羽交好三百年,我将她当成世间最好的朋友,她却联合矩飞光背叛我!

“谢窈窕?她不过是个怀了野种的贱女人,我只将她当作一个智囊罢了。娶她?待我将魔君之位拿到手,便是她与她那野种的死期!”

“可真是无情呢……你当初骗她与师门恩断义绝时,可是亲口承诺的,你将来会娶她为妻,她是魔族往后,她腹中的孩子就是下一任魔君。”

“呵……”不屑的轻笑从床帏里传出,宛如刀锋一道道划在我的心上。“我堂堂魔君,怎么可能娶一个怀了别人孩子的女人?骗她跟启子慕恩断义绝,不过是怕将来杀了她会得罪战神而已。”

我再也听不下去,召出青霜剑便冲了出去,指着床上那对狗男女厉喝道:“矩飞光,你说什么?”

矩飞光有一刹那的慌乱,随即冷静下来。他披衣而起,慢慢地给客醉羽穿衣,漫不经心地说道:“正如你听到的那般,你腹中的孩子不是我的,我不过是听说你怀孕了,趁机将你骗到手罢了。向你透露我魔族的身份,也是逼你跟启子慕断绝关系。”

“你……”我不敢相信,心中天崩地裂,青霜剑随着我激动的情绪颤动不已,发出阵阵寒光。“原来……你都是骗我的?我杀了你!”

“杀我?”矩飞光与客醉羽都笑了。矩飞光说:“谢窈窕,你确实修为过人也机智过人,但你现在接近临盆,你以为你挺着一个大肚子还能胜过我们二人联手?”

我冷笑:“你有胆便试试!看到底是你二人魂飞魄散,还是我母子尸骨无存!”

便是如此,我与矩飞光、客醉羽斗成一团。

并非我不顾腹中的孩儿,实在是再多十个矩飞光跟客醉羽也不能动我一下。但我万万没想到的是,那一晚红影雷劫竟然提前发生,不偏不倚正好打在我身上!我的仙障立时给红影雷劫打破了,矩飞光与客醉羽趁虚而入,启阳剑跟如意钩同时刺入我胸口,搅碎了我的内脏。

“冤家。”客醉羽笑道,“我们的计划可以提前了。”

我的心渐渐冰凉:“什么计划?”

“开启何咎九重。”矩飞光淡淡地说,忽然启阳剑变作捆仙索,将我困住。

何咎九重啊……一百年后的此刻,我作为无知无觉的魂魄飘在幻境,仿佛还能感受到那一日身体所受的苦楚。

何咎九重是矩飞光所在重咎魔族的一处秘境,传说那里头有绝世珍宝,但如何开启,只有魔君知晓。我以为需要什么功法,却万万没想到,需要的是母子金仙血祭。

捕捉一个金仙或金仙修为的女仙,先将女仙的四肢斩下,做成血肉之烛,点在虚步崖祭坛四角。再划破女仙的五官,取五官流出的鲜血,涂抹在祭坛东西南北中五个方向,唤醒祭坛封印术。封印术解开,暗烽剑气释放,将暗烽剑气引入女仙的筋脉之中,让暗烽剑气侵染女仙筋脉之血。再用暗烽剑气剔出女仙的仙骨,刺入祭坛中心,解开虚步崖下红莲业火的封印。待红莲业火燃起,将女仙的尸身抛入红莲业火之中,让业火焚烧女仙母子的血肉与魂魄。三天三夜之后,女仙与其子血肉、魂魄俱灭,仙力被业火吸收,业火便会绽开一朵红莲,红莲的莲心中便是魔族的绝世珍宝。

想起当日被启阳剑斩断四肢,被如意钩划破五官,被暗烽剑气抽筋剔骨,再被红莲业火焚烧,深入魂魄的痛楚,我至今仍然打颤。刻入魂魄的痛,我生生世世都不会忘记!被害惨死的仇,我至今也不会忘记!只要有一丝机会,我便要将当日我与孩子所受的苦楚千倍万倍地偿还矩飞光与客醉羽!

“你一个魂魄打什么冷战?”乌先生说。

我对他翻了个白眼,眼睛瞎了眼珠子还在,不妨碍翻白眼的。“你一个无情无欲的上神,自然不懂红尘中的恩怨情仇、刻骨伤痛。”

是的,乌先生是个上神。他不懂的。

被活生生抽筋剔骨的痛,被红莲业火焚烧魂魄的苦,被矩飞光与客醉羽背叛的伤,没有经历过,怎么可能体会?

我谢窈窕活到现在一千六百岁,自问潇洒豁达得很,若是别人说不喜欢,我是宁可自己痛死也不会拖着喊着纠缠的。矩飞光若是好好地跟我说,哪怕我曾为了他与师门断绝关系,为了他以仙身加入魔族,为他出谋划策、呕心沥血地助他登上魔君之位……哪怕我为了他做了再多,只要他说他不喜欢了,我也能笑一笑离开,伤痛遗憾都由自己背,绝不怨天尤人。

但他竟然联合侍女如此残忍地将我害死,更累得我临产的胎儿死在腹中,这等大仇,却不是说放就能放的!哪怕我现在已是魂魄之身!

当日我被打落虚步崖,在红莲业火里焚烧了整整三天三夜,最终失去了意识。再醒来,便来到了现在之处。

“这是哪里?”我恨恨地问,“矩飞光与客醉羽那贱人呢?我要将他们碎尸万段!”

一个声音冷冷地回答我:“好一个母亲呐,自己孩儿的生死不论,倒是先记得杀人!”

我一呆:“我的孩儿……他难道还活着么?”

那声音说:“有我在,什么东西活不了。”

我便什么都不顾了:“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儿!只要他能活下来,我什么代价都能付出!”

那声音的语调便柔软了一些:“这方才是一个母亲该说的话。”

我便因此在这个地方呆了下来。这声音自称乌先生,乌先生告诉我,我被断肢毁容、抽筋剔骨扔下虚步崖,在红莲业火中焚烧三天三夜,不知怎么的魂魄进入了他清修的幻境之中。因为红莲业火的焚烧,我的魂魄受损,眼睛彻底瞎了,便是成了魂魄也是个瞎魂魄。

我摸自己的眼睛……魂魄么,当然是什么都没摸到,直接穿了过去。但那失明的痛还是自心底传了过来。原来我不仅肉身被毁,连魂魄都被重伤了。矩飞光,你我的账真是越算越深,终究有一日我会讨回来!

“一个随时会魂飞魄散的死魂,还想着报仇,你执念倒是深得很。”乌先生说,“你的孩子……”

我立刻着急地问道:“我的孩子怎样?”

“你的孩子本也死了,但你已修得仙身,孩子自然是仙胎仙骨,故而虽胎死腹中、肉身被毁、魂飞魄散,仍剩一缕仙识跟在你身旁。有这一缕仙识在,复生他便不是问题,只是你需要付出一些代价。”

我求他说:“我什么代价都愿意付出,求你救我的孩子!”

乌先生便将我带到了一个地方,告诉我:“这叫浴魂池,池中生长着魂生白莲。若要搜集一个人的魂魄,恢复一个人的肉身,只需每日用至亲血脉的魂魄与肉身滋养,百年之后便可复活。”

我二话不说:“我什么都愿意!”

他说:“很好。”

随后便着手复活我孩儿的事,每日取我一缕魂魄滋养莲花活。

乌先生是个好人,不对,好神仙。起初我每日时间,一半沉浸在恨意里,一半心思放在莲花上,什么也不管,他也什么都不说。后来忽有一日他对我说:“你的双眼已毁,我这里有个法子能教你辨别事物,你来学一学。”

我寻思着这人应当是做久了老大的,否则不该说话便是命令,一点都不征求别人的意思。但左右等着也是无聊,与其每日沉浸在回忆里,不如找些事做。

于是我便跟他学习《透骨生香》。说是学习,其实不过背诵透骨生香的口诀而已。我又没有肉体,闻不到味道,又怎么修炼香味?

“任何事物都有自己的味道,这与魂魄一样,是无法改变的,你学会了这法术,别人即便是化形变身来骗你,你也能辨别得出。”

“这个法子好!”我点头赞同,“免得别人欺负我是个瞎子。”

其实我们都知道这是场面话,我已是魂魄之身,还要每日取一缕魂魄滋养我的孩子,等孩子出生,我还不知道能不能存在世间。但这点我们都没说,他教我,我也这么学着。

时间晃晃悠悠,就是一百年。

这一百年里,我将《透骨生香》背了个滚瓜烂熟,因为每日取魂魄滋养我的孩儿,我的魂魄慢慢地变得极为不稳定,动不动就散成碎片到处飘,每次都要劳他搜集好碎片将我拼起来。

我取笑他:“你跟传奇里说的那些扫大街的一样了,可怜的上神。”

他只是日复一日地将我拼好,也不回我的话。真是个没有幽默感的人。

我的魂魄一日比一日单薄,他要捡的碎片一日比一日少。等到九十九天的时候,我的魂魄就只剩下一缕了。

所以这一刻我等的不仅是我的孩子复生,也是我彻底魂飞魄散。

“我说。”我问他,“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啊?”

他道:“说。”

问也不问就答应了?真神果然霸气啊!我飘到他身边说:“你能不能收养我的孩子?”

他没有说话,好像是吃惊了?或者生气了?我不知道,但为了孩子只能厚脸皮地求他:“你看,我这孩子挺可怜的对吧?他娘亲怀着他的时候认错了父亲,结果将自己连同孩子都害死了。他本可一出生就是仙身呢,结果夭折腹中了。现在好容易复活,娘亲又魂飞魄散了。我……我怕他将来无依无靠受人欺负,唉,你们神仙是不知道啦,没爹没娘的孩子最容易受人欺负了,还容易给人骗,随便谁给点温柔她就当真的,为那个人拼死拼活,被赶出师门都不后悔……”

“住口!”他蓦地打断我的话。

相处这么久,他还从来没有用这么严厉的口气对我说话。我立刻给吓得缩起了脖子……如果一缕死魂也有脖子的话,但我还是勇敢地、不要脸地说:“求了你嘛,你这么好心地帮了我,你就可怜可怜我的孩子吧,他还那么小。你收养他之后,不必告诉他母亲是谁,只说你是在弱水彼岸捡到他的。别让他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个睁眼瞎子,白白地将母子都害死了,不然他会恨我的。我在世上只这一个亲人了,如果连他都恨我……”

我说不下去了,死魂没有泪也没有心更感觉不到痛,但我觉得自己都要痛碎了。

“只有一个亲人?”乌先生冷冷地问,“你将你师尊置于何地?”

我小声说:“我为了那人渣叛出师门,说好了跟师尊恩断义绝,师尊已经不认我了。哎呀,你别岔开话题啊!”

“岔开话题?”乌先生冷笑了一下,“时辰快到了,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说呗。”

“是仇人重要还是爱人重要?你究竟还要辜负多少爱你的人?”

我呆住了:“啊?”

他没给我思考的时间,极快地说道:“时辰快到了,你数一二三。”

一二三之后就是取走我最后一缕魂魄,从此,我的孩儿复生,我魂飞魄散。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心中满是遗憾。

可惜没能看我孩子一眼,听他叫一声娘亲。可惜没能知道那一夜究竟是谁救了我,让我有了孩子。可惜没能报答乌先生的恩情,临死还厚脸皮求他。可恨我到底不能报仇,杀了矩飞光跟客醉羽两个贱人!

我的爱人,我的孩子,还有疼我养我教育我成人的师尊,都对不起了。如果……如果有来世,我绝不叫自己遗憾。欠恩的,我魂飞魄散报答他的恩情;欠情的,我翻江倒海找他偿情;而欠我命的,上天入地我也要杀了他们给我与我的孩儿偿命!

“三、二、一……”

最后一个音摇曳,我眼前一黑,随即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冷漠师尊入手来 - 第1章 惨死幽魂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