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的喵星人朋友

“我很清楚我的无力,但是正因如此,想留在他人身边,希望他人留在自己身边,大家都深知活在世上,能够实现这个愿望,是多么的珍贵。”《夏目友人帐》。

“明天,明天的早饭你想吃什么?”我对眼前的猫说。

那只叫“明天”的猫左右看看,确定没人才对我说,“随便啊。”

我蹲下说,“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吗?”

明天也蹲下,抬起左前腿挠了挠那张毛茸茸的脸,说,“记得啊。”

那是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我独自在小区瞎逛。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角落里,我发现了一双闪着绿光的眼睛。

我理所当然被吓一跳,差点魂都飞离身体拍在墙上。

然而很快我就真的被吓得魂飞离身体拍在墙上。

因为,那双眼睛,那只动物竟然对我说话了。

“骚年,淡定。”那只动物眯着眼睛说。

我竟然一反常态淡定了,并且与它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谈。

“你大爷的竟然会说话?”我四下看看,确定没人,蹲下对它说。

“很奇怪吗?鹦鹉还会说话呢,我比那个只会学舌的两只脚聪明多了。”那只动物从阴影里走了出来。

原来是一只猫,比一般的猫体型更大,全身都是黑色。

“你好黑啊。”我对它说。

“没办法。”猫两只后腿站立,摊开两只前爪,样子可爱极了。

“对了骚年,你这么晚还在外面溜达你爸妈知道吗?”猫说。

“知道啊,我出门的时候和我妈说了。”我看着它毛茸茸的头,实话说很想摸一摸。

“我很中意你啊,骚年你叫什么名字?”猫很严肃地对我说,样子好笑极了。

“我叫白小飞,我的身边发生了无法想像的灾难,我要活下去,并且帮助更多的人,小薇。”我正想说完,脑袋结结实实挨了猫爪一下。

“骚年,你《尸兄》看多了吧你,问你个名字你唧唧歪歪半天。”猫伸出左爪抗议。

“我叫张小简,弓长张,小朋友的小,简单的单。”我说。

“好的小单,我叫明天,话说这种程度的名字凭你的智商就不需要我解释了吧?”猫说。

“叫我小简。”我抗议。

“好的小单。”猫一脸严肃地说。

“话说我也觉得我的名字简单的飞起,明天你说呢?”我扶额说。

“我的名字不一样。”明天淡定地说。

“你的名字有深度?”我一脸嫉妒地看着它的一脸贱笑。

“你不懂,好了,我们这就算认识了,快回家去吧,明天同一地点,时间比今天早两个小时,我们再见。”明天不容置疑地一口气说完。

“再见,明天。”我微笑着说。

突然我觉得很别扭,我这还没到明天怎么就和明天说再见了?

不过在我的大脑被明天和这只叫“明天”的猫搅浑之前,我选择了不想。

放弃有时候很简单,而坚持却总要付出巨大努力和代价。

我45度抬头望天,淡淡一笑,双手插袋,朝家的方向走去。

我再次出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就像老朋友见面那样。

实话是我并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来自哪里,究竟是不是一只猫。但我就是很喜欢这个朋友,一个很特别的朋友。

就像古龙的武侠小说那样,不管你以前是不是混蛋,你今天是我朋友,那一辈子都是我朋友。

“明天。”我轻轻地呼唤。

“我喜欢守信守时的家伙。”明天从我背后的某轿车顶跳到我肩上,吓了我一跳。

“明天你这样趴在我肩上真的没关系吗?”我扭头看了看它。

“不用管我,你走你的,我们去散步。”明天大咧咧地说。

“话说散步不是应该我们一起走的吗?”我看着它说。

“不要在意这些小细节。”明天伸了伸四条腿,趴的更舒服一点。

“我打算去书城,你确定没关系吗?别人看见多奇怪。”我把脸在它毛茸茸的身上蹭了蹭。

“你就说是全球限量无与伦比仅此一个的超级萌物玩具好了。”明天眯着眼睛,淡定地说。

“你来自哪里?”我问完就觉得明天会说自己是外星生物,就像《长江七号》里的七仔那样。

“奥勒比路42号p希尔曼。”明天流利地报出地名。

“什么?仔细想想好像有听过。”我开始在脑海里搜索这个地址。

我确定我是听过这个地址的,不过我确定肯定不在国内,好家伙,它是只外国猫?不对,怎么感觉它在敷衍我。

“不用猜了,我瞎掰的。”明天打了个哈欠说。

“不对啊,我觉得听过。”我坚持自己。

“对,是《海底总动员》里那条蓝色的鱼说过的。”明天说着扭头看了看我,好像希望看到一些精彩的表情。

不过我让它失望了,我只是恍然大悟地说,“哦,难怪。”

明天果然一脸失望,说,“竟然不说些表扬我看电影仔细的话,真是让本喵好生失望。”

“明天你为什么会说话?”我问了个关键问题,因为一直疑惑。

“不止我一只,我有三个兄弟,你猜猜名字。”明天有些答非所问。

“猫大,猫二,猫三?”我胡乱猜测,因为我的名字很简单,所以我猜测另外三只猫肯定名字好不到哪里去。

“你怎么不猜昨天,今天,后天?真是个奇怪的家伙。”明天说。

“有道理啊。”我茅塞顿开。

“其实在家里我叫猫四。”明天半真半假地说。

“那你老母,不好意思,你老妈会说话吗?”我问。

“那必须的。”明天淡淡地说,我从它眼神和表情什么都看不出,无从分辨真假。

“算了,还是不问你身世了,像你这么神奇的猫应该有奇妙而不可告人的身世。”我打算来一招欲擒故纵,故作失落地说。

“像我这么神奇的猫当然有妙不可言的身世。”明天淡定地说。

“我们回来的时候从那条路走吧,我想去看看我的小学。”我转移话题说。

“问你的十一路,我没意见。”明天淡淡地说。

“我的双腿表示听大脑的。”我说。

“好,走你。”明天说。

就这样我肩扛一只猫走在人行道上,可是路人并没有如我想像的一般,对我投来怪异的目光。

“明天我和你说啊,我有个很要好的兄弟,你知道的,在这个计划生育的新时代,我肯定没有亲兄弟,他是我初中一朋友,后来铁了,我们就成了兄弟。”我说。

“然后呢?”明天眯着眼睛,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

“你看前面那家店,我跟你说,那家店的生煎和包子挺好吃,不过我嫌油腻,我姐说好吃。”我指着前面的早餐店说。

“话说你的兄弟呢?怎么突然变成生煎和包子了?还突然巧妙引出你姐了。”明天一副看二货的眼神看着我。

“这就是我兄弟聊天时的特点。”我转头对明天说,“不着边际天马行空时而回忆断片时而灵感涌现,你猜不到他下一句要说什么。”

“按你这么说,那家伙适合做小说家,相信我,24K纯小说家。”明天绿油油亮闪闪的眼睛看得我恍惚了一下下。

“我一直觉得他比我成熟,打个比喻啊,他总在我前面奔跑,而我跟在他后面,拾获他散落风中的扑克牌。”

“虽然不是很明白你这个比喻,不过隐约觉得很厉害的样子。”明天淡淡地说。

“你这叫不明觉厉。”我调侃说。

“你小学的时候,这些新词,还没有吧。”明天说。

“一些东西总在变的。”我说。

“也有一些东西不会变。”明天认真地说。

“我相信。”我也认真地说。

“本来我觉得你这人应该挺闷骚的,没想到还挺能扯嘛。”明天挑了挑眉毛说。

“喂,我说你这猫表情怎么可以这么丰富啦,会被人怀疑的好吗?”我警告说。

“怀疑而已,我卖萌可是有一手的,这样,男的过来交给你,女的过来交给我,你看多公平。”明天一猫脸坏笑。

“人总是要伪装的,为了生活,人也总是会变的,为了生存。”我轻轻地说。

“来,说说你的童年,我来对比一下我的。”明天抖了抖胡须说。

雀追 - 第1章 我的喵星人朋友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