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傲娇的剩龙

敖雨不是第一次进入自己的“混沌空间”了,当然这是她的近侍阿泗取的名,其实真实情况是敖雨在发呆想事情,阿泗为了保住自家龙神大人的面子,美其名曰:“混沌空间”,即忘我境界。如何?很霸气吧,阿泗为此很是得意一段时间。

在“混沌境界”里,经常有这样一个白衣女子,总是一个人孤单地坐在悬崖边。

每次敖雨都只是站在她的身后,看着那女子的背影,本是个局外人,却不由自主想探寻那女子的秘密。她选择跟从自己的心,慢慢踱步到女子旁边,想拍拍那女子的肩以示安慰。

只是每次,手还未碰到那女子,她就像一阵风一样,落下下悬崖。

耳边只回响着那么几句话。

白灈,上穷碧落下黄泉,我都会找到你,所以不要再躲了好吗?

白灈,我恨你骗我,可是我宁可你一直欺骗我,我不想你从此不再出现在我左右。

白灈,真的真的,只要你回来,我就原谅你骗我,可好?

白灈,你不回来,那我就去找你。

莫非这女子为情而死?敖雨想着却是变回一条威风凛凛地五爪金龙,盘啸着往崖底冲去。

到了崖底,却没看见那女子踪影,那么高的崖就算不会摔成肉饼,起码半身不遂吧,怎么会踪迹全无呢?百思不得其解。

重回到悬崖上,坐在刚刚那女子坐的地方,手撑着下巴了好一会儿,总觉得此事必有玄机,可惜自己不是个擅动脑子的,想了半天还是一头雾水。

其实在“混沌空间”里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白衣女子,不过每次敖雨都会下意识地去崖底寻找,久得都忘记自己为何而寻找,也许是为了知道这个困扰自己多时的事情的真相,亦是为了知道自己与这真相有何关联。

敖雨很清楚,这个真相一定与自己有着莫大的关系,只是到底是什么关系,只根据白衣女子这么一点点情节,她猜不出来。

想的头大,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我要不要好好的查查这件事呢?毕竟这万年的日子总是一成不变,着实太无聊了,得找点事做。

罢了罢了,也不知道好不好玩,还没个头绪,自己还是当个旁观者吧,也不知道那女子摔死没,下次还会不会见到她。

敖雨一直以为阿泗是个聪明的,单凭他从不来烦自己,处理好这龙神殿的大小事情,就是给玉帝的奏折也能帮自己代写上交,什么都不需要自己操心,这也造成自己最近在“混沌”里呆得越来越久,的确是个体贴的人儿。

可是为什么从自己出了“忘我境界”开始,阿泗就一直盯着自己,欲言又止的样子连自己看了都有点着急。

那个眼神,莫非是那人间话本子上说的“脉脉含情”,难道他看上了自己这条老龙,终于忍不住想要对自己表白了?

不过,本君尚且没有定亲的打算,还是想个法子打消他的念头吧,依着他的玲珑心性格,只怕会受不了啊,这可如何是好?

敖雨清清嗓子,手握成拳,放在嘴边,假意咳嗽了一下,才问:“我说阿泗,今天奏折处理完了吧?”

阿泗却没回答,只说:“大人今年已有七万岁了吧,也不小了,再不定亲就晚了。”陈述的语气让敖雨的心有了一丝龟裂。

哎?原来自己是想多了呀,敖雨总算是放心了,只是这说出的话让本君着实不太满意。

自己多大了?好像是六万八千还是六万九千的,果然岁月不饶人啊,好像这仙界除了玉帝王母还有月老太白那帮老头便是自己为长了吧。

敖雨想象着自己当年也是一个粉嫩嫩的小仙子,那模样,咳,不记得了。

看着敖雨一脸的惋惜,阿泗总算是安心了,还好还好,大人还知道自己已经是个大龄剩龙了,自己还以为大人除了会发呆什么都不会呢。

敖雨不知道阿泗在想什么,要是知道了,非得把阿泗打回原形不可。

虚空一抓,阿泗的手中多了一捆奏折:“大人,四海的龙王催你赶紧在七万岁之前把自己嫁出去。”

又来了,这帮龙崽子,一天到晚看自己不顺眼,好像自己不定亲他们就浑身不舒服一样。

三万岁时,龙族哪家有好儿郎,不管是订了亲的还是刚行了冠礼的,无一不和自己打着各种的借口各种巧遇。

四万岁时,蛇族蠢蠢欲动,送来弱不禁风的小青蛇,自己当时还每天照顾着这条小青蛇,谁知出力不讨好,被小青蛇咬了一口,最后由阿泗送回蛇族,当然其中还发生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五万岁时,蛟龙一族终于寻着机会派出蛟龙族大将军墨乾,可惜是个断背,看上了阿泗,最后被阿泗打回蛟龙族,自此不再外出。

六万岁时,许是知道自己不会找什么同族或同类之人了,天界凡是清修的仙家或圣兽倾巢而出,都巴巴的被赶着来见自己一面,那场面敖雨至今都心有余悸,果然异性什么的最恐怖了,当然背后主使者什么的最讨厌了。

现在自己快七万岁了,不知道那帮龙崽子们又要准备什么样的把戏呢,想想都觉得恐怖啊!敖雨摇摇头,甩掉一些不好的想法。

与其等龙崽子们催,不如自己先答应着,也好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地在四海逛逛,至于逛到什么时候,不知道啊不知道,最好逛着逛着回来时,大家逼她的念头少了点。

哈哈,自己果然是很聪明呢。敖雨偷笑得很开心,嘴角的笑意关不住。

阿泗看着自家龙神大人先是懊恼再眉开眼笑,顿时觉得自己可能需要找个地方清修一下了,正准备告个假。

“阿泗,收拾下,咱们去东海见见那群不省心的龙子龙孙!”晚了一步的阿泗默默地低下头,内牛满面。

去龙宫得送礼!敖雨开始准备带去龙宫的礼物,貌似也没什么好带的,只是空手去真的好吗?

左想右想还是想不出,最近要动脑子的地方太多了,这种脑力加体力活还是交给阿泗去做吧。

阿泗很无奈,阿泗很愤怒,龙神大人,我不是管家好吗?好吧,虽然我一直做着管家做的事,但是你从来没给过我俸禄,反而老是丢给我一些跑腿的事,我真的很想发脾气的说,只是没那个胆子而已,你这是逼我反呀!

阿泗最终还是灰溜溜的准备了一些仙家的宝贝,哪来的?当然是从各位仙家那里扒来的,给敖雨念了礼单。

这是月老的红线,据说东海龙王的孙子及冠了,好像还一直暗恋着虎族的母老虎,不是,是虎公主,给了他最好不过。

那是老君的回灵丹,天上人间只有三颗,一颗给了被哪吒抽了龙筋的龙三太子,一颗给了劈山救母的沉香,如今天地间只此一颗,南海龙王家的独子不是恋上个凡人么,给他吧,总会派上用场的。

北海龙王的妻子最是好财,这是财神私藏的金元宝,据说可以变出好多个金元宝,给她是极好的!

西海嘛,那大太子喜欢收集各种羽族的羽毛,还因为想去偷凤凰的羽毛被追杀过,所以为他准备了凤凰的羽毛。

人间好像有这么一个词“变态收集癖”吧,敖雨默默吐槽,看看她果然是不问世事好久了,这些劲爆的消息都错过了。

至于其他的龙子龙孙们,一律是老君的炼的仙丹,这次老君是大出血了,听说差不多有一千年没日没夜的炼丹,当然这是后话了。

阿泗念完礼单,看着敖雨,等敖雨评价。

敖雨以为阿泗在等自己夸他,遂拍拍他的肩,以示鼓励:“做的很好,下次努力。”阿泗苦脸,还有下次。

跟玉帝告了段假,虽说自己是个闲职龙神,按规矩来总是没错的。其实敖雨是怕玉帝又编出一万个理由逼自己干活,秋后算账的仙最讨厌了。

再次清算好给各龙王的礼单,敖雨觉得自己真是太有诚意了,作为一个长辈居然给后辈送礼,这精神果然是无私奉献啊。

阿泗看不得自家龙神耍宝,半拉着把敖雨带走。

“大人,该走了。”

阿泗,你这么对待我,真的好吗?敖雨郁闷的嘟囔,却没有甩开阿泗的手,不用自己腾云,最好了。

远看着敖雨与阿泗离开仙界,老君和月老相视苦笑,这尊大神终于出门了。

“月老,把龙神的红线给我吧,我要给她找点事做。”老君眼里有着欲杀之而后快的决心。

“老君,你来晚了,红线已经被王母要去了。王母说,仙界许久不曾有喜事了……”

“难道……月老,你是姻缘仙,定有很多荡气回肠的话本子吧,不如拿出来给王母参考参考……”

“老君所言甚是,一起吧。”

“好,哈哈!”

“哈哈!”

一红一白两个老头一同抚着胡须大笑,表情很是“欠揍”。

第一个要去的是东海,却在半路听说东海最近有喜事。宴请八方宾客,连蛇族,蛟龙族都在名单之上。

敖雨心里一紧,果然是为自己准备的,这么快?自己还没开始在四海八荒好好逛逛呢。不成不成,这东海去不得!

下意识准备掉头走人,却有一只手横在前面:“大人,去东海的路不需要调头。”阿泗是满脸疑惑。

敖雨甩掉满头的黑线,去东海自然是不用调头,可她此番并不想去啊。“阿泗,我们先去蛇族吧。”

“大人莫不是忘了,蛇族不是被邀请去东海了吗?”阿泗果真是个敬职的,敖雨心里默默吐槽。“那去蛟龙族?”

阿泗的脸瞬间绿了,“大人,蛟龙族也在宴请名单上。”您刚刚听到我对你说各族人马都在东海吗?

“那,那,本君忽然想到,还未去过百花仙子那,据说她有个宝贝,咱们先去拿了给龙子龙孙们做个见面礼。”

眼前突然多了个散发着香气的珠子,“大人,这颗珠子便是。”

“那赤脚大仙?南极仙翁?菩提祖师?他们都有好宝贝!”

“大人,这些宝贝行李中都有……”

“反正本君就是不想先去东海,你看着办吧。”

“大人,咱们出发前不是发了龙族的信号,相信此刻东海龙王已经在龙宫等候了。”扶额,闹脾气的大人不好哄。

那,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阿泗,一会儿看我眼色,若是情况不妙,你替我挡着,我先走……”

妖不成妖仙不为仙 - 第1章 傲娇的剩龙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