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刑虐?心虐!

灯火通明的皇宫,看上去安静祥和,只是鸾秀宫阵阵凄厉的喊叫,惊起一树的乌鸦,让人不寒而栗。

“放我下来!沈姝嫚,要是我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我与你沈氏一族不共戴天!”苏青翎脸色苍白,汗水顺着额头流进锁骨,两只手的指甲已经掐进肉里。隆起的肚子狠狠压在马背上,整个人呈悬空状。

“不共戴天?那你得有命活着出去。”沈嫚姝勾起嘴角,从太监手里接过鞭子,重重抽在马身上,马吃痛在屋子里狂奔。苏青翎六个月大的肚子在马背上跌跌撞撞,脑袋也在不经意间磕到红木桌上,血流不止。

“停下来,我的孩子,我的孩子!”苏青翎紧紧抓着马的鬃毛,可疯狂的马根本停不下来。

“你还想保住你的孩子?这些年我跟在你身边,多少无辜的孩子死在你手里?萼妃的,淑妃的,齐妃的,还有刚死去的云妃的。你想保住自己的孩子,问问他们同不同意。”沈嫚姝拿着一块烫红的烙铁慢慢逼近苏青翎。

“你要做什么?”苏青翎脸上的汗水模糊了眼睛,只看见一团火朝自己走过来,紧接着肚子上一阵钻心的痛。

“不知道肚子里的孩子会不会觉得痛。”沈嫚姝加大了手上的力度,狠狠在苏青翎肚子上碾了一下,又慢慢踱回去,看苏青翎脸色越来越差,心情也跟着大好。

这么多年的恶气,终于出了!

“孩子!沈嫚姝谁借你的狗胆如此对待本宫!本宫若出去,定要将你碎尸万段!”苏青翎腹部一阵绞痛,孩子,她还未出世的孩子,绝对不可以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去!

“姐姐是皇后,不妨想想整个大元国谁能借嫚姝这么大的狗胆。”沈嫚姝收敛了脸上的笑,怒视苏青翎,手上的鞭子也挥得更重。

苏青翎捂着肚子,孩子正一点点从身体里流逝,他才六个月,还没来得急见着母亲,绝对不能就这么没了。

“本宫要见皇上,本宫要见皇上!”苏青翎紧紧抓着肚子上被烧烂的衣服,想要阻止孩子往下流,可身下的血还是越来越多。

“我留着你这条命,就是等着皇上来呢。”沈嫚姝淡笑着命人牵住马,用盆子接着从苏青翎身上流下来的血。滴答滴答的声音在幽暗的房间里,衬着浓郁的血腥味,十分恐怖。

“沈嫚姝,枉我在宫中百般维护你,你却这样回报我?”停止颠簸,苏青翎略微喘了一口气,两眼恨恨地瞪着沈嫚姝。

“你百般维护我?还不是因为我甘愿做你的棋子替你铲除异己,保全你仁孝皇后的名声!这么多年,你自己做的那些龌龊事,却要我来背黑锅。妃子们都当你是仁德皇后,所有矛头都对着我,你可知道这些年我受了多少苦才活下来?太医说我很难再怀孕,初进宫时你给我喝的又是什么?如今你除了云妃的孩子,下一个是不是就该我了?我千辛万苦怀上的孩子,怎么可能让他落入你的手中?”沈嫚姝命人灌了一碗药给苏青翎,身下的血终于流得不再那么快。

“本宫从未喂你喝过什么药,你以为除了本宫就能保全你的孩子,真是可笑!难道你一直认为后宫是我苏青翎说了算?若有人想保全云妃的孩子,哪轮得到本宫出手?”苏青翎大笑,沈嫚姝却狠狠一鞭子抽在她身上。

“苏青翎,你不要狡辩了,从入宫那天起,我就恨透了你!”沈嫚姝面容扭曲,苏青翎却惊愕,枉她一世英名,都留了些什么人在身边?

“本宫是镇国大将军的女儿,大元国堂堂皇后,为皇上夺权立下汗马功劳……”

“闭嘴,你这个贱妇!”一身明黄袍的莫无殇带着寒气冲到苏青翎面前,扇了她一巴掌,苏青翎身子一歪,却被绳子勒住悬在马的另一侧。

“皇上,你当真要杀我?”苏青翎被勒在绳子里非常难受,下身还在断断续续地流血,外面一声闷雷,受惊的马又跑了起来。

“朕早就想杀了你!你手上沾的是我儿子的血!要不是你怂恿朕夺权,母后怎么会想要杀了朕!现在大臣们都认为母后要废了朕,一旦你的孩子出来就是下任皇帝!你的阴谋终于得逞了,你这个蛇蝎心肠的贱女人,今日朕就要替朕的孩子们报仇!”莫无殇抢过侍卫的剑劈过去,所幸马跑得快,堪堪躲过。只是捆绑她的绳子却被斩断,苏青翎笨重的身子从马上跌落下来。

“孩子!”苏青翎尽量护着肚子,可还是免不了重重一撞。

“我的孩子。”苏青翎摸着身下的血,泪流满面,恐惧地看着莫无殇,慢慢往后缩。

“你的孩子,那朕的孩子谁来赔?苏青翎,你仗着是镇国公的女儿欺压朕这么多年,今日朕就好好还给你!”莫无殇阴狠地踩在苏青翎隆起的肚子上,一脚一脚往下碾。窗外电闪雷鸣,映着莫无殇阴狠的表情显得更加可怖。

“不要,不要,我的孩子!”苏青翎抱着莫无殇的脚,泪眼婆娑地看着他。

“苏青翎,你求朕啊,这么多年你在朕面前张扬跋扈,今天终于轮到你跪地求饶了!”莫无殇俊朗的面容在愤怒下显得扭曲,一双眼睛更是像地狱里的修罗一样瞪着苏青翎。

“五年,我……为你出生入死……拼命斡旋,你就是这样想我的?我们五年的夫妻情分,在你心里算什么?”苏青翎心中一阵刺痛,拼命想把莫无殇的腿抬起来,可失血过多手上根本没有力气。

“朕的江山朕自己会去争,用不着你指手画脚,用不着你用朕的儿子的性命去换取自己的权利!苏青翎,你总是不可一世,归顺的大臣都听命于你,朕受太后欺压还不够,还要受你的压迫!朕做这个傀儡做够了!”莫无殇咬牙切齿,眼睛里一片阴冷。

“皇上,何必为了这个贱人气坏了身子。”沈嫚姝拿着一张手绢,柔媚地靠在莫无殇身上。

莫无殇终于收回了脚,苏青翎喘了一口气,挣扎着站起来,慢慢往墙边退。

“姐姐不要害怕,皇上也不是不顾念旧情的人,只要你按着我说的写,我就保姐姐安全。”沈嫚姝将一支毛笔和一方帕子放在苏青翎手里,嘴角泛起不屑的笑。

“写什么?”苏青翎可不认为她会这么好心,一脸戒备。

“你还不知道写什么?这不是你们偷情的常用伎俩吗?”莫无殇一只手掐住苏青翎的脖子,将她扔了出去。

“莫无殇!我将你从战场上救回来,五年来对你尽心尽力,你却这样对我,这样对我们的孩子?你没有良心!”苏青翎身下的血又开始狂涌,她的孩子真的保不住了吗?

要不是她出身武家,底子好恐怕早就一尸两命了。

“你还有脸说,当初你要救的人并不是朕吧?这些年你与楚临君做的那些苟且之事,当真以为朕一无所知吗?你们都把朕当傻瓜,难道朕当真就傻吗?”莫无殇将手帕扔在苏青翎脸上,满身的戾气早不是平日温柔待她的皇上了。

“姐姐不顾念自己,也要顾念肚子里的孩子啊。若姐姐肯依皇上的,皇上马上就派御医来保住这个孩子,并且留着你的命把他生下来。”沈嫚姝重新把笔塞到苏青翎手里。

“我死了,我的孩子还能好好活着?”苏青翎嗤笑。

“这得拜你平日对太后阳奉阴违所赐,太后要立你的孩子当太子,朕还有什么话好说?苏青翎,临死前你还要让朕受一次委屈!”莫无殇冷笑,恨不得马上将她碎尸万段。

“姐姐只要告诉楚将军,你难产,想要见他最后一面,皇上就放过你肚子里的孩子。”

“你们想害楚临君?”

“怎么,心疼了?”莫苏上捏着她的下巴,又是狠狠一巴掌。

苏青翎头晕目眩地倒在地上,手指触到身下的温热的血,猛地一颤。

沈嫚姝也适时把御医叫进来把脉,御医皱着眉说:“皇后娘娘身子骨好,孩子还能保住,不过得尽快医治才行。”

“我的孩子真的还能保住?太医你没有骗我?”苏青翎不知哪来的力气揪住太医的衣领。

“回皇后娘娘,如果医治及时,孩子能保住。”御医战战兢兢地回话。

“姐姐放心,皇上不过是想让楚将军回来亲眼看着您确实是因为难产死的,不至于迁怒皇上,并不会对楚将军怎样。”沈嫚姝将苏青翎拉到桌边坐下,一路上拖出一道血印子。

“皇上是想让楚临君知道我有多爱皇上,拼了命也要为你生孩子,是吗?这样楚临君就会死心塌地地跟着你了。”苏青翎冷笑,临君,为了我的孩子,对不起。

苏青翎迅速在手帕上写了一行字交给莫无殇,可莫无殇阴冷的表情却让她心里一凉,紧接着他果然一剑刺死了御医……

“莫无殇,你骗我?”苏青翎愤怒地冲上前去。

莫无殇一脚踹在她肚子上,苏青翎整个身子飞出好几步远。莫无殇又追上来狠狠在她肚子上踏了一脚,她甚至听到孩子碎裂的声音。

“我的孩子!”苏青翎死死抱住莫无殇的脚,窗外一声惊雷,吓得沈嫚姝寒战了一下。

“莫无殇,你这么对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我在地底下等着你们,等着将用你们的血祭奠我死去的孩子!”苏青翎挣扎着去扯莫无殇的衣服,却被莫无殇一把推开,倒在碎瓷片上。

“有件事还忘了跟姐姐说,现在镇国公正在前线迎战,楚将军带着三千精兵前去支援,见着这方手帕,他大概会立马赶回来。也不知镇国公残败的队伍抵不抵得住敌军?哦,还有,太后今晚得到消息,说姐姐伙同楚将军要逼宫,你猜,太后见着硬闯进来的楚将军会怎么做?”沈嫚姝慢慢走到苏青翎身边,将帕子在她眼前晃了晃。

苏青翎挣扎着去抢帕子,手掌却被沈嫚姝狠狠踩在脚下。

……

莫无殇!我为你殚精竭虑,为你和太后争权夺位,为你成为一个面目全非,连自己都觉得嫌恶的坏女人,你如今却要这样对我!苍天不公!

苏青翎的心在暗暗地泣血!

她在无比的痛苦中,怨恨地在心底发出了毒誓:“若我能重来一世,必要杀尽天下负我之人,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报应!”

“皇后娘娘难产,母子不保,朕悲痛万分,免朝三日。”苏青翎失去意识前,只听到莫无殇这句冰冷的命令。

凤权天下 - 第一章 刑虐?心虐!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