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乔玉壁打开衣柜翻了翻,翻出结婚时买的漂亮衣服想换上,这才发现,自己身材发胖,以前不舍得穿的漂亮衣服,早就穿不上了。

她怔了怔,只好换上最近淘宝上买的一套连衣裙,再换了高脚鞋,梳了梳头发,这才去拿红酒。

乔玉壁把一瓶安眠药全倒到搅拌机里面,搅成粉未倒回高脚杯,再往杯里注大半杯红酒,继而搁了小冰块,摇晃一下,准备喝下去时,手机响了。

乔玉素听着铃声,知道是萧峰打来的,马上走过去按掉了声音。今天,她逛商场时,撞见萧峰陪那个女人在试衣服。她在不远处偷偷看了一会,萧峰对那个女人笑得很温柔,而萧峰,从没有那样对她笑过。

她和萧峰的婚姻,是年少轻狂时的一场错误。那个时候,她是公司新人,一进公司碰上萧峰这样年轻英俊的上司,自然暗恋上了。公司年会上,她扶着喝醉酒的萧峰回家,萧峰误认她是前女友,拉扯之下便……

一个多月后,她验出有孕,萧峰同意结婚。

她怀孕四个多月时,萧峰的母亲从家乡赶来,带着她到私人诊所做检查,查出胎儿是女孩时,劝说她打胎,说国家只给生一个,如果不生一个男孩,萧峰这一代就绝了后。

那时她急于讨好萧母和萧峰,同意打胎。

她怀第二胎时,辞职在家中养胎。萧母再次赶来,带着她去查,再次查出胎儿是女孩,再次打胎。

这一次,她伤了身体,养了几个月,吃了几个月的药,身体全肿了,胖了许多,整个人变得憔悴。

她养身体时,就感觉萧峰不对劲。今天亲眼目睹,证实自己的猜测,不由心如死灰。

她要死给萧峰看,她要萧峰后悔一辈子,内疚一辈子!

手机再次响了起来,她暗暗松口气,如果她质问萧峰时,萧峰肯好好跟她解释,肯承诺不再找那个女人,或者,她就不死了。

手机接通时,传来的,是萧母的声音。

萧母很不耐烦,“这个月的生活费,怎么还不给我汇过来?”

她辞职在家后,萧峰每个月给她三千元生活费,而萧母,每个月会打电话跟她要一千元生活费。

她知道萧峰其实每个月都有汇生活费给萧母,就跟萧峰提了提这件事。萧峰当时皱眉说:“我刚辞职出来创业,什么都要用钱,我妈是体谅我,不跟我多要钱,免得增加我的压力。你能省就省一点,别老顾着你自己的妈,也给我妈一点。”

萧峰这样说,她只好每月给萧母汇一千元。幸好她自己平时很节省,不用化妆品,衣服也是淘宝,两千元抿一抿也就勉强够用了。

萧母见乔玉壁没有回应,一下拨高声调说:“哑啦?别人家的儿媳妇给婆婆买金买银买玉的,我不指望你那样孝敬,但你连一千元也要克扣我的,就说不过去了。”

乔玉壁关了机,把手机摔向墙角。她用力过猛,手指勾动脖子上一条银链子,链子一下断了,摔在地下。

银链子上串着的一只手指大玉葫芦碎成两半,里面滚出一小块指甲盖大小的玉壁。

小玉壁滚到乔玉壁脚边。乔玉壁顺手拣起看了看。玉葫芦是乔妈妈祖上传下来的,乔玉壁出嫁时,乔妈妈就把玉葫芦给了她。乔玉壁一直不知道玉葫芦里还藏了这样一块小玉壁。

乔玉壁拈着玉壁,心里想的,却是萧峰和萧母对她的态度。她悲愤得不能自己,喉咙头突然一腥,一口血喷了出来,洒在玉壁上。

小玉壁浴血,发出七彩光,接着隐没在乔玉壁掌间。一个声音在乔玉壁脑海里响起说:“经过血的浴礼,女主性格改造完成百分之十,智商增进一点。”

怎么回事?乔玉壁目瞪口呆,隔一会才反应过来,把手掌翻来翻去看,不明白那块小玉壁那儿去了,更不明白脑海中怎么有一个声音响起。

“叮咚……”门铃响了起来。

乔玉壁想寻死的心思突然就淡了,爬了起来去开门,门外站着的,是萧峰。

萧峰一见她,好看的眉毛皱成一团,很不耐烦说:“怎么不接手机?”

乔玉壁把铁门拉开,面无表情说:“手机坏了。”

萧峰一进门,看见乔玉壁的手机摔在墙角,这下火了,“我妈说你挂断她手机,我还不信,没想到……”他说着,这才发现乔玉壁穿了新衣服和高跟鞋,甚至挽了头发,一副想出门的样子,不由转了话题,“怎么,想玩离家出走?”

“你妹!”乔玉壁从前只要见了萧峰,不管对方如何冷落讽刺,总是小心讨好着,今晚一口恶气堵在心口,手一伸,拿过那杯调好的红酒,朝萧峰脸上猛然一泼,接着夺门而出,按了电梯向下。

萧峰怎么也想不到乔玉壁敢把酒泼到他脸上,再加上眼睛被红酒刺激了一下,动作就慢了慢,等他回过神来,吼叫了一声,乔玉壁早不见了踪影。

乔玉壁到了楼下,一颗心还在砰砰直跳,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泼了萧峰一脸酒。她出了小区,这才惊觉自己没有拿钱包,也没有拿手机,两手空空。

要是以前,以她的性格,这个时候自然是会厚着脸皮回家,向萧峰赔礼道歉,再低三下四把日子过下去。可是今晚,她突然就硬了性子,半步也不想后退。

她站在路边发了一会儿呆,见有的士经过,扬手拦下,坐进去后报了一个地址。

司机见她两手空空,本来要拒载,再一看她打扮得整齐干净,略一犹豫就开了车。

乔玉壁靠在车椅上,突然就红了眼眶,只死死忍着,才没有哭出来。

车子到翠宛小区时,停了下来。

乔玉壁坐着不动,跟司机说:“师傅,麻烦你帮我打一下电话,让我朋友下来接我,再顺道给你车费。”说着报了手机号码。

司机在后视镜中看乔玉壁一眼,拿了手机再问一遍号码,这才拨打出去。

很快的,刘碧琪就下来了,她在车窗外敲了敲,打开车门让乔玉壁下来,接着大惊小怪说:“半夜三更的,你怎么就跑来了?”

乔玉壁挽住刘碧琪的手,等她还完车费,的士司机开走时,这才“哇”一声哭了。

刘碧琪看着她哭成这样,小心看看四周,很是尴尬,劝着说:“我们上去再哭怎么样?”

乔玉壁蹲到地下,又嚎了几分钟,这才站起来,用手一撸鼻涕,奋力甩在地下,手指在裙边擦了擦,再用自己袖子擦了眼泪,跟目瞪口呆的刘碧琪说:“你要收留我一段时间。”

刘碧琪爽快应了,“我老公出差了,要三个月后才会回来,你只管住我这儿。对了,你这是怎么了,跟萧峰吵架了?”

乔玉壁跟着刘碧琪上电梯,一边简略说了经过,至于那块小玉壁隐入掌中不见的事,当然略过不提。

刘碧琪听完,先是生气,接着嚷道:“你傻啊,你居然差点喝了那杯红酒。你以为你死了,萧峰就会内疚一辈子?”

“你这个傻叉,你死了,萧峰正好名正言顺和小三结婚,哪儿会记得你?就算伤心,最多也就像家里死了小猫小狗一样,伤感一段时间也就丢开了。我早跟你说了,萧峰长得太帅,太有野心,你这样的,根本把握不住他,就是结婚,也不……”

刘碧琪和乔玉壁是发小,两人当时一起到这个城市上大学,一直保持着联系。

刘碧琪漂亮能干,毕业后谋了一个好职位,和公司同事恋爱,两年时间,两人把存款一提,再东拼西凑,首付了翠宛小区一套五十平米的小二房,这才结婚。婚后经济虽然很紧张,但夫妻关系却很不错。

刘碧琪自己认为,婚姻讲究一个门当户对。像她自己和老公,正因为条件匹配,两人各方面差不多,谁也不占着谁的便宜,心理平衡,家庭才稳定。乔玉壁不会打扮,素面朝天,看着最多就中等美女,而且家境不好,能力又一般,偏要去攀高帅萧峰,迟早会被抛弃。

果然,今天乔玉壁就离家出走了……

上了楼,刘碧琪领着乔玉壁去洗脸洗手,又倒了一杯水给她喝,劝了几句,看着她安静一些了,这才松口气。只是一会儿,她又大惊小怪起来,指着乔玉壁的肚腩说:“你这是?”

乔玉壁半驼着背坐在沙发上,低头一看,见自己肚腩突了一圈出来,不由苦笑道:“这次打胎,伤了身子,我妈过来看我时,让萧峰买了许多补品,一直变着法子炖给我吃,又不让我动,我吃了三个月,就成这个样子了。”

刘碧琪叹口气说:“你家萧峰是广告公司,见多了美女,回家一看你这样,不倒胃口才怪。你也收拾收拾自己啊!”

乔玉壁低头不语,自己没去上班,每个月只有两千元家用,买了菜之后,一分也没剩下,哪儿有钱收拾?

说着话,刘碧琪的手机响了起来。

乔玉壁心里一跳,如果是萧峰打来的,自己要不要理他呢?

玉壁 - 第1章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