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凌韵背着竹篓,独自一人走在陡峭的山崖上,晚风伴着阵阵植物的清香,拂过她的面颊,让她舒服的眯上了眼。

她在这个偏僻小村的南山已经待了三天了,虽然只找到几株她要的草药,但也算收获颇丰了,在别的地方,有时候甚至找不到一株她所需的草药。

说起采药这件事,还得从她初中时的一桩怪事说起。那年,老师带着同学们出外写生,中途休息的时候,凌韵离了队伍,在树林里闲逛,却不想被一本从天而降得书砸的昏了过去,额角被砸出了血,至今还能看出淡淡地伤痕。

同学们找到她后,把她送去了医院,她昏迷了整整一个星期,这一星期里,医生把她的身体反反复复的检查了好几回,却始终未发现异常。她清醒后,整个人却神清气爽,一点也没有七天未进食的疲态。

当她发现砸她的书是一本“医”书后,突然下决心要读医科大,但当她看完整本书后,又陷入疑惑当中。书的封面上,用古篆体写这一个大大地“医”字,翻开书,第一页是古篆体的“药”字,其后介绍了几十种闻所未闻的草药,最后几页分别是古篆体大字,“丹”、“器”、“兽”、“武”、“道”、“音”、“阵”,铺满整个页面。

几天后,她发现自己自己的体质越来越好,再一次,她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读高中、上大学、读研、读博,最终她在医学界占了一席之地。她把所有空暇都用来寻药,收获却少之又少。

这回,趁着医院难得许给她的假期,到南山寻药。听村里人说,有人见过鱼龙草,似鱼似龙,在夜色中微微闪光。从朋友那里得了信,她就急匆匆的赶来了南山,在这偏僻的小山扎营住了下来。

今夜,是最后一晚了,明天她就要重归城市,开始那繁忙而枯燥的生活。

凌韵在帐篷前架起火堆,熟练的将野兔开膛破肚,清洗后,在塞一些有益的药草到兔子的肚里,将可以代替调料的药草均匀的涂遍兔子的全身,用一根铁棍穿过,架在了烤架上。

不一会儿,肉香四溢,美美的吃了一顿后,凌韵提起手电筒,向更高的山崖走去。整座大山被夜幕笼罩,各种植物在月光的清辉下散发着别样的美丽。

当凌韵到达山顶的时候,已经接近12点了,山上的寒气迅速的积聚,将她的小脸冻的通红,裹紧身上的羽绒服,她找了块地坐下来。

传说中,夜晚12点是一天中的极阴之时,而鱼龙草会在此时开花,花开一小时便谢,花谢的瞬间,它会隐入泥土,踪迹全无。

十二点,月正当空,月光打在山崖的峭壁上,有一株植物慢慢地探出头,伸展了枝叶,四朵小花从它的叶子上一点点绽放,闪着微细的亮光,到花全开时,花中腾起带光的雾气,慢慢凝成鱼形,又一点点化成龙形。

凌韵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一幕鱼化龙的情景,直到景象消失,她才醒悟,匆匆忙忙将准备好的绳子系在悬崖边的一棵大树上,另一头扣在自己的腰上,握着手电,借着绳子的力量,慢慢地向崖壁下移。

调整好姿势,将双脚踩在凸出的岩石上,一只手抓着岩石,另一只手向鱼龙草探去。

金色的小花分别开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外上,呈聚拢之势,在其中环抱一尖端带赤的叶子,这片叶子正是鱼龙草之精华所在。

灵物出世,必有灵兽伴生,凌韵将电棒从袖口伸出,大拇指按上开关,继续向前伸去,果不其然,在电棒触到鱼龙草的一刹那,一条金中带赤的小蛇立刻窜了出来,袭向电棒,电光一闪,小蛇的身躯瞬间僵直,跌入悬崖。

凌韵深吸一口气,暗道:“幸亏我早有准备。”再一次,她向血色的茎叶探去。

悬崖边的大树旁,寂静的可怕。突然,一阵沙沙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月光下,一群白蚁爬上了大树,两人合抱的大树瞬间被掏空一半。

凌韵摘到鱼龙草的那一刻,喜悦的笑容还未完全展现。那群白蚁刚好啃掉了了最后一点支撑,凌韵整个人瞬间向下坠去。

恍惚中,凌韵看到一道金光袭向自己,她最后一刻的想法是:“什么东西,竟然和我一样的倒霉?”

在她昏过去的那一刻,她不曾发现,她的身体掉入了火红的岩浆中,一点点被淹没。

梦中,到处是火,燥热的感觉让人窒息,她想逃,拼命地寻找冰凉的感觉,但哪里都没有出口,突然,一道光亮照到了她,她迫不及待的向亮处飞去。在到达顶端的那一刻,她睁开了眼。

身体像被车碾过一样,浑身上下酸疼无比。难道我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这荒山野岭的,怎么可能有人将我救出去,吾命休矣!

不对!凌韵眨了眨眼,确定眼前不是幻觉,她所在的地方是一座古风弥漫的房子,难道悬崖下也有人居住?她又开始胡思乱想。

下一刻,一阵疼痛的感觉涌向头部,向一颗炸弹炸开在脑海,一股股信息流将她淹没,一个个记忆片段像幻灯片放映一样在脑海闪过,她又晕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苦涩的笑容浮上嘴角,原来已经不在地球了,刚刚的侥幸之心,此刻彻底破灭。不过,白得了十几年青春,也值了。

从这个身体的记忆中,她了解到,这里是天罗大陆,是一个修真者云集,崇尚武力的地方。

而这个身体的主人也叫凌韵,年方八岁,她有一个姐姐,年方十三,姐妹俩三年前失去了父母,成了孤儿。凌韵暗叹一声,和她一样的命运呢,只不过,这姐妹俩还享受了几年亲情,而自己完全不曾体会过。今世,既然老天赐给她一个姐姐,那么就好好珍惜吧!

二人的父母皆是炎宗中大长老座下的弟子,也有些天赋,三年前,他们去外海执行任务,被卷进风暴之眼,尸骨无存。

自那以后,姐妹俩归了大长老门下,由大长老亲自教导。

昨天,凌韵独自一人去迷之森林捕获火云兽。火云兽是一种会喷火的小兽,外形小巧可爱,极受女性欢迎。凌韵本想捉一只回去送给姐姐做礼物,可遇上了正在进食的疾风狼,虽然她的修为已是凝气一层,可遇上了以速度著称的疾风狼,岂是她一八岁小儿可敌?

一番苦斗下来,她自然节节败退,深受多处重伤,幸好宗门中的尹师伯在迷之森林寻找一味炼丹的草药,她才得以从狼口脱险。

修真分筑基、凝气、辟谷、心动、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渡劫、大乘。每阶十层。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姐姐凌灵端着食物向她走来,她与凌韵生的七分像,但她却更漂亮一些,完全继承了母亲的基因。柳叶眉,丹凤眼,樱桃嘴。逆光中,仿若落入凡尘的仙子。

凌韵看着姐姐,一时间幸福的痴了。凌灵看着妹妹发呆,敲了敲她的额头“又在乱想什么呢?”

“我在想姐姐好美!”凌韵脱口而出。

凌灵轻笑,捏捏她的脸,“你也一样漂亮!”说着,姐妹俩都笑了起来。

“韵儿,你去迷之森林干什么?要是你出了什么事,丢下姐姐一个人怎么办?”凌灵伸手把凌韵搂进怀里,“以后不许调皮了。以后呢,想去哪儿,姐姐陪你去。你要好好修炼,修为提升了,姐姐也会少些担心。”

“嗯,姐姐,我以后一定不会让你担心了,我对着太阳发誓。”凌韵的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一样,生怕姐姐不相信她似的。

“又瞎说了,哪有人胡乱发誓的。”说着,将药膳盛入碗里,给凌韵韵递了过去。

凌韵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接过药膳,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嘴里不停地叫着好吃。

将所有的食物都吃光后,凌韵幸福的咂巴着嘴:“姐姐,你对我太好了。”

“傻丫头,”扶着凌韵躺下,用手把她的头发理顺。“药膳里有疗伤的药物,你喝了很快会好起来的。现在休息吧,姐姐会陪着你的。”

“嗯!”凌韵甜甜一笑,握着姐姐的手,又开始沉沉睡去。

看着妹妹渐渐进入梦乡,凌灵把她的手塞进辈子里,为她掖上被角,另搬来一席被子,挨着凌韵,搂着她也进入了梦乡。

夜正深,月正浓。迷雾般的月华透过窗口照射进来,剪出一段幸福的缩影。

谁也不曾发现,一丝丝肉眼可见的灵气,以极快的速度进入凌韵的身体,修补着她身体上有损伤的地方。灵气在她的周围形成了一层淡淡的光晕,将凌灵也笼罩进去。

一座金色的九层小塔,从凌韵的眉心急射而出,在她身体的上方一周一周的循环旋转起来,细细的金色丝线与灵气织成一个光茧,修补、改善着两人的身体。

梨树下,一俊朗白衣男子附手而立,白衣似雪。

突然,一团火红闯进了他的怀里,悦耳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哥,我回来了。”

将红衣女子搂进怀里,男子冷峻的脸上浮现一丝笑意,“媚儿,欢迎回来!”

女子的脸上也浮现出绝美的笑容,贪婪的呼吸着男子身上的气息。

凌韵和凌灵醒来后,皆觉得神清气爽,稍一查看,她们竟在梦中突破了,凌韵身上的伤也完全好了。两人欣喜无比,立马盘膝而坐,稳定境界。

待二人清醒后,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姐妹俩将所有的的喜悦化作了一个拥抱。

炎宗静庭轩内。

大长老看着姐们俩,用一种严肃的口吻道:“媚儿回来了。”顿了顿,呷了一口茶,“她这次回来,是要和远平订婚的。”

凌灵瞬时一呆,拿着茶杯的手,不可抑制的抖了起来。语带颤抖,“她不是说,不会和我争了吗?”

大长老叹了一口气,“有些事,是由不得你自己的。”

凌韵握住姐姐的手,将自己的力量传给她。过了一会儿,凌灵渐渐平静下来,“三年前,她走的时候,远平和我,已是两厢情愿。她不是说她会遇到更优的人,没有和我争抢的必要嘛?现在,她回来了,却说她要毁了现在的平静?”

“她是炎家大小姐。”大长老双目微合,没有看凌灵质疑的目光。

她是大小姐,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凌灵的心瞬间疼了起来,“那远平同意吗?”

大长老半合的双眼完全闭住,沉默不语。

凌灵感觉有泪流进了心里,无奈,无力。“大长老,凌灵告退。”空洞的声音响起,一声为不可闻的叹息里,传来一句,“去吧。”

外面的阳光有些刺眼,昔日让她觉的生机勃勃的庭院,此刻却在她眼里化作无尽的凄凉。

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凌灵将妹妹搂进怀里,微微抽泣,嘴里道着她与陈远平之间的点点滴滴,第一次次相见,第一次动心,第一次约会……无数个甜美的第一次,如今都化成了辛酸的回忆,情之一字,伤人最深啊!

炎媚儿,人如其名,娇媚艳丽,飞扬跋扈。从小就喜欢和凌灵抢东西,她觉得凌灵夺走了许多她应得的宠爱。凌灵八岁那年,父亲在外面办事的时候带回来一个男孩,他就是陈远平。陈远平的家人被仇人追杀,只有他侥幸活了下来。他身负血海深仇,面上总带着一股忧郁的气息,让两个不知世事的女孩忍不住向他靠拢,炎媚儿是大小姐,自然不会降了格调追着他跑,去温暖他,安慰他,而凌灵不同,她温婉可人,常伴陈远平身边,自然而然的,陈远平疏远了炎媚儿。后来,炎媚儿拜入一眉道人门下,临走之前,还一脸高傲的对凌灵说,她绝不会和凌灵抢,像陈远平那种人,她勾勾手指,就会涌上一堆。她那副高傲的表情,凌灵现在仍记忆犹新。

“姐,俗话说,天涯何处无芳草呀!他放手了,是他的损失,他将来一定会后悔的。”凌韵道。

“后悔?”凌灵不解。

“我的姐姐呢,是天下独一无二的他怎么配得上?”认真地看着姐姐,“姐姐,你应该去感谢他的。”

“感谢他?”凌灵泪眼朦胧的抬起头,满脸疑惑。

“你想呀!他身负血海深仇,他需要一个势力,来帮他报仇雪恨,炎媚儿的回归,是她的一个机会,毕竟我们现在无依无靠,不可能帮他什么,即使没有炎媚儿,也会有别人。你应该感谢他,感谢他放手,给你一个重新寻找幸福的机会。要是将来,感情羁绊深了,再想放手,你受的伤害会更大的。”凌韵分析着其中的厉害关系。

凌灵用狐疑的眼光看着她,“韵儿,我怎么感觉你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凌韵一惊,急忙拉住凌灵的手,“哪有?不信你摸摸,我绝对是呢亲妹妹,只是受伤后,突然明白了许多事。”

“嗯,韵儿长大了呢。”凌灵语带欣慰,她的心里已经平静瞎来了,韵儿的话点醒了她。

同一棵梨树下,炎媚儿侧卧在陈远平怀里,一脸幸福的笑容,“远平,多亏了你,不然,我就……”

“媚儿,别胡说,没有我,还有你哥哥,那些铁角犀,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打断她的话,陈远平笑着摸摸炎媚儿的头。

凌灵和凌韵从远处走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图景,细语呢喃,相依相偎,那是两个人的世界,似乎谁也闯不进去。

凌灵的心有些痛,却又好像释然了。炎媚儿见凌灵走来,“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不屑道:“你来干什么?想要抢回远平?但很抱歉,他是我的了。”一如既往高傲的表情。

凌灵温柔的笑了,“你心虚什么?对自己没有信心?”

“我哪有心虚?既然没有关系了,就不要来打扰他。”炎媚儿咄咄逼人。

“不心虚干嘛挡在他面前,”凌灵挑眉,“放心,我只是来感谢他。”

陈远平拥过炎媚儿,一如既往温柔的表情,忧郁的眼神,淡紫色的长袍裹着他略显单薄的身躯。薄唇轻启:“灵儿,你还好吗?”

“我很好,只是听从某人的话,来感谢你放手,给我寻找新的幸福的机会。”说出这句话,突然觉得心平气和。

“我们还是朋友。”是肯定的语气。

“嗯”凌灵的语气淡淡地,朋友分好多种,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答完,拉上凌韵,头也不回得走了出去,她没有看到,陈远平眼中一闪而过的落寞的表情。

因为姐姐的事情,凌韵一直没有考虑过自己的事情。现在,事情也算完美落幕了。姐姐也因这次事件得了机缘。自古清关难过,每每叫人痛切心扉,凌灵却能从中抽身而出,做到心如止水。为了稳定境界,凌灵闭关去了。

医书在手天下走 - 第1章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