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女人一生中要经历几个让自己刻骨铭心的男人?可能是两个,一个是让女人肉疼的,一个是让女人心疼的,但也有可能是同一个人。

曾经有个宁橙已经想不起姓名的男人说过:“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天使,一个贱人。”

宁橙嗤了一声,心想:“那女人心里也都有一个英雄,一个无赖。”

“你找到你心里的无赖了吗?”这话是曲烨问的。

对面的宁橙恍如初醒,茫然的看了曲烨一眼:“怎么?”

曲烨耸肩道:“不怎么,只是好奇要是你遇到了命中注定的‘无赖’,会不会放弃已经到手的‘英雄’?”

宁橙向左撇撇嘴,这个动作代表她已经开始不耐烦了,她知道曲烨了解她的小动作,对于一个了解自己的人,通常是懒得去掩饰的。

一个小时前接到曲烨的短信时,宁橙刚测了体温,三十八度半,本想吃了药就休息,却因为短信里最后的三个字“出事了”而改变了主意。

有的人是生来喜欢没事找事的,找完事了却还不知道自己找了什么事,还有的人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一旦登殿便不是小事。至于曲烨,应该算是有事没事都喜欢登殿的人,这种人通常是反复无常的,你算不准他下一步会找点什么事,脾气一时风一时雨,就像天气预报永远不能预测天气却仍坚持预测一样,宁橙也不能预测曲烨,但总免不了会计算一下,尽管他们已经认识十几个年头。

宁橙和曲烨面对面坐在咖啡馆里已经半个小时了,她的右眼一直没有停止运动,令她觉得若是曲烨不将“出事了”的前因后果痛痛快快的说出来,她的右眼还会一直跳下去。

这么想着,宁橙又看了一眼手机,念叨着:“其实邵承的班机快到了,你能不能捡重点的说?”

曲烨摆出很正经的表情:“我刚才不是说了?要是你遇到了‘无赖’,命中注定的那种,你会放弃身边的‘英雄’吗?诶,不对,你的‘英雄’不在身边,他总是‘嗖嗖’的飞来飞去。”

曲烨说的英雄就是邵承,是宁橙那位常年出差奔波生意的丈夫。

宁橙说:“你今天吃错药了?好久没见了,你约我出来就是为了翻我的旧账?”

其实她觉得自己才是那个吃错药的人,好像是吃错了退烧药,临出门时吃了两颗,药劲儿已经上了头,也许很快就会将她撂倒。

曲烨低头看表,嘴里说:“也不算很久,十一天零三个小时四十六分二十五秒,二十六、二十七……”

宁橙撇开脸看向窗外,极力克制着怒火深吸了一口气,又回过头看了曲烨一眼,顺便瞄了一下周围环境,桌上靠近自己的咖啡杯里还有一口咖啡,旁边的促销牌上登着“每日下午茶”精选优惠,她手边有个包,包里有一小瓶便携式香水。

她想若是曲烨继续磨磨蹭蹭下去,她绝对有能力在怒火达到临界点时做点什么,比方说将那最后一口咖啡泼向他的白衬衫,再用促销牌砸向他的脸,或者对着他的眼睛喷香水等等。

然后她会告诉曲烨:“不管一个女人是否在生病,都是不能惹的。”

不过就在下一秒,曲烨顺手拿起了促销牌,好似很感兴趣的研究起来,振振有词说:“情侣到店八八折优惠,他们是怎么分辨是不是情侣的?”然后左顾右盼一番,倾身对宁橙道:“你说要是我对他们说咱俩是情侣,应该不会检查结婚证书吧?”

宁橙没好气道:“我和你的结婚证不是一套的,可能你要出示通/奸证。”撇撇嘴,正式宣告耐性破产,说:“你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了女人么,你和筱萌过的不是挺好么?”

曲烨陷入了沉默。

这样凝重的表情总共在他身上出现过三次,前两次都和筱萌有关。而要是一个男人最糟糕的表情都只和一个女人有关,多半会是他妈,或是他老婆。

“过的是挺好的,所有人都这么说。”曲烨吊儿郎当的咧嘴一笑:“你看,你又把话题岔开了,我今天的主题很明确,你只要回答我是选择‘无赖’还是‘英雄’,我就放你早点回家。”

宁橙深吸一口气:“这个问题再问我多少遍也是一样,对我来说,这个答案就像是狗改不了吃/屎,男人改不了好色一样根深蒂固。”

对于一个曾经只坚定“命中注定只是传说”的女人来说,能打破这个传说的邵承就是让她心甘情愿沦陷的另一种坚定。

可能在爱情里谁先沦陷谁就输了,婚姻也是一样。宁橙不知道别人的婚姻是怎么样的,只是觉得婚姻是一件很矛盾的事,她和所有女人一样希望嫁给一个自己爱的人,同时又希望对方爱自己更多。其实婚姻本就是一场折腾,可就算再给宁橙一次选择的机会,她还是会选择邵承。因为她宁愿自己被邵承折腾,也不愿意看着邵承折腾别的女人。

能想通这点的女人,通常都有豁出去的决心,既然愿意豁出去,自然会把丈夫和家庭摆在第一位。

宁橙决定不再和曲烨耗下去,将手机放回包里,拉上拉链,又端起杯子喝掉最后一口咖啡,清清又燥又热的喉咙,正准备离开,却在她将杯子放下的同时,被曲烨横过桌子的手牢牢握住腕子。

宁橙还没来得及挣扎,胳膊便被拽过了桌面,曲烨她的手指一根根掰开,仔细审视她无名指上的婚戒,大拇指轻轻滑过戒面,嘴上挂着讥诮的笑容。

“假如我就是你的无赖呢,你能不能为了我离婚?”

宁橙脑中仿佛被投下了一颗蘑菇弹,第一个想法是“我烧糊涂了”,第二个想法是最后那口咖啡怎么被她咽下去了,假如泼在曲烨身上,那不是物尽其用么。

曲烨又问了一遍,这一回他的两只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宁橙,还补充了一句:“你的手心怎么这么烫?”

“筱萌又给你气受了?难道今天是愚人节你特意拿我寻开心?”

曲烨答非所问道:“我有房有车,不像邵承常年出差让你独守空房,咱们认识十几年了,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

宁橙抽回手,手腕上印着几道红印:“你有房,有车,邵承也有。我也没觉得自己独守空房,还是你觉得我脸上写着‘欲求不满’?再说,你也不了解我,就像我刚刚才发现我一点也不了解你一样,认识十几年还这么陌生,真不知道是你失败,还是我失败。”

宁橙站起身,曲烨也站起身,将她拦住:“当初拆散筱萌和邵承的事你没忘吧,要是邵承知道了真相,你还留得住他吗?你别忘了,你们能在一起,可是多亏了我。”

宁橙绕开曲烨走了两步,又被他扯住。

曲烨瞅住她:“你是不是发烧了。”说着另一手就要覆盖上她的额头。

宁橙连忙闪开:“再过几天源源就满三岁了,你们准备怎么庆祝?”

这话让曲烨收了手,宁橙趁机跑出了咖啡馆,要制止一个男人的冲动行为,最好提起他最顾及的事。

曲源是曲烨和筱萌的女儿,小名源源,今年三岁。

当初起名时,筱萌坚持要将女儿培养成屈原一样的浪漫主义诗人,于是很关注源源的成长,并且坚持每天叫她读诗经,但源源只记住了一句“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瑶”,令筱萌不得不怀疑这是源源继承了曲烨商人本色的缘故,用木瓜换琼瑶,这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值得一提的是,源源最喜欢亲近的人不是曲烨,也不是筱萌,而是邵承。

这一点让宁橙耿耿于怀。

刚认识邵承时,宁橙刚毕业并找到第一份工作,那天被公司的几个女同事逼进了公司后巷的死角,正巧邵承经过,顺手英雄救美,成为了宁橙心目中的英雄。

只可惜英雄都是不孤单的,邵承那时候的女朋友是他大学时期学校里公认的校花,还是一个不招人讨厌且人缘极好的校花。

单凭这一天,校花就足以招人讨厌了,就算她是曾经的校花。

群众们都认为,要获得邵承的青睐就要先战胜校花,因为就算邵承愿意舍弃校花而选择硬件条件不如校花的灰姑娘,群众们也不会允许。要驾驭英雄又要得到舆论的普遍承认,这简直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可是宁橙竟然做到了。

但按照曲烨的说法是:“这可是多亏了我。”

一转眼,四年过去了,曲烨还是这句话。

误入妻途余姗姗著 - 第1章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